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上城市的騰空缺乏機動性,這種情況下是很危險的。

不管怎麼說,從地面過去都是最安全的了。

神龍城飛到空中,機動沒任何問題,只要有足夠的空間,即便在鋼鐵叢林里繞來繞去也沒問題。

而這麼多高樓大廈,上升個三四十米,也完全可以被遮擋,遠處想發現這邊也是有點難的。

這樣可以避開地面上的喪屍,只用關心從樓上跳下的那些。

大樓里也是有喪屍的,從空中跳到城市上,都是要考慮的一個危機。

唯一的缺點是,在空中沒辦法開啟防禦裝甲,最重要的是頂蓋蛋型防禦裝甲,這樣從高處跳落的喪屍,有可能會直接衝撞開玻璃外壁進入裏面了。

但他們只要控制好高度,讓城市玻璃外壁部分,剛好超過附近大樓高度即可。

雖然一些時候,仍然太高,會讓城市整體高度超過太多。

但附近這麼多高樓,他們只要花點時間選擇一條路,盡量避開高度在六十米以上的大樓,利用那些大樓做掩護,遮擋遠處的視線即可。

憑神龍城在空中的機動能力,還有瞭望者,項楊覺得選擇一條最佳路線也並不是很難。

具體的方案還需要靠近,搜索死亡島上更多的情報后才能制定。

神龍城繼續前進。

擁有瞭望者,找到進入死亡島的機會不算很難,在到達湖邊前,項楊他們就一直在觀察空中的能源巨獸了。

所以,在進入預定位置后的次日清晨,他們就開始往湖心島進發。

神龍城一進入水裏,變形成為航行模式,項楊就加快了速度,以超過六十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前進。

「果然有用。」

距離死亡島十二公里的時候,神龍城開始減速,而項楊控制瞭望者的一個望遠鏡,打開熱成像模式,初步對前面的那座島嶼進行了掃描。

在熱成像視野里,出現的是不同深度的色差圖,需要比較專業的知識才能辨別,所幸於斌對這個很內行,因為他以前用過這種儀器。

所以,他們可以做到基本的識別能力。

經過熱成像圖,項楊很清楚的看到了不少生物在島嶼上緩慢的移動,或站在那裏。

那些就是喪屍了。

在通常的理解里,亡靈算屍體,是不會散發熱量的,如果也沒有其他輻射現象,在熱成像圖上就發現不了了。

當然,還有光照等外來熱源,但那個就算有,也註定很微弱,也是很難區分的。

但島嶼上的喪屍似乎不算亡靈,它們仍然有體溫,不過比正常人低,所以出現在成像圖上的外型也跟正常的人有點不同,但仍然可以被輕易識別。

有了這個就比較簡單了,因為他們可以發現大部分喪屍的位置。

白千雪他們不在控制室,而在觀測室,也通過光學成像或熱成像,觀測島上的情況,從沿岸來看,那些建築比他們之前認為的還要高些。

超過六十米以上的高樓佔了大多數,錯落有致的分部在低矮建築和道路之間。

「我認為從碼頭那個方向進入,比較可行,碼頭等候廳是座高三十來米的大型低矮建築,可以從上面通過。」

白千雪計算了一下,感覺這是個不錯的方案。

項楊換到了正常的光學視野,也確定可以,因為距離兩邊高達八十多米的大樓距離都很遠。

而過了碼頭等候廳,前方也沒有太高的樓。

他們可以停在碼頭等候廳上,利用兩邊的大樓遮擋,先視察一下島嶼內部的情況。

神龍城開始升空,底盤變形,船體結構被收起來。

掛載在神龍城後方外壁上的機動噴射口開始運作,以二十幾公里每小時的速度,緩慢往島嶼前進。

到了那附近,項楊就看到了全島的大致樣貌。

雖然沿岸大樓還比較完好,但裏面不少大樓也倒塌了,大概佔了三成左右,還有不少出現破損的建築。

很多建築上的缺口看起來像是被炸掉的,地面也都是瓦礫磚塊,倒下的電線桿,以及大量破舊汽車。

顯然這裏曾經發生過很大的混亂,以及不少小規模的戰鬥。

整體上,這個島算是一片沒被破壞的太嚴重的廢墟。

中心島沒什麼高樓,三十來米是最高的,只有一棟,樓頂上有個直升機停機坪,估計是辦公和實驗主大樓,其他大樓普遍不超過二十米。

那裏的破壞程度也最低。

這些跟項楊一開始的估計倒是都很像。

死亡島上,唯一的機場在中心島左邊區域,靠近第二環形島的河岸邊,那裏有大量的喪屍盤踞。

選好路線,神龍城繼續前進。

「小心,左邊大約五十米高的那棟大樓頂上有大量的喪屍。」白千雪在一個觀測室內報告道。

在這種建築林里,旮沓的地方,採用多望遠鏡進行綜合大範圍投影觀測,並不高效,採用各個獨立望遠鏡,分別派人獨立觀測,才是最佳的。

因為每個人都可以做到最靈活。

雖然每個人的視野很窄,但視野窄也有好處,那就是可被照顧的地方小,也便可以更加集中注意力。

對自己視野里的危機,也可以做到最快的反應。

「視野里的已經幾十隻喪屍,還有在建築內部沒辦法被熱成像觀測到的,估計這裏面都是吧。」

項楊也使用瞭望者的其中一個位於前面的望遠鏡,進行了一通熱成像掃描。

這種已經沒有生活氣息,也沒有燈光,一片荒涼的地方,不散發熱源的地方和物體更多,使用熱成像比直接光學更加高效。

因為少數會散發熱源的生物,會顯得相當的顯眼。

他們現在過去的路線在島嶼東側,需要繞一個半弧形,才能進入中心島,因為第三和第二環形島上的高樓,基本分佈在湖沿岸和人工河流附近。

島嶼東側沒有人工河流,這邊以住宅區為主,所以除了湖沿岸有大樓,其他地方的大樓沒那麼密集。

左邊那棟五十米高的大樓,是一座住宅區的臨街商用大樓。

神龍城必須從這棟大樓邊經過,樓里的喪屍很容易從裏面跳出來,掉到神龍城城頂上的。

「武中軍,拆了那棟大樓。」項楊輕描淡寫的說道。

現在控制室內的戰鬥人員配置是,武中軍負責城市大炮,高鴻展負責城市之怒,洛小雅負責巨型弩機,林勝廣負責能量炮。

項楊負責駕駛,外加野蠻衝撞和旋轉舞台。

然後,瞭望者的望遠鏡架數方面,項楊,洛小雅,高鴻展,林勝廣再分配一個,前後左右。

項楊專門負責前方,林勝廣專門負責後方,高鴻展負責左側,洛小雅負責右側。

剩下四個望遠鏡,給白千雪和于斌小隊。

白千雪小隊負責前方和左側,于斌小隊負責後方和右側,如果他們出城作戰,則給那邊的副手。

城市在空中,野蠻衝撞也沒辦法發揮太大效果。

因為衝撞后的穩定是個麻煩,弄不好神龍城還會整個側翻了。

側翻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控制的好,仍然是可以避免的,還有衝撞完成後的後撤問題。

因為衝撞是加速前進的,完成後,不僅後撤是反方向重新加速需要一點時間,之前加速后再回到正常的速度模式上,也需要一點時間,譬如引擎降溫等。

稍微沒掌控好時間,也很可能會隨着被撞擊目標的墜落,而被帶下去。

總之,在空中用這個武器是一個比較冒險的行為。

但到了地面上,仍然都會是個很安全,很好用的超級大殺器。

所以,在空中時,項楊事實上控制的武器,只能算是負責旋轉舞台。

這個城市戰鬥武器的操作極為簡單,就是啟動,啟動某條鋸齒刀刃,或停下,停下某條鋸齒刀刃。

根本不用瞄準,所以也沒有瞄準鏡,每條巨蜥刀刃都只有往上和往下的兩個固定視野。

這個得到旋轉舞台後,城市外壁上的視野盲區也被彌補了,不僅僅只是攻擊盲區被彌補,也算是意外得到的好處。

只要喪屍不爬上城市外壁,旋轉舞台也不會啟動。

因此,看起來負責這麼多,但其實項楊的工作基本以駕駛和觀測為主。

這種地方能量炮用處不大,不管是面對建築,還是喪屍,效果並不好,能量炮也沒有彈片,主要還是用來對付單個目標的,難以形成大型爆炸殺傷。

在空中,城市之怒的用處也不大,因為蓄力甩動都是要固定點的,在空中甩動,會讓城市受力點出現問題。

勉強也能做得到,但用來穩定的消耗太大,穩定不了出現意外的概率也大。

畢竟城市在飛行時的位置,也並不是完全的四平八穩,機動時,也經常會傾斜,或旋轉着前進。

所以,在空中使用這個武器需要注意的地方太多,可說是超高難度,就算只考慮單純的消耗也根本不合算。

巨型弩機在空中會很靈活,但主要是支援地面作戰的。

所以,高鴻展,林勝廣和洛小雅他們也基本是以觀測為主,只有武中軍控制的城市大炮才是核心攻擊點。

為了執行這個任務,項楊還特意準備了不少子母彈,加上破甲彈,不管是大面積群傷,還是破除障礙物都很好用。

「已經在尋找大樓承重柱位置。」武中軍報告道:「建議先降低速度,延遲通過那邊。」

「速度降低到十公里每小時。」項楊將速度降低了。

他們的目標不是某隻喪屍,而是直接將大樓摧毀,這是最安全,最直接的方式了,簡單高效。

子母彈是比較難拆掉建築物的,只會在裏面形成大範圍殺傷爆炸。

他們得用破甲彈,雖然破甲彈的爆炸範圍並不大,但那是針對城市本身,或巨獸來說的。

事實上,這麼巨型的一個炮彈,爆炸起來波及面都是很廣的。

但憑這個,正面來一炮,仍然難以摧毀一棟五十來米高,使用鋼筋混凝土打造的超級大樓。

他們又不能從空中往下打。

城市大炮沒那種攻擊角度,使用對地能量炮是可以,但憑能量炮很容易將大樓的某個地方融化掉,卻是沒辦法摧毀的。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攻擊到大樓承重柱,這種承重柱不止一個,這樣只用幾炮就搞定了。

「準備發射第一發破甲彈。」武中軍提醒道。

城市在空中時,使用城市大炮還是會有不少顛簸的,這點跟在地面上不同。

轟的一聲,城市大炮發射,命中那棟大樓距離地面十幾米的牆壁上,直接穿透進入,在裏面爆炸,整棟大樓都震動了一下。

第二發,第三發,第四發,第五發破甲彈繼續發射。

轟隆隆,大樓外牆上的玻璃幕布碎裂,然後以一個可見的速度,幾乎算是垂直的,往下倒塌。

倒了一半,大樓才開始傾斜,樓里大量的喪屍也紛紛掉落地面,被壓在牆壁碎塊里,雖然弱點只有頭部,但這樣一下,也基本死翹翹了,只有極少數還活着。

那一塊地方煙塵密佈,大樓只剩下一個十來米高的部分,已經空出來了。

神龍城再次加速,從半空中過去,沒了這棟大樓,空中更加寬闊,機動也方便了很多。

所以,接下去,即便沒有什麼喪屍危機,也盡量將過路上,有點礙眼的大樓給轟掉。

只花了一個小時左右,他們就到達了中心島空中。

。 提起那事,羅漢林就懺愧,「說來讓你們笑話,我其實是為了向我父親證實我自己的能力,才想要去弄一張虎皮的。」

宮玉知道他還有下言,便不插話。

只聽羅漢林又道:「我那時對經營店鋪的生意不感興趣。我想像爺爺年輕時一樣做皇家的瓷器生意,正巧去年朝中來了一個公公,要在咱們青州城訂購皇家茶葉和瓷器,所以我就……」

後面的話無需說宮玉都知道了。

宮玉道:「所以你就將那張虎皮送給那個宮裏的公公了?」

這不就是想賄賂拉點關係嗎?

羅漢林苦澀地點頭。

「成了嗎?」

羅漢林遺憾道:「暫時還沒有結果。」

「那公公不滿意你只送他一張虎皮?」

「大概是吧!」羅漢林嘆了一口氣,「不過,我也看淡了,這皇家的生意能做固然好,實在是做不了,我也不強求了,以後就認真的經營青州城的店鋪就行了。」

經歷了一番生死,他的想法都改變了,以前很有衝勁,總想去外面闖一闖;現在只要人還活着,他就只想陪在父母身邊。

宮玉點點頭,「也對,皇家的生意不好做,就經營好你家在青州城的店鋪就不錯了。再說了,你自己都很有錢了,再去賺那麼多錢來幹嘛?」

一開口,她就覺得自己挺胸無大志的,偏偏羅漢林還贊同她的觀點,「也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