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李珍仁喜歡做出頭鳥,他就不介意給他一點教訓,對方是莫飛凌的手下,可不會輕易和錢多多和解。

「李珍仁,是你自己提出來的賭約,那你還是願賭服輸吧。」

關鍵時刻,卻是梅念大師出現在場中,他身邊還有兩位煉藥大師,這裡距離煉藥師協會很近,聲勢浩大的比試自然吸引來了幾位大師。

「梅師伯……」李珍仁抬頭,他沒想到連自己的師伯都站在了李宇那邊。

梅念是煉藥師協會的副會長,也是他的師伯,不管是在煉藥師協會的地位,還是與他的關係,都讓他無話可說。

梅念嘆息一聲:「李宇是我親自邀請的貴客,他的火煉真金之法,乃是可推動煉藥師行業變革的新型技法。」

「現在大楚國已開始全面推行此法,諸多煉藥師都在學習這種新型技法,其不管是成功率還是成藥率都遠超現在的丹火煉藥之法。」

「我們天元國也必須要儘快推行此法,你怎麼敢隨意侮辱李宇大師?」

「若是你將李宇大師氣走了,那你將是整個天元國煉藥師的罪人!」

梅念的話既在陳述厲害,又在引導著李珍仁,打消他的負面情緒。

在其他煉藥師聽到李宇會傳授這種新的煉藥手法之後,也不禁改變了些許態度,默默的看著李珍仁。

在經歷了一番天人交戰後,李珍仁還是朝空暮煙下跪道歉:「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太過孟浪……」

此事過後,李珍仁無臉再待下去,梅念則找上了李宇。

「李宇大師,不知你能否向天元國的眾多煉藥師傳授火煉真金之法……」

之前李宇雖然答應了他,可現在他仍然有點摸不準李宇到底會不會坐地起價,索要一些過分的東西。

名門寵婚:老婆太迷人 李宇看出了梅念的想法,他正色道:「梅大師儘管放心,此次丹藥大會上,我就會向天元國的諸多煉藥師傳授火煉真金之法。」

「那時候聚集的煉藥師最多,效率也最高。」

梅念大師欣喜的點點頭,李宇在人群之中突然瞥到了四個熟悉的身影,他轉身想去找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已消失。

「靈猴族居然來了天元國,他們沿途去過了幾乎所有的斷魂嶺六國,最後一站便是天元國么。」

李宇暗暗猜測,可惜黑色老猴和其他三隻小猴走的太快,他沒能找到他們幾人,只有暗暗猜想。

「錢掌柜,還有三天丹藥大會就要正式開始,我這三天會將你之前的那些藥材都煉製成丹藥。」

「售賣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相信這是錢掌柜的專長。」

錢多多拍著胸脯道:「那是自然,李宇你煉製好的丹藥儘管交給我,一定會讓你賺得盆滿缽滿。」

錢多多是因為被銘無鑫下了陰狠的手段,弄得商隊覆滅、貨物被劫,這才如此落魄。

可他經商的能力卻是不容置疑的,在天元國內同樣有著自己的渠道,更別說這回是丹藥大會,正是優質丹藥大賣特賣的時候。

「賺取多少銀兩我並不是太在意,反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情,我想拜託錢掌柜。」

正愁如何與李宇搭建好關係的錢多多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下來:「李宇小友你儘管說,只能我能幫忙的,我定然會儘力。」

李宇笑道:「我有一個好友,他對經營商行十分感興趣,我希望錢掌柜能夠帶他見見世面,讓他在風行商行中歷練歷練……」 李宇所說的自然正是李太安,他的夢想就是掌管李家的一處產業,將其做大做強,成為一名優秀的商鋪掌柜。

他對學武練武的興趣並不大,現在在李宇的幫助下,服用了不少丹藥,有著較為優質的資源,目前也只是煉體五層的修為。

李太安確實不是一塊練武的料,可他在經商方面還有些頭腦,李宇在楚風城時煉製了一些丹藥交給他,又給了他百萬兩白銀的資本。

他便藉助李宇的資助,在楚寧郡城重新建立了李家的商鋪,倒也做得有聲有色。

正好風行商行是西南十八國的四大商行之一,李宇也欣然希望李太安能進入風行商行,走上更廣大的舞台。

圓球一般的錢多多連忙說道:「正好此次我的商隊損失慘重,正是急需用人的時候。」

「李宇小友的兄弟,定然是人中龍鳳,你給我推薦人手,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兩人很快就暫定下將李太安收錄入風行商行的計劃,雙方可謂是皆大歡喜。

而此時在風行商行的商鋪內,莫飛凌正在與銘無鑫商量著對付錢多多和李宇的方法!

「我剛剛得到消息,那李宇貌似要和錢多多合作,準備在丹藥大會上出售丹藥,助錢多多彌補虧空。」

莫飛凌捏緊了椅背,他本欲置錢多多於萬劫不復之地,逼他交出手中的聖氣草,沒想到李宇橫插一杠子,打亂了他的全盤計劃。

銘無鑫不是很在意:「李宇在血腥荒漠時擊殺了黑鬍子等人,奪回了錢多多的部分藥材。」

「以這部分藥材,他倒是可以煉製出不少的丹藥,全部出售之後,足夠助錢多多渡過這次的難關了。」

莫飛凌皺了皺眉:「那錢多多有這些丹藥打底,他就更不會答應我們的要求。」

「不行,我不能讓他輕鬆如願,光憑一個李宇,他就想擺脫絕境,也太過天真了。」

「我這邊可是有兩位四品煉藥師的,到時候大不了就與他們打價格戰,以優質的丹藥和價格優勢壓制錢多多。」

「我要讓他的丹藥賣不出去!」

聽到莫飛凌的話,銘無鑫笑了:「我所想的也正是這個策略,不過我們可以做的更徹底一點。」

「李宇煉製什麼丹藥,我們就煉製同樣的丹藥,藥效比他更強,價格也比他更低廉,自然沒有人會去他那裡購買。」

「只要逼著錢多多交出聖氣草,我們這些都只是前期投入,到時候回報只會更豐富!」

莫飛凌只覺眼前一亮,他一拍手掌:「這個辦法甚好,錢多多丟了一半的藥材,他可煉製的丹藥種類就要少得多。」

「李宇只是一個三品煉藥師,就算他掌握著新型煉藥技法又怎樣。」

「我到時候請動煉藥師協會中的其他幾位煉藥大師相助,要在藥效上全面碾壓李宇的丹藥!」

在一旁神情低落的李珍仁也陡然抬頭:「李宇等人讓我在大庭廣眾下受如此羞辱,我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莫掌柜,我去請我師父出山,有他出手,相信李宇也翻不出什麼風浪!」

莫飛凌哈哈笑道:「那是自然,胡青牛大師要鑽研五品丹藥的煉製手法,已經數年沒有幫我煉製丹藥了。」

「這回若是有他出手,那局面就穩了。」

胡青牛乃是李珍仁的師父,也是梅念大師的師弟,可他在煉藥術上的造詣,卻比梅念大師還要高超。

到現在為止,這位煉藥幾近入魔的大師已摸到了五品煉藥師的門檻,他一直在潛心研究煉藥手法,希翼能突破成為五品煉藥師。

這數年來,就算莫飛凌去請他出手,他也均以沒有時間為由推脫了。

想來此次李珍仁在煉藥技藝上輸給他人,還被逼下跪,他定然不會坐視不管。

高高瘦瘦的小掌柜捋了捋鬍鬚:「如此一來,此次丹藥大會將成為我飛黃騰達的機遇,最主要的聖氣丹還是勞煩銘大師了。」

「你師父陰陽老叟所提出的要求,我也會盡量滿足,在丹藥大會後,我就會將那張丹方取出,交給兩位觀摩。」

現在銘無鑫還未成為四品煉藥師,莫飛凌卻以大師來稱呼他,可見對他的依仗。

他更是早已知曉銘無鑫和陰陽老叟的關係,可在他眼裡,只要能助他成事之人,就算是極樂樓的殺手,也是可以合作的目標。

稍微改變了一點面容的銘無鑫笑意盎然:「那我就提前恭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兩人達成共識之後,便開始行動起來,李宇也已在煉藥師協會提供的丹爐內開始煉藥。

天元國的煉藥師協會異常發達,在協會內部同樣有著幾座靈藥爐,可動用丹火來煉藥。

李宇也沒有麻煩空暮煙一直配合自己煉藥,他自己催動丹火進行煉藥一樣是效率極高。

「唔,這些藥材種類並不多,可供煉製的丹藥也就有限,那就煉製一些太玄凌虛丹、太玄靈血丹之類的靈丹吧。」

「只希望別因此提高了人們對煉藥師的標準啊。」

……

三天過後,在遊魂街的廣場上人山人海,丹藥大會在此正式開啟,無數藥商在遊魂街里售賣丹藥甚至是藥材。

在八卦型廣場中央的八座靈藥爐更是火力全開,有多位煉藥師在進行煉藥,時不時就有靈藥飛出,馬上就被當場拍下。

錢多多在廣場上就購置到了一個位置上佳的高台,在其中一座靈藥爐旁邊,可謂是眾人關注的焦點之一。

可此時在高台上,卻沒有擺放任何的丹藥,因此這座高台也成為了最為奇特的一座高台。

在這座高台旁邊,還有三座高台,也都有著專門的夥計在售賣丹藥,其有著統一的服裝,正是風行商行的夥計。

不過這些夥計都是莫飛凌的人,他們所處的三座高台將錢多多所處的高台團團包圍,猶如護衛拱衛在一旁。

這三座高台上的火爆生意和錢多多那邊形成了鮮明對比,不時有一盒盒丹藥被售賣出去,就算是一品和二品丹藥,也有很多武者搶著購買。

「不愧是風行商行出品,這丹藥的品質比普通丹藥都要高上一成,價格卻沒有高上多少,真是物美價廉。」

「那是,風行商行的口碑可是幾百年時間打下來的,不管是丹藥、寶具還是其他貨物,都是有著品質保證的,我買東西可是優先購買風行商行的。」

錢多多看著那邊人頭攢動,他輕輕嘆息:「這裡畢竟是莫飛凌那傢伙的主場,他掌握著眾多資源,在這些低級丹藥上我們根本無法與他相比。」

「只能希望李宇能化腐朽為神奇了。」

莫飛凌似乎感覺到了錢多多的低沉情緒,他遙遙相對:「錢掌柜,你從大掌柜那裡申請來一座高台,就是準備這樣浪費掉么。」 今天 莫飛凌的聲音遠遠傳開,一些購買丹藥的武者不禁抬起頭,他們看到錢多多所在高台上空無一物,也都是好奇起來。

「那好像也是風行商行的高台吧,怎麼上面一件貨物都沒有,難道是準備壓軸出場展示的高級丹藥?」

「你傻了吧,你沒聽到剛才莫掌柜說了么,那是大楚國的風行商行分會,來我們天元國參加丹藥大會的。」

「不過看他這樣子,好像拿不出什麼好貨色啊。」

「那是當然,大楚國怎麼能跟我們天元國相比,他們能找到一個四品煉藥師么?恐怕我們隨便那位煉藥師天才出去,就可以橫掃他們的所有煉藥師了。」

天元國的武者越說越興奮,他們看著錢多多的目光充滿了逼視。

這便是強國對弱國的優越感,不管是從國家實力還是國民意志,雙方都有著較大的差距。

「難道你們不知道,之前我們的天才煉藥師李珍仁就被大楚國一位美女煉藥師擊敗了么,他還被逼著下跪來著。」

總算有人說出了一些實話,那一場煉藥比試,在這些天也被廣為流傳,只有部分人才剛剛聽說。

莫飛凌環視一圈,沒有看到李宇等人的身影,他不禁笑道:「錢多多,難道你請來的救星直接放棄了你,到現在他都還沒有出現,說不定已經不敢再出現了。」

李珍仁也出現在莫飛凌的身邊,他淡淡說道:「丹藥大會是煉藥師們的盛會,將會有眾多煉藥大師出現。」

「或許他就是自知遠遠無法與諸多煉藥大師相比,自慚形穢之下就不敢出現了。」

錢多多沒有理會兩人的言語攻擊,他老神在在的坐在高台之上,還沏了口茶,對身邊的幾名小廝說道:「你們等下做好準備。」

「到時候肯定是有人群蜂擁而來要購買我們的產品,你們可不要忙得手忙腳亂。」

那是錢多多用小掌柜的身份調來的幾位伶俐小廝,算是高台上的服務人員,卻明顯和莫飛凌那邊幾十人負責一座高台不能比。

「哼哼,還忙到手忙腳亂,我看你等下是連一個客人都不會有!」莫飛凌冷笑一聲。

他抬了一下下巴:「把我們的二品丹藥拿上來,給台下的武者一些驚喜。」

馬上就有小廝從後面抬出各種各樣的二品丹藥,三座高台,其分為三個類型的丹藥。

好孕難擋 分別是靈血丹和聚氣丹這樣的輔助修鍊丹藥,還有氣感丹這類的助長修為的丹藥,還有其他綜合型丹藥。

每種丹藥都有自己的需求,三座高台周圍的武者都被引爆,紛紛衝上去購買丹藥。

「二品靈血丹我要二十枚,這樣就足夠我三個月的修鍊所需了。」

「我要二品聚氣丹三十枚,帶回去給家族裡的小子們服用,可以加快他們的修鍊速度!」

「那我就來五枚氣感丹吧,我正卡在氣感五層巔峰,有了這丹藥,就定然能夠晉陞到氣感六層!」

莫飛凌那邊的火爆場面與錢多多所處的高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若是讓武者們形成慣性,到時候即使錢多多這邊有丹藥出售,恐怕也沒多少人願意買了。

錢多多心中也微微有些焦急,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錢多多驚喜的回頭,便看到了李宇有些疲憊的面容,半個商隊攜帶的藥材,都被李宇一人煉製成了丹藥,他這段時間廢寢忘食,趕來參加丹藥大會的時間都晚了不少。

「這些丹藥賣這麼貴,真的好么?」

李宇將三種丹藥交給錢多多后,也囑咐了他每種丹藥的大概價格,可就連錢多多,也被李宇說出的價格驚住了。

「錢掌柜,放心吧,我煉製出的丹藥,絕對是品質有保證。」

「而且這都是三品絕品丹藥,賣這些價格,都算是低價了。」

李宇胸有成竹的樣子讓錢多多暫時心安,他點點頭,便吩咐手下的小廝去擺放丹藥。

三種丹藥被稀稀拉拉的放置在高台上,李宇自己則已走到靈藥爐內,直接開爐煉藥!

能在丹藥大會上上場煉藥的,都是二品以上的煉藥師,李宇如此年紀輕輕,就佩戴著三品煉藥師的徽章,自然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李珍仁更是第一時間關注到了李宇:「這傢伙,難道還要當場煉藥……」

如李珍仁所想的,李宇激活靈藥爐內的丹火,明擺著就是要煉藥了。

可出乎他的意料,李宇拿出的藥材居然是已經煉製完畢的三品聚氣丹,他直接將丹藥投入丹爐內再次進行煉製!

「他在幹什麼,那三品聚氣丹不是已經煉製好了么,看那成色,還是比較極品的丹藥,他怎麼還將其投入丹爐內!」

「就是,難道他以為將丹藥再次進行煉製,就可以增強丹藥的藥效么,難道他的老師就沒教過他,這是不可能的么!」

在天武大陸的煉藥體系內,從來沒有二次煉製的概念,實際上也有很多煉藥師做過嘗試,不過每次均以失敗告終。

久而久之,丹藥不能進行二次煉製已經成為所有煉藥師的一個共識,乃是寫到煉藥師基礎知識里的內容!

李宇如此做,在場的煉藥師不在少數,他們紛紛驚愕外加好笑,就算是一品煉藥師,恐怕都不會做出這麼天真的嘗試。

「真的很符合大楚國煉藥師的身份,這完全就是一個鄉巴佬,或者說大楚國的煉藥師們根本就沒學過煉藥術基礎知識?連這麼簡單的常識都不知曉。」

「真是給大楚國的煉藥師們丟臉,此次丹藥大會,斷魂嶺六國的煉藥師來了大半,還有很多西南十八國的煉藥師趕來參與此次盛會。」

「他這種行為完全就是貽笑大方,堂堂大楚國的三品煉藥師,卻連基礎的常識都沒有……」

眾多煉藥師看得搖頭不已,沒想到來自大楚國的三品煉藥師居然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