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亞特蘭蒂斯帝國皇室成員,阿特斯貴族,阿特斯·羅奧迪斯克·艾希爾·阿緹婭,答應閣下的求婚,願意做閣下的未婚妻,直到我們在海神面前許下婚姻的若言,然後相守一生,至死不渝!」

說完之後,整個空間響起迷幻般的海浪聲! ?嘩嘩的雨聲轉瞬間變成朦朧的海浪聲。

大家因為離兩人比較遠,都沒聽清他們說了些什麼,就只看到班茲卡亞說著說著變成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士。

不明就裡的人自然嚇了一跳,但屠神團見過或者了解阿緹婭人類偽裝的人無不震驚萬分。

阿緹婭作為「監守者」的重要成員,居然親自找上門來?

其實從剛才東方晨不可思議的戰鬥經歷來看,冒充班茲卡亞的人物很可能就是「監守者」成員,只是大家都沒想到是阿緹婭親自前來。

所有人都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普羅修斯拿出酒壺喝了一大口酒:「你們都是豬腦子嗎?人家千里尋夫都看不出來?

阿特斯貴族對待愛情婚姻的態度,在全宇宙中都絕無僅有!跟地球上的鴛鴦、天鵝有得一比,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哈哈,這麼一來,可以說對付『監守者』至少輕鬆了一半!

你們還不趕緊謝謝團長夫人?」

東方晨張大嘴震驚得半天緩不過神來,體表青色鱗片也逐漸消退,過來半天才結巴道:「答應求、求婚?我、我什麼時候向你求過婚了?」

阿緹婭絲毫不以為杵,柔聲向東方晨解釋了一切,最後問道:「以前你不知道族內婚姻制度,我不怪你。

但是,剛才我解釋之後,你是怎麼想的呢?我知道這樣太倉促,給你三天時間考慮吧!

如果你不願意也沒關係,等這裡的事一了結,我就去神廟了,終生不再踏出神廟大門一步!」

東方晨趕忙說道:「不,不,剛才,我只是太震驚了。

萬萬沒想到您居然就這樣出現在我身邊。

這麼容易,這麼簡單,幸福來得太突然,我根本就沒有心理準備!」

阿緹婭噗嗤一笑:「本來想見我是很難的,可以說在正常情況下基本不可能。

可現在,命運讓我們兩在地球相遇!

我想,如果我們不順從命運之神和愛情之神的安排,這一生都會不順利的!不是我們相遇太簡單,而是命運如此安排。

東方晨,你要相信命運之神始終就在我們身邊!」

東方晨喃喃道:「命運?命運!」

阿緹婭幽幽嘆了一口氣:「其實,這一點我也很擔心。雖然我們偶遇在這地球上,但是相愛相遇太過容易。

我擔心,擔心我們的愛情會受到無數嚴酷的考驗,很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我是不怕的,就是有些擔心你······」

東方晨呵呵一笑:「不用擔心我,沒有什麼能阻擋我和你在一起。哪怕末日降臨也一樣!」

東方晨和阿緹婭正在說著情話,雷耶斯屁顛屁顛地跑上前來。

先是圍著兩人看了好幾圈,最後優雅躬身道:「艾麗卡伯爵大人,什麼風把您吹到這來了呢?

東方晨,不錯嘛,居然早就認識伯爵大人了。給你說,伯爵大人那可是出了名的溫柔端莊啊!」

原來阿緹婭偽裝成人類,偽造了一個艾麗卡女伯爵的身份,成天奔波於各種頂級社交圈,在圈中名頭很響。

而雷耶斯也是有貴族頭銜的,最喜歡在貴族交際圈中流連,別說早就知道艾麗卡的鼎鼎大名,面都不知道見過多少回了。

現在看到班茲卡亞突然變成女伯爵,當下趕緊過來打個招呼,混個臉熟再說。

東方晨都氣樂了,心說這雷耶斯好歹也是神罰騎士團成員,怎麼還如此天真?上萬年歲月都活在狗身上了?

兩個人像看獃子一樣看著雷耶斯不說話。

雷耶斯一愣,突然想到什麼,臉色大變,然後神秘一笑:「哦,我知道了。原來伯爵大人也是我們的人啊,我說怎麼老早就聽說你了?

既然你也是進化一階,怎麼不來我們騎士團?要麼,您就是我們騎士團隱藏的棋子?連所羅門都不知道!

對,一定是這樣!「

阿緹婭也不搭話,手臂一動,手掌在雷耶斯面前攤開。

只見阿緹婭手心是一枚小小的物件,純黑色,類似一枚扁平橢圓的黑色鵝卵石。

雷耶斯一見此物,面色大變,豆大汗珠瞬間遍布額頭,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額頭觸地瑟瑟發抖,口中不停呼喊:「神!神!神降臨了!」

神罰騎士團所有人見此情景,紛紛朝阿緹婭仔細看去,瞬間就看清她手中所持之物,眨眼間呼啦啦全部跪倒,有胡言亂語的,有滿臉流淚的,有不停磕頭的。

阿緹婭微微一笑:「所羅門,上前答話!」

所羅門匍匐著爬到阿緹婭腳下,親吻了她腳前地面,激動道:「女神,您終於再次降臨了!

請您再次降下神諭,指引救贖我們這些迷途的羔羊吧!」

阿緹婭悠悠嘆道:「你們用事實證明,以往我太溺愛你們了。現在,通過這十幾年的事,我相信諸位已經得到救贖。

所以你們以後要學會融入人類社會,用你們的能力幫助人類發展進步,而不是在原地繼續徒勞地幻想了!」

所羅門哭喊道:「那亞特蘭蒂斯呢?還有A3呢?」

阿緹婭柔聲道:「亞特蘭蒂斯?呵呵,所羅門,那不是說複製就能複製的國度!

而A3組織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變相激勵人類發展。但現在已經不用了,因為不久的將來,生命進化在人類當中也不算什麼秘密了。

制約原始生命進化到更高級的枷鎖一旦打破,真正的新人類勢必將會走向宇宙,謀求更大的生存空間。

命運之輪不可阻擋!」

所羅門喃喃道:「真正的新人類?」

阿緹婭微笑道:「不錯!像東方晨和屠神團這樣的先驅者,還有以無數人類精英為首的,一群為人類更長遠未來打算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新人類!

而你們,還有地球亞特蘭蒂斯的遺民,正如你所說,只不過是一群迷途的羔羊罷了!」

東方晨也疑惑道:「我是先驅者?」

阿緹婭轉頭看向東方晨:「是啊!所有宇宙中智慧生命都是這樣一步步艱辛走過來的。

當母星難以承受生命之重的時候,總會有一些人首先感悟到什麼,進而在無數次摸索中試圖讓生命發生進化。

如果成功了,那麼新紀元就會開篇,宇宙的大門也會敞開!

而這些首先探索生命進化之路,引領大家走向無垠宇宙的人們,稱之為先驅者!」

東方晨感到很慚愧,也就是阿緹婭不知道塵和普羅修斯這兩大宇宙老油條的存在,進而根據屠神團種種表現得出的上述結論。否則東方晨還不得羞愧至死?

但是阿緹婭闡明的是至理!

正如她所言,除非有更高級文明直接干預,否則一個有相當潛力的原始文明,想要改變現狀,進化到高級文明,這是一條必經之路。宇宙中所有高級文明都是這麼一步步過來的,包括阿緹婭所在的亞特蘭蒂斯帝國!

阿緹婭彎下身子,拍了拍所羅門的肩旁,輕聲道:「諸神見證,這一個晚上,你們是一群真正的騎士!是我見過最勇敢的人!

願命運之神與你們同在!

所羅門,都結束了,好好安置他們,好好對待我們的心血!」

阿緹婭說完后緊咬嘴唇,微笑看向東方晨,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堅強一些。

而所羅門,以及身後的原神罰騎士團成員,早已經在黎明的朦朧光暈中泣不成聲…… ?東方晨看著所羅門等人漸漸消失在煙雨迷濛中,回身問道:「阿緹婭,你有什麼打算?」

阿緹婭眉頭皺起:「我也不知道。這次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鬼使神差跟著所羅門就來了,一直懵懵懂懂的,也許只是不希望當初那幾個小傢伙就這麼死了吧!

直到確認你也是阿特斯貴族,我的頭腦才稍微清醒了點,好歹事情也有了一絲絲希望,我也有了那麼一點點說服自己的理由。

否則,這次我闖了這麼大的禍,真不知該怎麼面對『監守者』,面對我的祖國!」

這時,屠神團其他人發現自己的團長跟阿緹婭貌似很親密的樣子,有說有笑,知道事情肯定又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不過這次應該是有利於屠神團一方的。

東方晨一看自己的夥伴紛紛伸長脖子,賊頭賊腦地向這裡觀望,大聲笑道:「都結束了。

過來吧,介紹你們認識一個新朋友!」

只有心裡稍有點不舒服的搖光留下來照顧七殺,剩餘人等紛紛湊上前來。

東方晨笑道:「這位小姐就是『監守者』中的阿緹婭,本人的未婚妻!

這位是天樞,你已經見過了,這兩位是奧維利亞和波克隆斯卡婭祖孫,這位是淺草勝男小姐,這個大塊頭是我們的伙夫,蒙卡諾先生,那邊是七殺和搖光。

咦?怎麼了?你們幹嘛用這種眼神看我?」

天樞結結巴巴道:「東方兄,你,你,你剛才說什麼?

未,未婚妻?我沒聽錯吧?」

東方晨正色道:「你們沒聽錯!四年前在莫斯科,我已經向阿緹婭小姐求過婚了,男人說話要算數,更要對說出去的話負責!」

天樞慌亂道:「可那時······」

東方晨打斷天樞:「什麼這時那時?漢武帝金屋藏嬌的故事沒聽過嗎?

我東方晨堂堂九尺男兒,是一個懂得仁孝廉恥情義的男人,更重要的是,我還是一名阿特斯貴族!

哎,阿緹婭,說到這裡,你怎麼一眼就能確定我是阿特斯貴族呢?說實話,我們都不是很明白。」

阿緹婭渾身突然爆發出銀色光輝,讓人不敢直視,等光芒漸漸散去,一名比東方晨稍矮的絕色少女站在大家眼前。

此少女一頭冰瀑般的銀白色長發,一直披到小腿後方,身穿紫金色全身護甲,護甲貼身而著,將少女完美的身材完全暴露出來,只露出頭部,還有那張讓所有見之者永遠都不會忘記的絕美臉龐。

所有人都看得呆住了!

要知道屠神團女眷眾多,要論樣貌,那可是個頂個地相互不服,此時也不自覺地感到自慚形穢。

東方晨哪裡見過這等仙境里才有的仙女?狠狠咽下兩口口水,努力不讓這些口水從嘴裡流出來。

天樞一向自喻見慣世間紅塵,再加上他道心極穩,向來對所謂的美女不感冒,此時也不禁兩眼放光,雙頰緋紅。

只有蒙卡諾喃喃道:「還是我們突銳族的姑娘好看,這也太瘦弱了!」

阿緹婭顯露出真身,也不理會眾人反應,反正她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稍後,看到大家稍微回過點神來,玉手輕抬,撥開額前長發,輕笑道:「因為這個!」

所有人順著她指向的地方看去,只見阿緹婭額頭眉心位置有三枚淡紫色正六邊形鱗片,跟東方晨的一模一樣,只是稍小一圈。

東方晨此時還在感嘆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讓這麼一位仙女甘心當自己的未婚妻,說不定自己就是董永轉世了。

還是天樞定力出眾,只失神了一會就恢復正常,微笑道:「阿緹婭小姐,請問這和您說的有什麼聯繫嗎?不過是三枚鱗片而已!」

隨後偷偷踢了一腳兀自陶醉不已的東方晨。

阿緹婭正色道:「這需要我向大家解釋一下。宇宙中長有鱗片的生命種族很多,類人且額頭長有鱗片的物種也有些,但阿特斯族卻有點與眾不同。

在我的故鄉,就算是額頭生長鱗片的生命也猶如過江之鯽,不知道有多少?判定一個生命是不是阿特斯族,最主要的依據是血統共振!

其實不管你長沒長這些鱗片,只要能讓高階阿特斯貴族祭司們用秘法感受到血統共振,那麼你就算一名阿特斯族族人了,這種血統共振哪怕再微弱也沒關係,只不過純正的阿特斯族族人額頭是長有這些鱗片的。

這是因為,我族是來自深海的高智慧種族,是海神的直系後裔!隨著生命進化越來越高級,也為了行走宇宙方便,逐漸進化成類人的模樣,但額頭的鱗片始終沒有消退。

在東方晨施展阿特斯族特有變身後,大家其實能看出,我族以前到底是什麼樣的!「

東方晨疑惑道:「血統共振?」

阿緹婭笑道:「你剛才對戰我最強大的召喚生物:冰魔蓋奇拉,為何你能屢次閃避掉原本躲不掉的攻擊?是不是你在受到攻擊前,心中出現一絲絲朦朧的危機感?」

東方晨意猶未盡地說道:「對啊,我也很奇怪。要不是腦海中出現那種危機感,那怪物第一次攻擊我就絕對躲不掉!」

阿緹婭微微一笑:「那就是血統共振!

當時我派出最強大的召喚獸,又擔心蓋奇拉實力太過強大,出手沒輕重。所以我從高空下來,躲在暗處對你強行施展血統共振。

而蓋奇拉身為我的召喚獸,它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每當它將要對你發動攻擊,我都很緊張,在心中大喊:東方晨,小心!

而你因為受到血統共振的影響,心中才會出現那種冥冥之中的極度危機感。只是後來蓋奇拉攻擊速度太快,我即使再怎麼提醒你,你也萬難躲過它的連續攻擊了!

其實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你是阿特斯貴族,只是很擔心而已,而且你也根本不了解蓋奇拉的恐怖,唯恐你葬身它的手底下,下意識對你用血統共振的!」

東方晨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那我怎麼沒有血統共振呢?」

阿緹婭答道:「血統共振是純種阿特斯族所特有的,雖然它天生存在,但要讓血統共振發揮特殊作用,那是需要長期冥想訓練的,並且有諸多與之配套的秘法秘術。

現在,我終於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苦苦等待出現的目標,就是你!」

東方晨只要緩過神來,心思立刻變得敏銳無比,根據阿緹婭所說這一點點情報,他立刻意識到這正是「監守者」為何會對自己和塵糾纏不清的根本原因。

當下漫不經心道:「我一個普通人,有什麼讓你們擔心的?

雖然莫名其妙變成阿特斯族,但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還想去宇宙亞特蘭蒂斯帝國去尋找答案呢,看看海神能不能給我點啟示!」

阿緹婭天性淳樸,沒有絲毫心機,哪想到自己的未婚夫知道的真相遠比想象的要多,居然會給自己下套?

沒做過多他想,便皺眉說道:「具體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在『他』離開地球前,只是讓我們解散,放棄一切原有任務,重新整合為『監守者』,等待一名未知阿特斯族族人出現。

只要確定這名阿特斯族族人的血統等級,採集他的基因遺傳序列和靈心本源樣本,然後上傳『他』留下的量子通訊器就行了,我們一百多萬年的任務也就結束了,大家都可以回家了!

現在,毫無疑問,你就是『他』和我們的目標!」

東方晨立刻問出一個讓他魂牽夢繞的問題:「『他』,是誰?」

阿緹婭眼中一絲驚慌閃過,顫抖道:「亞特蘭蒂斯帝國主宰,阿斯蒙蒂斯大人!」 ?所有的事情居然跟一名主宰扯上關係,這其中的信息量無疑是巨大的,背後隱藏的秘密無疑是驚人的。

而東方晨早在十四年前,就對這個「他」恨得咬牙切齒。不管自己跟「他」有什麼關係,主宰阿斯蒙蒂斯真實想法肯定是要讓他身心湮滅,這一點塵已經給他說過無數次了。比起一個高高在上的主宰,東方晨更願意相信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