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給你時間,可以暫時不帶走他,不過……」男人忽然閃身到了白顏的面前,高大的身體擋住了她前方的路,「你強-奸本王,還拐帶本王的孩子,這個仇,我們該怎麼算?嗯?」

最後一個字,帶著沉重的壓迫,也讓空氣都冷肅了幾分。

「你想要怎樣?」白顏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問道。

男人的鳳眸微眯,陰沉沉的笑道:「當然是……強-奸-你!」

白顏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將強女干說的這樣理直氣壯的,可不等她提出反對意見,男人就抬手攔住了她的腰,瞬間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白小晨呆住了。

良久,他才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說好了是來搶走他的呢?

為什麼最後被搶的是娘親,被拋棄的卻成為了他?

「小主人……」

小咪弱弱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小咪,你剛才去哪了?」白小晨氣鼓鼓的問道。

「呃……」

小咪一時間語塞。

難道他要告訴小主人,自己只是鑽了下主人的懷抱,就被他老爹給隨手一丟,就丟出了百丈之遠?好不容易才爬回來?

這種丟人的事情,小咪是絕對不會說的。

「唔,我剛從搬救兵去了。」它隨後敷衍了一句。

「那救兵呢?」

「哦……我中途放心不下主人,就又折返回來了,對了主人和你老爹呢?」

一提起這事,白小晨就很委屈:「壞蛋搶走了娘親,把我丟下了。」 白顏的笑容僵了一下,似乎是下意識的,那緊挨著帝蒼的身體也朝後退了兩步。

「三個月的時間本王可以忍,等三個月之後,你依然逃不出本王的掌心,」帝蒼向著白顏逼近了兩步,「還有……你以為你讓本王中了暗算,本王就會拿你沒有辦法?」

這女人,竟然以為他中了暗算,無法動的了她,就故意挑逗他?

「帝蒼,」白顏繼續往後退兩步,「其實,我有辦法讓你將三個月縮減到一個月。」

帝蒼眯起鳳眸:「條件是什麼?」

「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晨兒是你的兒子。」

她沒有想過要和帝蒼一起生活,如若讓外公知道了白小晨是帝蒼的兒子,肯定會勸她嫁給帝蒼。

「為何?」帝蒼揚眉,「本王想要知道一個理由。」

「我只是不想讓人來打擾我和晨兒的生活,如此而已。」

白顏頓了頓,說道。

帝蒼的視線牢牢的鎖定著白顏,當看到她那平靜的表情之後,張狂的一笑:「好,本王答應你。」

反正,等一個月之後,他就向所有人宣布……白小晨是他帝蒼的兒子!

六年都等來了,也不差這一個月!

白顏鬆了口氣,看來她報復的事情必須早日提上行程,等結束這裡的事情之後,立刻帶著晨兒離開。

「還有……」白顏輕抿著唇角,「謝謝。」

謝謝?

帝蒼古怪的掃了她一眼,這女人……也會道謝?

「今天你在早朝所說的話我已經聽說了,謝謝你為我開脫,只不過一碼歸一碼,你別指望我一個感動下以身相許。」

帝蒼霸氣的勾唇:「本王從不會有這種指望。」

「……」

「你是否以身相許與本王何干?不管你是不是願意以身相許,反正你早晚都要嫁給本王。」

「……」

這種自戀的男人,當真是沒誰了。

白顏總覺得,這男人就是她的剋星,專門用來氣她的!

「帝蒼,我要和你約法三章!」她的臉色有些氣惱。

帝蒼依然揚了揚眉:「說。」

「第一,沒我的准許,你不許強行拐走小晨兒!第二,這流火國內愛慕你的女子很多,再加上你的身份比較特殊,必定會有層出不窮的危險! 妻子的復仇之戰 如果你讓這些危險傷到晨兒,那我絕不會原諒你!」

「第三,你不許再強迫我!」

「除了最後一條,其他我都答應你,」帝蒼抬手一揚,將女子狠狠的拽入了懷中,霸道的俯身吻下,良久,他抬起了唇,「白顏,遇到了本王,你這一生,都逃不出去了。」

此時的帝蒼儼然不知,遇上了白顏,才是他一生的劫!這一生,都註定淪陷下去,掙脫不了!

……

黃昏時分。

帝蒼已經離開了。

一名丫鬟從門外拿了件衣服走了進來,白顏換上衣服之後就走了出去。

門打開,一張可憐兮兮的小臉就映在了白顏的眼中,頓時間讓她的心都軟了下來了。

「娘親,那個大壞蛋有沒有欺負你?」白小晨的聲音軟糯糯的,可愛的就像是一個綿綿的小包子,正輕眨著天真無邪的雙眼看著白顏。 白顏的臉上有些尷尬,下意識的想要捂住紅唇。

可碰巧,白小晨眼尖的瞥見了白顏微微破皮的嘴唇,他頓時怒了:「那大壞蛋又咬你了?」

「沒事。」

白顏的容顏越發尷尬。

她該怎麼和小晨兒解釋?

白小晨的眼中含著心疼:「娘親疼不疼?晨兒給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他小小的身子扒在了白顏的身上,墊著腳尖,輕輕的呼出了一口熱氣,小手還不停的撫摸著白顏破損的嘴唇。

「晨兒。」

白顏伸手將白小晨擁入了懷中,低眸輕問:「你想不想去見曾外公?」

白小晨的眼睛猛地一亮:「娘親打算讓晨兒去見他們嗎?」

「你已經被帝蒼髮現了,那再躲著也沒意思,何況……」白顏頓了頓,「以帝蒼的性格,也不會讓人欺負你。」

一旁的小咪忍不住翻了翻白顏。

欺負這小祖宗?他欺負別人還差不多?什麼時候別人欺負過他?

「娘親,我愛你。」

啵。

白小晨柔軟的小嘴唇印在了白顏的臉上,他笑的天真可愛:「娘親,曾外祖父也會和舅舅一樣喜歡晨兒,對不對?」

「嗯。」

白顏輕輕點頭,手揉了揉白小晨的腦袋:「不過,讓你去見你曾外公並不急於這一時,我要好好想想怎麼介紹。」

「好,」白小晨高興的笑了開來,「晨兒要去告訴舅舅這個好消息!以後晨兒終於不用再躲著了。」

望著小傢伙那興奮的小模樣,白顏心頭一陣酸楚,也許……她一開始就錯了。

她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不顧白小晨的需求,而讓他躲在背後。

「讓小咪陪你去。」

白顏笑了笑,有小咪在,至少流風國內,沒有人能傷到白小晨……

何況,她讓花蘿安排的幾個人,也已經前往了白家保護白瀟。

……

太子府。

自從白若從皇宮回來之後,總感覺渾身發癢,讓她時不時的就抬手撓向後背。

那種感覺,就好像有一萬隻螞蟻在身體上爬似得,偏偏拍還拍不死。

砰!

忽然,一隻腳將房門給踹了開來,白若驚訝的抬起頭,便看到太子南宮翼鐵青著一張臉從門口走了進來。

「殿下?」

白若快速起身,她幾次想要再次撓發癢的身體,卻又顧忌南宮翼,生生的忍住了。

「白若!」南宮翼面色難看,「是不是你讓母後去給帝蒼傳懿旨?」

白若一愣,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你還敢問本太子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知不知道白芷什麼德行?居然讓她給帝蒼為妃?更令白顏為妾?就因為這一份懿旨,讓父皇大怒,廢了母后的皇后之位,並且將她打入了冷宮,不許任何人探視!」

南宮翼緊緊的攥著拳頭,額頭青筋暴跳,聲音中帶著憤怒。

當白若聽說不允許任何人探視皇后的時候,她的心就放了下來。

「殿下,我怎麼可能蠱惑母後去做這種事情?」 萌妞不乖:總裁,求寵愛! 她輕輕的咬著嘴唇,委屈的說道,「當時,我與母后在皇宮內遇到了白顏,白顏聲稱這太子妃的位子本來是她的,是我搶走了屬於她的東西,她一定會奪回去!為此母后才大怒,再加上蒼王對白顏很有好感,這才想要成人之美。」 「當真?」南宮翼狐疑的看了眼白若,「那白芷的事情作何解釋?沒有你的話,母後會草率的做出這種決定?」

白若很是委屈,淚水一滴滴的掉落下來。

「我當時只是提了一嘴,想讓母后牽線搭橋,讓白芷能和蒼王相處一段時間,至於是否能成,需要看他們的感覺,可我沒想到母後會直接下旨……」白若小心翼翼的拉住了南宮翼的衣袖,「殿下,是若兒不對,不應該提起這種無理的要求,請殿下懲罰。」

南宮翼難看的臉色稍微好轉:「如果這件事與你無關,那是我冤枉了你,如今父皇也僅是一時生氣,我再想辦法讓他消消氣,另外……」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白芷已經被帝蒼交給了刑司,我會找人打點一下,讓她在裡面別受苦,你記得讓你爹上門道歉。」

白若的心咯噔了一下。

若是陛下真的消氣放了皇后,那她慫恿皇后的事情不就暴露了?

不行!

她決不能讓皇后活著離開冷宮!

一抹冷芒從眼底一閃而逝,白若低頭之際,眼底殺意濃烈。

白若並不愚蠢,相反,她很聰明,她也知道這麼多年來,是靠什麼吸引了太子。

要是真面目被揭開,那從此之後,榮華富貴就與她無緣。

她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殿下,謝謝你願意相信我,」白若向著南宮翼緩步走進,她微微揚眸,楚楚可憐,「可惜,母后被關入冷宮,芷兒也遭受了牢獄之災,唯獨我姐姐她……被蒼王所青睞。」

聽到白顏這名字,南宮翼的表情有些複雜,心底微微感嘆。

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那樣的事情該多好?

如此一來,就是那絕艷無雙的女子當不了他的妻,依然可以給他為妾,可他一想到這女人被其他男人玷污過,他的心裡就有著說不出的噁心。

「若兒,你怎麼了?」

當南宮翼回過神來之時,看到白若僵硬著身子,肩膀不停的聳動著,神色很是痛苦。

「我……」白若一咬嘴唇,「我也不知道怎回事,當時在宮裡和姐姐接觸過之後,回來后全身發癢,一撓卻疼的厲害。」

南宮翼一怔,他撕拉一聲就將白若的衣服撕了開來,露出滿身的撓痕。

此刻的女子已然沒有一塊玩好的肌膚,滿身的傷痕讓南宮翼很是心疼,更多的還是憤怒。

「是白顏乾的?」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臉色鐵青的問道。

白若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雖然我在宮內只接觸過母后和姐姐,但他們兩個都不是會幹這種事的人。」

皇后當然不可能陷害她,所以,只有一個可能……白顏!

「殿下。」

白若的身子如同一條蛇似得扭動著,小臉煞白,梨花帶雨:「若兒真的好痛苦。」

「若兒,你等著,我現在就去給你找丹藥師來醫治,至於白顏……本太子絕不會放過!」

本來這幾天,因為宴會的緣故,他的腦海里經常會浮現出白顏的容貌,心中更有些惋惜。

可他沒想有想到,白顏會對若兒這樣純真善良的女子做出這種事來!

他心中有些慶幸當年沒娶了白顏,哪怕她未曾失身,如此狠毒的她都不配當太子妃!

否則,整個太子府,都會永無寧日! 當南宮翼離開之後,白若臉上的神色冷了下來,她緊緊的攥著粉拳,眼中滿是憎恨。

「白顏,你給我帶來的痛苦,我會翻倍償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