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神注視體內變化,古木見得經脈在短暫跳動后,猛地寬了一小圈!

而經脈在體內蛻變的一瞬間,外界,古木皮膚也同時發生改變,只看到胭脂塗抹的臉皮,驀然仿若蛻皮般掉落在水中。

一塊塊臉皮掉在水中濺起小小的浪花!

始終注視的靳戈見得這一變化,頓時目瞪口呆,最後難以置信的失聲道:「俗肌消盡!」

靜心池可以擴寬經脈,但同樣還有更高層次的,那就是『俗肌消盡』,其實說白了,就是道然所說的滋養皮膚,有助於女人更美的功能!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達到這種層次,就像道然,泡了一百多年,仍然沒有體會過『俗肌消盡』的感覺!

傳聞,靜心池還有另兩種層次,其中之一,是『脫胎換骨』,另一種則是『返老還童』。前者比較逆天,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資質,而後者則更逆天,可以返到二八年歲的面貌和身體!

不過,歸元劍派幾千年下來,唯有先祖才達到過這三種層次,歷來最高者,只有傅怒天達到過『俗肌消盡』『脫胎換骨』兩種層次。



古木經脈在蛻變,而身上的皮膚也在蛻變。

半個時辰過後,他所侵泡的位置便浮出一層層暗灰色的污濁之物,顯然這是他身上『骯髒』的皮膚!

以前古木皮膚有些發黑,有些暗黃,這是因為曾經的『古木』體弱,營養不良造成,雖然經過五行真元訣錘鍊,身子漸漸健朗起來,但膚色卻一時難以改變。

而如今,經過靜心池侵泡,蛻變之後古木的皮膚髮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暗黃髮黑的皮膚祛除,取代的則是白皙如雪、晶瑩剔透的面容!而看著那張異常白皙俊美的臉蛋,靳戈頓覺眼熟,最後竟是結結巴巴的道:「不……色……師……兄?」 審訊員們面面相覷,紛紛低下頭來,「慕少校,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希望您不要介意。」

「呵,好一個奉命行事!」

慕靖西冷笑一聲,眸底迸射出了深濃的戾氣。

喬安聽到門外的動靜,起身下床,打開門,就看到慕靖西在為難剛才的審訊員。

婚有不甘 她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袖子,輕輕搖晃,「慕靖西,你幹什麼呀,他們也是履行工作職責,你為難他們幹什麼?」

慕靖西轉頭,擔憂的深深凝視著她,「沒事吧?」

「我沒事,你別緊張。」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喬安對著幾個審訊員笑了笑,「沒事了,你們走吧。」

「好的,喬小姐再見。」

慕靖西冷笑一聲,「最好別再見。」

幾個審訊員聞言,灰溜溜的離開了。

剛進病房,慕靖西就把喬安抵在了牆壁上,他低頭,鼻尖輕蹭著她的鼻尖,啞聲問:「他們審你了?」

「嗯,問了點問題而已。你看,我又沒少塊肉。」

「哼。」慕靖西抬手捏住她的臉蛋,「你要是少塊肉,他們今天就別想從這裡走出去。」

…………

觥籌交錯的晚宴上,陸胤端著一杯紅酒,來到了角落裡。

他抬手,揉了揉額角,有些疲憊。

「你還好么?」林沁兒一晚上都在注意著他,看到他獨自一人來到了角落的沙發上坐下,面色略顯疲憊,擔憂的跟了過來。

知道他不太喜歡自己纏得太緊,以至於今晚她都沒怎麼湊到他面前。

遠遠的看著他應酬,看著他一杯接一杯的酒往肚子里咽,心疼又擔憂。

抬眸,看了她一眼,陸胤緩緩搖頭,「沒事。」

林沁兒蹲在他面前,一手放在他膝蓋上,仰著臉兒,望著他,「我去給你倒一杯茶過來,醒醒酒,好么?」

「不必。」

「可是,你喝了不少酒……」

「沁兒,你不必做這些。」陸胤實在是頭疼得很,該說的不該說的,他都已經說過了。

她怎麼還是這麼傻乎乎的?

林沁兒不以為然的笑笑,唇畔的小梨渦,若隱若現,甜美又可愛,「可是我想為你做些事啊,只有這樣,我才會開心。」

「傻。」抬手,在她腦袋上敲了一暴栗。

林沁兒捂著腦袋,撇了撇嘴,「我去給你倒茶,很快就來。」

都市夜戰魔法少男 她起身,提著禮服裙擺,快速離開。

陸胤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緊蹙的眉頭,似有濃得化不開的愁緒縈繞。

只要喬安的骨髓一天沒找到,他的心,就無法安寧。

他在這邊,也著手開始尋找配對的骨髓,甚至以重金為酬謝,這麼久了,還是沒有找到。

難道,找到配對的骨髓,就這麼難么?

簡直難如登天。

喬安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等待了,她的情況,拖不得。

越早找到配對的骨髓,對她越有利!

放下酒杯,他拿出皮夾,抽出了夾層里放著的照片。

照片里,是他和喬安抱著粉雕玉琢的小糯米,一家三口的照片。

他一直放在皮夾里。

指腹輕撫著照片里的喬安。 他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這是什麼?」

林沁兒的手,突然伸來,抓住了他手中的照片。

陸胤眸色一沉,聲音頓時冷凝了起來,「還給我!」

看到照片上的人,林沁兒自然認出了這是喬安和小糯米,她咬著唇瓣,「我看看也不行么?」

「我再說一遍,還給我!」

陸胤倏地站起身,高大的身軀,給她帶來了無盡的壓迫感,林沁兒心一顫,下意識的往後退著。

不知不覺撞到了人,她嚇了一跳,手中的照片掉落在地。

「啊……」

低呼一聲,林沁兒第一時間轉身,看向被自己撞到的人,看清身後的人,她眸色微亮,「盛叔叔,是你?」

「沁兒,怎麼失魂落魄的?」盛先生一手落在她肩上,將她扶穩,垂眸看了一眼掉落在地的照片。

他俯身,伸手要撿起來,然而,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陸胤已經將照片撿起,小心翼翼的擦拭了不存在的灰塵,他拿出皮夾,正要將照片妥善收好。

盛先生眸色微沉,伸手,阻止了陸胤的動作,「慢著!」

陸胤詫異的抬眸,眼前這位林沁兒口中的盛叔叔,他沒見過。

今晚的宴會,似乎也沒看到他,此刻一看,他年輕時,必定是個迷倒萬千少女的俊美男人。

如今,人到中年,歲月也並未在他臉上留下過多的痕迹,依舊俊美不減,比起年輕男子,更多了幾分沉穩內斂的氣息。

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股優雅。

看起來,非富即貴。

陸胤疑惑的擰眉,「這位先生……」

林沁兒最先反應過來,「這是盛叔叔,盛叔叔,這是陸胤,我之前跟您提起過的。」

盛先生輕輕頷首,他依舊伸出手,「陸先生,照片能讓我看一看么?」

陸胤下意識想拒絕,只是,看著盛先生的眉眼,他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一個荒唐的想法。

照片交了出去。

盛先生接過照片,低頭,仔細看了起來。

指腹,一直在輕撫著照片里的喬安,和小糯米。

陸胤側頭,壓低了聲音,問林沁兒,「你這位盛叔叔是誰,以前怎麼沒見過?」

「你當然沒見過,他是F國人,是我小姨的男朋友。」

盛先生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照片里的喬安,情緒有些激動,他抬起頭,「陸先生,不知道這位是你的……?」

盛先生的反應,印證了陸胤荒唐的猜想,他抿了抿唇角,「盛先生,方便單獨談談么?」

「好。」

兩人來到休息室,門關上,隔絕了外界的嘈雜和喧囂。

安靜得落針可聞。

陸胤率先打破沉默,「盛先生,冒昧問一句,您是不是S國人?」

林沁兒說他是F國人,可他看著不像。

「我是,只是後來移民到了F國。」盛先生雙手交握,思忖片刻,問,「照片上的女孩子,我能見一見么?」

「您想知道有關於她的什麼,都可以問我。」

「問你?」

「我跟她從小一起長大。」陸胤說,「而且,我們最近,正在幫她找親生父親。」 古木並沒有理會靳戈的大驚小怪,反而是神遊在經脈之中,任由海水侵泡,體驗著那刺激經脈的暢快感。

如此,又過了半個時辰,不斷擴寬的經脈方才停止。而如今古木經脈所產生的變化,明顯比以前大了整整一圈!

「不錯,如果每天來這裡泡一泡,經脈豈不達到難以想象的地步?」古木美滋滋的想著,卻並不知道,武者第一次在靜心池侵泡效果最佳,而越往後效果越是甚微。

至尊毒妃 「不色師兄!」

見古木從沉醉中舒展開眉宇,靳戈終於是忍不住了,一下從礁石上站了起來,然後沉著臉道。

他沒想到,師兄居然會化妝成女人來坑自己!

「小師弟,你是在叫我嗎?」古木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面貌早就恢復了原來模樣,在靳戈驀然大喝中回過神來,仍然掐著聲調學著女人說話。

「……」靳戈咬著牙,握著雙拳,差點就不顧一切衝過去將這師兄暴打一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演戲?

你扮女人好玩嗎?

你是不是有病啊!

饒是靳戈心性再好,見得古木這樣戲耍自己,直氣的兩眼發黑!

古木見他臉色難看,頓覺不對,更是無意中在水面映射下,發現自己臉上妝沒了,而且皮膚也比以前白多了,頓時拍著自己的小嫩臉,驚呼道:「我靠,好帥,好嫩滑!」

「……」靳戈一個趔趄,差點從礁石上栽下去。



海灘上偶爾有輕風拂過,海水時長時消,整個畫面顯得非常和諧,不過,就在這和諧的畫面里卻站著兩個人,可以說是兩個非常不雅觀,僅穿著內褲的男人!

「不為師弟,咱能不能先泡澡,泡完澡再打?」古木穿著一個大褲衩,站在岸邊,一副很無奈的表情。

「上次在弟子論劍輸給你,是我技不如人,而如今你我再次相遇,那就要再打一場!」靳戈同樣穿著大褲衩,不過神色卻格外的冷峻。

「師弟,你現在都已經達到武士境界了,欺負我有意思嗎?」

古木啞然失笑,不用意念去探查靳戈的實力,他也聽師尊說過,在自己進入劍閣之時,此人也進入了,而且出來的時候已經晉級武士了。

「沒意思,不過我聽別人說,師兄好像如今也達到了武士境界,如此,你我算的上公平比鬥了。」顯然靳戈對古木也『知根知底』。

「非要打?」古木看他戰意升起,再次問道。

「當然要打!」靳戈很認真的說,不過最後沉吟了一會,補充道:「希望師兄不準動用禁陣道!」顯然這小子被古木那『爆破陣』給炸怕了。

「不會。」古木笑著說道,不過心中卻想:「丫的,這裡沒別人,小爺我爆發武師的實力,揍你一招都用不到!」於是繼續說道:「和你比斗可以,但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希望你不要跟別人說起!」

既然避無可避,那就只能戰了!

不過,古木還是先把自己來靜心池的事情處理好,否則若被他人知道,自己倒沒什麼,連累尹蘇枯那就不好了。

「我靳戈心中只有武道,只有劍道,其他事情一概不放在眼裡!」靳戈鄭重的道。

古木聞言,便放下心來。

他對靳戈還是挺有好感的,這小子很普通,很低調,必然也不是打小報告的壞蛋。

「既然如此,那師兄我就獻醜了。」古木蹲了下來,然後在沙灘中的衣服上一陣翻找,驀然抽出一把紅褐色的長劍。

邪王寵妻:廢柴二小姐 而這繁瑣的舉止不過是一個掩飾,長劍其實是從儲存紅盒取出來的。

「鏘!」

長劍出鞘,古木右手一劃,便將彈出來的劍握在手中,道:「此劍,名為無芒劍,乃絕三等至寶,可謂削鐵如泥,吹髮即斷,而揮劍之際更是無聲無形!」

說罷,劍一揮,只看到一道劍芒劃過,聽不到絲毫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