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神魔說過夏天的肉身被萬物星辰悄然改變,能夠同時修鍊數種道體,必須要試一試才行。

現在多一個道法,面對紀寒,便多一份贏的機會。

夏天盤坐在地,再次深吸一口氣,取出一滴龍血,仰頭一口吞下。

剎那間,像是有一座刀山砸在喉嚨上,讓夏天臉色瞬間慘白,幾乎就要噴出一口血,但夏天死咬牙關,生生的將那口血咽了回去,默默運轉化龍體。

「吼——」

龍吟之聲不斷的在夏天體內響徹,像是有無數條真龍在他體內衝撞,不甘被困,想要衝破夏天的肉身。

夏天身上綻放出璀璨金光,像是要羽化一樣,不斷有鮮血從他的皮膚中滲出,剎那間,將他變成了一個血人。

「啊——」

夏天發低沉的吼聲,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比雷擊還要猛烈,彷彿要將他活活碾死。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吞下那滴龍血后,他的五臟六腑瞬間便遭受到恐怖的創傷,無法承受那滴血的威能。

龍血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夏天眼中閃過堅決,運轉萬物星辰,身上雷光閃爍,成片的雷絲浮現,不滅雷體急速運轉,剎那間,無數的雷絲瘋狂的衝進他的體內,修復他的傷體。

在修鍊化龍體時運轉不滅雷體,夏天不知道兩者是否會相衝,也不清楚後果,但他現在不得不這樣做,或是再不修復傷體,他可能會死。

「吼——」

「轟——」

龍吟之聲與雷鳴之聲在夏天體內響徹,夏天的體內像是孕育出一個世界一般,驚天動地。

龍血在瘋狂的破壞夏天的肉身,雷絲則在瘋狂的修復。

相互抗衡,又像是一條真龍在與天雷對決,要分個高下,兩者只能存一。

果然會相衝……

夏天臉色慘白,現在化龍體與不滅雷體已經不受他的控制了,自行運轉,要在他體內爭個高下,都想要毀滅對方。

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將夏天淹沒,他握緊雙拳,臉色慘白,根根髮絲倒立,不斷發出低沉的吼聲,像是陷入了瘋魔一般。

再這樣下去,夏天的肉身絕對承受不住,要炸裂而開。

就在這時,天靈中的萬物星辰忽然綻放出無比璀璨的光暈,神秘而又浩瀚,竟然直接刺破天靈,將夏天的肉身籠罩。

這一剎那,腐朽化為神奇。

就像是原本在夏天體內爭鬥的真龍與天雷忽然安靜下來,龍吟之聲與雷鳴之聲緩緩寂靜,彷彿是被鎮壓了一般。

天地之間,唯有那顆萬物星辰高高在上,綻放著璀璨光芒,像是包容著天地萬物,浩瀚磅礴。

它就像是至高無上的主一般,在夏天體內指引著一切,將那恐怖的龍血鎮壓,緩緩流向夏天的四肢百骸,失控的雷絲漸漸平靜,井然有序的修復夏天的傷體。

化龍體與不滅雷體此時就像是融合了一般……

夏天眼中金光璀璨,伴隨著雷光湧現,身上更是金光與雷光齊放,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夏天心頭。

那中感覺……

就像是一條真龍盤旋,無數的雷電纏繞在其體表,在自己體內遨遊。

化龍體與不滅雷體竟然真的融合了……

這簡直匪夷所思。

天靈之中,那顆萬物星辰依舊璀璨,緩緩運轉,神秘而又浩瀚。

……

烈日下,一道人影立空,宛若一尊神一般,俯視著身下的大地。

在他背上,有一對翅膀,由寒冰所鑄,振翅間,風起雲湧,帶著陣陣寒意,哪怕是烈日也無法將其恐怖的寒意驅散。

他正是紀寒。

在他左手手背,一個黑色印記正散發著詭異的光芒,像是帶著他尋找著什麼。

高空中,他振翅而飛,嘴角帶著一抹冷笑。

神魔洞中,夏天緩步走出,遙望天邊,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他來了……」

ps:感謝「墮落篇章」的打賞 天邊,紀寒振翅而來。

山谷上空,他一對冰翅震動,立身於空,宛若一尊神一般,俯視著身下的一切。

他很強,強大的彷彿烈日的光輝都被他掩蓋。

陰影籠罩山谷,籠罩在山谷中所有人的心間,眾人抬頭仰望,看著高空中振翅的那道身影,就像是看見了死神一般。

紀寒嘴角帶著笑,目光掃過山谷,最終停在夏天身上。

「原來你躲著這裡啊……」

他依舊笑著,帶著張狂,帶著傲慢,看著夏天就像是看見了一座寶藏一樣。

在這半個月內,他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在頂級丹藥的作用下,他的靈力也變得充盈。

他已經打聽到這個荒島大災將至的消息了,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要來殺夏天,殺了夏天後,留足夠的時間給自己想辦法離開這荒島。

這座島確實給了紀寒一種很詭異的感覺,他不想在這荒島中發生意外。

高空中,紀寒俯看著山谷中的夏天,嘴角的笑意忽然緩緩凝固。

那個穿越者太過平靜了,平靜的讓紀寒感到有些詭異,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嗎?

還是說……他有活下去信心?

「呵呵,不知死活。」

紀寒冰藍的眼中寒芒閃爍,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振翅間,無數的冰錐在空中浮現,寒意徹骨,帶著恐怖的氣息。

「轟!」

冰錐朝著夏天轟擊而下,宛若一顆顆隕石一般,從空中落下,要將夏天轟成粉碎。

然而,夏天就像是沒看見那恐怖的冰錐一般,抬頭看著紀寒,嘴角緩緩露出一抹冷笑。

「轟!」

恐怖的冰錐忽然在半空中炸裂。

不……

不是炸裂,而像是撞在了什麼東西上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8185/ 紀寒皺了鄒眉,感到有些詭異,默默運轉道法,剎那間,他那一雙冰藍的眼睛綻放出白色的光芒。

這一刻,在他那雙眼睛,像是能看見一切事物的本質。

他看見了一層水幕,又如屏障一般,像一個倒扣的碗,覆蓋整個山谷,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那是什麼……難道是陣法?」

紀寒眼中的白色光芒斂去,再次看向山谷中的夏天,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這一刻,神魔洞口忽然湧現一陣光暈。

「咚!」

就像是一塊石頭落進平靜的水面,盪起陣陣漣漪,一種詭異的氣息籠罩整個山谷。

這一瞬間,山谷中的人緩緩的閉上了眼,像是忘記了一切,緩緩躺在地上,陷入了沉眠。

山谷中,夏天回頭看了眼神魔洞,嘴角緩緩露出一抹笑,與神魔的對話再次浮現在腦海中。

「我可以給你十天時間。」

「為什麼……」

神魔一句話也沒多說,便消失在了神魔洞深處。

到現在,夏天心中依舊很疑惑,神魔一直都干涉穿越者之間的較量,不想沾染因果……

怎麼會突然給自己十天時間?

猛然間,夏天回想起了一副畫面,在自己成功將化龍體與不滅雷體融合后,神魔曾走出來看了自己一眼,那時……神魔眼中的光芒格外璀璨。

就像是看見了希望一樣……

神魔預感到了什麼嗎?為此,不惜干涉穿越者之間的較量,也要給自己一次機會。

確實,如果讓夏天現在出去與紀寒對決,贏得機會太過渺茫,境界實在是相差太大了……

夏天收回目光,又看了眼那些陷入沉眠的人,嘴角緩緩露出一抹笑。

出神魔洞之前,夏天曾對神魔洞深處喊了一聲,希望神魔能讓山谷中的人陷入沉眠,沒想到,神魔竟然真的同意了。

山谷中的人陷入了沉眠,這十天內,神魔自然維持這些人的生機,自己現在終於可以徹底將心神沉入修道之中了。

十天啊……

也就是說,這十天內,夏天可以待著山谷,神魔會出手庇護。

陰陽當鋪事件簿 但也僅僅只有十天。

十天後,夏天必須要出山谷與紀寒生死一戰,若是夏天不出去,神魔可能會把那屏障都給撤掉。

夏天必須在這十天內再次提升自己的實力。

抬頭看了一眼高空中的紀寒,夏天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這本就不公平。

若是同境界,夏天無懼任何人,可紀寒的修為高出自己太多,自己現在既然有十天時間緩衝,怎麼能不利用?

「給我開!」

高空中,紀寒振翅,冰寒的靈氣洶湧而出,一座冰山浮現,朝那屏障轟擊而去,想要將屏障轟開。

「轟!」

冰山剎那間破碎,就如同豆腐撞在岩石上,散發著神秘光暈的屏障沒有出現一絲波瀾。

紀寒眼中閃爍著怒火,恐怖的靈力再次爆發而出,一座冰山緩緩浮現,比整座山谷還要大,帶著冰寒徹骨的氣息。

「轟!」

宛若星球炸裂一般,震耳欲聾,然而,卻沒有砸進山谷之中,而是轟在那屏障之上,沒有起到半分效果。

那水幕般的屏障依舊散發著神秘的光暈,連一絲波瀾也沒有,紀寒的臉色越發凝重,那到底是什麼……

往山谷中看去,紀寒目光一凝,來回掃視,卻發現夏天竟然不見了,若大的山谷中,只有一些人詭異的躺在地上沉眠……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難不成跟我一樣,有遠遁的秘法?」

不……

左手手背上的黑色印記依舊在閃爍,紀寒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個穿越者就在這座山谷之中,可卻怎麼也找不到,像是融入了虛無之中一般。

「他到底躲在了哪裡?」

高空中,紀寒振翅,在山谷上空盤旋,尋找夏天的身影,但卻怎麼也找不到。

顯然,他並不能看見山谷中的神魔洞。

紀寒甚至嘗試直接衝進山谷,可還是被那詭異的屏障擋住,無法進入。

「我知道你就在這裡,給我出來啊!」

紀寒大吼,聲音響徹山谷,帶著怒火,甚至眼中都出現血絲。

他開始慌亂了……

紀寒原本以為殺夏天只是件很簡單的事,可沒想到,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層詭異的屏障,讓他陷入了僵局。

要是那個穿越者一直不出來該怎麼辦?

紀寒的壽命只剩一個半月了,他不能拖,也拖不起,時間一到,他將死在這個荒島。

怎麼能甘心!

「明明續命的機會就在眼前,卻無法得到,該死!那屏障到底是什麼?」

……

神魔洞中,夏天緩緩呼出一口氣,將雜念拋出腦後,盤坐在地,眼中綻放出璀璨金光,伴隨著絲絲雷電。

他取出一滴龍血,仰頭一口吞下,剎那間,身上金光璀璨,體內陣陣龍吟之聲響徹。

時間緊迫,只剩十天,他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然而,夏天無論怎麼想也想象不到,為了這十天的時間,神魔究竟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神魔洞深處,神魔一雙神眼璀璨,他向夏天的方法看去,看著化龍體與不滅雷體漸漸融合,看著夏天天靈中那顆璀璨的萬物星辰,就像是看見了希望一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