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打的如意算盤是,如果這兩個菜鳥吸引住了黑風峽谷土匪的第一波襲擊,能不能活下來還難說。即便活下來,到了鬼門鎮,他們人生地不熟的,也很容易甩開,至於這些報酬,他們是根本就沒打算付。

冷沐風、圖魯又何嘗看不出他們的小九九,兩人笑著走了過去,冷沐風問道:「什麼時候動身?」

「馬上,再稍等一下。」那個黑臉大漢說道。

這時附近的車隊紛紛往這邊靠攏,數年未見,很多商隊的護衛都換了人,只有少數人認出了冷沐風兩人。不過,他們都和那個胖子一樣,選擇了看好戲,順便跟著一起通過黑風峽谷。

不到一刻鐘功夫,數百兩馬車都聚集了過來,那個黑臉大漢看了冷沐風、圖魯一眼說道:「走吧。」

冷沐風有些「為難」的看了圖魯一眼,那個黑臉大漢馬上反應過來:「我在前面為兩位帶路。」說著來到兩人前面,往黑風峽谷入口走去。

冷沐風、圖魯騎著大馬跟上前去,後面車隊一輛接著一輛,浩浩蕩蕩走向黑風峽谷。

來到黑風峽谷入口,那個黑臉大漢轉過身來,「好心」提醒道:「小心了,前面很有可能會遇到土匪。」

冷沐風點點頭,繼續往前走去,後面的眾多商隊護衛紛紛取出了法寶,小心的守在車隊兩邊。

兩側的峭壁上,有一名新入伙不久土匪正在放哨,遠遠看到兩人騎著大馬走來,身後還跟著數百輛車隊,不禁低呼一聲:「來肥羊了。」

「多少人?」躺在岩石上閉目養神的頭目,一個骨碌爬了起來。

「有數百人吧。」那個新來的瞄了一眼後面的人群說道。

「啪!」那個頭目一巴掌拍了過來:「數百人還叫肥羊?」

「老大,你不是告訴我騎馬來的都是肥羊嗎?」那個新來的有些委屈的摸著腦袋說道。

「騎馬?」那個頭目探頭向下方看去,果然有兩人騎著大馬走在前面。

「這年頭,千年的狐狸到處都是,剛入混亂之地的菜鳥卻是難找,這幫人竟然一下子遇到兩個。」這個頭目打量著說道,臉上也有些為難:「只是他們人數有些多,我們要…」

說到一半,這個頭目突然停了下來,睜大眼睛看著騎在馬上的冷沐風、圖魯兩人,忍不住一巴掌拍向那個新來的:「他媽的,什麼肥羊,他們是飛龍山的大當家和二當家!」 「啪!」那名新來的被打的眼冒金星,疼得齜牙咧嘴,心中卻是非常震驚:「什麼,他們是飛龍山的大當家和二當家?」

「可不是嗎,我去稟報大當家,你看好了,千萬不準動手。」那名頭目說著,一溜煙跑走了。

冷沐風、圖魯大搖大擺的走著,他們知道沒人敢襲擊他們,這些年柳飛絮、胡連和高大壯和每一股土匪都搭上了關係,現在看來,效果不錯。

走在前面的那個黑臉大漢,邊走邊納悶,都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了,怎麼一股劫匪也沒出現。

他抬頭看著兩邊的峭壁,來到最高的三座山峰下,留下了一些物資,走走停停,甚至在快走出黑風峽谷時,還故意逗留了一會,不要說土匪,連蚊子也沒出來一個。

「這兩個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黑風峽谷的土匪難道今天都休息了不成。」黑臉大漢忍不住小聲嘀咕一聲,帶著隊伍走出了黑風峽谷。

剛來到外面,迎面撞見一個年輕人帶著十多個大漢正站在外面,黑臉大漢見到他們的裝束嚇了一跳,急忙上前說道:「原來是飛龍山的大爺,不知黑三有什麼能效勞的?」

為首的年輕人正是柳飛絮,他理也未理黑三,急忙帶人上前,對冷沐風、圖魯行了一禮道:「見過大當家、二當家。」

「大當家?二當家?」黑三如被雷劈一般,呆立原地,這兩個菜鳥竟然是飛龍山的大當家和二當家?

只聽冷沐風哈哈一笑,說道:「你們消息倒靈通,這麼就趕來了。」

「大當家、二當家剛到桃花鎮,屬下就接到了消息。」柳飛絮說道,說完若有若無的看向黑三。

黑三此時欲哭無淚,和他一起的商隊護衛也都懵了,一個個鬱悶無比,你說你們堂堂的飛龍山大當家、二當家,為什麼要騎個馬充菜鳥。

「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是大當家和二當家大駕光臨,多有得罪。」黑三急忙向冷沐風、圖魯行禮說道。

「沒什麼,我們也不是白幫忙,一會到了飛龍山下,將我們的報酬給送到山上去。」冷沐風扶起黑三說道。

「是、是,小的一定親自給兩位爺送到山上去。」黑三連忙說道。

冷沐風點點頭,也不擔心他反悔,與柳飛絮等人一起離開了。

待他們走遠,黑三重重鬆了一口氣,這才發現隊伍中,胖子和幾個人幸災樂禍的看著自己笑,無奈的搖搖頭:「走吧,一會將報酬加倍給送到飛龍山去。」

再說冷沐風幾人,走了沒多遠,柳飛絮帶領著,往高大壯在鬼門鎮的一個秘密據點走去:「高大壯已等候大當家多時了。」

冷沐風點點頭,他知道柳飛絮提前過來截住自己,一定是因為胡連,不知道高大壯有沒有查出什麼來。

「你們做的不錯,黑風峽谷的土匪一個也沒出現。」冷沐風說道。

「不僅黑風峽谷,盤龍古道、東邪走廊的土匪,我們都有了接觸,這樣御甲商會行事也方便些。」柳飛絮說道。

眾人說著,來到一個小院子,許久未見的高大壯,一個健步迎了上來,激動的說道:「見過殿下,見過二當家。」

「你現在潛伏的夠深的,我們來,也不去接了。」冷沐風開玩笑的說道,同時將馬匹交給一個大漢,往房間內走去。

高大壯急忙解釋道:「現在黑冰衛已經引起蒼龍閣和神機閣的注意,另外周哺創建的破軍營,專門針對我們黑冰衛,鬥爭越來越殘酷,我也輕易不敢現身了。」

「破軍營?」冷沐風一愣:「看來他還真是專門針對我們,我們建神軍營,他就來個破軍營。」

「神軍營?」這下該輪到高大壯懵了。

「呵呵,一直沒告訴你,黑冰衛和鐵血堂同屬神軍營,其中鐵血堂由二當家負責,你和柳飛絮負責黑冰衛。」冷沐風解釋道。

高大壯恍然,幾人坐定后,說道:「胡連我查了三年,一點破綻也沒發現,這是他所有的資料。」

王牌冤家,律政首席別亂來 說著,高大壯取出厚厚一封信交給冷沐風,冷沐風接過仔細看完,說道:「沒有破綻就是最大的破綻,這個胡連,看來是受妙無計的指示,打入我們內部。」

柳飛絮皺眉問道:「這三年他盡心儘力,不僅幫我們保住了鷹驚崖,還藉助他的關係,幫我們打通了東邪走廊,他這麼做又是為什麼?」

高大壯此時已經穩定了許多,沒有急著開口,冷沐風看了他一眼,心中暗自讚許,說道:「一方面自然是爭取我們的信任,另一方面,和東邪走廊那面的土匪打交道時,要特別小心,不該說的一句也不能多說。」

柳飛絮和高大壯同時點點頭,圖魯說道:「這小子,夠陰險的。」

「他也是奉命行事,不用難為他,我這次來,是想與你們商議下,一旦我們重建古武帝國,你們在混亂之地的事情。」冷沐風說道。

「殿下要重建古武帝國了?」柳飛絮、高大壯異口同聲的問道,驚喜不已。

「武陽城已建的差不多,建國的事情已經可以考慮了。」冷沐風說道。

「太好了,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柳飛絮忍不住說道。

「呵呵,你倒是和你父親不同,柳伯父搬到青龍鎮后,就和族人過起了神仙般的隱居生活,平時誰也不見。」冷沐風說道。

「我父親生性淡泊,無欲無求,殿下就成全他吧。」柳飛絮解釋道。

「我明白,他是因為你負責黑冰衛,身份敏感,為了避嫌,才過起了隱居生活。你告訴柳老一聲,我想請他幫忙治理三山郡,我不是迂腐之人,請他也不必如此小心謹慎。」冷沐風說道。

圖魯、高大壯都看向柳飛絮,柳飛絮立即說道:「屬下一定轉告家父。」既然冷沐風已經點破,他也沒有過多解釋。

「好了,我們現在來商量一下,建國后,飛龍山的發展問題。」冷沐風說道。

「我認為,我們應該和神殺搞好關係,畢竟潛龍和紫華府是蒼龍帝國與神機閣帝國的力量。」高大壯率先說道。 「對,除了翡翠谷之外,我們儘力拉攏其他中小勢力,爭取在這裡能源源不斷為殿下提供物資。」柳飛絮也說道。

「只是不知道燕無極、龍在天願不願意,你們在岩石城、應天城多招人,以防萬一,同時一定要阻止周家將手伸進來。」冷沐風說道。

「是,殿下。」柳飛絮、高大壯齊聲說道。

「賈宗道在罪惡城嗎?」冷沐風問道。

「不在,他這幾天不在混亂之地。」柳飛絮回答道。

「不在這裡?」冷沐風一愣:「他去哪裡了知道嗎?」

柳飛絮搖搖頭:「不清楚,我們沒敢派人盯他,要讓各城的黑冰衛留意一下嗎?」

「不用了,我本來也是找他商議結盟的事情,到了青龍鎮,我去找當地的傭兵工會吧。」冷沐風說道。

https://tw.95zongcai.com/zc/57273/ 柳飛絮、高大壯點點頭,高大壯說道:「公孫耀、長孫無忌都在,不過和他們談結盟,也都是表面上的,一旦我們建國,會有變數。」

「嗯,潛龍和紫華府在混亂之地真正的負責人都查清楚了嗎?」冷沐風問道。

「查清楚了,潛龍的宗主是長孫烏龍,他是長孫無忌的祖父,紫華府的府主是鷹長空,是一個非常厲害的角色。」柳飛絮回答道。

「鷹長空,他在神機閣是什麼身份?」冷沐風問道。

「這個我問了胡連,鷹長空在神機閣僅次於妙無計,甚至在燕無極眼中,比妙無計更重要。」柳飛絮回答道。

「原來如此,將他們兩人的資料也給我,越詳細越好。」

「是,殿下。」柳飛絮應道。

「翡翠谷的谷主是哪位?」

「公孫無忌,他的資料我也一併給陛下。」

「好,孤鷹和禿狼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冷沐風又問道。

柳飛絮聽到這裡不禁笑了起來:「他們一個自稱孤將軍,一個自稱禿將軍,在鷹驚崖玩的不亦樂乎,三百多名嘍啰也被分成了兩部分,正在教他們行軍布陣,培養起戰將來了。」

「呵!這幫山匪不搶人,研究起兵法來了。」圖魯忍不住說道。

「他們現在不缺吃、不缺穿的,自然不去搶了,都是我們飛龍山養著。」高大壯說道。

「就讓他們好好研究吧,以後調入復仇軍團當先鋒也不錯。」冷沐風說道。

提起複仇軍團,柳飛絮猶豫一下說道:「復仇軍團每日都在操練,但現在冥老也在鷹驚崖,軍營中並無主將坐鎮,既然殿下有意培養孤鷹、禿狼兩位將軍,何不將他們調過來。」

冷沐風想想也有道理,便說道:「好,立即通知他們帶人過來,同時從飛龍山挑選一千人去鷹驚崖,配合冥老駐紮鷹驚崖,偶爾搶下山出去搶一下。」

「是,殿下,我即刻去安排。」柳飛絮躬身說道。

辭別高大壯,冷沐風、圖魯、柳飛絮迅速來到飛龍山,胡連乍見一下,面露驚色,但他掩飾的極好,隨即一副驚喜的模樣迎了上來:「胡連見過殿下。」說著深深行了一禮。

冷沐風急忙將他扶住:「先生不畏艱難,捨身相助,令沐風感激不盡。」

「殿下言重,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胡連也是看到殿下有希望結束古武大陸的紛爭,讓無數黎民免受刀兵之苦,才決定全力相助,誓死追隨。」胡連說道。

「多謝先生! 逑婚 多謝先生另眼相看,沐風惶恐至極,現在偏安西北一隅,若要結束紛爭,談何容易。」冷沐風連忙謙遜道。

「別人也許不行,但在殿下手中,那西北一隅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胡連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說道。

圖魯知道他是假意歸降,心中忍不住有火,問道:「是嗎,還請先生教我們,殿下佔據了什麼樣的天時地利人和?」

冷沐風、柳飛絮也都好奇的看向他,要看胡連怎麼說,胡連沉吟一下,慢慢說道:「地利乃是指青龍關,有火靈兒公主相助,十萬雄兵便可抵擋蒼龍帝國百萬大軍,趙晉再是厲害,也無法攻下,殿下無後顧之憂。」

圖魯眉頭一皺說道:「可是龍在天是可以替換掉趙晉的。」

「蒼龍帝國諸將中,誰還能比趙晉將軍更有謀略?」胡連反問道。

冷沐風三人點點頭,圖魯又問道:「那天時呢?」

「天時就是雲飛揚前輩,殿下遇到他豈不是天意,現在若雲飛揚前輩親征,試問大周帝國誰能敵?」胡連意氣風發的說道。

圖魯點點頭:「這倒也是,周混都不是對手,那人和呢?」

「殿下佔據西北四十五座城池之後,輕徭薄賦,短短數年,就讓當地的人富庶起來,深得人心,殿下此時振臂一呼,立時可以招募數十萬雄兵,這就是人和。」

圖魯聽到這裡,不由暗暗佩服,自己竟無法反駁,只好看向冷沐風。

冷沐風問道:「以胡先生所見,我們現在該當如何?」

「建國、擴軍、滅田有雨,搶佔三山郡和虎陽堡,尤其虎陽堡,是個財稅重地,然後征討周聖元,光復古武帝國。」

圖魯因為之前在千丈崖與冷沐風深談之後,知道暫時還不能逼周聖元,聽到這裡,剛要反駁,突然被冷沐風攔了下來。

「胡先生果然深謀遠慮,實不相瞞,我正準備武陽城建好之後,就重建古武帝國。」 火爆毒妃:君少,萌寶一送一 冷沐風說道。

圖魯聽到這裡,便停了下來,看胡連如何回答。

胡連連忙起身:「恭喜殿下、賀喜殿下!殿下麾下有錢斌、冥老、黃友龍、閻君山等人誓死追隨,早日建國對他們也有個交代。」

冷沐風點點頭:「我也是此意,只是一旦宣布建國,周聖元和龍在天怕是會立即夾擊青龍關。」

冷沐風說到這裡停了下來,他只是猜測,因為現在一線天的戰事已經緩和下來,打了三年也沒能攻下一線天的燕無極,也開始準備休養生息了。

柳飛絮、圖魯都看向胡連,胡連面露難色,想了一下說道:「我向閣主建議,勸說燕無極繼續猛攻一線天,為殿下爭取一個時間。」 「好,先生千萬要小心,不要暴露了你的身份。」冷沐風關心道。

「是,請殿下放心,胡連知道該怎麼說。」胡連連忙說道。

「等成功建國之後,我就按照先生的建議先滅田有雨,再攻西河郡。混亂之地這裡,就有勞先生,還要配合柳飛絮穩定各方關係,千萬不要出亂子。」冷沐風說道。

「是,請殿下放心。」胡連躬身說道。

「好,我計劃明日去拜訪公孫耀和長孫無忌,晚些天,還要先生暗中和紫華府通下氣,混亂之地盡量不要亂了起來,否則我也只能將紫華府和潛龍的秘密大白於天下,對我們誰也不利。」

胡連點頭說道:「殿下儘管放心建國,不會影響到混亂之地的。」

冷沐風輕鬆一口氣,一副放下心來的模樣,起身說道:「再委屈先生一段時間,等時間成熟,我自會接先生回武陽城。」

胡連大喜:「不委屈,臣定竭盡全力助殿下成功復國。」

送走胡連,圖魯對冷沐風說道:「若非之前聽殿下與我講過,我還真就信了這個胡連。」

「此人的建議非常有蠱惑性,非常聰明,可惜不是真正歸順我們。」柳飛絮也說道。

「建國、擴軍、開戰,我們這點家底很快就會打光,三分軍事、七分經濟,我們現在可消耗不起。」冷沐風說道。

「經濟?」柳飛絮、圖魯愕然,驚訝的看著冷沐風。

「呃,就是物資、銀兩,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仗不就是拼誰的物資多嗎。」冷沐風趕緊簡單的解釋一下。

「對,從胡連建議我們立即擴軍,就看出他包藏禍心,我們現在雖然經過幾年休養生息,但還遠不能與神機帝國和蒼龍帝國比。」柳飛絮說道。

「尤其是蒼龍帝國,這幾年他們一直在悶聲發大財。」圖魯補充說道。

冷沐風卻是從趙寶那得知,龍在天正在秘密擴充禁軍,對柳飛絮說道:「你在這裡要密切留意胡連,建國期間也許不會有事,但我們若遲遲不進攻周聖元,怕這裡會有變數。」

柳飛絮點點頭,說道:「能不能派一名武聖巔峰的高手過來,坐鎮飛龍山。」

圖魯看了冷沐風一眼,正要說自己留下,卻被冷沐風揮手打斷:「我派錢老過來。」

「好,那我就有把握保飛龍山無事了。」柳飛絮說道。

「嗯,你準備一下,我明天去拜訪公孫耀和長孫無忌。」冷沐風說道。

第二天,冷沐風、圖魯正準備離開,突然柳飛絮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殿下,大事不好,周哺遇刺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