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洛神的聲音!

范浪與辰剛聞言,攻勢都是為之一頓。

辰剛目光微動,哼了一聲,解放原本的強大實力,出手化解了兩個絕命劫,將那恐怖的破壞力消於無形,顯得輕而易舉。

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

范浪也跟著收了手,退出一大段距離,身上的龍鱗重甲消退,六對至尊翼收縮,變回了平時的樣子。

交戰雙方對視一眼,辰剛淡淡誇讚道:「名不虛傳,難怪你能在極光神國闖出那麼大的名頭,以你的底子修鍊下去,成就不可限量,甚至有望與我比肩。」

「元帥過獎了,也祝元帥日後可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免得被我後來居上。」范浪很不客氣的回了一句。

「呵呵。」辰剛被氣得笑了出來,當然不是那種只開心的笑。

接著就見一道藍色光華降臨在擂台附近,洛神在光華當中顯現出來,一襲水藍色長裙,勾勒出她那優美的曲線,那傾國傾城的玉容之上帶著幾分惱火之意。

「幸虧我來的及時,要是來的再晚點,你們兩個不知道要打成什麼樣?」洛神埋怨道。

「公主放心,我手底下是有分寸的,不會把你的好朋友怎麼樣。」辰剛道。

「絕命劫都用了出來,還說有分寸?」

「就算公主不來,剛才那個絕命劫,也不至於把他如何如何。」辰剛頓了頓,又補了一句,「唉,看來公主轉世之後,把前世的交情都忘光了,竟然為了一個認識沒幾天的人來質問我這個老朋友。那可是數萬年的交情啊。」

這句酸溜溜的話,把洛神擠兌的無言以對,她乾脆不再理會辰剛,轉而飛到了范浪的身邊。

「參見洛神殿下。」范浪含笑施禮。 「范浪,你剛才與辰剛交手,沒有什麼大礙吧?」洛神關切道。

「沒有大礙,辰元帥手下留情,並沒有傷到我。」范浪輕鬆道。

「你從雪月神國失蹤,我一直在追查你的下落,好在你沒什麼事,還來到了太金神國,剛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很開心。」

「能夠重新見到你,我也很開心。」

「我自己風風火火趕了回來,你的那些下屬,還有你的家眷,他們還在極光神國等你,你回去之後就能見到他們了。你難得來太金神國一趟,希望你能在太金神國多住一段時間。」

「公主盛情款待,我當然不忍拒絕,這段時間就多有打擾了。」

「這裡不是講話之所,我們換個地方繼續聊好了,我有很多話要問你」

「我人生地不熟,要去哪裡敘舊,就請公主指路了。」

「走,我先帶你去吃好吃的去。」洛神展顏一笑,娥眉彎彎,瓊鼻玲瓏,硃唇皓齒,美不勝收。

范浪看得怦然心動,同時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昭曉曼,這是他永遠解不開的心結。

現在的他,不具備將昭曉曼找回來的條件,也不可能將洛神拒之門外。與洛神在一起的時候,會讓他感受到昭曉曼的存在。

此時這種心動的感覺,是在為洛神而心動,還是在為昭曉曼而心動?

連范浪自己也說不清楚。

剪不斷,理還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洛神盡地主之誼,跟父皇做了交代,然後帶著范浪離開了。其他人很識趣的沒有跟上,給了他們獨處的機會。

辰剛前世沒能抱得美人歸,這一世更不可能俘獲洛神的芳心,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洛神與范浪雙雙離去。

……

片刻之後,天道位面,太金神國地盤之內的另一處所在。

這是一座名為「御膳樓」的地方,周圍建造了許多座優美的亭台樓閣,專門負責供應太金神國的御用美食,匯聚了神國之內最為頂尖的烹飪大師。

洛神把范浪帶到了這裡,吩咐廚師們忙活起來,找了個可以觀賞風景的好地方落座。

他們只要向窗外望去,就能看到各種壯觀秀麗的景色,有仙鶴在空中起舞,有異獸在山間起落。

用餐的桌子之上附帶了多個小型傳送陣,各種酒菜會直接通過傳送陣傳送過來,吃光的空盤子也可以用這種方式收取,非常的方便,不用擔心被人打擾。

兩人剛入座沒多久,各種美味佳肴就紛紛上桌了,不光是味道絕佳,還有滋補功效,吃下去大有裨益,多多益善。

「這頓飯有不少講究,首先,祝賀你平安歸來,其次,恭喜你突破到了萬古境,最後,你來到我的家鄉,我請客是理所當然的。」洛神含笑道。

「居然有這麼多請客的理由,那這頓飯我是非吃不可了,保證不會客氣。」范浪調侃道。

「用不著你客氣,有能耐就把太金神國給吃窮了。」

「那不現實,把這處御膳樓吃光,倒是有點希望。」

「這可是你說的,看你能吃多少,把這座樓都吃了才好呢。」

「那得往牆上撒點調味料才行,不然下不去口。」

「你還真想吃啊?」洛神莞爾一笑。

范浪當然不可能把這座樓給啃了,那是金陽戰獅才能幹出來的事。他甩開腮幫子,大吃大喝了一頓,吃下去的都是好東西,一邊吃一邊長經驗值,而且漲的還不少。

每個神國都有自己的「土特產」,桌上這些食物,很多都是太金神國所特有的,其他地方很難吃得到。

兩人邊吃邊聊,洛神過問了范浪這些天的經歷,范浪像是講故事一樣,把自身經歷講了一遍。

洛神聽的津津有味,之後將極光神國這些天里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說。

范浪失蹤之後,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人心急火燎,有人幸災樂禍,有人到處尋找,有人冒名頂替。

最可恨的就是那些謊稱自己是范浪的冒牌貨,害大家白高興一場,親眼看到才發現根本不是范浪。

被抓住的冒牌貨,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受到了懲罰,該殺的殺,該剮的剮。

范浪聽說有人假扮自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這幫不怕死的,竟然敢假冒我,我豈是那麼容易假冒的?等我回國之後,要是讓我抓到這些冒牌貨,看我怎麼收拾他們!」范浪笑罵道。

「我四處打探你的消息,查到了一些冒牌貨的資料,有些冒牌貨用你的身份招搖撞騙,騙了不少錢。你可是極光神國的大名人,你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種價值。」洛神道。

「我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名聲,但也輪不到別人來敗壞我的名聲,這方面的事情,我會處理一下的。」

「恩,等你回國再收拾那些跳樑小丑好了,讓他們再多蹦躂幾天。」

「先不說這個了。院長給我安排的畢業考核,已經完成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後一個難題,解決之後就能畢業了。」

「你是在旁敲側擊我們之前的約定吧。放心,等你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就讓昭曉曼短暫現身與你重聚。這件事我是不會忘的。」

「讓公主費神了。」

「沒事。」

之前兩人聊的正歡,提到了昭曉曼之後,洛神的情緒明顯有所變化,眼神都暗了下來。

范浪察言觀色,岔開了話題,聊起了別的事情。

這頓飯就這樣邊吃邊聊進行了很久才結束。

末了,范浪揉著肚子,表示自己實在吃不下了,已經達到了消化的極限。

洛神還有別的安排,低聲問道:「吃完飯之後,你想不想去泡溫泉?我帶你泡的可不是普通的溫泉,而是太金神國里最有名的『金蓮泉』。」

范浪眨眨眼,先吃飯,再泡溫泉,接著是不是還有別的安排?

簡直是大寶劍服務一條龍啊!

大名鼎鼎的金蓮泉,范浪自然知道,那裡的溫泉就是天然的葯浴,泡一泡就能提高修為,還能治病解毒。

金蓮泉受到太金神國的皇家掌控,並不會對外開放,只有少數人有資格進去泡溫泉,身份不夠格的話,花再多錢都進不去。

又能享受,又能賺經驗,再加上美人相伴,這樣的待遇豈有拒絕之理。

孤男寡女一起去泡溫泉,這種事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沒準會摩擦出什麼火花。

范浪幾乎沒有猶豫,直接吐出一個字:「去!」 「就知道你不會拒絕,那隨我來吧。」洛神微笑道。

范浪跟著洛神離開御膳樓,輾轉到了另一處地方。這裡處處都是太金神國的地盤,無論洛神走到哪裡都是暢通無阻,備受尊敬。

接著來到的地方就是所謂的「金蓮泉」,這是一處誕生在天道位面的溫泉,位於群山環繞之中,佔地面積如同大海,比正常認知中的溫泉大出許多許多。

整個溫泉熱氣蒸騰,周圍霧蒙蒙一片,虛幻縹緲,如夢似幻。

在溫泉當中,生長著一朵朵金色蓮花,看上去金燦燦的,如同黃金雕刻而成。溫泉與這些金蓮相伴而生,兩者結合在一起,產生奇妙作用。

雖然溫泉面積巨大,但是限制苛刻,此時溫泉當中,只有寥寥不到十人在裡面。

金蓮泉劃分成為了多個區域,來的人身處在不同的區域當中,彼此互不干擾。

洛神把范浪帶到了其中一處空著的區域,指了指霧氣縹緲的溫泉說道:「這就是金蓮泉了,請進吧。金蓮泉不比普通的溫泉,有一些特殊的妙用,具體的介紹,你可以去看溫泉裡面的石碑,上面都有寫明。只要你念頭一動,就能把介紹效果的石碑召喚出來。」

「久聞金蓮泉大名,今天總算是有幸親自體驗一下了,不知道我能在裡面泡多久?」范浪道。

「想泡多久就泡多久,泡熟了都沒人管你。就怕你捨不得家裡的那幾位嬌妻,才泡一天半日就惦記著回去了。」

「讓公主見笑了。」范浪苦笑一下,邁步走向了金蓮泉,走了兩步之後停了下來,回過頭問道,「呃,這個應該是要脫了衣服再進去泡吧?」

「明知故問,哪有穿著里三層外三層再泡溫泉的。你要脫就脫好了,施個障眼法有那麼難?」洛神沒好氣道。

「那我就脫了,公主別見怪。」

范浪笑著一揮手,在身上打了一個大號的「馬賽克」,把自己的樣子變成了像素化,然後脫了個精光。

用馬賽克當障眼法,也算是有創意了。

范浪一身像素,脫光了也看不清楚什麼,就是這些像素有點黃,還帶著一團黑,看著有點辣眼睛。

洛神看的一陣無語,乾脆扭頭飛走了,把范浪一個人丟在了這裡。

原本范浪還帶著一些想入非非的期待,現在看來是想多了,洛神並沒有打算跟他一起泡溫泉,就算泡也是去另外一個區域。

他笑了笑,打消了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一個人老老實實的泡進了金蓮泉中,激起一陣陣的水浪,周圍的幾株金蓮隨之搖擺,撣落點點水珠。

念頭一動,水中立即升起了一面石碑,上面洋洋洒洒的寫了很多字,有關於金蓮泉的介紹,還有一些溫泉的妙用。

光是這樣泡著,效果是有限的,想要收穫更大的效果,就要配合一些相應的功法,尤其是水屬功法。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特殊的妙用,比如用一些溫度較高的區域去煮蛋,當然不是煮普通的雞蛋,而是一些妖獸蛋,或者是龍蛋。這樣煮出來的蛋,絕對是大補之物。

范浪一邊泡溫泉一邊看石碑上的介紹,才剛泡沒多久,就感受到了金蓮泉的效果,當真是名不虛傳,泡在這裡面,整個神軀都跟著放鬆了下來,泉水溫潤肌膚,還蘊含著一種非常溫和的特殊能量,可以輕而易舉的吸收到體內。

范浪看完之後,石碑自動沉入溫泉消失不見,他率性而為,在溫泉當中戲水遊玩,找了一處滾燙的泉眼,泡了大大小小几顆蛋,還嘗試了別的玩法,比如化作一條青龍,在溫泉當中「翻江倒海」,當真是好不快活。

他不光是自己享受,還把老搭檔金陽戰獅給放了出來,讓金陽戰獅也在這裡泡一泡。

小金調整身形,如同一座金山,砸在了金蓮泉當中,掀起滔天巨浪。它作為妖獸,撒起歡來比范浪還要鬧騰。

貪吃是金陽戰獅的天性,它泡了沒多久,就忍不住張開大嘴,吞噬了許多金蓮以及溫泉水,如果不加限制,它甚至可以在短時間內,將整個金蓮泉的水喝個乾乾淨淨。

咕嘟嘟,咕嘟嘟。

范浪看著大口喝水的小金,笑問道:「我的洗澡水味道怎麼樣?」

「味道還不錯,像雞湯的味道。」小金打了個飽嗝道。

「去你的,我的洗澡水像雞湯,這豈不是拐著彎罵我是雞?」

「實話實說也不讓啊……」

「實話你個大頭鬼!」

范浪追著金陽戰獅就是一通打,把小金打得嗷嗷叫。

來這裡泡溫泉的人,范浪絕對是最鬧騰的一個了。

轉眼一天過去,對凡人來說,沒誰會在溫泉裡面泡這麼久,可對於武神來說,這根本不叫事,別說泡一天,就是泡上一年也沒問題。

范浪泡的正舒服,忽然有所感應,產生了一種受到擠壓排斥的感覺,讓他打了個激靈,體內各種法則劇烈震蕩,骨骼噼啪作響,非常的不舒服。

這種感覺轉瞬即逝,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

范浪表情驟變,皺起了眉頭。

「這種排斥來自於天道本身,是天道在排斥我,剛才只是一個警告而已,如果我繼續留在天道位面,這種排斥肯定會越來越強烈的。唉,天道還真是不待見我。」

范浪暗暗思量,猜到了剛才那種排斥感的來源。

他從金蓮泉中飛了出來,瞬間抖幹了身上的水,換上了原本的裝束,飛到了溫泉的岸邊,給洛神發去信號,表示自己要離開了。

片刻之後,洛神抵達這裡,從空中降臨下來,身上穿著一套與之前風格不同的藍色衣裙,不變的是那有著驚心動魄之美的花容月貌。

「才泡了一天而已,怎麼就急著要出來?」洛神問道。

「我也意猶未盡,奈何天道容不下我,對我下了逐客令。」范浪攤手道。

「你感受到了天道排斥?」

「恩。」

「這就沒辦法了。每個人受到排斥的程度不同,你才來沒多久,就受到了排斥,算是排斥比較明顯的。」

「六道位面當中,當屬天道位面的限制最多,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范浪無奈道。 天道與人道之間,有著很多的共同點,也有很多的區別。

兩個位面有著一種天然的限制,生在人道位面的人和神,就只適合在人道位面生存,如果前往天道位面,一旦住的久了,就會受到天道的排斥,時間越長排斥越強烈,甚至上位神都承受不住。

反過來也是一樣。

天道位面的人和神,只適合在本位面長期居住,要是下凡到了人道位面,就會受到排斥以及諸多限制。

如果說,某個人道位面的武神貪戀天道的種種,想要在天道長住,就得辦理「移民」,與天道締結契約,有了契約之後,就是天道位面的居民了。

極光神帝以及太金神帝,都與天道位面簽了契約,所以他們會長期住在天道位面的地盤,平時去往下界的時候,大多數都是派遣分身與化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