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雪兒神秘地得意一笑:「你就等著吧,等我倆天,也許,我能給哥一份完美的『答卷』。」

清早。

顧家的門鈴,便被按響了。

顧言希屁顛顛地去開門:「霆均哥……」

後面那個「哥」字,被門面的男人給嚇回去了。

「安叔叔,怎麼是你?你來找我媽咪嗎?」

安漠離是被自己爺爺給迫來的,身後還跟着封管家。

聽聞小屁孩子喊他安叔叔,他那張白皙又帥氣的臉,沉了沉。

「我未婚,你應該喊我哥哥。」

憑什麼喊霍霆均就是哥哥,喊他安叔叔?

他與霍霆均的年齡,差不多,甚至他還小一歲。

「但是希希覺得叔叔更適合你呀!安叔叔,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咪?我媽咪現在已經名花有主了,所以你就不用惦記着她啦,她是不會喜歡你的。」

安漠離被這個小東西無情拆穿並拒絕,那張俊臉有些掛不住。

鳳眸眯起,迸出一股剎氣。

封管家見自家少爺要發火,連忙笑眯眯,上前,對顧言希說:「這位小朋友,你一定是顧醫生的兒子吧?我們阿離少爺今天來,是要給你們拜個年,送點禮物的,你歡迎我們進去坐坐嗎?」

顧言希挑起英氣的小眉:「真的只是坐坐?對我媽咪沒有任何的企圖?」

封管家圓滑如此的人,也被顧言希這極高的警惕弄得哭笑不得。

「我們是特意來,感謝你媽咪幫阿離少爺治療的……」

「你們的謝意,我替顧汐收下了。」

身後,一把男聲,打斷了封管家的話。

幾個人齊齊向身後的聲源,看過去。

只見霍霆均從電梯那邊,款款地走過來。

「霆均哥哥!」顧言希興奮地向他一路小跑。

霍霆均彎身,一把將孩子抱起。。 長安城,客棧。

袁基在房內,打開持劍黑袍人扔過來的竹簡,仔細研讀起來。

良久,袁基放下手中竹簡,喃喃自語道:「原來是這樣,看來這個地方是要去一趟了。」

思索間,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少爺,我們可以進來嗎?」

顏良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袁基起身打開門,看着門外的四個人,輕聲說道:「正等你們呢,進來吧,剛好有事要和你們說。」

幾人接連落座后,袁基拿出那捲竹簡,對四人講了他和十二個黑袍人大戰的事,然後又說了黑袍人走時,給了他這卷竹簡,不過卻隱瞞了那道蒼老的聲音。

文丑有些激動,對着袁基說道:「少爺,俺現在就回去調兵,膽敢傷害少爺,看俺不滅了他們三族。」

袁基笑罵了一聲,說道:「給我坐下,說什麼胡話,老實聽着。」

袁基簡單的講述了,他從竹簡上得知的情況。

原來,這些黑袍人,是當年大秦滅亡后,自發來到驪山,為始皇守陵的老秦人後代。

這些自發來守陵的老秦人,逐漸匯聚在一起,最後在驪山深處形成一個村落,隨着第一批自發守陵的老秦人逐漸老去,第二批守陵人從村落的孩童中被選了出來,這個傳統一直傳到現在。

第一批老秦人中,不乏一些原本秦朝官宦世家子弟,所以攜帶了大量修鍊之法到來,這四百多年的累積,讓這個守陵人村落變得強大起來。

而他們中最強的十二名守陵人,被稱為護陵十二衛,也就是袁基遇到的那十二名黑袍人。

護陵十二衛使用的武器,都是模仿大秦十二金人所造,而他們的目標之一,就是有朝一日,能通過金人試煉,獲得神兵。

但不知道,是不是始皇下了封禁,歷代老秦人竟都無法通過金人試煉,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獲得過神兵。

這讓大部分守陵人都有所怨言,再加上第一代老秦人曾設下的血脈詛咒,要求守陵一族永生永世守護皇陵。

種種原因下就導致了,守陵一族分成兩派,一派想要離開驪山,光復大秦。另一派以護陵十二衛為首,認為要堅守祖訓,為始皇守陵,永世不得離開驪山。

不過近幾十年來,想要離開的守陵人越來越多,要不是忌憚護陵十二衛的武力,和第一代守陵人在驪山上設下的血脈封印,所有守陵一族後人不得離開驪山,說不定早就強行離開村落了。

不過,隨着離開派勢力越發壯大,他們不斷地在驪山周圍製造靈異事件,擊殺來到驪山的人,目的就是吸引大漢官府的注意力,從而發現他們的村落。

而他們就可以製造混亂和衝突,他們認為當村子不存在了,封印就可以解除了,他們說不定就可以離開驪山。

不過桓帝在位期間,天下官府碌碌無為,任由離開派廢了天大的勁,京兆尹也沒有打算派人來驪山檢查一番,而長安民眾認為驪山不詳,就越來越少有人來這裏了。

而十幾年前,當上一任護陵十二衛最後一人去世后,兩派之間的衝突就越發嚴重了,甚至到了刀兵相向的地步。

那時,守陵一族也正式分成兩個村落,離開派搬離驪山深處,來到山腳下建立了新的村落,而堅守派依舊留在驪山深處,為始皇守陵。

從此兩支守陵人,老死不相往來,直到幾天前,離開派的首領派人通知堅守派,告訴他們,有人想要闖入始皇陵墓,盜取始皇陪葬。

持劍黑袍人他們這些新任護陵十二衛,原本是不打算理睬的,因為始皇陵墓沒有任何人可以進入,更不要說盜取始皇陪葬了,恐怕站在陵墓門口就灰飛煙滅了。

但是,離開派告訴護陵十二衛,來的人是袁基。

這下,護陵十二衛坐不住了,要知道,袁基是幾百年來,第一個獲得大秦金人神兵的人,而且,他們都不清楚,袁基是怎麼獲得的神兵,他們好奇且嫉妒,要知道通過神兵試煉,獲得神兵,可是歷任護陵衛的終極目標。

但是,當他們在暗中觀察袁基時,發現他此次來的目的,竟是為了再帶走四件神兵,這讓護陵衛坐不住了,於是就發生了後面的事。

聽袁基說完,顏良和文丑大怒說道:「少爺,也就是說,襲擊我們的人,斬殺我軍將士的人,就是這群守陵的老秦人?」

袁基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說道:「是守陵一族沒錯,但是應該是離開派的人,不是護陵衛的人,這就有些意思了,明日我打算去驪山深處一趟,呂布,漢升,你們陪我一起去。」

袁基話音剛落,顏良和文丑連忙大叫道:「少爺,那我們呢?我們不用去嗎?」

瞪了他們倆一眼,袁基繼續說道:「着什麼急,你們還有其他的任務,持我的令牌,去找京兆尹劉陶,就說我在驪山遇到山匪襲擊,你倆去借一千郡兵,隨後直接去剿滅離開派的村落,結束后回洛陽等我。」

顏良和文丑眼前一亮,連忙對着袁基拍了拍胸脯,說道:「少爺放心,交給我們了,保准那些人一個都跑不掉。」

袁基隨手扔給顏良一塊令牌,囑咐道:「萬事小心,若是京兆尹不肯借兵,直接返回洛陽,找我爹要五百家兵,回驪山給我信號,我與你們一同剿滅了那群雜碎。」

「諾,少爺那我們就先走了。」

二人向袁基行了一個禮,就離開了。

這時,袁基對着呂布和黃忠也說道:「行了,你倆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諾,屬下告退。」

就在兩人離開后,罌粟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袁基房內,向袁基遞上一張紙條。

袁基看完紙條之後,神色有些詫異,對着罌粟說道:「消息能確定嗎?」

罌粟點了點頭,說道:「消息是負責監視她的斷腸,親自傳出來的,應當無誤,而豫州的負責人芍藥,暫時還沒有傳來消息。」

袁基想了想說道:「這個芍藥,是花仙派的吧,曾經跟在她身後的那個?」

罌粟點了點頭。

「罌粟,我需要你,儘快培養出可以掌管花仙派的宮主,並以最快時間,消除她在花仙派的影響力,我需要的花神殿是一個聽話的花神殿,如果花仙派不聽話,那花神殿只留花靈一派也是可以的。明白了嗎?」

「諾,屬於明白了。」

「行了,下去吧,你今天也辛苦了。」

話音剛落,罌粟就消失不見了。

袁基看着手中的紙條,莫名的笑了一聲:「牡丹呀牡丹,沒想到,你還真能給我驚喜,放心我們將來一定還會見面的。」。 沈昆看著美人,突然覺得有點口渴,「嗯,手裡攢了一筆錢,想自己做點事。」

Liya更來興趣,「嗯,想做什麼?創業?開個奶茶店?」

年輕人創業都是從小而美方向開始,

沈昆搖頭,「還在考慮,你做什麼?」

Liya笑:「我,賣房子呢。」

沈昆靈機一動,「賣房子?」

Liya:「嗯。」

說到買房,沈昆心裡一動。

他正愁著接下來該怎麼辦?

有了一百萬並不代表萬事大吉。

一旦開公司,那就是花錢如流水,更不要說其中五十萬還是貸款。

雖然貸款期限長了點,但也是要還的。

現在,他必須想辦法,用一百萬創造更大的可能。

房產似乎是是不錯的投資。

Liya:「對呀,你要買房子的話,可以找我。」

沈昆:「那可得優惠點。」

「哈哈,放心吧,肯定優惠」,Liya很是爽快,

何飛剛和小倩碰了杯酒,扭頭注意到沈昆和liya,

這兩人?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熟?

靠,比哥有兩下子。

他還想著抽空幫沈昆一下,

不能光顧著自己泡妞,讓兄弟吃糠咽菜。

沒想到竟然無師自通,

了不得。

了不得。

沈昆和Liya聊了一些購房細節,貸款比例、購房政策(上海施行積分落戶,名校畢業再加上各種獎勵差不多了)之類的,

liya說著說著,覺得沈昆可能是一個潛在客戶,積極推銷起來。

市政府剛剛出台了調控房價的滬九條(2016),整個市場處於冷靜期。

很多人預判接下來價格會有大幅度下調。

房產中介那邊壓力也很大。

遇到客戶就要牢牢把握。

liya端正態度,有問必答,

最後結束的時候,兩人還約了時間看房。

何飛雖然有進一步的想法,但小倩拒絕了,直接和兩個閨蜜打車回去。

沈昆:「女人心,海底針,我以為你今晚要拿下了。」

撩了一晚上騷,

何飛搖頭:「哪有這麼快,又不是出來賣的。」

沈昆問:「不是說一夜情很容易嗎?看對眼就行。」

何飛:「我們這裡是清水吧,雖然有人抱著獵艷的目標,但主要還是工作后的休閑放鬆。」

沈昆:「你這大魚大肉吃慣了,也得照顧一下我的口味,天天吃草我也受不了,能不能去那種一聊就上的?」

何飛笑罵:「我怎麼以前沒發現你這麼騷?」

兩人嬉笑著回到學校。

李平安在玩遊戲,自從入坑之後,彷彿發現了新世界。

《虛擬伴侶》完全擊中了一個騷男的內心。

現實束縛了他,

只有在虛擬的世界,才能盡情釋放。

激情,狂野,神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