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琉璃拉著司徒錦走進房間,笑道:「必須過來,別人都殺到我家門口了,我如果還縮在家裡那不顯得我很窩囊?再說了有些事情早晚都要解決。」

「有什麼想法,說給我聽!」

花琉璃沖他神秘一笑道:「我那渣爹重新娶了媳婦,也算是辜負了我娘,我自然不肯放過,至於派人刺殺我們的那個賤貨,我就更不能放過了!今天晚上,我來的時候,將那些殺手的屍體都帶了過來,今天晚上我就讓那女人常常被三十來個男人壓的滋味。」

司徒錦看了她一眼道:「我怎麼沒見到那些屍體?」

花琉璃沖門口看了眼,然後顛顛跑過去將門關起左手抵在右胳膊肘上,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閉著眼睛念念有詞道:「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開~」

話一說完,那三十具屍體齊齊出現在屋內!

「這……這怎麼回事?」

花琉璃重新將屍體收了之後,道:「我師傅是鬼醫聖手,上次做夢夢到他老人家了,並且給了我這個仙家至寶,可以容納萬物,並未告訴了我口訣。只是我能使用,但是並未看到過仙家至寶,只知道口訣。」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最新章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知情權、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全文閱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txt下載、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免費閱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知情權

知情權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運動]男神他熱愛科學、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遠處的馬通天此時已經飄於半空,準備接受我的靈魂了,並且馬家的所有人都發出了勝利的歡呼聲,甚至已經準備沖着劉慧白雪生擒活捉了。

可就在這時,他們忽然覺得有些不對。

剛才一直戰鬥的光頭豹和黑子都不知了去向。

可現在黑子卻一個人出現了,直接出現在了……

《陰屍帝命》379章馬家—隕落(五更) 楞邊那佳從沒考慮到自己有沒有退路,一心只想着引越軍越遠越好。

一路跑一路打,一路叫一路跳,憑藉着靈動反應快的身體招惹著越軍。

讓這些越軍簡直拿他沒辦法,幾次迂迴都沒實現,最終只得跟着楞邊那佳走,他走到哪,越軍就追到哪!

戀戀不捨,棄而不舍。

越軍除了這個楞邊那佳外,再也沒看到其他敵人,那份貪念不得不丟棄,只能是一心要逮住眼前這個柬共份子。

就這樣,越軍跟着楞邊那佳在森林內左跑右跑,也不知跑到了什麼地方。

在這裏,地圖沒用,太陽不起作用,到處都渾天黑地。

現在,他們都顧不得這些,只想着先抓到人再說。

又過了一陣之後,楞邊那佳估計著引得越軍差不多了,不能這樣一直跑下去,總有個盡頭,心裏暗想,

「就到這裏吧!」

往前看,森林外有亮光。

楞邊那佳想,「我先跑過那片空地,敲打一下越軍后,再離開。

他這樣想一點錯沒有。如果他先越軍佔領對面那個森林,把一個空地留給越軍,看越軍敢過來嗎?

如果他們繼續追趕,那他就把那塊空地當作越軍的墳場,手裏有槍怕什麼,越軍過來一個就突突掉一個。

有了這個想法后,楞邊那佳不再與越軍糾纏,加快速度朝那空地飛跑而去。

他知道,在原始大森林內,空地不會太大,空地的對面往往還是森林,只要跑進那片森林,就可以佔據主動權,如果能把越軍打退了,也就可以擺脫掉這些越軍沒完沒了的追擊。

可他忘了一點,這裏為什麼會有空地,難道說是老天爺的眷顧,讓這裏能有陽光福射不成。

楞邊那佳一口氣跑出森林,來到了林子邊緣,還想繼續向前跑時,卻傻了眼。

在他眼前,不是蒿草地,也不是什麼灌木叢,也不是什麼懸崖溝壑,而是一大片足有上千平方米的沼澤地。

這可怎麼辦?楞邊那佳沒了主意,總不能光着腳向里跳吧!這要是陷進去,還不如被越軍活捉。被越軍活捉,只要不殺他總還有逃脫的機會,如果陷在這裏,那可是半點活的希望都沒有。

楞邊那佳怔住了,一時不知所措。

楞邊那佳停住了腳步,可越軍並未停止,繼續朝着楞邊那佳這裏猛追。

等這些越軍遠遠看見楞邊那佳站在原地不動,也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還以為他是自動想好了要投降。

但看見楞邊那佳手裏還端著槍,越軍有些害怕,這才開始放慢速度,緩緩向他逼近。

想要活捉就不能開槍,抓住這一個,一審問,其他幾個也跑不了。

越軍如此打算后,便把長蛇陣型擺開,組成一個半包圍圈,朝着楞邊那佳圍了過來。

感覺著包圍的差不多了,越軍中有人喊,

「繳槍不殺。」

楞邊那佳回過頭,目視圍過來的越軍,他顯得很叢容,點不緊張,這還真出乎于越軍意料之外。

就在這當口,楞邊那佳突然間改變了主意。想起那些被越軍害死的族人和家人,他覺得自己與越軍有不共戴天之仇,因而也意識到,被越軍俘虜,簡直是丟祖宗的臉,就是戰死,被越軍打死,也不能做俘虜。

現在他手裏有槍,還想多殺越軍,多殺一個就我賺一個。

想到這,楞邊突然抬起槍口瞄向圍過來的越軍,並猛地扣動析機。

見楞邊那佳要開槍,越軍也是一陣驚呼,忙着進行躲避。

可是,楞邊那佳在扣動板擊之後,槍並沒有響,這才發現,此時槍膛里已是空的,撞機發出一聲金屬碰撞聲音之後就再也沒了反應。

越軍為了抓活的,他們只能忍了,沒有人開槍。

忽然發現楞邊那佳的槍沒有響,越軍立時便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不再害怕,「嘩地」從地上爬起來。

「他沒子彈了。」有越軍喊。

這十幾個越軍大著膽,緩緩地朝楞邊那佳這邊壓。

楞邊那佳一看急了,大聲喊,

「別過來,過來我開槍了。」

楞邊那佳還想嚇唬越軍,可是,越軍不吃他這套,

「嚇唬誰,早看見你的槍不響,還不快點投降。」

越軍沒有一個人停步,整體邁著步子,繼續向前。

楞邊那佳一看空喊的招數不管用,知道前面的路已被越軍封死,只有跳入身後沼澤這一條路。可是,跳下去便活不了,只有死路一條。

楞邊那佳不想死,他一個人在大原始森林裏那麼難熬的日子都過來了,沒成想,怎麼逃也沒逃出去,最終還是死在這片大森林裏。

即使是沼澤,那也是森林的一部分。

「認了,」楞邊那佳心裏暗忖著。

隨後一轉身不在理會身後這些越軍,「愛怎麼地就怎麼地吧!」

只見楞邊那佳用力一甩,把那支沒了子彈的空槍扔進了沼澤。

「噗通」

槍掉在了泥面上,隨後,便見他緩緩地向下沉。

從這一點就能看得出,這裏的沼澤地一點承受能力都沒有,有多少重物他都能吞食的下。

不僅楞邊那佳看的清,圍過來的越軍也看得清。

扔完槍,楞邊那佳抬腿開始走向沼澤。

越軍明白了,知道眼前這小柬國民軍戰士這是要自殺,於是乎,幾個越軍一起大喊,「站住,站住。」

他們不是安的好心,可憐眼前這個楞邊那佳,而是心痛到嘴的肥肉會被沼澤地吞食掉。

也有越軍想過去撈,可又怕像楞邊那佳那樣也陷進去。

有幾個越軍追過來了,與楞邊那佳就在一步之遙。

這時候,楞邊那佳還沒完全陷於泥淖中,污泥僅侵蝕了他雙腿,上半身還暴露在外。

面對這樣的敵手,越軍想往上救可又沒有救人的傢伙式,想要開槍幹掉楞邊那佳,他們又捨不得。

越軍處於了兩難之地。

楞邊看出越軍心思,索性還不往裏走了,故意停住,與對面的越軍叫號,

「小鬼子,過來啊!有種到爺爺這來。」

越軍看出楞邊那佳明顯是在挑釁,也有不服的,就想過去抓人,但被同伴抓住,告訴他,

「你傻啊,他這是找陪葬呢!」

越軍一想也是,如果自己過去,那小傢伙再往裏一拉,兩個人不同時都得陷進去嗎!

算了吧!既然活的逮不著,那咱就逮個死的,估計這個不成問題。

越軍這麼想也沒錯。

從目前楞邊那佳站的位置看,那裏還能容的下人,如果把楞邊那佳打死了,再下去幾個人撈上屍體,往回一帶也能交差,證明他們這一天一夜沒有在林子裏白跑,總算是把柬國民軍消滅了。

之後,幾個越軍一商量,便認為這主意不錯。

他們共同有個心愿,便想拿楞邊那佳當靶子,即可以過槍癮,還可以替被他打死的同伴報仇。

幾個越軍抬起了槍口,準備朝楞邊那佳開槍。

突然,越軍還沒有開槍,卻在他們身後射過來一串串子彈。

「叭,叭,叭」

槍聲一響,圍在沼澤地的越軍像是被人割稻草般放倒了一大片。

人死的是一槍一個。

最先死掉的當屬那幾個正準備朝楞邊那佳開槍的越軍。

這幾個越軍一倒,楞邊那佳的危險立馬解除。

楞邊那佳的危險是沒有了,可越軍的危險來了。

這幾個越軍倒了還不算,其他站着的越軍也相繼跟着一個個被射倒。

不是越軍沒有戰鬥力,只因為他們站的不是地方,又是一片開闊地,又沒有防備,亮給對方的全是後背。

只要後邊開槍的人不換子彈夾,估計眼前這些越軍一個都別想活。

果然如此,這一頓點射之後,圍在楞邊那佳身邊的越軍,像樹樁子一樣被一個個打倒,連點反抗時機都不給,只一眨眼的功夫,越軍是一個不剩地全被乾死。

等到這些越軍一倒,楞邊那佳才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吳江龍跪在一棵大樹旁,以大樹桿為依託,瞄著越軍一個個地進行點射。

他不點射不行,越軍的那一頭還有楞邊那佳,如果有一顆子彈從越軍身邊擦過去,都可能傷到楞邊那佳。

吳江龍也夠膽大,即使用點射射擊,也難保不走空槍的時候,但這是沒辦法的事,眼看自己再慢一點,楞邊那佳可能就沒命,所以,他不得不冒這個險。為了安全起見,他用了這種跪射姿勢,總要比站着掃射穩妥的多。

還好,吳江龍的這一招奏效了。

越軍全都死了,唯獨楞邊那佳活了下來。

楞邊那佳看到吳江龍,大喜過望,他想一千遍,一萬遍也不會想到自己還能從死神的窩中爬回來。

「既然有人救我,那我就不死了。」

楞邊那佳重新燃起活着的願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