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和現在代表着全世界的帝國財閥為敵,毫無疑問接下來的道路,將會更加漫長和曲折,甚至會大大影響到自己人工智能的成長,甚至可能影響到人工智能最終進化。

但是夏宇從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前路漫長又如何,想像兩萬五,想像現在可以和他並肩作戰,永不屈服的先輩,夏宇心中就充滿了熱血。

有着這些帶着絕望情緒,依舊不後悔的先烈,可以看清前路,知曉未來走向的他,又怎麼可能擔憂、害怕。

困難只是暫時的,偉大的華夏五千年歷史,賦予了這片土地人們,最為珍貴的財富,這個財富永遠流淌在我們的血液之中,永遠融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未來是光明的,華夏日後也將再次重回曾經的榮耀,那麼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經濟殖民帝國的未來,那凄慘的下場,那麼只能無賴的耍死狗,用核武器和人工智能毀滅互聯網同歸於盡的手段,只是衰落狗的無恥行為而已。

不過這一輩子,夏宇的人工智能有着先發優勢,更有着最為底層的核心架構優勢,未來這些無賴的手段,將會統統失去作用,這輩子這些死狗跳的越歡,以後的下場就越凄慘而已。

想到這裏,夏宇的心情就好了許多。

讓提莫和小手,繼續配合整合手機行業的軟件、硬件資源,然後交給他選擇。

接下來夏宇,再次開始將心思放在了互聯網之中。

時間飛速的過去,很快09年農曆新年結束,開年之後,微薄、微訊和狗東,也即將開始新的計劃。

新時代、新氣象,在國外各國還沒有走出經濟危機的陰影之時,華夏已經因為高效率政府的內需拉動計劃,本就影響不大的經濟開始迅速起飛。

全國各地的基建工程,迅速的開始立項,各個大城市也瘋狂的開始建房子。

當然在這個過程之中,房價也開始飆升起來,加上各大公司的推動,華夏居民口袋中的財富,迅速的投入了房地產領域。

三大一線城市,一個準一線城市,最先享受到了紅利,繁華的城市讓人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盛世。

而與此同時,夏宇的微薄公司、微訊公司以及狗東公司,也開始更進一步資源整合,加上微支付這個支付平台,開始形成了互相彌補的生態循環體系。

當然現在的核心依舊是以微薄為主,微訊和狗東都需要藉助微薄的流量發展,暫時還無法對微薄提供多少幫助。

而微支付,更是三家一起輸血,讓微支付儘快可以追趕上支付寶。

開學之後,夏宇和宿舍的兄弟們,再次聚會了一番。

再次回歸校園,夏宇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他這才發現,自己短短半年的時間,竟然做出了這麼多的事業。

微薄已經成為互聯網第一的企業,而且在貓廠和鵝廠的聯手打壓之下,依舊是憑藉自己的優勢,穩穩的捍衛著自己第一平台的輝煌,而且還在繼續跟隨華夏互聯網的成長而成長。

越來越多的網民,在第一次上網之後,通過同伴的影響,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微薄賬號,從而發現了新的天地。

他們這才發現,原來互聯網是如此的神奇,自己身邊的事情,可以通過微薄分享,如果遭遇了委屈和社會黑暗的一面,也可以通過諸多網友們的幫助,為自己做主。

而且自己也可以通過自己的聲音,讓那些不公平的事情得到遏制甚至消失。

這也是微薄增長的原動力所在,周圍朋友的推薦,以及自身真真正正的體會。

微薄的定位,就是和互聯網一樣龐大,甚至超越互聯網,現在的微薄的確已經在實現著夏宇的這個偉大目標。

通過微薄的帶動,微訊的發展也極為恐怖,加上威風系列現在更加依賴國內市場,手機行業的發展,也因為威風系列的帶動,達到了前世11年後半年的水準。

這個時候夏宇回到校園,也有着放鬆自己心情的目的。

只是在和兄弟們聚餐之後,夏宇才發現了一些問題。

前世他根本沒有關注,或者司空見慣的問題,這個時候才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金都本身位於欠發達的西部地區,因而這裏的大學生大多數都是本省的學子,這些學子們的生活,簡直震動了夏宇。

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年代居然還有人一個月的生活費不足一百元,而且就這還無法完全保障,許多學子更是連回家的車費都捨不得,就在校園裏度過了自己的新年。

許多人就連打工,賺取那微薄的時薪,居然都要搶著做,因為工作太少,想要兼職打工的學生太多了。

夏宇很難想像,已經09年的華夏,威風系列銷量已經突破兩千萬大關,平均價格超過三千的華夏,竟然還有生活如此困難的大學生。

他們的時薪甚至不足三塊錢,這讓夏宇真的是完全無法相信。

「我能做點兒什麼?」

夏宇心中這樣問自己。

他現在的財富不少,可是基本上已經確定,以後要投入手機行業,幫助國家弱勢的項目,迅速的起步。

而從落後追趕先進,那是必然需要更大規模的資金支撐的,這個資金是絕對無法節省點,因而讓夏宇直接給錢,那是不靠譜的行為,而且可以幫助的人群太少太少了。

那麼既然如此,就給他們提供工作,只是這個工作要從哪裏來?

微薄雖然也招募實習生,人數也不少,可是相比較廣大的大學生群體,那就是杯水車薪而已。

「互聯網,還是要通過互聯網解決,究竟怎麼解決呢?」

夏宇首先就想到了互聯網,從而內心開始思索了起來……

。【太子謀反案】

王建年事已高,且養子眾多,多達120人,諸養子手握重兵,身居高位,都在覬覦接班人的位置,比如王宗佶。

迫於現實,王建封次子王宗懿為皇太子,並把中央禁軍的指揮權交給他,設置永和府,在文武百官中挑選傑出人士,作為太子爺的幕僚。「太子幫」勢力日益增長,做好了接班的

《五代十國往事》第238章太子謀反案 血戰半個時辰后,整個連雲寨早已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此番大戰,祁連山寨大勝。

整個山寨內,一個站着的連雲寨山賊都沒有。

數百名山賊,降的降,死的死。

………..

連雲寨,忠義堂。

顧川在忠義堂的牌匾下駐足了許久。

「忠義堂,聚義堂。」

不知道什麼原因。

他所知道的這些馬匪,山賊們….

好像都喜歡在大堂的名稱里,加上一個義字。

原先的狼山寨如此,現在的連雲寨,也是如此。

也不知道其他山寨是不是也如這般。

轉身掃了一眼,堂外跪地俯首的山賊們,顧川頓時失笑。

這人啊,哪有什麼義氣不義氣的。

顧川並不喜歡這種動不動就下跪的人,感覺彆扭。

轉身朝身後的郝頭吩咐道:「讓他們把寨子打掃乾淨,然後關進監牢內。」

「屬下明白!」

郝頭也知道自家公子的喜好,連忙點頭。

「公子,這是連雲寨的副寨主,您看如何處置。」

這時,一名死士提着兩名被捆綁的中年漢子,走上前來,恭聲道。

「大人,我願降,我知道羅傑的秘庫在那,求大人饒我一命。」

另一名漢子,倒是很硬氣,沒有出聲。

顧川敬他是條漢子。

所以便從死士的腰間抽出寒刀一揮,刀刃順勢而下,掃向了他的咽喉。

「嗬——!」

那名硬氣的漢子,感受着咽喉傳來的腥甜感,身子拚命地掙扎著。

顧川的手勁並不足以直接斬斷他的咽喉,只是隔開了一道淺顯的口子,便砍不動了。

見漢子痛苦的掙扎,顧川把手中的長刀插回了死士的腰間,彎腰笑道:

「抱歉,力道好像小了些。」

隨後起身,朝身旁的劉五吩咐道:「殺了吧。」

「是,公子!」劉五恭聲道。

那名硬漢聞言,掙扎得更加劇烈了,想要說些什麼。

便見劉五手中長刀揮出,瞬間斃命。

顧川揮了揮手,讓死士把硬漢丟出去。

然後饒有興緻地用手挑起另一名中年漢子的下巴,仔細打量他。

「知道他為什麼會死嗎?」

儘管眼前的白衣少年,聲音很是溫和,也聽不出一絲殺氣。

丁恢卻感覺有修羅在自己耳邊低語,咽了咽口水,臉色惶恐道:「小的,不知。」

顧川慢慢走上了忠義堂的高座上,笑道:「我喜歡對我忠心的人,不喜歡對別人忠心的人,明白嗎?」

聞言,丁恢急忙出聲:「小的,忠心,小的一定會忠心的,求大人饒我一命…..」

「知道祁連山脈其他五峰的寨主是誰嗎?」

「知道,小的知道,請大人指示,需要小的幹什麼,小的赴湯蹈火,也會完成大人的任務。」

顧川從懷裏掏出一塊令牌,扔給了他:「去聯繫他們,說我三天後,請他們吃頓飯。」

「小的,明白!」

「行了,就這樣吧。」

隨後便讓死士把他帶了下去。

這種人要說對他忠心,那才是真的滑天下之大稽。

不過他也不在乎,有時候讓人怕你,比讓人敬你,要方便得多了。

就在這時,王富貴四人齊齊走進忠義堂內,抱拳復命。

顧川望着四個獨臂大俠,眉頭微皺,「你們使用兵解了?」

四人無言你看我,我看看你,均不知道說些什麼。

顧川的目光,掃過四人後,落在了王富貴身上:「能長回去嗎?」

這個世界有着種種神奇,短肢重續,應該不是問題。

王富貴沉吟了幾息后,說:「目前沒有,不過請公子放心,獨臂並不影響屬下等人的戰力。」

顧川伸手指了指,還是沒有忍心說什麼。嘆了口氣道:「以後你們四個就跟在我身邊吧。」

「是,公子。」

雙手沒了,王富貴等人便單臂捶胸行禮,絲毫看不出任何沮喪或者不適的樣子。

不過他們越是這樣,顧川才感覺難受。

「都滾下去養傷吧。」

待到四人離開后,顧川落座,怔怔地望着即將拂曉的天際。

在祁連山寨的那段時間,他一直給自己催眠。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虛擬遊戲,只有一條命的那種虛擬遊戲。

在這個遊戲中,他沒有朋友,沒有親人,他很孤獨。

他只有一幫冷漠面癱的死士。

所以他下意識地把這些死士當成了自己的朋友,親人。

雖然他拚命地給自己催眠,但他心裏清楚,這不是遊戲,這是真的。

王富貴四人的斷臂,更是讓他明白。

這個世界,人會受傷,也會死。

「死了也就沒了啊~」

…………..

另一邊,丁恢在五名死士的陪同下,早早地就奔向了祁連山脈的其餘五峰。

馬嘯山林,踏夜前行。

一段時間后,天際漸漸出現了一絲紅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