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李逸晨沒有廢話,當即再次抽調出一投寒氣注入冰封的表面,「十息之後,你將會被凍成冰人,然後我會把你的身體一塊一塊的敲落下來,不過聽說你們魔族生命力很強,而且在冰封之中,也不那麼容易死去,我想你看著自己的身體七零八落,一定會很刺激嗎?」

李逸晨向來不是什麼善良之人,對於自己的敵人,他自然不會去計較什麼手段,而且如今身處險地,更不可能有太多的顧忌。

感覺到四周的寒意不斷的提升,身體彷彿逐漸開始僵化,耳邊再傳來李逸晨充滿著威脅的聲音,雙翅魔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起來。

死他不怕!但李逸晨說的這種死法,卻是他從不曾想象過的!

「我給你說了也沒用,這個陣法只能我來操作!」雙翅魔終於不再敢繼續堅持下去。

「在上邊烙印上解除的陣訣!」李逸晨卻沒有和他廢話意思,彈指之間一塊晶玉直接穿過雙翅魔體外的寒冰印在他的額頭之上!

「這……這……」雙翅魔原本想著藉助這個機會,先走出冰封,然後再伺機藉助陣法之力對付李逸晨,可是他卻沒想到這個人類居然如此的狡猾!

就在雙翅魔猶豫之際,他感覺四周的寒氣再度提升,當即開口道,「不要再注入寒氣,我給你方法!」

言畢只見印在雙翅魔額頭的晶玉上閃過一道華光,看著雙翅魔完成烙印,李逸晨隨手一招,晶玉當即飛出落在手心之中…… 精神力掃過晶玉,陣訣當即出現在腦海之中,微微思索,李逸晨便判斷陣訣的無誤,隨即雙手捏動,片刻之間籠罩著鎮神塔力量便隨之消失,隨即鎮神塔一罩,將雙翅魔族收入鎮神塔內,隨即鎮神塔與李逸晨一同消失不見!

留著這些魔族的性命自然是有事要問,不過如今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逍遙聖戒之內,將他們收入鎮神塔中,只是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把他們帶入逍遙聖戒而已。

處理相當於人類合體境的魔族,自然不需要鎮神塔的第四層,所以所有的魔族都只是被李逸晨收入第三層,當然這個身為首領的雙翅魔族此刻自然有特殊待遇,他享受的是單間,並沒有與其他魔族在一起。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雖然可以釋放出寒冰之氣,但李逸晨卻沒有能力再次收回,此刻也只得借調著嘯天火源的力量將魔族體內的寒冰解除,否則再這麼下去,對於寒冰之氣控制力度有限的李逸晨還真擔心會把這傢伙直接凍死。

寒意盡除,溫暖來襲,不過雙翅魔族還來不及享受這份喜悅,便感覺自己彷彿又陷入極熱之中,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發抖起來!

之前的寒意雖然幾乎要將其凍結,但魔族本來就屬陰邪,到也沒有太過難受,可是嘯天火源,那可是擁有著至陽之力,對魔族有著天然的剋制,所以對於雙翅魔族來說,如今的處境似乎更加難以承受。

這個人類到底是個什麼怪物,身上居然有著這麼多寶物!雙翅魔族幾乎有種想哭的衝動。

「現在應該是我問話的時間了吧?」看著雙翅魔族,李逸晨微微一笑問道。

「你想問什麼?」見對方明明有直接抹殺自己的能力,卻留著自己的性命,雙翅魔族自然知道對方想在自己身上找到一些答案。

「你們為何會在這裡埋伏!」李逸晨當即問道。

「我只是一個小頭目,上邊怎麼安排我就怎麼做了啊!」雙翅魔族當即戰戰兢兢地說道,「上邊只說我們這一小隊埋伏在這裡,若是有人類侵入,便借陣法之勢,將其擒下,當然若是人類太多的話,也可以向總部傳遞信息!」

如今淪為階下囚,又感覺到嘯天火源那恐怖的力量,雙翅魔族根本沒有半點堅持便直接息情況一五一十的回答出來。

「是這樣嗎?」李逸晨微微一笑,指訣一引之間,一道嘯天之火立刻沾在雙翅魔族的身上。

「啊……啊……」魔族雖然修鍊魔訣,但同樣也有靈魂的存在,嘯天之火不僅焚燒肉身,更以灼傷神魂,此刻肉身與魔魂彷彿瞬間被點燃一般,雙翅魔族不斷發出一聲聲慘叫,卻連身體都不敢移動一下。

因為他的四周亦是一片火海,若是再沾染上其他火焰,他知道自己將會更加痛苦。

「放心,你若是還堅持你之前的說法,我也不會再問你,不過這火焰雖然能取你性命,但以你的修為,至少六個時辰之內不會直接死去,我們看誰更有耐心!」李逸晨微微一笑,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但事實上他的內心還是有些忐忑,嘯天火源何其強大,雙翅魔族這點修為,按李逸晨的真實估計恐怕連半個時辰都堅持不住,李逸晨之所以那樣說,只不過是要給他一些心理上的壓力。

當然若是雙翅魔族堅持不說,那隻能說明,要麼他並沒有說假話,要麼他就算死也不會說,李逸晨也懶得再去浪費時間,只得自己進入湖底一探究竟。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你先把這火弄開,可以嗎?」想著六個時辰的這等折磨,雙翅魔族哪裡還敢再堅持下去。

「弄開?你還是先說些讓我覺得可以把火弄開的信息在說吧!」不過兩世為人的李逸晨在刑詢逼供這方面自然也有著自己的經驗。他知道如今的雙翅魔族精神處於崩潰邊緣,一定要先榨出一些乾貨來。

「人類……這裡囚禁了一個人類……」雙翅魔族雖然不知道李逸晨是不是為了此事而來,但他留守此地真正的核心的任務便是這個,此刻他也不敢再有半點保留。

「囚禁人類?」李逸晨不由心中一緊,但卻臉上不動半點聲色,反而說裝有些意外,不過還是彈指點將雙翅魔族身上的嘯天之火引到一邊。

「是的!而且關係到你們人類的一個天大的秘密,你只要放我一條生路,我就告訴你這個秘密……」原本雙翅魔族以為李逸晨是為此事而來,此刻卻見李逸晨彷彿根本不知道,不由心中一動說道。

「天大的秘密?你先說出來,讓我看看夠不夠分量換取你這條小命!」李逸晨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

「你……不行,除非你先答應,你不殺我!否則我死也不說!」雙翅魔族卻一臉堅毅地說道,「至於價值,我可以告訴你,此事關係到人類的天運神劍!」

雖然李逸晨感覺自己絲毫沒有露出破綻,但雙翅魔族也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很快意識到,李逸晨其實就是為此事而來,既然如此,他在拋出天運神劍這個消息之後,自然要想辦法保住自己的小命!

「天運神劍?若是你真能提供與天運神劍有關的消息,那麼饒你一命又何妨!」李逸晨似乎也意識到,對方看出自己的意圖,不過此時他懶得再去周旋。

「你先以心魔立誓!」雙翅魔族顯然根本不相信李逸晨的口頭承諾,當即提出要求道。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那你也得向魔神起誓,你提供的消息不得有半點虛假!」李逸晨當即亦要求道。

雙翅魔族信不過他,他同樣信不過雙翅魔族,不過他知道魔族皆虔誠於魔神,對於魔族來說,向魔神起誓與人類心魔立誓一般,皆是不敢違背!

接著雙方自然就是各自起誓,事件發展到了這步,雙翅魔族為了自己的小命,自然也不敢顧忌許多面,而且向魔神起誓,他也不敢再有半句虛言,當即將此間的情況一五一十的交待起來。

事情需要追述到十多年前,他有一個表兄,兩人原本是一同踏足獵魔戰場,但那個表兄一直以來各方面都比他強上許多,不到三年,他表兄就混到統兵近萬的統領,而他在表兄的提攜下,自己的手下也統領著上千人。

一場魔族捷戰,他表兄卻意外的得到一把天運神劍!

與人類交戰這麼多年,魔族其實也在關注著人類的一切,他表兄自然也知道天運神劍的意義,一番猶豫之後,決定將此劍私吞起來。

雖然得到天運神劍,但表兄用盡各種手段,甚至還通過各種途徑查閱了大量的魔族和人類的典籍,但依舊毫無進展。

不過很快他的表兄發現居然有一個人類的養魂境強者追入合體戰場來打聽天運神劍的下落。

若是換著其他地方,面對養魂境強者,他們自然是能避則避,可是這裡是合體戰場,養魂境強者根本不敢動手,利用手裡的魔兵,將那養魂境人類藏身的獵魔部隊直接剿滅,那個養魂境人類自然也被其生擒!

他表兄想得很簡單,這傢伙既然不惜以身犯險來尋找天運神劍,那麼肯定會多知道一些此劍的秘密,擒下他或者就能得到煉化天運神劍的辦法。

不過這個傢伙雖然被擒,但卻嘴硬無比,被擒下之後,無論他們用盡各種手段,卻從頭到尾一個字也不說。

名門婚色 他的表兄又通過其他途徑,查出此人的身份正是當代仙劍宮宮主秦官!

仙劍宮乃是天運神劍的根源,確認了秦官的身份,他表兄自然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秦官的身上!

但這裡畢竟是魔族,囚禁一個人類,遲早會引起其他魔族的懷疑,所以為了保險,他表兄又在下邊的湖底藉助戰鬥需要修建了一座地宮,更是從地宮中打通一條通道,直通他的大營底部!

做好這一切之後,又借著一場戰鬥,讓雙翅魔族帶著近兩百人假裝戰死,最終在魔族消失,轉而藏身於此一邊繼續用盡各種手段逼問秦官,一邊等待著來救秦官之人。

至於為何他們知道會有人來救秦官,那是因為當初在轉移秦官的時候需要瞞過其他魔族,所以他們也極其小心,但在前行的途中,他們發現秦官沿途留有暗記!

他們不僅假裝沒有發現,反而還隨後又去秦官所留的暗記上塗抹上一些藥液,使得那些暗記不會因為樹木的生長而消失!

畢竟秦官嘴硬死抗到底,萬一來尋他之人沒他那麼頑固呢?在說就算也是一個頑固份子,用他們生命互相威脅也不是沒有機會撬開他們的嘴!

只是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十多年,更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按著暗記趕來之人居然把他們直接一鍋端了,如今不僅人家沒有成為階下囚,反而自己成為人的家的階下囚了。

被雙翅魔族這麼一說,李逸晨似乎也明白了為何自己一路上都還能看到秦官留下的標記,這根本不是秦官手段高明,而根本就是魔族留下的魚餌!

當然令李逸晨更意外的是,他的這個表哥所住的營地按著李逸晨與地圖的印證來看,居然正是當初自己在沙盤推演時填上去的那三隻白旗之一! 如此說來,自己的猜測並沒有錯,魔族的確準備了後手!準備已經提前埋好伏兵,如今估計正等著人類發起總攻,然後他們便依計反攻了!

不過如果雙翅魔族的表哥是這一支部隊的統領同時湖底又有通往他營地的地道的話,李逸晨突然覺得好像自己搶奪天運神劍與完成這次任務,其實並不矛盾。

「你說你們一共有兩百多人,剛才怎麼只看到有百餘人呢?」了解大致的情況之後,李逸晨自然開始詢問起細節!

既然秦官還活著,那麼無論有沒有天運神劍,自己到了這裡都得把他救出去!

「起初是有兩百人的樣子,但隨後表哥調走了一些人,如今也就一百四十人左右,除了被你拿下的,還有三十多人分部在地宮之內!」雖然地宮還有著三十多魔族,但見識過李逸晨手段的雙翅魔族,此刻可不覺得他們能對李逸晨形成什麼阻礙。

「那你這位表哥呢?」李逸晨問道!

「表哥最近有任務,很少過來!」雙翅魔族連最大秘密都說出來了,此刻自然也不會再保留什麼,反正他已經想好了,如今他在部隊也是一個死人,只等李逸晨放了自己,自己就遠走高飛離開這裡,自然也不會擔心表哥的報復。

「地宮內還有什麼禁制陣法,以及如何應對,你現在烙印在晶玉之內!」李逸晨說著又拿出一塊晶玉。

雙翅魔族接過晶玉,沒有半點猶豫,直接額頭一印,便又遞給李逸晨。

精神力微微一掃,李逸晨發現這傢伙不僅誠實,似乎如今還十分的配合,不僅連地宮中的各種禁制一起交待,同時更把地宮的地形圖以及各種禁制的應對之法,還有秦官囚禁之處一起標註了出來。

不過李逸晨仔細一想也就明白過來,當即笑道,「你很聰明,你連天運神劍的秘密都抖出來了,估計就算你和你表哥感情再好,他若知道也不會放過你吧?相反,我因為以心魔立下誓言,相反跟著我才能保證你的性命,對吧!」

「你只要記得你發過誓就好,如今我所知道的一切我都說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吧?」雙翅魔族也懶得去給李逸晨再爭辯什麼。

「你不要忘了,你所給我提供的這些目前僅僅只是你講的,雖然你以魔神起誓,但你們魔族可不像人類那麼虔誠於自己的誓言,你至少也得讓我證實你所說的是真的才行吧!」李逸晨當即笑道。

「你想如何證明!」雙翅魔族不由問道。

「很簡單!如果你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那麼我想一會你如果給你表哥傳訊說那個叫秦官的口風在鬆動了,我猜他就算再忙也肯定會抽空過來查看一下吧?如果他來說,那自然說明你的話屬實,我也就履行我的誓言,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和你表哥碰頭的!」李逸晨當即說道。

「希望你能信守承諾!」雖然李逸晨的理由顯得有些牽強,但雙翅魔族卻知道,既然李逸晨是為了天運神劍而來,那麼再沒有見到自己的表哥前,肯定不會放自己離開,與其大家撕破臉皮自己再吃點苦頭,那到不如按他說的辦!

「好!既然你也同意,那現在就只有委屈你一下,繼續留在塔中,我出去處理完外慢的事情,你就聯繫你表哥,然後我就放你出塔!」李逸晨當即說道。

「好!」此刻並沒有其他選擇的雙翅魔族除了答應也別無他法。

心神一動,整個人又退出聖戒空間,不過這一次,李逸晨卻是連神魂一起收入體內。

雖然地宮的情況自己已經全面了解,但對那個傢伙所說的話,李逸晨也沒有完全相信,萬一他隱藏著什麼巨大的手段沒有告訴自己,那也是說不清楚的!

也許十來年此間都沒有外人來說,這些魔族內心安全感十足,所以哪怕這百餘魔族消失一陣,魔陣之內仍然沒有其他魔族。

搞著雙翅魔族的交待,李逸晨直接穿過魔陣,然後才走到小湖面前。

看似平靜無比的湖面,但當靠近之時,才能感覺到其刺骨的寒意,雖然這股寒意比起方雨軒逼出來的寒氣還差了幾分,但是其中卻彷彿還蘊含著一些負面的力量,哪怕站在這裡,也能令人心裡生起一種不適。

功訣運轉,將這股不適排出體外,不過在這個過程同,李逸晨卻再一次證實到,魔族區域內的氣息似乎真的對自己修鍊神魂有著極大的幫助!

之前神魂不在體內這種感覺還不算太過明顯,但此刻李逸晨明顯能感覺到在壓制這股負面氣息的時候,神魂的那種興奮。

不過此刻李逸晨卻沒有太過的心思去琢磨這些,深吸一口氣,身體一輕,飄至湖心,然後一頭扎入水中!

雖然地宮藏於湖底,但並不是說縱身入湖就能進入地宮,若是入口選擇不對,雖然也能進入地宮,但到時遇到的將是無數的禁制,估計一般的合體境根本十步都走不出,就會一命嗚呼。

雖然看過那些禁制,李逸晨知道以自己如今對魔陣的了解,到也不懼,但此時他卻沒必要去冒這個險。

縱身入水,李逸晨體內天道力運轉之際,在體內形成一道無形氣罩,令四周的湖水根本無法靠近他身體,沙核的力量隨之激活,整個人的身體緩緩下沉。

目力運足同時,精神力亦擴散開來,頓時四周一片清明,低頭之間,只見湖底下方果然有十餘個入口,每一個都一模一樣,入口處覆蓋著一層白色,想來是用來避水之用。

如果事先不知道情況,也許李逸晨還真不知道從哪裡進入好,但現在李逸晨則直接選擇雙翅魔族指引的那個。

不過雖然感覺雙翅魔族不敢撒謊,但李逸晨此刻依然隨時做好出手的準備,突然眼前一暗,李逸晨知道自己已經離開湖底進入地宮,精神力釋放出來發現前方分岔處果然有三個魔族!

不過可能是因為這十多年來根本沒有誰進入過此間,他們早已覺得安全無比,所以此刻那三個魔族居然皆在盤坐修鍊。

李逸晨不由心中一喜,借且著沙核隱藏著自身的氣息,悄悄的潛行過去,小心翼翼的靠近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魔族,手心無聲無息的貼在對方後背之上,就在那魔族身體剛剛微微一震之時,一股極寒之氣注入對方體內,頓時那魔族身體一僵立刻不再有半點動靜。

這到不是說李逸晨沒有遠程攻擊的手段,只不過雖然有沙核在手,但若是遠程攻擊,一旦離體,勢必引起波動而被其他魔族獲知,但這種貼身吐力的方式卻根本不會外泄半分力量,而且方雨軒體內提煉出來的極寒之氣更能瞬間凝固生命,如今用著,那是正好不過!

一擊得手,李逸晨繼續依次而為,很快就結果了那兩個魔族的性命,然後再悄悄按著雙翅魔族提供的地圖潛行而去。

那三個魔族雖然被極寒之氣斷決生機,但極寒乃是由內而外,而且李逸晨發攻之時用了幾分巧力,使得他們此刻從外表根本看不出半點異常,雖然時間久了,他們的肉身也會凝結冰霜,但按李逸晨的猜測,至少需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

一切都與雙翅魔族提供的信息相同,心中雖然安穩幾分,但李逸晨仍然沒有絲毫的放鬆警惕。

不斷的向前推進著,所過之處的魔族無一例外的被極寒之氣直接冰封而亡,卻又安安穩穩的站在原地。

不過一切雖然順利,但當初雙翅魔族的表哥顯然也是做足了準備,這個地宮足足佔地數畝,而且為了不觸動禁制,許多時候,李逸晨又需要來迴繞路,哪怕近一個時辰,李逸晨也才走了近一半的路程。

不過到也已經順手解決了近在二十個魔族的性命,雖然按著地圖所示,如今關押秦官的位置,就在李逸晨左側不遠處,但是他卻沒有直接過去,既然對這裡有了全面的了解,李逸晨自然打算先將此間的魔族一起解決,再去解救秦官!

嗡……嗡……不過就在李逸晨準備繼續推進之際,四周卻響起陣陣蜂鳴之聲,隨即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接著一道道合體境後期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橫掃而來。

「人類!」隨著十餘道魔族身影出現,將李逸晨圍住之際,一個眉心上端長著一隻犄角的獨角魔族走了出來,仔細地打量著李逸晨,眼神中充滿著疑惑之意。

顯然他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類敢於闖入此地,能夠闖入此地!而且自己更在他幾乎走過半個地宮之後才發現。

更令獨角魔族震驚的是,如今他發現自己發出警報之後,地宮的魔族居然才集結了十餘人,按道理,自己發出入侵警鐘,所有的屬下應該最近的時間趕來才是,如今他們居然一個沒來,那麼只有兩個可能,那就是要麼被制住,要麼已經死了!

一個合體境的人類!不僅在此地宮行走自如,而且還能無聲無息的滅殺那麼多的屬下,同時湖面之上不是還有陣法禁制嗎?

他是怎麼做到的?此刻獨角魔看著李逸晨,已經不敢再從他的修為上去衡量他的實力,相比起當初不知輕重的雙翅魔族,獨角魔知道他們要面對的將是進入地宮以來,最大的考驗…… 「人都到齊了?」雖然陷入重圍,但李逸晨卻絲毫不懼,暗自細數一番,與雙翅魔交待的人數一個不漏,心中也是一喜。

之前一個一個的解決,其實也只是擔心對方提前有所發現而向雙翅魔族的表哥通風報信,到時自己不好處理,但如今對方全部出現在這裡,李逸晨相信自己的手段絕對可以令他們沒有傳訊的能力。

「你想幹什麼?」看著李逸晨自信滿滿的樣子,獨角魔心中更是一陣發虛。

當初那傢伙得到天運神劍,又在此滿下諸多禁制,而且按著他的猜測,就算真有人類能找到此地,估計人數也不可能太多,自己的屬下藉助地勢和人數之利,自然可以穩操勝券!

所以他在選人之時,實力尚在其次,更是忠誠當先!

獨角魔雖然忠誠足夠,但實力的確一般,而且這十多年告別戰場的地宮生活,少了血與火的淬鍊,更是令他此刻在李逸晨的這股氣勢之下隱隱有些膽怯。

「放肆!人類找死!」 華娛是一種生活 不過並非每個魔族都像獨角魔那般心思縝密,見狀當即有魔族厲喝道,「統領,讓我去擒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我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嘗過人類最新鮮的血肉了!」

雖然得到天運神劍那傢伙不時也會送一些人類俘虜來供他們享用,不過肯定不如親上戰場那般來得實在,所以此刻更多的魔族看著居然有人類闖出,眼中皆是泛起綠光,彷彿看到美味佳肴一般。

「好……一隊一起動手,速速拿下這個傢伙!」見有人請戰,獨角魔當即應承下來!

畢竟所有的一切推斷只能源於他的猜測,若是見著一個人類就逃,不要說事後難逃責罰,哪怕是為了心中的魔族的尊嚴,他也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如今先用一隊人去試試李逸晨的實力自然是再好不過!在獨角魔看來,這傢伙就算是有通天手段,面對著合擊之術,估計也不能一下就擊潰吧!

「還一隊人?那多麻煩,不如我把你們一起解決吧!」李逸晨不虛一笑,鎮神塔瞬間飛出的同時,赤火劍已經出現手心。

一股不容抗拒的吸力傳來,一眾魔族不由臉色一變,哪怕他們並不知道鎮神塔是什麼樣的存在,但他們卻知道,一旦被鎮神塔吸入其中,估計他們也就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死。

雖然十多年未參加戰鬥,但曾經在戰場上磨礪出來的經驗仍然存在,此刻大家幾乎本能的四散而逃!

既然這傢伙有厲害的道器,那就藉助著地宮的禁制來對付他好了,只要逃出眼前,他們自然還有別的手段!

不過李逸晨既然出手,自然不打算再給他們反擊的機會,鎮神塔出現的瞬間,李逸晨的身影便如同一個幽靈一般飄遊起來,首先遭殃的自然是那些距離鎮神塔最遠的魔族。

當即獨角魔是一個例外,雖然他距離在鎮神塔最遠,但李逸晨卻僅僅只是給他拼了一掌!

而這一記硬拼也令李逸晨意識到魔族能與人類交戰多年而不落下風,其手段自然也非同一般。

按理說,哪怕是面對人類的合體境後期,李逸晨自信自己如今的實力硬拼之下,至少也能平分秋色,可是剛才對上的那一掌,他卻足足退了十二步之多,而獨角魔才僅僅退了六步。

不過這六步卻僅他們與鎮神塔的距離拉近了許多,同時也使得他再也無法抗拒鎮神塔的力量而被直接攝入塔內。

至於其他諸魔族,要麼直接被李逸晨幽靈般的身影斬殺,要麼被攝入鎮神塔內,二十息不到的時間,一切又歸於平靜。

四周只留下不斷閃爍著光華的鎮神塔與胸口不斷起伏的李逸晨!

一直以來,憑著利用陣法的反噬和偷襲,李逸晨可以說是無往而不利,但這一次硬碰硬的交手,李逸晨卻意識到,若非因為鎮神塔的幫助,自己哪怕對上眼前這些魔族估計也未必敢言必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