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丫頭趁著長生還沒有準備好,拿起天寒琴朝著長生的方向彈了一波琴流,長生反應的快,躲開了,琴流打在了身後的石頭上,「嘭」一聲。石頭炸開了。

「丫頭!你來真的?」長生見孟丫頭的琴術大為長進,心裡也替她高興,不過孟丫頭似乎對自己動真格了。

「唉呀媽呀,你好厲害呀,女俠別打我!」長生假裝很害怕的到處亂跑,不過嘴角卻是笑嘻嘻的。

「少廢話!看我不打死你!看招!」孟丫頭拿著天寒琴不停地追著長生,連彈十個琴流,可是一個都沒打著。

氣得孟丫頭跺了跺腳,撫起琴弦使了一招名叫寒冰入骨的招式,朝著長生的身上打去,長生這次沒有躲著,就這麼被孟丫頭打的飛了起來,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長生身上確實很痛,不過還沒到昏迷的程度,所以長生就假裝重傷昏迷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孟丫頭見長生被自己打到了,心裡暗暗自喜:「哼,臭長生,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孟丫頭見長生許久沒有站起來,心裡頓時害怕了,趕緊跑過去,扶起長生喊道:「長生,你怎麼了?我真的打傷你了嗎?對不起,長生你快醒醒,別嚇我呀。」孟丫頭漸漸的眼睛濕潤。

「嘿嘿,小心了。」長生猛地睜開眼睛,使了五成的內力推在孟丫頭的右肩上,孟丫頭被長生推得飛了起來,眼看著孟丫頭要跌落在地上的碎石頭上,長生縱身一躍飛了過來用手抱住了孟丫頭腰。

彷彿時間此時此刻停留在此時,孟丫頭雙手摟著長生的脖子,淚眼爍爍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五年來一直都是長生照顧著自己,對長生不僅僅有兄妹之情,更多的兒女之情,天寒宮宮規里就嚴格禁止宮內弟子不準相戀,孟丫頭一直把這份情愫深深地埋在心底,有很多次自己真的很想很想問問長生,他的心裡究竟有沒有自己,如果有,對自己究竟是兄妹之情?還是……

「你沒事吧?」長生的問候打破了自己的心境。

孟丫頭一臉不高興的回道:「沒事,我先回去了。」

「剛才還舞牙弄爪的說要打死我,這會子怎麼變了一個人?女人都是這樣子的嗎?算了,我還是回去擦點葯吧,這丫頭出手可真狠!啊,胳膊都擦出血絲了!」長生摸了摸腦袋,捂著胳膊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廂房。

正殿的地下密室內,離尤手持度靈蓮花看了許久,據說要想知道心中所想之人轉世到何處,便要藉助度靈蓮花這個仙物,離尤便從天界尋得度靈蓮花,從一百萬年前開始,離尤便一直問天,就在三百年前就測到夢璃的轉世,可是由於轉世者生命力微弱,根本就測不到具體的位置,可是離尤並沒有放棄,每天都會用度靈蓮花問天,就在五年前的某一天,離尤便徹底測不到夢璃轉世者的氣息了,這讓離尤傷心了很久。

今夜,離尤又重新用度靈蓮花問天,卻一點頭緒都沒有,離尤很是失望,便早早地歇下了。

離尤再一次的深陷夢中,夢到自己睡在桃花樹下,一陣清風拂過,自己被凍醒了,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看到不遠處的一顆桃花樹下站著一個身穿鵝黃色衣裙的女人背對著自己,這個背影很熟悉。

他確定,樹下的女子便是夢璃,離尤深情的呼喚道:「阿璃,是你嗎?」

女子聽到身後有人呼喚,便慌張的跑走了。

離尤見夢璃竟然避開自己,心裡很傷心,便急速的跑著追了上去。

離尤拉著夢璃的顫抖的手臂,用力的把女子攬在懷裡,害怕夢璃再次離開他,女子使出渾身的力氣試圖推開離尤,可是離尤並沒有給夢璃推開自己的任何機會。

「阿璃,我想你了。」

滿地的桃花,站著一對緊緊相擁的男女,湖心的荷花開著陣陣清香。世間最美好的美景,便是如此。

「離尤,你在裡面嗎?」錦繡今天穿的格外美麗,手裡端著離尤愛吃的桃花糕。

離尤被門外的聲音驚醒了,離尤很想再次見到阿璃,可是阿璃已經不在了,唯一能與阿璃相見的辦法就只有在夢裡了。

很顯然,離尤一臉不高興的打開房門。

「什麼事?」

「離尤,我特地做了你愛吃的桃花糕,快過來嘗嘗。」 錯愛總裁 說著,錦繡便端著桃花糕開心的想進門,卻被離尤無情的用手擋著,不讓錦繡進他的房間。

「我不愛吃桃花糕了,拿走!」離尤看著獻殷勤的錦繡,冷冷的說道。

「離尤,你怎麼了?你之前不是很愛吃桃花糕嗎?」面對離尤無情的拒絕,心裡很是傷心,今天早早的起床,便親自下廚,做著桃花糕,只想讓離尤能不那麼冷漠的對著自己,卻沒想到,自己的好心卻被離尤冷酷的踐踏,這讓錦繡很失望,不知不覺的淚眼啪啦啪啦的往下流。

離尤看到錦繡流淚了,心裡不禁生出愧疚之情,語氣稍微溫和的說道:「我只是現在不喜歡吃桃花糕了,你別多想,我有事先出去了,你請便吧。」說完,離尤便離去了,獨留下錦繡一人僵在原地。

錦繡心中很是不滿,暗暗說道:「為什麼我做的桃花糕你不愛吃,偏偏她做的你就愛吃,一百多萬年了,你還是忘不了她,難道我真的什麼都不如她嗎?」 錦繡越想越氣,右手打在門框上,怒道:「為什麼同樣是神仙,而你一出生便是天庭的公主,而我只能做你的女婢,每天對你畢恭畢敬就完了,就連一個男人都要跟我搶,明明是我先認識離尤的,怎麼最後卻成了你的了!夢璃我恨你!我不希望你轉生,要是被我知道你轉生到了何處,我便毀了你。」

夜晚來臨,離尤手持九玄琴來到了地府,閻王的兩個護法見來人是離尤,便獻媚的走向前說道:「原來是離尤大將軍來臨,真是慶幸!慶幸啊!」

離尤最煩別人無故獻媚討好,所以便沒有正眼看這兩人,直接來到了閻王的閻羅殿。閻王此時此刻正摟著兩個長相妖艷的女鬼一左一右的親來親去,好不快活,都沒發覺有人闖入正殿。

「閻王殿下真是好興緻!想必身上的傷早就好了!」離尤冷冷的說道。

「誰?什麼人竟敢闖入本座的閻王殿?」閻王正來興緻,卻被人突然闖進打擾,心中很是不快。

「看來閻王已多年沒有嘗嘗九玄琴的滋味了?竟然把本宮給忘了。」離尤見閻王如此膽大的對自己無禮,心中發怒。

「你是?哦,哈哈,原來是離尤大將軍,多年不見可還安好?」閻王被離尤的一番話提了神,揉了揉眼睛看清了來人,見來人是離尤,瞬間臉色蒼白,驚容失色,見離尤神情嚴肅,閻王便恭敬地走了過來說道。

離尤在一百多萬年前可是天庭的大將軍,所有天兵都歸他管,更是天神的內定女婿。所有三界神妖魔都懼怕離尤的實力。就連當年三界沒有人能殺得了中州王,也被離尤打敗並且被離尤大將軍壓在了鎖妖塔下。

「我早已不是大將軍了,不用慌!」離尤說道。

「是,是,不知宮主來我閻羅殿可有要事?在下一定竭盡全力幫忙。」閻王看了看離尤沒有再生氣的臉色,心中便漸漸放心,當年閻王原本是天庭的一個小仙官,因為暗中協助中州王造反,所以被離尤大將軍手持九玄琴一路追殺,最終被擒降為地府的一個看管牢門的無名小卒,一百多年來,連滾帶爬的坐上閻王的寶座,可是煞廢了心思。

「你把這一百年來的生死簿拿給本宮看看。」離尤淡淡的說道。

「這?可是?宮主,屬下不敢啦,這生死簿是不可以隨意拿給別人看的,況且……」閻王很是為難,三界皆為天庭管,所以天庭便定下規矩,生死簿不可以隨意讓任何人看,更不可以隨意修改。

「是嗎?我剛才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離尤頓時冷了冷臉色,臉色微微發怒。

「是是是,屬下照辦就是了,你知我知,屬下不會說出去的。」閻王瞧著離尤有點發怒了,心裡自然很是害怕,便不敢多說什麼,招辦就是了,想必以離尤的關係,就算天庭知道了也不會追究的,乾脆就直接拿給離尤看就是了,省得自找麻煩。

「宮主,所有的生死簿都在這裡了,凡人的在左邊的桌子上,妖界的在中間的桌子上,魔界的在右邊桌子上,您請便。」閻王命眾多小鬼搬來許多生死簿,歸類的擺放在離尤的面前。

離尤急速的翻找生死簿,可是離尤發現並沒有找到他想找的人,便急切的詢問閻王:「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找到我想找到的人?」

閻王看著離尤急切的臉色,心中忐忑的回道:「宮主,所有生死博真的都在這裡了,屬下可不敢騙您那,除非您要找的人不歸三界管。」

「什麼?難道她不是三界的!」離尤失望的喃喃說道。

「屬下斗膽,請問宮主尋得究竟是何人?說不定屬下能幫得上忙。」閻王問道。

「她叫夢璃,是天神的小女兒,一百年前身形俱損,這一百年來我一直都找不到她。」離尤提到夢璃兩個字,心裡很是傷感。

夢璃當年可是為了自己而死的,這一點他是永遠也忘不了的。

「依屬下之見,夢璃公主本身是仙身,自然會投胎到三界之中,既然三界沒有,那有可能夢璃公主投胎到花草樹木,也有可能投到血族。」閻王娓娓道來。

「什麼?血族?」離尤很是驚訝,她一直認為夢璃將會投胎在三界之中,卻沒想到夢璃很有可能投胎到三界之外,這一點離尤師是萬萬沒有想到的。

「正是,血族擁有永無止盡的生命,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況且血族向來安分,只在夜間活動,就連天庭也沒有任何理由要求血族歸順,所以這血族是不歸三界管的,地府自然沒法記錄血族的生老病死。」閻王說道。

「好,我知道了,不過,你要留意下,一旦夢璃投胎到三界之中,你速速來天寒宮告知,我要你本人親自來。」離尤說完,便匆匆離開了閻王殿。

送走了離尤,閻王摘下了帽子,擦了擦腦袋瓜上的冷汗。

艾爾城堡內,明朗待在曉羽的房間里,把玩著曉羽生前最愛的銅鏡。

曉嵐到處找不到殿下,便猜到殿下一定去了曉羽的房間里,五年了,殿下還是對曉羽死心不改,這讓曉嵐很是妒忌。

這時,女婢阿夢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稟告:「王妃,王妃,不好了,小公主病了!」

「什麼?你這個賤蹄子是怎麼照顧小公主的?該死!」曉嵐本就在氣頭上,當聽到女兒生病的消息時,心中早已壓抑的怒火,早已掩飾不住爆發了出來。

「啪!啪!啪!啪!」一連四個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婢女阿夢的臉上,原本潔白清秀的小臉,瞬間被打得又紅又腫。

阿夢疼的眼淚嵌在眼眶上,可是不敢流出來,因為王妃最見不得婢女在她面前流淚了。

「賤婢,你哭啊,你使勁的哭啊!跟我那個賤姐姐一模一樣,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整天就知道裝柔弱裝可憐纏著殿下!你哭啊!你在繼續哭啊!這下你沒命哭了吧!哈哈……」曉嵐見阿夢柔弱的跪在地上,小手捂著被自己打腫的小臉,楚楚可憐的看著自己求饒,這個情景不禁讓曉嵐想起了姐姐在世時的模樣,心裡更加的震怒! 曉嵐指著阿夢怒罵,實際是在罵死去的姐姐,她恨姐姐奪了她的所愛,她恨姐姐奪了她的所有,而且這個叫阿夢的婢女是曉羽生前的貼身侍女,後來曉羽死了,被殿下分配到了曉嵐這裡。

姐姐曉羽生前和這個阿夢相處的關係不錯,曉嵐一想到這裡,心中又泛起了一陣怒火,對著阿夢拳打腳踢。

「賤蹄子,你怎麼不隨著你的前主子一起死!你的命真賤!去死!去死!你給我去死啊!」曉嵐擼起袖子兩隻手握成拳頭狠狠地砸在阿夢的腦袋上和肩膀上,又用腳重重的揣在阿夢的後背上和腿上。

阿夢被打得趴在地上流著眼淚,可是阿夢並沒有求饒也沒有哭出聲來。自從曉羽死後,這五年來阿夢沒少受到曉嵐的虐待,換成是別的丫頭被曉嵐如此的對待,必定會跪著求饒,甚至連自殺都有可能,可是阿夢絕對不會自殺,她要活著,等著扳倒曉嵐的那一天起,阿夢堅信,曉羽的死絕對跟曉嵐有關,只是苦於沒有證據,這五年來阿夢從不放過任何一個蛛絲馬跡,可是曉嵐太精了,一點證據都沒有留下,不過阿夢一定可以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曉嵐發泄累了,優雅的掏出手帕輕輕地擦拭出汗的額頭,擦完坐在梳妝桌前,不緊不慢的整理凌亂的頭髮。

校花之無敵高手 曉嵐緩緩起身,優雅的抬起腳尖狠狠地踩在阿夢的手指上,見阿夢沒發出任何慘叫的聲音,曉嵐又加重了力氣,使勁的在阿夢的手指上轉著腳後跟,阿夢這才痛苦的「啊」了一聲,曉嵐這才心滿意足的收回腳。

「阿夢,乖,起來吧,別裝死了!你的命那麼賤,怎麼可能容易死!快不快給本宮起來!」曉嵐溫柔的呼喚阿夢,隨後又激動地尖叫著。

「是,主子有何吩咐。」阿夢見曉嵐疲倦的面容,便徐徐支起虛弱的身體,晃悠悠的站了起來,堅定地挺直了身板,恭敬地對著曉嵐說道。

「去,讓殿下過來,就說蓉兒病了。」曉嵐溫柔的說道。

「是,女婢告退。」阿夢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

阿夢四處都找不到殿下,想必殿下又去了曉羽的房間,便往曉羽的房間走去。

阿夢走到曉羽的房間門外,見房門是掩著的,便輕輕地敲了敲門:「殿下,蓉兒公主發熱生病了,殿下過去瞧瞧吧。」

「是阿夢嗎?進來說話吧。」屋內的明朗謹慎的問道。

阿夢悄悄地推開房門,又悄悄的關上房門。

「殿下,小公主病了……」阿夢輕輕的說道

「噓……」明朗回過頭來,用手指示意阿夢小點聲

「殿下?你怎麼了?」阿夢小聲的問道。

「你聽見了嗎?曉羽在叫我的名字。」明朗側了側耳朵,四處巡視著周圍。

「殿下,大公主早已經不在了,這只是您的幻覺,殿下你不要再這樣了,要是大公主知道你如此的放不下,大公主心裡一定不好受。」說著,阿夢就流起了眼淚。

「是啊,曉羽已經死了,呵呵,本王是血族最尊貴的王子,可是天下之大,本王只有待在曉羽的房間里才會覺得安心。我要這尊貴的身份有什麼用?我卻沒能留住一個女人,一個心愛的女人!」明朗得拳頭重重的捶在桌子上,兩眼含著淚。

明朗這才想起來,手下的這張桌子是曉羽生前親手做的,想到剛才重重的一拳會不會打壞了桌子,便急切的摸了摸了桌子。

「對不起,打疼你了嗎?」明朗心疼的雙手抱著桌子哭道。

天漸漸的黑了起來,阿夢取來一根蠟燭,放到桌子上點亮。又腫又紅的臉在燭光下顯得格外明顯。

「你的臉怎麼了?你的胳膊怎麼了?還有你的背?阿夢,你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誰打你的?」明朗不僅看到阿夢的臉蛋腫的高高的,而且胳膊上和後背上有血漬,心疼的問道。

「殿下,你別問了,女婢沒事的,女婢只是做錯了事情,本該懲罰的。求殿下不要為了女婢的事情再節外生枝了。」阿夢委屈的眼淚滑落,有了殿下的這句話關心就足夠了,阿夢真的不願意因為自己而讓殿下左右為難。

「是不是那個女人打你的?她又打你了對不對?」明朗心裡很著急,明朗知道,整個宮殿都知道阿夢是曉羽的貼身侍女,沒有人敢打阿夢,除了曉嵐。

明朗萬萬沒有沒想到阿夢會如此的遭罪,想起曉羽臨死前還特地囑咐自己要格外照顧阿夢這個侍女,原本以為阿夢去了曉嵐那裡便是最好的歸宿,可是沒想到卻讓阿夢受盡了委屈。

「阿夢,以後你就留在本王身邊把,不用去伺候曉嵐了,這個葯很管用的,你趕緊擦上。」明朗從腰間取出了一瓶葯,遞給阿夢。

「不,阿夢現在還不能走,我還想繼續待在王妃的身邊。」阿夢接過葯,卻拒絕了明朗的要求。

「阿夢,你難道還想待在那個女人的身邊嗎?你難道忘了身上的傷怎麼來了?本王是在替你著想。」明朗很不理解阿夢的說辭。

「殿下,其實……算了,等到時機成熟,我便回到殿下的身邊,好嗎?」阿夢欲言欲止,現在就算說了出來,殿下也沒有辦法手刃曉嵐,畢竟曉嵐的母親是血族位高權重的女法師,如果殿下真的殺了曉嵐,那麼殿下的位置就不保了,到時候對誰都沒有好處,沒有鐵證如山的證據,誰也動不了曉嵐。

「那好吧,本王尊重你的選擇,你有你的苦衷,如果你有困難,請務必找本王,本王一定幫你。」明朗見阿夢有心事,卻不願意說出來,便不再追根究底。

「謝謝殿下,殿下,請跟我去一趟吧,小公主等著您呢。」阿夢欠了欠身請求明朗跟著自己走一趟。

「好吧,本王去看看就是了。」明朗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話,曉嵐必定會有理由找阿夢的麻煩,所以自己還是走一趟比較好。

對於這個女兒,明朗這個做父親的明顯做的不合格,孩子都已經五歲了,自己連抱都沒有抱過,不喜歡曉嵐,連帶著孩子也喜歡不起來,心裡有點慚愧。 ?噬月蒼穹在上一集說到女媧娘娘派青山道仙趕去捉拿怨魔可知怨魔是一個是厲害之角青山道仙並派青鋒劍靈趕去凡間除妖而自己並留在天上一人獨斗怨魔人間人類哀嚎夾雜著妖靈的凄冷笑聲劇中弟一反派貓妖殷碟她雖然只有五百年修行但對萬妖之主怨魔是有著不二衷心直到死去她帶領著小妖們在人間為非作歹青鋒劍靈也趕到凡間看見人類痛苦哀嚎他二話不說拔出青鋒劍就是一個勁兒往貓妖殷碟飛去殷碟躲開了青鋒劍靈的攻擊說到你是什麼人。

青鋒劍靈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但是我是來取你性命的殷碟.呵!搞笑就憑你?

青鋒。原來人間妖魔鬼怪到處做亂就是你拎的頭啊!殷碟是我又如何青鋒劍靈。

你要改邪歸正我便放你一命若是死性不改那就別怪我不客氣殷碟你憑什麼來干擾我們妖界的事情他們人類就是該死平日他們是怎樣對付我們的你是完全不知吧青鋒劍靈呵!

這話說的好像你們妖怪就有理咯!殷碟他們走到這個地步那也是他們自己造成的是他們害得我們生靈塗炭、他們才是最可恨的你們又有什麼資格去阻止我們報仇他們本就該死你們神仙也救不了他們青鋒劍靈你居然這樣那我也是奉命行事青鋒劍靈二話不說直接就沖向貓妖殷碟殷碟則是使出幾百年修行來對付青鋒劍靈兩人打鬥了一段時間殷碟感覺自己完全會甘拜下風而選擇逃跑青鋒劍靈本想去追但他還要回天復命也就沒跟了上去。

而此時的天上青山道仙已經甘拜下風。怨魔講到青山道仙你是比不過我的你也不想想你才只有五百年修行還想跟我怨魔斗青山道仙呵!

簡直可笑我青山道仙就是是死也要跟你同歸於盡怨魔我最討厭的就是說大話的人竟然這樣那就試試看!

怨魔非常氣怒直接一巴心拍向青山道仙而青山道仙則是用明月刀想把怨魔封印。

但是怨魔反手奪過青山道仙手中的明月刀說到上天法寶果然不一樣啊這法寶以後就是本尊的啦哈哈哈!

青山講到。把它還給我不然、怨魔不然殺了我對嗎?真是有路你不走那就別怪本尊不客氣了青山就憑你這妖神還敢稱自己為本尊呸。

怨魔死到臨頭還嘴硬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怨魔發力控制明月刀對著青山道仙直接就把明月刀刺向青山道仙。

而青山道仙則是用他最後的法力來抵制怨魔的攻擊但最後卻被明月刀一擊致命 ?第四章林鴻生聽見孩兒哭聲。激動的把門推開,接生婆看見剛生下的孩子突然說到.妖怪啊!

而此時在屋后等候多時的殷碟:也看到了此時屋內的場景。但殷碟並沒有被驚訝到.殷碟看見這接生婆對怨魔不利:她便使出妖法、殷碟講到、敢說我們位妖之主!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此時接生婆被殷碟的妖法打得七竅流血而亡、當時把林鴻生嚇得目瞪口呆!

他看了一眼眼前的孩子:這孩子長得與普通人不一樣:她有著從兩眉之間的紅紋一直連到額頭。

額頭上三條紅紋發著紅光;嚇到林鴻生!林鴻生看著倒在地上的接生婆」又看了眼方槿懷中的孩子;林鴻生講到-這孩子留不得啊。

方槿:為何啊?我們都是老來得子;你怎能說出這話呢、林鴻生、這孩子可能真的不是人啊!

方槿;你怎能這樣判斷呢、她還只是個孩子:林鴻生:她把接生婆都給害死了。

讓我怎麼跟人家家人交代啊。不行;我得殺了她,留不得!林鴻生他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刺向這位剛出生的孩子:而方槿死死的抱住孩子說道、你要殺她的話、就先殺了我、不然你就別想殺我孩子;鴻生我求你啦、不要殺我們孩子;難道你就忍心殺你一直想要的孩子嗎?

林鴻生:不。她不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不是一生下來就會殺人的妖怪!

你放開她!我不能留這禍害在家裡、我必須得殺了她、此時屋后的殷碟正關注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林鴻生:把孩子給我:快點!

林鴻生正準備殺孩子時:突然:他身體好像被控制了一樣。方槿:鴻生你怎麼了!

林鴻生也給接生婆一樣的下場。七竅流血而亡。林鴻生臨死前說了一句話:林鴻生:這孩子留不得啊!

他們卻還不知接生婆的死都是殷碟害的:此時的竹屋裡就只剩下方槿母女倆:方槿抱著一個剛出生連名字都還沒來得及取的孩子:走出了竹屋:漸漸的走遠:而緊隨其後的也就是殷碟:方槿抱著這個剛出生的小女孩:洛陽城腳下:方槿戀戀不捨的抱著孩子說道。

孩子啊。娘不是不要你:是實在沒辦法啊,你爹也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娘不管你是人是妖:娘總得護著你啊。

娘不能在照顧你啦。你不要怪娘:希望你會被一個有緣人收留:只要你能活著:娘怎麼樣都高興:我的女兒啊。

方槿戀戀不捨的把這個剛出生的孩子就放在了一個小鎮路邊小木亭里:自己離開了洛陽城:此時的木亭旁邊圍著一大堆人:七嘴八舌的說什麼話的人都有:此時方槿走到了懸崖邊上:後面殷碟靜靜的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殷碟:想自殺。

誰來養孩子啊。不行、不能讓你死:方槿:孩子她爹我真的不忍心傷害我的孩子:但我也做了一個不為人的事情:讓自生自滅吧。

鴻生我也來陪你了。方槿正準備縱身一躍的時侯:突然!有個人叫住了她、你不能跳!

叫住她的人:不是別人而是殷碟!此時的洛陽城:這個小亭已經有著不少圍觀者,看著這個小孩:說到:聽說這個孩子是那個老林家的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