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雁冰和蘇青璇頓時會意,兩人當則上前一左一右的站到柳含煙的身邊。

蘇青璇怕出聲就控制不住自已,所以僅是伸手挽住柳含煙的手臂,但她顫抖的手卻是一下子引起了柳含煙的詫異,忍不住偏首看她。

這一看,頓時愣住。

容雁冰深怕出錯,趕緊說道:「蘇夫人,我們女人之間還是到房裡說話為好。」,說完,不由分說的用力拉柳含煙往裡走。

柳含煙是何許人,那可是蘇家的家主夫人,見識自不是一般的女人可比,心念驟動之後便笑:「對,對,我們女人到房間說我們女人的話。峻臣,好好招待巡察使,別怠慢了人家。」

此時蘇峻臣正看著蘇青璇的背影,他是越發覺得奇怪,心中的熟悉感更深了。聽了柳含煙的話后趕緊定了定神,說道:「巡察使,請隨我進去坐。」

方昊天輕輕點頭,與青衣四衛等人一起隨蘇峻臣進入客廳。

柳含煙,蘇青璇和容雁冰三人自然也是進入了柳含煙的房間。

「撲通!」

當房門關上時蘇青璇再也控制不住就已經淚流滿面,撲通跪下。

柳含煙嚇了一跳,下意識就要伸手去扶,然而蘇青璇跟著下來的一聲叫頓時讓柳含煙整個人呆在當場。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娘!」

蘇青璇簡直是將多年的思念盡在一聲中。

「你,你……」

柳含煙雙手顫抖的厲害。

樣子不對,但聲音,這聲音她是怎麼也忘記不了的啊!

多少個夜晚,多少次魂牽夢縈,這聲音一直都出現。

女兒失蹤了,人人都說已經出了意外死去。

但柳含煙不相信,她一直認為女兒還活著,那個聰明可愛,修鍊天賦被公認不害蘇開鋒之上的女兒還活著。

她只是失蹤了。

失蹤跟死,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死了就再也不能出現。

但失蹤那是還有回來的一天啊!

「娘,我是青璇,我是你的女兒青璇啊!」

見母親呆若木雞的盯著她看,蘇青璇忍不住再度悲呼。

「你說你是誰?」

柳含煙突然緩過些許神,強忍著心中的激動與震憾,出聲問道。

「娘,我是青璇,我是你的女兒青璇。」蘇青璇急急道,「娘,你認不出我了嗎?」

柳含煙猛的深吸了口氣,目光突然銳利:「你的臉……」

「臉?」

蘇青璇終於醒起她現在的樣子並不是原來的樣子,趕緊將樣子變回來。

「你是誰?」

可是看著變回原樣的蘇青璇,柳含煙突然退後,手腕一翻就以劍抵住蘇青璇的眉心,雙眼含煞,殺氣驚人。

母親居然會有這樣的反應,蘇青璇反而驚呆了。

「蘇夫人,她真的是你的女兒。」容雁冰趕緊出聲,「她並不是冒充,希望你能冷靜一點聽她解釋,或是你問一些只有你們母子兩人才知道的問題。」

「靈魂忘可以奪取。」柳含煙想都沒想就說道,「我比你們更希望我的女兒能夠回來,但這個節骨眼你們的出現未免太巧合了。」

蘇青璇慌了,這不是她想象中的結果:「娘,我真的是青璇,你,你要怎麼樣才能相信女兒啊!」

嗖!

就在此時,一把劍突然飛進房間,懸浮在蘇青璇的面前。

赤霄炎龍劍突然出現,代表著方昊天一直關注著這邊情況,於是讓劍過來幫蘇青璇。

蘇青璇突然大喜道:「對,赤霄炎龍劍,娘,這是我的劍,你是認識的,你是認識的。」

看著赤霄炎龍劍,柳含煙的神色再度激動,但很快她的臉又冷下,道:「如果你們能奪取了我女兒的靈魂記憶,這把劍自然也能落入你們的手中。」

「娘。」

蘇青璇這下子真的既慌又急了。

「你的樣子很想,聲音也像,什麼都像簡直沒有半點破綻,劍也確實是我女兒的劍,按理說我應該相信你,應該高興我女兒回來。」柳含煙握劍的手更緊了,「但我是她的母親,你再像都還是有破綻,因為你的氣息不對。」

「氣息……」

蘇青璇渾身一震。

她明白了!

她現在確實不算是真正擁有身體,嚴格來說不算是真正的人類身體,她現在只是劍魂幫她塑造的水之聖體。

身體不同,她的氣息自然也就發生了些許的變化。

柳含煙因為思念女兒,對女兒的一切自然就更加要牢記於心,就連蘇青璇的氣息都牢牢的記在靈魂深處。

所以現在的蘇青璇氣息稍有不對柳含煙就能察覺得出來。

「雁冰姐,快,快幫我啊!」

蘇青璇真的慌了,她六神無主。

容雁冰也是突然有種束手無策之感。

這樣的結果,也絕對不是容雁冰能夠事先想到的。

在大家的心中,蘇青璇見到母親,母女相認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卻沒有想到因為處於蘇家這等最關鍵的時期,再加上蘇青璇的身體確實與眾不同而讓柳含煙產生了懷疑。

「你們走吧。」柳含煙突然將劍收回,盯著蘇青璇道,「雖然你不是我的女兒,但你太像了,真的太像了,哪怕我女兒就是死在你的手中,但我又如何能對你下得了手?我女兒死了,真的死了,死了……」

柳含煙的聲音漸漸虛弱,然後她身體晃了晃竟然暈了過去,身體像一邊倒。

容雁冰嚇了一跳,伸手就要扶。

但蘇青璇更快。

「娘。」

蘇青璇悲嚎起身,一把將母親抱住,緊緊的抱在懷裡:「娘,我真的是青璇,我真的是青璇啊!娘,我是死了,我確實等於死了,因為我遭人暗算不得不施展秘術將靈魂封印在赤霄炎龍劍的劍域中御劍逃命,無意中竟然進入了元武郡,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小白,最後遇到了方昊天……」

蘇青璇緊緊的抱著母親,她忍不住述說經歷,因為她迫不及待,真的無法控制也難以接受母親不認她,她驚慌她恐懼,她已經失去了分寸,她忘了母親暈迷根本聽不到,而她這個時候應該想辦法讓母親清醒再說。

但她控制不住自已,她只想著解釋,只想著母親能相信她,能認她。

容雁冰在一旁卻是焦急,過了一會終於忍不住要提醒蘇青璇應該先救醒母親。

但她剛要說話時,方昊天的聲音突然鑽進她的耳中,道:「讓她說,蘇夫人並沒有暈過去,她這是在對青璇最後的試探,其實她內心中早就信了九分,只是因為青璇的氣息有所變化她不得不用這種辦法。」

容雁冰內心微震,也才細心感應柳含煙的情況。雖然她看不出柳含煙是不是真的暈迷,但能感應得出柳含煙不會有生命危險。

既然沒有生命危險,那不管柳含煙是否真的暈迷都不用擔心了。

容雁冰便退後一步,在一旁靜候著。

其實她也很好奇蘇青璇被人暗算然後如何會逃到元武郡的過程。

此時蘇青璇忘我述說,深怕母親不信所以說的無比的詳細,容雁冰聽著才知道了整個過程。

蘇青璇說的很細,深怕漏了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能取信母親。

她從她那一天離開蘇家不久就被人暗算襲擊說起,一直說,一直說,直說到劍魂幫她重塑身體成為水之聖體,說到她為什麼改變樣子回來,完了后她再度驚慌悲哭。

處於驚眼悲痛中的蘇青璇並沒有意識到柳含煙醒來了,雙手緊緊的抱著她。

「娘,我真的是青璇,我真的是青璇啊!」蘇青璇仍然哭著,「我的氣息不對,是因為我的身體並不是真正的人類身體,但我確實是青璇……」

「我的好女兒!」

柳含煙終於忍不住了。

蘇青璇那種天性流露的情感是不可能裝得出來的,柳含煙聽了蘇青璇的述說后再無懷疑,確定女兒真的回來了。

聽到母親的聲音,蘇青璇怔了怔,隨後知道母親早醒來了,頓時更緊的抱著母親。

「娘!」

「青璇!」

母子兩人互抱痛哭,眼淚大顆大顆地順著她們的臉頰不斷滑落。

容雁冰長長的吁了口氣,隨後她的臉色一變,她省起房間並沒有布起玄罡罩,如果有心人估計已經聽到了房間中的聲音。

「不用擔心,我早有準備,我送劍過來時就已經在房間布起了魂域,你們的聲音不會傳出去。」方昊天對這邊洞察秋毫,聲音傳過來,「現在青璇母女相認,那我也放心了,一會你向蘇夫人提出讓我看看蘇家主。」

容雁冰輕輕點頭。

好一會,蘇青璇母女才漸漸平靜。

母女兩人互幫對方拭去臉頰的淚水站起來。

然後柳含煙第一時間向容雁冰深揖。

「謝謝你。」

「……」

容雁冰措手不及,不知道柳含煙這謝從何來。 挨罵的東方豪宇不氣,反倒笑了,笑著笑著就有些擔心秦菲的安危。

我去,視屏對面的那隻猴子竟然對著東方豪宇做了個鬼臉后,就切斷了視屏通話。

東方豪宇一臉哀嚎,出於本能地將電話回撥了過去,還順勢看了眼還在打電話的東方玉卿。

「這幫混蛋,是怎麼……」連東方豪宇自己都說不清他在罵誰,就是覺得胸口堵得發慌。

再三嘗試后,秦菲的手機就是無法接通,東方豪宇氣得險些將手機對著地板砸了,幸好猛然間想起手機的主人不是他。

這兩隻狡猾的猴子,膽敢跟他玩欲擒故縱?

很快就聽到東方玉卿難以置信地追問:「什麼?你們定位到的地點正是秦瓊他們入住的酒店附近?」

「能不能想辦法,儘快跟那邊取得聯繫?」

「即刻安排私人飛機,先不要驚動任何人。」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東方豪宇就這樣神情恍惚地看著東方玉卿。根據話音,大致可以斷定是在跟韓林通話。

東方玉卿在離開辦公室之前,只給東方豪宇留下一句話:「你留下坐鎮指揮,此事不宜聲張。」

東方豪宇後知後覺地追出了辦公室,「哥,我也想去。」

「回去!不要再給我添亂了。」東方玉卿頭也不回的走向了電梯。

「我對那邊的地形比較熟悉,不信你可以問……」東方豪宇一時間沒敢往下說,畢竟他要舉證的那個人是已經暴斃了的東方婉兒。

一畝花田:我的花神女友 東方玉卿意味深長地瞥了眼東方豪宇,自然是猜到了。

邁入總裁專用電梯后,東方玉卿才輕拍了一下東方豪宇的肩膀,輕聲安慰:「也許只是虛驚一場,你還是留下來幫我照顧好鈺兒吧。」

「哥,你也別胡思亂想,不就是被猴子搶了手機……也許那邊的情況沒有那麼糟糕。」

東方豪宇說到最後,越發沒有了底氣,畢竟被吃人猴鎖定的目標是非死即傷,真不敢想象此刻的秦菲身在何處?

「嗯,但願如此!」

短暫的對視后,電梯門閉合,徹底將東方豪宇隔離在空曠的走廊內。

東方豪宇就這樣怔愣在原地好久,腦袋一片渾濁,直到身後有總裁秘書小心翼翼地叫了他好幾聲「副總裁」,才堪堪將他拉回到現實。

「副總裁,您沒事吧?總裁他……」女秘書欲言又止,不明白計劃要開緊急會議的東方玉卿為何突然離開了?

「一切按原計劃進行。」東方豪宇佯裝鎮定道。

他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越是需要冷靜。而唯一避免他胡思亂想的方法就是儘快投入到工作中,麻痹自己。

應該是察覺出了秦菲的異常,秦瓊輕嘆出聲:「嫂子,幸好你沒事,否則我就算有兩顆腦袋也不夠賠罪啊!」

應該是椰樹林這邊的動靜鬧大了,酒店的安保人員察覺出了問題,已經趕了過來。

而那兩隻猴子也不知在何時就已經逃之夭夭了。

「謝謝你救了我!我剛睡醒不久,聽到你在喊我,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而且我也沒想到長在樹上的椰子會掉下來?」

重生男的青春時代 此刻的秦菲有些語無倫次地向秦瓊道謝,她的內心依舊是驚愕萬分。

短暫的怔愣后,秦瓊又恢復了他一貫地冷靜,調侃道:「據說全球每年都會有很多人死於椰子墜落。」

「但很顯然,今晚的意外不像是偶然事件。」

說完這些,秦瓊才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遠方的椰樹林,「看來這次的戶外拍攝要秘密進行了。」

秦菲微蹙眉頭,不明白秦瓊的擔憂來自於哪裡。 千億影帝,惹不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