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泉冰涼甘甜,水中含有濃郁的至陰影力。

宮清影驚喜地看向漆黑的瀑布後方,身形一閃,便朝暗洞疾馳而去……

暗洞內一片漆黑,轟隆的落水聲,使得宮清影試聽變得模糊起來。

她拿出一顆亮晶晶的靈石,小心翼翼地朝洞內走去。

蛇踞瀑的山泉換做武者很難發現異常。

但對於修鍊影魅決的宮清影來說,簡直比發現新大陸還令她興奮。

眾所周知,有影子的地方,便有影力存在。

但在宮清影的修鍊體系里,影力也有初、中、高、極四大品階。

初品影力藏於森林、屋檐、桌椅板凳下,中品影力出自風水寶地間;

高品影力則在天地寶材中,極品影力宮清影只聽前世那個人提到過。

宮清影的影魅決之所以修鍊緩慢,便是因為使用初品影力修鍊。

她曾在衝天閣天字樓遇到過中品影力,只可惜那裡畢竟不是人呆的地方,自然不能看作修鍊的風水寶地。

宮清影此次在山泉中發現的影力便是高品影力。

若她沒有猜錯,這裡面應該有一株超級聚影草。

只要能找到它,往後影魅決的修鍊速度將會提高一倍。

漸漸地,宮清影進入暗洞深處,影力越來越濃厚,道路也越來越狹窄。

走到盡頭,竟然無路可走!

「主人,您在找什麼?」

隨身空間里的紅砂金蟒感應到她的困惑,忍不住開口詢問。

「超級聚影草!」宮清影釋放靈力,小白和三條紅砂金蟒出現在眼前。

「超級聚影草?」四獸異口同聲,隨之面面相覷。

小白迷惑道:「主人,偶們從未聽說過聚影草!」

宮清影將聚影草的外形告訴它們,最大的紅砂金蟒小紅頓時興奮道:「主人,原來是聚英草,我見過它,您跟我來!」

小紅說罷,扭著柔曼的莽身朝一個碗口大小的暗洞游去。

它若無其事地鑽入洞中,絲毫沒有意識到宮清影不能進入。

宮清影只好化作一道黑影跟隨它進入暗洞,小白和兩條金蟒緊隨其後。

經過一段幽森漆黑的路途,眼前豁然開朗,滾燙的熱浪撲面而來。

宮清影驚訝地看著眼前岩漿沸騰的岩漿湖,約有半個西湖大。

岩漿湖中央凸起的小島上,一株泛著濃郁影力的超級聚影草銀光閃閃。

看著沸騰的岩漿,宮清影朝前緩緩走去。

身後突然傳來小紅的阻止:「主人,您不能過去!熱浪會吞噬靈力!」

不止是靈力,宮清影還察覺到,連影力也被吸走了。

「快退!」宮清影頓覺不妙,急忙叫小白火速離開。

「哈哈哈哈,黑狐原來你在這裡!」

暗洞出口處,傳來曙傲天得意洋洋的笑聲,眨眼他和四名七階武者的身影堵住洞口。 宮清影只好帶著小白等獸往後退去,退至岩漿邊,再也無路可走。

曙傲天得意的神色變得焦急:「黑狐,你不要再退了!本宮不會殺你,只要你做本宮的太子妃即可!」

「太子妃?你不是有宮家二小姐了嗎?」宮清影神色如冰,耳鬢的汗珠如同暴雨傾斜,她催動冰魄劍決護體,靈力很快便被熱浪吞噬乾淨。

「只要你跟本宮回去,本宮立刻廢了她!」曙傲天斬釘截鐵道。

「廢了她又如何?你還有宮家大小姐!」宮清影嗤笑看著曙傲天。

宮熏為了嫁給他,設計殺害原主,為此身敗名裂,如今懷著他的骨肉,他卻在外面對陌生女子信誓旦旦。

「她?」曙傲天微微一愣,突然揚起一抹笑意:「看來你對本宮了解不少,既然你對本宮如此感興趣,就更應該與本宮回去!」

曙傲天振振有詞:「只要你跟本宮回去,莫說宮家大小姐,本宮保證將太子府的女人全部趕走,今生今世只寵你一人!」

「你的話,本尊不信,除非你把廢除太子妃的聖旨拿來!」

曙傲天面色有些為難:「這個……本宮暫時做不到,但只要你跟本宮回去,本宮保證不碰任何女人!」

曙傲天說罷,抬起右手發誓道:「本宮發誓,如有違背,必遭天譴!」

宮清影倏地笑道:「發誓又有何用?你連宮家的女人都搞不定,你要本尊如何相信你? 開封有貓,小鳳有刀 太子你這麼慫,我看你還是回去找宮家姐妹吧!」

「黑狐!」曙傲天眼神變得複雜,他緊盯著她,解釋道:「不是本宮非要她們,是情勢所逼,身不由己!」

「一切不過是借口罷了!」宮清影轉身面向岩漿,從容不迫道:「與其被你抓走折磨,不如轟轟烈烈去死!」

「慢!」曙傲天急忙伸手制止,他朝前走一步,她便往前挪一步。

他擔憂不已,頓足原地,不敢再動:「黑狐,本宮答應你,現在就去討聖旨,你在這裡等著,本宮今晚就接你回府!」

曙傲天說罷,轉身往回走。

一名七階武者立刻攔住:「殿下,黑狐沒有靈力,要抓她易如反掌!」

曙傲天瞪了他一眼,深情看向宮清影道:「本宮要她的心!」

「給本宮守好太子妃,她若掉一根汗毛,你們全部得死!」

「屬下遵命!」四名武者立刻跪地,異口同聲道:「恭送太子!」

……

宮清影沒想到曙傲天說到做到,要是他真廢除宮熏,那她可就麻煩了。

大叔,別鬧 但細想之下,曙皇絕不會在此時廢除宮熏。

世人皆知,宮熏身懷皇長孫。

若是毫無預兆將其廢除,必定會遭到朝野極力反對!

因此,曙傲天最有可能得到,他們的婚約解除聖旨。

若真是如此,那就再好不過。

暗洞熱浪一波蓋過一波,身穿黑袍的武者很快受不了高熱的蒸烤。

為了避免靈力全被熱浪吞噬,他們開始輪流堅守宮清影。

宮清影擔心小白和紅砂金蟒,便將它們放入赤鴉的乾坤袋放入袖中。

放置毒物的乾坤袋已被宮清影洗乾淨,並放了一些靈石在內,剛好可以給它們恢復靈力。 宮清影則假裝休息,神識飄入隨身空間。

空間沒有受到任何熱浪影響,聚靈珠內靈氣足夠她恢復大半修為。

宮清影怔怔地看著隨身空間。

想要逃走並不難,難的是拿到超級聚影草!

她做事從不空手而歸,既然選擇置身險地,便不能輕易放棄!

超級聚影草,她志在必得!

曙傲天披星戴月趕回皇宮時,曙皇剛洗漱完畢準備早朝。

未邁出養心殿,便被匆匆跑來的曙傲天攔住:「父皇兒臣有要事稟告!」

「何事如此慌張?起來再說!」曙皇面色黑沉,轉身回到養心殿正堂。

曙傲天頷首進入,猛地跪在地上道:「父皇,兒臣發現雪王與千影公子有染,此事老六也能作證!」

「嗯?」曙皇目光爍爍地瞪著曙傲天。

直到聽他說完,猛地將手中茶盞摔在地上,茶盞被摔得支離破碎。

一旁手持拂塵的白髮公公,嚇得縮緊腦袋,不敢抬頭多看一眼。

曙傲天抬頭瞥了一眼曙皇,謹慎道:「依兒臣看來,千影公子能夠入住衝天閣天字樓,其身份在羽翼尊者眼裡,就比宮清影高出許多!」

「若父皇將雪王送給千影公子,千影公子必定會想方設法說服羽翼尊者,原諒我們先前的不敬之處!」

曙皇滿腹質疑地看著曙傲天,只聽他話鋒微轉:「當然,前提是我們能夠知難而退,將他的寶貝徒弟物歸原主!」

曙皇確實想過退婚之舉,但羽翼尊者沒有發話,他總不能主動打臉:「萬一千影公子不願配合,那又當如何?」

「父皇,兒臣有證據表明他和雪王有染,要是此事傳得天下皆知,對他和雪王皆不利,孰輕孰重,想必他自能掂量!」

「那你怎麼辦?一旦解除婚約,你和宮清影便再無干係,要是羽翼尊者殺你,就更加理所當然!」

「父皇,兒臣不怕!只要能換曙國太平,兒臣願意獻出項上人頭,以報答父皇養育之恩!」

曙皇滿意地捋了捋鬍鬚,笑道:「說吧!你究竟要什麼?朕准了!」

曙傲天提出與宮清影的退婚要求。

曙皇猶豫再三,最終在他的百般堅持下,勉強點頭答應。

畢竟從羽翼尊者派人盜竊尚方寶劍,並控制鬼面御林軍,出現在宮家那一刻起,便註定曙傲天和宮清影不會有結果。

與其緊握燙手山芋,不如想辦法另尋出路!

曙傲天滿懷欣喜地跑回蛇踞瀑暗洞,眾武者們的靈力已就被消耗大半。

宮清影接過聖旨,仔細查看,上面有曙皇親筆御書和玉璽印章。

假不了,也跑不了!

「黑狐,說好的,只要本宮拿來聖旨,你就跟本宮回府的!」曙傲天開心地看著她,那雙原本陰險毒辣的眼眸充滿柔情蜜意。

「本尊是這麼說過!」宮清影冷漠地看著他:「不過本尊說的是廢除太子妃的聖旨,而不是宮清影的!」

「你……」曙傲天有些生氣,劍眉微微皺起:「黑狐,你不要過分,本宮說過給你太子妃之位便會留給你!但現在不是時候,你就不要胡攪蠻纏了!」 「本尊胡攪蠻纏?」宮清影隨手將聖旨扔進岩漿,借著所剩不多的影力,又將它悄悄吸入隨身空間。

「你!」曙傲天劍眉緊皺,溫柔的眼眸變得狠厲,聲音沙啞道:「你可知那是本宮千辛萬苦,冒著生命危險求來的?!」

「那又如何?」宮清影冷笑詢問:「你真的以為,本尊會跟你回去?」

「……」曙傲天心口滴著血,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子。

「少做夢了!」宮清影揚起春風般的笑容:「在本尊看來,你永遠是曙皇身邊的一條狗,登不了皇位的偽君子!」

曙傲天雙拳握得咯咯作響,毒辣雙眼迸射著愛恨交錯、欲罷不能的光芒。

他咬牙切齒道:「黑狐,不管你怎麼看待,你永遠是本宮最愛的女人,趕緊跟本宮回府!」

話甫落,身影快速朝宮清影襲來。

「休想!」宮清影眯笑著,踮起腳尖朝身後退去。

曙傲天面色刷白,他一聲驚叫:「不要!」

只見那抹嬌小纖瘦的身影墜入岩漿,轉瞬消失不見。

「不要!不要!」曙傲天撕心裂肺地嚎叫,他縱身一跳,差點躍入岩漿,幸好被身後的武者們及時拽住。

「放開本宮!」曙傲天全然失去理性,瘋狂地掙扎:「本宮要跟黑狐在一起!」

「殿下請節哀,太子妃已經去了!」武者們見按捺不住曙傲天,急忙出手將其打昏,抱著他化作黑影鑽入出口。

……

武者們離開后不久。

沸騰的岩漿里浮出一個雕刻著九條金龍的煉丹爐。

煉丹爐的爐蓋動了動,宮清影可愛的小腦袋露了出來。

她伸手摘下黑狐面具,露出一張紅彤彤,精緻絕美的面容。

她猜想的沒錯,岩漿真的無法融化,曙傲然買的煉丹爐赤火玄陽。

不愧是極品煉丹爐!

看著遙不可及的超級聚影草,宮清影眉頭緊蹙。

她伸手從隨身空間里拿出那把用噬魂針和千年寒鐵的煉製噬魂劍。

看著泛著藍光芒的劍刃,回想36根噬魂針已經歸位,不知道還能不能用?

宮清影將劍刃放入岩漿,驚訝地發現岩漿亦不能融化噬魂劍。

她興奮地划動岩漿緩緩地朝著中央小島游去。

蛇踞瀑附近。

閃婚攻略:陸先生我超乖 慵懶側躺在碧雪雲車裡的曙傲然,透過一尺大小的浮虛鏡,看到宮清影大汗淋漓地坐在赤火玄陽中,利用噬魂劍嘿喲嘿喲地划行。

可愛滑稽、奮不顧身的模樣,令他忍俊不禁,緋紅薄唇揚起爽朗的笑容。

早知道她對聚英草如此拚命,他就該將雪王府的植被全部換成聚英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