「塵兒,你終於恢復過來了。」

「公子,你沒事,太好了。」

江靈兒、依雲、依雪幾女歡呼叫道,表達著心中的喜悅之情。

這一個月,他們隱藏在此,其實有些無聊憋壞了,看到江寂塵出來,他們知道,可以離開這裡了。

「沒事了,我的狀態非常好,橫行仙界都不是個事!」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

看到江靈兒、依雲、依雪、小灰這些身邊的人,江寂塵心中有暖暖的感覺。

因為,無論多兇險,他們都是不會拋下他的那些人。

所以,他要變得強大,是為了自己,救出父母,也是為了守護身邊的這些人。

「那麼,我們現在可以離開這裡了吧?」

「我可不想再呆在這裡了。」

江靈兒開口說道。

江寂塵道:「自然,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裡,不過,這片星雲空間,我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以前來過這裡。」

江寂塵聲音一落,依雲已經開口道:「公子,這裡是灰色星雲,幽蘭姐姐的族地,我們還有一顆青岩仙星在這片星雲中呢。」

「不過,我們現在的位置,似乎是在星雲的中心,這裡很危險,你之前沒有完全恢復,我們也不敢冒然行動。」

聽到依雲的話,江寂塵倒是吃了一驚,因為他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從仙魔幻界,通過仙魔祭台傳送到這裡來。

他可是知道,這片星雲很不簡單,當年,他只是在星雲深處邊緣之地闖秘境,都是九死一生。

現在,竟然身處星雲的深處中!

不過,江寂塵倒也無一絲懼意,畢竟,當年的修為,與現在也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或者說,這片星雲的中心處,以他現在的實力,足可以進行闖闖了。

對於這一片星雲,江寂塵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因為,幽蘭當年告訴過他一些過往秘聞。

這片星雲曾是古幽雲族的族地,古幽雲族的先祖就在這片星雲的中心,統治這一片星雲。但是,後來發生大變,自星雲最深處的中心之地爆發,那裡瞬間化成寂滅之地,只有少數的族人,逃難了出來,然後,在星雲中部建立了現在的幽雲族。自此之後,這片星雲的中心之地,就變成了生命的禁區,曾經不知有多少人踏進去,都是有去無回。

如今,江寂塵甚至已經猜到了,古幽雲族滅族,只怕就是天使所為,一如天骨族一般。

「天骨族地中,有神秘的天骨傳承,最後為小灰所得;幽雲族地,必然也有神秘的幽雲傳承,倒是可以將其尋來,交給幽蘭。」

江寂塵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然後,他開口問依雲、依雪道:「你們有沒有試著傳訊給幽蘭?」

依雲、依雪點點頭道:「我們有傳訊給幽蘭姐姐,但是,這片星雲虛空太過神秘,神念傳訊石在此,完全失效。」

聽到依雲、依雪的話,江寂塵倒是吃了一驚。

他拿出幽蘭的神念傳音石,試著與幽蘭進行神念傳音,但是,神念傳音毫無反應。

果然如依雪、依雲所言,這片星雲虛空有神秘的力量,讓神念傳音石失效。

但就在這時,江靈兒開口道:「但是,在這一段時間,我們發出,這裡出現了不同尋常之事。這裡竟然隨時看到有修士出沒,並且有一群人,在追殺另一群人。」

當愛已成傷 江寂塵聽了,也感疑惑。

按理說,這裡是星雲中心,兇險無比,比較少人來此者,為何突然變得這麼熱鬧起來了?

「走吧,我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總覺得,星雲中心發生了異變,或者說,有異寶出世,引來眾修相奪。」

江寂塵如此推測道。

說話之間,他取出虛空魔船。

這一艘虛空魔船是江寂塵從天魔門少主手中奪來,非常高級,速度驚人。

只是,啟動虛空魔船,就需要魔道靈石!

好在,江寂塵闖關九十九層魔塔時,不僅得到了大量的仙魔石,還得到了不少魔道靈石。

雖然仙魔石已經被江寂塵在仙魔幻界花得差不多了,但魔道靈石卻從沒有花過,留有不少,正好可以用於催動虛空魔船。

於是,江寂塵以魔道靈石,催動這一艘虛空魔船,在虛空之中飛行,顯得非常的風騷。

咻!

虛空魔船的速度太快了,如同一道魔光,在虛空中穿行。

「這艘虛空魔船不錯呀,是個好東西!」

江靈兒一行人都不由得讚歎起來。

確實,這一艘虛空魔船不僅性能驚人的強大,上面的裝飾也精美之極,顯然是天魔門少主想用來享受的,最後卻便宜了江寂塵。

「我們要找一些人問問情況。」

「嗯,我感應到了,前方似有大戰,過去看看!」

江寂塵運轉神念,很快就感應到前方有戰鬥,於是,催動虛空魔船,極速飛過去。

沒有多久,江寂塵便看到一艘虛空仙船,在追殺著十來名修士。

讓江寂塵感到意外的是,那十來名修士竟然是幽雲族人!

逆天遊戲系統 (本章完) 幽雲族的人,在被追殺?

江寂塵神色微微一凝,感覺幽雲族恐怕發生了變故,若不然,在這一片星雲中,有哪方勢力敢如此光大正明的追殺幽雲族人?

若如此,不知幽蘭現在怎樣了?

現在,江寂塵最擔心的是幽蘭和雨兒。

與此同時,一艘虛空仙船在追殺著十幾個幽雲族人。

虛空仙船的甲板上,站在一群人,他們看著前方正在狼狽逃命的一行幽雲族人,臉上露出冰冷殘忍的笑意。

「哼,幽雲族的一些餘孽,他們通通都得死!」

「不過,倒不急著一下子將他們殺死,這樣貓抓老鼠的,慢慢折磨死他們,那才有趣。」

「是呀,這是我們追殺的第十波幽雲族餘孽了,嘿嘿…….我們追殺的數量,足可以排在星雲盟各勢力的前列,到時,仙星分配,我們就可以獲得不少。」

……

虛空仙船上,一行人淡淡地開口議論道。

此時,他們都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

其實,他們若要殺那十多個幽雲族人,那是輕而易舉之事。

畢竟,那十多個幽雲族的人,並沒有多強大,而且身上受傷不輕,所以,速度並不快。

但是,這一行人,偏偏沒有立刻出手,而是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

顯然,他們很享受這種獵人捕殺獵物的快感。

「好了,追殺他們已有一段時間了,這個時候,他們恐怕已經完全絕望,失去了鬥志了!」

「就此出手,將他們了結吧,我們還要追殺下一波的幽雲族人呢。」

這時候,虛空仙船為首的修士終於開口說道。

於是,一行人從虛空仙船中飄飛下來,極速追向那十幾名幽雲族人。

「獵物們,你們還要逃么?」

「是否已經感到了絕望、無助?」

「停下來,受死吧!」

從虛空仙船上飄飛下來的人冷然笑道。

而很快,幽雲族這十幾個逃命者被包圍在虛空中,無處可逃。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他們的臉上確實充滿了絕望、無助之色,但更多的是憤怒和恨意。

「受死?」

「要死就一起死!」

然而,這些幽雲族的人很硬氣,直接衝出,催動秘法,爆發最強的力量,要與這些追殺者同歸於盡。

「呵,還想與我們同歸於盡呀?就憑你們這些廢物、垃圾,可是連與我們同歸於盡的資格都沒有。」

追殺者們看到這些幽雲族的人衝殺過來,不由得冷冷一笑道,語氣顯得非常的不屑。

說罷,他們對著撲殺過來的幽雲族人,一劍斬出。

噗,噗,噗!

剛剛衝出來的十人,當場被生劈兩半,他們連近身的都做不到,更不要說是同歸於盡了。

餘下的三名幽雲族人,看到這一幕,已完全絕望,面如死灰。

「難道,真的天要亡我幽雲族?」

他們發出如此絕望悲涼的聲音,在虛空中回蕩。

這個時候,他們自知必死無疑,也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救他們的。

所以,他們這是臨死前的悲呼。

「鬼哭狼嚎的,真是讓人不爽。」

「走吧,送你們一程!」

一邊,追殺者出手,要把餘下的三名幽雲族人擊殺掉。

他們揮劍,要一劍將他們劈成兩半。

咻,咻,咻!

三道劍光,直指三名幽雲族人。

眼看著,三道劍光,就要把三名幽雲族人生劈兩半,而他們在這個狀態下,面對這樣的劍光,避無可避,只能等死。

啪,啪,啪!

然而,就在此時,三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接著,眾修看到了非常驚人的一幕,他們看到,那三道劍光,就要斬至三名幽雲族人身上之時,竟突然碎滅,化作虛無。

這一切,發生得非常的突然,毫無徵兆,所以,所有的人,瞬間愣住了,一時之間,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他們三人的命,我保下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眾修吃驚,看向聲音處,卻不見人影。

但一刻,虛空驀然一顫,他們便看到一個青年男子,已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青年男子,如此的神出鬼沒,他們竟然毫無所覺,這讓一群追殺者,心底感到驚悚。

來人,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其實,他雖然遠遠看到遠方虛空的戰鬥,但其實他們之間還是有很遠的距離,何況,對方也是在不斷移動中。

所以,江寂塵是直接從虛空魔船上下來,極速趕來。

直至此時,才剛好趕到。

至於前面被殺十人,他根本來不及相救。

一群追殺者,看江寂塵的年紀不大,修為只是五品仙將境,實是不知他那來的自信敢如此放言,顯得如此的囂張。

要知道,他們當中,可是有兩名首領已達至了五品仙將後期境,他再加上他們一群的四品上仙境強者,對方僅一人,何來的底氣,敢說要保那三個獵物之命?

而這時候,追殺者中的兩名首領人物已經出現,冷視著江寂塵。

「你要保他們?這麼說,你也是幽雲族的同黨了?」

追殺者的首領人物冷冷地問道。

江寂塵淡淡地回應道:「幽蘭小姐是本公子的女人,你覺得,我與幽雲族是什麼關係?」

此時,江寂塵當眾承認幽蘭是他的女人,無所顧忌。

一群追殺者,臉色都不由得同時大變起來。

「哼,那就是說,你就是他們的同黨了。」

追殺者冷視著江寂塵道。

江寂塵淡然回應道:「是又如何?」

追殺者首領怒目而視道:「是同黨,那就是整個星雲盟的敵人,這片星雲再無你容身之地。」

江寂塵冷然一笑道:「星雲盟么?我聽說過,不過,星雲盟竟然敢滅幽雲族,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