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這臭小子,真是精靈,先坐下來吧。」林震天老爺子,看了我一眼,指了指眼前的椅子,讓我坐下來。

我只能按照老爺子的吩咐坐下來,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只聽這個時候,老爺子開口,道:「你小子啊,竟然藏私,十王大人回來已經向我們彙報了有關的事情。

之前曾經有聽說老祖宗誇讚過你的天賦,卻不想會如此驚人,武宗境五重天,這在年輕一輩可不多見,不過,切記不可驕傲自滿。」

「小子謹記教誨。」我恭敬的點頭,眸光中閃過一絲敬畏。

林震天既然開口,那就意味着這其中涉及到一些安全問題,我亦是能夠想清楚這些問題,因為安全問題是非常重要的,林家樹敵過多,首先星芒組織就是非常恐怖的,其涉及的人員是非常複雜的。

「你所能夠清楚的事情,一定要清楚,這可能關乎到你的生命安全,星芒組織一直不願意放棄你,其中涉及亦是有你的天賦問題,另外,找你前來,就是為了能夠讓你留下系統的煉丹方式。」林震天開口,道。

「清楚,不過我所能夠想到的,也能夠留下來的東西,其實不多。」我道。

其實我能夠系統留下來的,已經全部留給了林十王,想要強大還得經過修鍊,畢竟我自身所修行的力量也是最為簡單的,還沒有到高深境界,因此我只能傳授他們如何激活丹火,如何煉製丹藥以及凝聚成丹。

當然這些東西都是非常複雜的,他們不清楚,沒接觸過的,亦是不會懂得那些東西,因此可能需要我來留下這種方法,眸光中儘是瞭然,道:「其實也不是什麼複雜的東西,精神力和內力有着極大的關係,只有這兩種方法能夠抵達丹道,這是最好見證力量的一種方法。

精神力亦是指意識,相信能夠達到這個境界和地步應該意識不差,但是熟讀藥理是最為重要的。

丹方只是一方面,但是熟讀藥理才能夠成功創造出來新的東西,跟被人看病是一樣的,要留下這些東西也是可以的,但是熟讀藥理是最關鍵的。」

話語中的意思是非常明確,必須熟讀藥理,畢竟我要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尤其是這種關乎到別人生命安全的問題的,自己必須慎重對待,林家的實力不斷提升,是一種非常好的現象,但是有心人利用這種方法針對世家,這將會是一場災難。

「藥理?那就讓林家的煉丹師學習,不得有任何怨言。」林震天開口,拍板將所有事情決定下來。

「其實我所能夠傳授的,已經全部講給十王他們這些人聽說過,剩下的就是丹方,這已經不是特別重要了。」我道。

這是實話實話,沒有任何隱瞞,的確如此,但是林震天微微沉吟片刻,道:「這件事情還是需要你來,不然我根本不放心,他們對於這些知識是非常淺薄的,根本不可能和你沒有相比的能力。」

「好,我懂了。」我慎重的點頭。

「嗯,就這樣吧,你今晚回去陪菀竹吧。」老爺子這麼說,已經阻止了我的話語權。

「是。」對此,我只能低頭,道。

對於他如此強勢的決定下來這樣的事情,我實在沒有辦法理解,當然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我需要想像的,眸光露出一絲凝重,出了會客廳,我走到停車場,開了車,便離開了林家祖地,我得腦海都在思考着,老爺子今天的表現,這種表情到底會透露出怎麼樣的信息。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光芒自虛空射來,瞬間將我得車輛砸碎,在爆炸聲產生的那一刻,我得身影化作一道流光,飛出火海當中,緊接着虛空出現數十道身影,來人身體上面帶着恐怖的殺意,向著我席捲而來。

「砰!」

我腳下的那塊土地,瞬間被內力打的七零八落,現場的行人因為眼前的一切,瞬間嚇得目瞪口呆,紛紛發出尖叫聲,逃離現場,對此我顯得格外平靜,眸光中滿是淡漠,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想要俘虜我的星芒組織。

他們這些人身上各個身穿着黑色的長袍,胸前綉著六芒星,各個凶神惡煞,眸光透露出濃郁的殺意,盯着我,一名身穿淡灰色長袍的中年男人,低着頭:「唐銘,星芒來找你了!」

「知道,你們就像是個狗皮膏藥一樣,怎麼甩也甩不掉。」我眸光滿是殺意,輕聲細語的喃喃自語。

對於這樣的事情亦是讓我有點無語,剛從棒子國回來,這群傢伙就找上門,多少讓人有點煩,不知道為何感覺這群人來的有點怪,這裏可是林家的祖地,有東海林家的人坐鎮於此,為何這些星芒組織的人還會如此不怕死。

「呵呵,我星芒派出了武皇境,堵了你們林家的門,別指望他們來救你們。」這個時候,他們道出這樣的話語,似乎吃定了我一般,然而至始至終,我都沒有放在眼

里。

武皇境只是一張武道卡牌的事情,但是我至今都不知道,他們星芒組織一直為何耿耿於懷我,一定要把我帶回星芒組織,而且損失了這麼多的人員,這個時候,闖上別人的大本營,眸光滿是凝重的盯着眼前的這傢伙。

「轟!」

恐怖的力量瞬間散發出來,他們開始向我殺來,虛空席捲著破空聲,那股氣息震動天地星辰,我得眸光儘是平靜,盯着眼前的一切,體內的內力不斷匯聚著,直到最為巔峰的狀態的那一刻,整個人化作一道光芒,跟他們進行碰撞。

「嘭!」

整個力量綻放出來,所有氣息破開,首先衝上來的星芒組織人員被我一腳踹飛,緊接着其他人繼續衝殺來,我得眸光儘是淡漠,與此同時,那些星芒組織的人員繼續衝殺上來,他們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至少都是武宗境,因此他們大概都是護法級別的存在。

「鐺!」

武宗境的護法可以說是他們最低層的存在,我的眸光不斷變化,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我召喚出破寂劍,不斷的化作劍影出現,虛空浮現出來的力量不斷劃破,諸多護法全部死在虛空之上,最後墜落到地面上。

「爾等,還要再來嗎?」

手中不斷浮現的劍影,我的神色中儘是淡漠,恐怖的力量浮現出來,我打出一道光芒,只是一瞬間,劍影浮現出來,那淡灰色的長袍男子虛空中飄血。 只不過天父這一次並沒有搭理他,而是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手機。

這名男子再次開口提醒道:「天父,約翰家族的人希望您能出面主持公道。」

而然天父依舊毫無反應,捧著手機整個人忽然開始劇烈顫抖了起來,聲音有些顫抖的開口說道:「他終於出現了!」

「天父,您是在說誰出現了?」年輕男子忍不住好奇心開口問道。

「我的恩人,這件事還得從我在華夏當福利院院長開始說起。」天父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這個年輕男子,隨後滿臉回憶的開口說道。

聽見這話,這個年輕男子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天父。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受人尊敬的天父,曾經只不過是一個福利院的院長。

震驚歸震驚,年輕男子並沒有插話打斷天父。

而天父則是滿臉回憶的緩緩開口說道:「五年前,我還是華夏福利院的院長,當時有一個德克薩斯州的房地產開發商來到了華夏,準備在華夏開展他們的業務。」

「而我的福利院在他們的拆遷範圍內,但是他們不顧福利院孩子們的死活強行拆除,拆除了以後,也沒有給一個交代,因此我的女兒十分氣憤的找他們理論,可是沒想到,那群惡魔根本不講道理,活活將我女兒打死!」

說到這裡,天父滿臉痛苦的表情,擺明了是陷入了痛苦的回憶當中。

隨即,天父滿臉感激的開口說道:「當時我差點就瘋了,找了很多渠道想要報復這家房地產開發商,可是都沒辦法,他們甚至還差點將我弄死!直到那個人出現,他一個電話,第二天房地產開發商的董事長就死了,連他的公司都申請破產了。」

「而那個人在出手幫忙解決了那畜生房地產開發商以後,還幫忙投資10億再次建立起了皇冠實驗小學,甚至讓我來德克薩斯州,讓我成為天父,掌管著這個世界的正義。」

……

聽到天父的一番話,這個年輕人瞪大了眼睛。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天父曾經會是一個福利院的院長。

最關鍵的是,天父如今擁有的一切,都是天父口中的那個人給予的。

一句話,就能讓天父這個普通人擁有巨大的權勢。

一句話,就能讓在世界上排的上名號的公司董事長死亡,公司破產。

天父口中的那個人,也太恐怖了吧!

這名年輕人陷入了沉默,他知道,跟著天父,什麼事該問,什麼事不該問。

結果天父抬頭看了他一眼,將他的表情盡收眼底。

「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天父,這些年有些強的離譜的對手,也是那個人幫你解決的嗎?」

這名年輕人跟了天父有些日子了,他知道好幾次碰到那些真正有實力的家族,哪怕是天父面對他們的時候,也難以討到好處。

可是那些對手每次都會離奇死亡或者失蹤。

這一切肯定都是因為天父所說的那個人。

就在這名年輕人暗暗猜測的時候,天父卻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是,也不是。」

「那個人自從我離開華夏,他把我送到這裡,讓我成為衡量世界正義的天秤之父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哪怕是一通電話也從未打過。」

「那,那些對手您是怎麼……」

天父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開口說道:「有些事,差不多該跟你說了。」

說著,天父打開了辦公室的密室,帶著這名年輕人朝著密室內走去。

這個密室內沒有任何的裝飾品,只有照明用的設備,以及一個保險柜。

只不過這個保險柜並沒有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這是具有瞳孔密碼以及指紋密碼的保險柜。

必須瞳孔以及指紋一起驗證成功的時候才能打開。

在這保險柜內,有上百條小紙片,而紙片上,寫著稀奇古怪的符號組成的代碼。

天父拿出一張小紙片,隨後帶著年輕人走出了密室,來到了電腦桌面前,開口說道:「今天,就讓你看看,那個人給我留下的力量究竟有多恐怖。」

「我記得最近,自由國的比伯家族是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挑起兩個小國之間的戰爭?」

「是的,天父,戰爭還沒開始之前,我們就已經警告過比伯家族,可是他們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中,還分別賣給兩個小國導彈,激化這兩個小國之間的矛盾,甚至提前激化了戰爭,導致上千名平民已經死於戰爭當中了。」年輕男子一臉氣憤的開口說道。

天父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那位曾經說過,有爭鬥才有進化,如果太過安逸,反而會讓人倒退,如果只是正常的戰爭,那我們靜觀其變,可是這種為了自己利益挑起的戰爭,那這比伯家族也沒必要繼續存在了。」

「今日,我就好好教教你,如何運用那個人留下的力量,我已經感覺我的身體逐漸不行了,以後維護這個世界正義還需要靠你,好好看!好好學!」

說著,天父拿出剛才取出來的那張小紙片,隨後打開了一個神秘的網站,在上面填寫了有關比伯家族的資料,隨即輸入了小紙片上面的神秘代碼。

輸完那串神秘代碼以後,天父轉過頭來,看著年輕男子的眼睛開口說道:「這樣的紙片那個保險柜里還有一百個左右,如果遇到我們無法解決的力量,那就依靠這些紙片背後帶來的力量,不管怎麼樣的麻煩,都能夠解決,從今天起,我把那些紙片交代給你,你能夠擔負起維護這個世界正義的責任嗎?」

年輕男子頓時呼吸一凝,隨即看著天父一臉鄭重的開口說道:「天父,如果沒有你,我可能早就死了,我明白這些年來你所做的事情的意義,我願意接任你的位置,繼續維護這個世界的正義,不過我覺得像您這樣的人,還能繼續長命百歲,你死不掉的。」

天父倒是看穿了生死一般,風輕雲淡的開口說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現在唯一的遺憾就是能夠在死之前在看一眼那位,親口跟他說一聲謝謝。」

就在此時,年輕人的手機忽然響了,他接起電話以後,電話那邊傳來他一名情報部門屬下的聲音,而彙報的內容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斗獸場,看台之上!

所有的修者都在紛紛的吶喊著,大喊著葉天傾不可能勝利。

而且還有的人在破口大罵。

「該死的,這賭注賠率怎麼是一賠一啊,竟然有一些傻逼,押注這個人類會贏。」

「這根本就不可能啊。」

「是啊,完全沒有可能。」

「這樣的可能性是零。」

他們憤怒的吼著,

這裡的上萬觀眾,押注的並不多,因為他們覺得這場人類和青牛族的戰鬥,完全就不會有任何的看點。

所以大多數人都懶得押注,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故而!

押注的也就是十萬靈石。

但偏偏黑獅在葉天傾的吩咐下,單獨押十萬靈石賭他勝利,

但是看客們並不知道。

這十萬塊靈石乃是黑獅壓得,還以為有人腦子不好,竟然是押了葉天傾這個人類勝利。

「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小小的人類,你還是趕緊認輸吧。」

「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你和我戰鬥必死無疑,我可是實打實的三星戰神。」

「你這般弱小的傢伙,你牛爺爺我一斧子就可以將你劈死。」

擂台上的青牛族強者,他冷笑著開口說道。

他跟剛剛那位青牛族不同。

剛剛那位是雙手持斧,兩把短斧。

這位則是手持一柄長斧。

他身高三米五,武器的長度也已經達到三米。

其中光是那斧子,就是有一米的長度,寒光閃爍很是驚人。

光是這氣勢就已經是勝過葉天傾了。

「哼!」

葉天傾微微一笑,冷哼一聲。

他看著在五米開外的青牛族強者,淡淡的說道:「你也別高興的太早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那!」

「怎麼,你這個弱小的人類,你覺得你能贏過我嗎?」

「哈哈,哈哈……」

青牛族強者,就如同是聽到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他瘋狂的大笑起來。

葉天傾沒有說話,笑而不語。

青牛族大喝道:「現在,你立即給牛爺爺跪下,牛爺爺可以將你打飛出去,不會傷害你的性命,但如果你不這樣做的話,牛爺爺我一斧子劈死你。」

他咆哮著。

看台之上的這些修者,聽到青牛族的咆哮,紛紛興奮起來。

他們看得就是一個氣氛。

現在擂台上的氣氛也是劍拔弩張,他們就越是興奮。

但大家也僅僅只是興奮,對於比賽卻並不抱希望,也沒啥興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