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血蓉的空間通道,自神域的頂部構築出來,穿透了寰宇,必定會驚動某位聖人。

羅征不知道那名聖人是哪一位,但現在引來了牧血蓉他們,想必這位聖人應該屬於豪門聯盟。

他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何等程度的追殺,若是有聖人與亞聖參與其中,他恐怕就麻煩了……

所以在這一刻,他自然選擇先行退避。

既然對方通過統御石板封禁了大域,他就要迅速轉移到沒有被封禁的大域中,只要啟動「艮」字令,他就能逃之夭夭,回到仙府……

「想走?」

牧血蓉冷哼一聲,腳尖一點,也化為血紅飛梭而去。

方恨少手中多了一把亮銀色長劍,也是緊隨其後。

「唰!」

緊追在羅征身後的牧血蓉雙劍猛然交錯。

洶湧的殺念自兩把血劍中逸散出來,一道十字血芒尾隨羅征激射而來。

大圓滿真神已將某一門神道完全吃透,這十字血芒的威勢極度內斂,但破壞力則是極強!

可在前面逃竄的羅征甚至不曾回頭望一眼。

「玄雷神道!」

他體內世界中的神格光芒閃爍,一道雷光自神格中向上激射而出。

「噼啪!」

這雷光自他丹田中遁出后,徑自貫穿在他的後背上。

一道道拇指粗細的雷電,迅速凝結在一起,竟在短時間內「長」出了一對長達百丈的巨大雷翅!

「噼啪啪……」

這兩道雷翅在羅征後背扇動之下,徑自將牧血蓉斬出的十字血芒包裹其中。

雷翅中射出一道道凌厲的雷電,打在十字血芒之上,眨眼之間,這十字血芒就被打的支離破碎!

將那十字血芒打碎后,這一對雷翅再度忽扇一下。

「噼!」

羅征頓時化為一道雷電,竟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逃竄。

「這是……」看到這一幕,牧血蓉雙目中滿是驚色。

「是玄雷神道的圓滿階神通,雷形化意!」方恨少也是傻眼了,「他是以玄雷神道入圓滿,利用我方家掌管的玄雷道碑?這他媽的……不可能!」

一向文雅的方恨少看到這一幕,也有些忍不住罵娘了。

要說十年時間踏入大圓滿,他們好歹也接受了這個事實。

即使大圓滿也沒那麼可怕,現在通知豪門聯盟的其他大圓滿前來,一樣能將羅征給圍剿。

然而……

他們剛剛到達方天域。

而羅征正好就在玄雷神道的道碑旁邊……

按照上面給出的消息,羅征駕臨此地的時間很短,他就這樣利用道碑踏入圓滿階?

這種事情他們根本無法接受!

「不對,他主修的是斬情神道!」牧血蓉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他應該以斬情神道入圓滿階!」

「可他剛剛明明施展了雷形化意!」方恨少說道。

「你忘記這小子的詭異之處了?他連我牧的『破血荒咬』和你方家的『離水神鏡』都能運用……」牧血蓉搖頭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現在踏入大圓滿,其他的大圓滿階神通都能運用?」方恨少大聲問道。

說罷,兩人頓時了一眼,雙方都從對方眼中看到駭然之色。

很意外的,他們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論。

一時間,不知道拿何種心情去面對這個結論……

「我們繼續跟著他,通知所有人合圍,這一次不能再放過他,他必須死!」牧血蓉咬牙說道。

說完牧血蓉雙目中血光泛出,遁速也是暴增。

方恨少滿臉無奈之色,也只能跟了上去,心中倒是有些嘀咕,咱們可是從來沒打算放過這傢伙,相反,是這傢伙曾放過我們。

當初時間海禁地中,是含九姨帶著羅征逃走,最終羅征釋放了關押在玉璽中的大圓滿真神……

「嗖」

「嗖」

「嗖」

高空之上三道遁光,以極快的速度飛掠著。

偶然之間,他們會掠過一座神城。

因為違背了神城中石板所訂立的禁飛規則,招來石板的攻擊。

但那些石板尚且沒能啟動,三人已經飛越了神城,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神城中眾多真神們連連驚嘆。

一天一夜時間,從黃昏到清晨。

在羅征的視野中前方是一片綿延不斷的山脈,高大的山脈如同海裡面的波濤一般。

極遠處,已出現一條分明的界限。

「差不多了,希望方天域的另外一側沒有被封禁,」羅征一邊扇動著雷翅,心中一邊暗忖道。

空間通道是明薇構築的,她那十三條空間通道通向那些大域,羅征也不太清楚……

如果十三條空間通道連接的大域全部在一起,羅征可能就麻煩了,這意味著他要穿過好幾個大域才能逃脫升天。

而牧血蓉與方恨少看到羅征逃遁的方向,臉上頓時顯露出喜色!

方天域的西側與北側分別與海皿域和蛇靈域相連。

其中海皿域與方天域接壤的面積非常大,按照羅征逃遁的方向,他將進入海皿域。

而海皿域的空間同樣被封禁,他不僅無法逃脫,而且唐晚就在海皿域,如果不出意外,唐晚應該也帶人趕來!

一炷香的時間后……

羅征終於穿越了方天域的邊界。

兩個大域之間的交界處十分鮮明,方天域是綿延群山,到了盡頭進入海皿域,則是一片茫茫大海。

這海皿域形狀如同一個盛水的器皿,而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水域,因此而得名海皿域。

在進入海皿域之際,羅征的心念再度微微一動,想要穿梭空間而去……

「噼啪!」

天空中再度出現一道驚雷,徑自朝著羅征前方打下來。

羅征的臉色微微一沉,這一次他已有了防備,雷翅扇動之下已避開這一道驚雷。

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驚雷,將自己構建的空間通道劈碎。

海皿域的空間也被封禁了……

這意味著他不僅不能運用大挪移逃走,也無法用艮字令回到仙府。 「嘩啦啦……」

自海皿域深處卷出的海水,朝著方天域邊緣的山脈無休止的拍打著。

那對巨大的雷翅包裹下,羅征凌空而立。

牧血蓉與羅征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俯視著羅征,「方天域周圍的幾個大域,都被封禁,今日即使你已插翅,但也難飛了!」

聽到這話,羅征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是羅征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橫穿一個大域,也要消耗不少時間。

他在這裡逗留的時間越久,形勢就越對自己不利。

羅征雖然這麼想,可面對牧血蓉他則冷聲一笑,「你強調周圍的大域被封禁,無非是希望我留在此地,看樣子真正的出口並不難找到!」

話音一落,羅征背後的雷翅猛然展開。

「噼啪!」

需要浪漫 湛藍色的雷光自雷翅中擴散而出。

在牧血蓉和方恨少的目光中,羅征已化為一道粗大的閃電,飛遁而去。

羅征不是隨便選擇的方向。

他是一直沿著方天域與海皿域的分界線飛遁。

這樣他能在最短的路徑內,找到第三個大域,如果第三個大域中還是無法空間挪移,到時候只能再想辦法。

這也是羅征現階段最佳選擇。

牧血蓉與方恨少看到羅征飛遁的方向,臉色也是微微一沉。

如果順著這條分界線飛遁過去,用不了多久,羅征就能穿入蛇靈域中……

那時候恐怕會再度讓這小子逃之夭夭!

可就在羅征剛剛遁出不遠,下方海域中忽然湧起一道巨大的水幕。

「嘩啦!」

水幕瞬間炸裂,化為千萬滴水珠,頓時將羅征籠罩其中。

羅征看到這一幕眉毛微微一挑,一對雷翅再度扇動,正當他從這些水珠中穿過去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所有的水珠在這一刻,驟然改變了運行的軌跡。

這些水珠相互之間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水的大網,將羅征整個人籠罩其中。

「這是……離水神道?」

面對這一串串水滴形成的大網,羅征身形一扭,背後的雷翅猛然一攪。

巨大的水網頓時被絞的支離破碎,繽紛剔透的水珠四處濺射。

但這些水滴自由流動之下,彷彿有生命一般再次凝結,又恢復成一道新的大網,籠罩在羅征身上。

同時,自海水中再度湧出一層層水幕,那些水幕化為更多的水滴,化為一層層大網,不斷地吸附在羅征身上……

在這些水滴形成大網中蘊藏著一股奇特的能量,籠罩在羅征身上后,羅征的身形頓時變得遲鈍起來。

「哈哈哈,晚哥,抓到這小子了!中了我的幻光水網看他怎麼逃!」

一道身形自海中緩緩浮起,那人站在海浪之巔漂浮而來,滿臉笑容。

這時方天域邊緣的一座大山轟然裂開。

大山的中央不斷地塌陷,那些堅固的岩石崩碎之後,又相互粘連在一起,成為一層層台階。

唐晚扛著他那把盾劍順著台階邁步走了上來。

他打量了一眼空中那個巨大的水團后,隨即抬頭哈哈大笑道:「牧血蓉,方恨少,這一次你們可真是沒用,遠遠不如我的師弟!」

站在海浪之巔上的藍衣男子名叫唐缺,是唐晚的師弟,也是唐家的大圓滿之一。

這唐缺身為豪門中的大圓滿,實力固然厲害,但相比唐晚,牧血蓉這些人自然要弱上一籌。

牧血蓉和方恨少追逐了這麼久,都沒能拿下羅征,而唐缺竟一舉得手,束縛住了羅征。

唐家的人自然十分得意。

「兩位,承讓了!看樣子這一次,應該由我唐家拔得頭籌了!」唐缺朝著牧血蓉和方恨少拱拱手,隨即說道:「唐七,動手!」

唐家這一次出動了三名大圓滿,分別是唐晚,唐缺和唐七。

其中唐七和唐缺都是以「離水神道」入大圓滿階,早早的藏匿在了海底。

唐缺怕牧血蓉與方恨少搶走唐家的功勞,就讓唐七迅速動手……

當唐缺話音一落,下方海域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當這個漩渦出現的一剎那,方圓百里的海域都變得狂躁起來,這百里內的海水都朝著那個漩渦中涌去。

同時一股驚人的威勢,自那漩渦的中央傳遞出來。

這漩渦瘋狂吸收著周邊的海水,周圍的水面也迅速下降。

很快,另外一名叫做唐七的大圓滿浮出了海面,而在他的手中,則握持著一把湛藍色的長弓。

這把弓彷彿用水做的一般,通體晶瑩剔透,而架在這把弓上的長箭,則真的是由水凝結而成……

尋常的水箭,固然是傷不了人。

唐七手中的弓,乃是「離水真弓」,這把弓能將周圍所有的水都納為己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