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

「那是為什麼?」雪舞不依不饒。

「莊主……」突然,白笙身後一位身穿紫色瞿衣的女子款款走出,眉間一朵盛開的紅梅妖嬈,「莊主,良辰不可待啊……」

女子的聲音嫵媚悅耳,像極了奈何橋邊的痴情絕唱。

。 楚飛後方的那群人都穿黑色的衣服,衣服上有顯眼的聖教標識,很容易辨認。

「難道這裡有什麼寶物不成?」楚飛內心疑惑。

接著,他看向先前說話之人,大聲問道:「你們憑什麼讓我離開這裡?這裡又不是你家的!」

那人聽見楚飛的話語,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憑什麼?憑我們是聖教的弟子,而你只是鄉下匹夫。」

「聖教的弟子就了不起了么?」楚飛嗤笑,接著說道:「若聖教的每一個人都像你們這樣,到哪裡都是聖教的東西,那你們到帝都了,那是不是說帝都中的一切都是聖教的?」

「這我可沒說,我只按照上頭髮布的命令辦事,而今日這裡,已經被我們聖教包了,你不允許踏進這裡面一步,還是趕緊離開這裡。」那人不耐煩地擺擺手,催促楚飛趕緊離去。

「要是我不離去怎麼說?」楚飛嘴角一揚。那群人巴不得自己趁早離去,就越說明這個地方與眾不同,甚至可能會有寶物。

「既然你不離去,那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另一人聽見楚飛這樣說,立馬拉下了臉,陰沉的問道:「我再問你一遍,你是否離去?」

楚飛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道:「這裡難道有什麼寶物不成?」

「你們將他快點處理掉,正事要緊。」聖教那群人的後方走出一人,對著旁邊的人說。

「好。」那兩人點頭,走到楚飛的面前不遠處,說道:「小子,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你現在離去的話,我們權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楚飛輕聲說。

「哼,既然你不識好歹,那永遠沉眠於此吧!」

那人說完,低吼一聲,兩人分別封住楚飛的左右,開始出手擊殺。

楚飛從他們散發的氣息便了解到,那兩人的實力方才不過御氣境,不足為懼。至於那群人當中,也就有後面的五人實力比較強勁,其中四人為御氣期後期,一人為道境實力。

楚飛身體宛若羽毛般,在兩人的狂轟濫炸之下來回漂移,那兩人根本靠近不了自己的身體。

「這人實力不對勁,我竟然看不透他!」聖教有人嘀。

「你們快點解決!」有人催促聖教的那兩人。

那兩人見自己這麼久還沒有處理掉面前之人,急的額頭冒汗,開始將自身實力全部釋放出來。

楚飛身體忽然往後一飄,與前方兩人拉開差距,看著他們無奈說道:「既然你們不說原因,那留著也沒用了。」

在楚飛話語落下之時,那兩人暗呼一聲不好,想要後退,但楚飛的速度很快,剎那間便來到了他們的面前,分別兩拳轟出,直接將那兩人轟成的糜粉。

「沒想到你小子這麼惡毒!」聖教有人怒吼,「兄弟們,一起上!」

一瞬間,所有的弟子都朝著楚飛衝來,唯獨後面的五位實力高強的人沒有沖。

「你們回來,你們不是他的對手!」那位道境的聖教弟子淡淡說道,要不是自己還有任務沒有完成,他才不會管那群人的死活。

已經衝上前的人聽見話,紛紛停下腳步,站在了兩邊。

「小子,你實力很強,我們有事在身,不想招惹過多的麻煩!」那位道境的人說道。

「我也不想惹麻煩,不過這裡我先來的,你們卻讓我離開這裡,哪有這種道理!」楚飛反擊。

「你難道鐵了心要與我聖教作對?」那道境的人眉頭一豎,冷聲說。

「不是聖教,而是你們!」楚飛指了指他們。

「找死!」那人聽完,臉色都變了,對著旁邊的人說道:「我們一起上,早點解決,正事要緊。」

「好!」

「小子,這是你自找的!」

「以後多找點心眼,哦,不,你沒有以後了!」

另外四人點頭,冷眸盯著楚飛,一臉不善。

楚飛不懼,大聲說道:「幾人而已,正好拿你們來試我新習的武技。」

楚飛說完,雲翼直接施展,剎那間便來到了那四人的面前,同時伸手,他的掌心一個拇指大的紫鐵山出現。

楚飛朝著他們一丟,身體再度朝著那道境之人飛去。

紫鐵山在空中直接放大,剎那間變成了一座宏偉沉重的大山,猛的砸下,將四人都鎮壓。

「你是……」

那四人還沒說完,直接被壓成的肉沫,死不瞑目。

「解決了他們,下一個該你了!」楚飛對著道境的人一揮拳,同時左手扔出紫鐵山,轟向那人。

那個道境作戰經驗也豐富,反應迅捷,手擋住了楚飛的右手,接住兩手間的反衝力頓時後退,躲過了紫鐵山的攻擊。

剛才四人一剎那變成了肉沫,他又怎麼可能不會留意?

不過楚飛之前便已經突破境界,鍊氣體系已經堪比道境前期,面前的人方才道境,比他高了一小個境界,且原本鍊氣體系就很強悍,兩者想加,區區道境又怎麼敵得過自己?

楚飛冷笑,手掌一翻,氣息散發出來。

「你是鍊氣武者,而且實力還達到了溶氣期中期!!」那道境武者感受到了楚飛的實力,剎那間面容大變,想要逃跑。

他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面對鍊氣武者且實力還高出自己的,即便是天才也不敢面對面硬打。

「哪裡走!」楚飛大叫,快速來到他的旁邊,扔出紫鐵山,快速將他鎮壓。

至於其他的雜兵,楚飛直接一揮手,全部用紫鐵山壓成了碎末。

來到落花潭這裡,楚飛將那道境之人放出來,封住他的實力,扔在地上問道:「你們來這裡幹嘛?」

「只要你放了我,我什麼都說!」那人嚇的大叫。

「你的命都在我手上,快說!要不然直接將你扔進這潭子里!」楚飛惡狠狠說道。

那道境的人一聽,臉色鐵黑,連忙說道:「落花潭中有秘密,上面讓我們將潭子帶回去。」

「哦?什麼秘密?你們要怎麼帶走?」楚飛又問。

「秘密我也不知,上面的人要研究,至於陣法還未布置,布置好了便可以帶走了!」那人又說。

「陣法給我,要不然現在就直接將你扔進去!」

「好,我給。我給完你一定要放了我,我回去是不會亂說的!」

「好!」

隨後,那人便將陣法給了楚飛,楚飛收到直接布置好以後,將那人拎起來朝著潭邊走去。

「你不是答應放過我,怎麼還要將我扔進去?你不誠信!」那人見狀,大叫著。

「比起活人,我更相信死人。再說了,是我嘴答應你的,而扔你的是我說,這不能算!」楚飛白了他一眼,反駁道。

「你……我詛咒你將來不得好死!」那人被氣的大罵。

楚飛懶得多說,直接將他扔進了落花潭中。

那人進水,慘叫一聲,便沒了聲音,估計直接融化了吧。

接下來,楚飛便將陣法啟動。

落花潭周圍一層光芒亮起,隨後地震山搖,落花潭飛了起來在空中縮小化為了巴掌大小。

楚飛盯著縮小版的落花潭咧著嘴,非常開心,直接扔進了納戒里。 而這個叫李策的書生也當真的死在流放半路上,不過不是病死,而是被君耀寒命殺手殺死的。當年這件事南初月只當作小事一樁,後來想到這件事才發覺君耀寒本來就是個草菅人命,狼子獸心的敗類。

如今南初月萬不得已借李策名字用一用,也算暗中替他雪冤報仇。

見南初月言之鑿鑿,君北齊一時間也拿捏不定她所言真偽。

見君北齊還遲疑着不放手,南初月猜測他定也是猶豫不決,便假意皺眉「哎呦!」一聲,道:「我肩上的傷好痛。」

聽她痛呼,君北齊調轉視線看向南初月肩膀。

她中毒箭之傷也不過七天,雖皮肉癒合了但仍未痊癒,還有些傷痕未退。

加上剛才一陣猛烈掙扎,傷口又顯出絲絲血痕。

趁著君北齊不備,南初月猛然翻身一把推開他,然後順勢從地上撿起衣裙奪身跑了。

「你……」

君北齊憤然大怒,但同時對南初月猜疑更深一層。

她說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

難道當真是另有一個男人讓她情深似海,至死不渝?

她又身上究竟有沒有噬心蠱?

面對居心叵測的南初月,君北齊第一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疲累和憤怒。

這個女人,本王決不會在多看一眼。

至此,君北齊對南初月好不容易有的一點信任感再度崩塌,甚至對她更加懷疑戒備。

南初月走後,君北齊叫來玄五,吩咐:「去查丹青書院,找一個叫李策的人,不管他死沒死都給本王查一清二楚。」

「是!」

玄五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還是答應着,飛快去辦事。

而南初月從花園逃走後,如一隻受驚兔子躲在寢殿裏好久沒出門。

府中眾人表面上不說,暗地裏都對王爺和王妃這場韻事猜測紛紛,說什麼都有。

橘秋去廚房給王妃取晚膳,就聽兩個廚娘在興奮議論。

「哎你說,王爺是不是真的很喜歡王妃,聽說他們在花園裏都按耐不住……」

「去,你懂什麼!」

另一個廚娘滿臉不屑:「我聽說王爺對王妃大發脾氣,這不剛才又走了,都沒告訴王妃。」

「王爺又出府了?」

先頭說話的廚娘咂舌,「這兩口子跟鬧着玩兒似得,我看王妃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說。」

橘秋聽她們雖議論,心裏不痛快可又無法堵住眾人嘴,只好徑自拿了晚膳回寢殿。

南初月得知君北齊又出府了,一顆驚魂未定的心才漸漸沉穩下來。

橘秋將小姐所有事情都看在眼裏,心疼她也替她不值。

便低聲問:「小姐,既然你處心積慮幫着寧王,那為何又不肯從他,惹得他總是生氣。」

南初月「嘶」了一聲,面露不耐煩。

「去去去,你一個姑娘家瞎問什麼?一邊兒玩去。」

「小姐。」

橘秋滿臉怒其不爭的表情,「我跟小姐從小到大,小姐的心事我最懂,從前小姐是喜歡四殿下,可四殿下風流無情,若是從今往後有寧王保護你,寵愛你,也是極好的呀!」

保護和寵愛兩個字眼撞進南初月心裏。

她不由地冷冷一笑,自己是將死之人,如今只為復仇苟活於世,哪裏還敢求什麼被保護,被寵愛?

但想到如果真有一天能和寧王雙宿雙棲,能永遠被這個男人呵護寵溺,那才是她最想要的生活。

可惜,這一切都被前世蠢笨的自己親手毀掉了。

一滴眼淚掉落,南初月悲聲暗嘆。

「君北齊,此生若能護你周全,便足矣。」

橘秋知道小姐心情不好,便拿出不久前南將軍送來的一些西離土產,給小姐看。

「小姐你看,老爺給你送來很多土產,你就算為老爺也要和保重自己,何況我還聽說老爺最近身子不好,已經解了夫人的禁足,讓她出來伺候。」

「什麼?」

南初月一驚,「我爹讓蘇慕容出來繼續伺候他?」

「是的。」

橘秋點頭,「老爺年歲也大了,畢竟她伺候老爺多年,深知老爺病痛和喜好。」

「不行,我要立刻回南家。」

「啊……?」

橘秋一臉驚呆,「回南家?現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