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姑娘在大家的注視下,沉默了會兒才指了指腳,示意這相機砸到她腳了。

蘇澤又是鬆口氣,不是要害部位就行,「那姑娘,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下。」

那姑娘搖頭。

不願意去。

姜保生道,「那就讓他賠醫藥費。」

蘇澤也沒二話,立馬掏了個錢包出來,把裏面的大團結都拿出來,遞給她,「姑娘,這裏有一百三十塊,你先拿着,要是不夠,你告訴我你家地址,我等會兒再給你拿些。」

那姑娘沒接。

蘇澤就去看雲珊,讓她再問問。

雲珊只好再問了下她,「你接受賠償嗎?你被砸到的腳感覺怎麼樣?要是嚴重,你一定要說,讓這肇事者給你治療,給你賠償,給你誤工費,精神損失費。就算不嚴重,也應該要,誰讓他不放好自己的物品。」

韋雪在旁邊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種費可以賠償,她記下了。

蘇澤也瞪直了眼,不過沒說話,他是希望那姑娘同學賠償的。

「要是你想出口氣,你也可以砸回去。」雲珊又加了句。

蘇澤眼睛又跟着瞪了瞪。

那姑娘小聲說,「賠償好了。」

雲珊就把蘇澤手上的錢拿了過去,塞到姑娘手上,「這裏是一百三十塊,你要是覺得不夠的話,可以跟他說的。」

蘇澤也道,「對,你給我個聯繫地址,我等會兒再給你送過去。」

姑娘搖頭,把錢還回雲珊,「哪樣東西砸到我,就用哪樣賠。」

大家也都愣了愣。

哦哦,那就是賠相機。

雲珊問,「你是想他買一台新相機給你嗎?他現在這台也不知道有沒有砸壞。」

那姑娘說現在這台就行。

蘇澤看起來也不心疼,立馬把相機給了她,然後一百三十塊也塞給了她。

這事才算完。

「兩位同志,謝謝了。」蘇澤跟雲珊韋雪道了謝。

老頭在旁邊哼了聲,「有個車子眼睛長額頭上了,只管耍威,不看路,該!」

蘇澤對這個老頭沒了脾氣。

轉頭再是跟雲珊、韋雪道,「兩同志去哪兒?要不要我送你們一程?」

他拍了拍身邊的摩托車,示意乘兩個人完全可以。

韋雪看着他這威風的摩托車,滿是驚奇,這摩托車跟她在豐市見到的不一樣啊,這車看着貴很多。

雲珊還沒說話,姜保生就道,「小兔崽子,想打歪主意呢。」然後對雲珊兩人說,「姑娘別聽他的,這貨看着就不是個好人,咱得多個心眼。」

蘇澤被他氣得夠嗆。

雲珊忍住了氣,跟姜保華說,「謝謝大伯,他這樣的我肯定不相信的,但大伯這樣正義的人,我是相信的,所以我想跟大伯打聽一下,海大區這邊有沒有房子賣啊?」

。在距離雲霧大山遺址不遠處的荒涼山谷內,一頭老黃牛正在打著瞌睡。

自從蘇牧走後,老黃牛時不時的就去聯軍大營轉上一轉。

對於一尊大神通修行者的坐騎,那些輩分不高的仙神,十分給面子的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有時候老黃牛都在想,若是蘇真人一直都不回來,他豈不是可以一直享受這樣的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五百二十九章重回洪荒世界(一) 隨後一個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赫然正是呂疏君。

在呂疏君出現的時候,王石雨鬆了一口氣,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

呂疏君向林雲洵行了一個禮,轉頭看向林天霄,眉毛一挑:「師弟,你說剛剛師兄說的話,可在理?」

看着不遠處的呂疏君,林天霄眼神微眯:「師兄所言極是!」

「一百極品靈石,買我贏!」隨後林天霄將袋子扔在桌子的右側,便離開了,往比武台而去。

此時下面瞬間窒息,緊接着沸騰了,炸開了鍋。

「我靠,他不會瘋了吧,一百極品靈石,竟然還買自己贏,這是明顯的送靈石啊。」

「他是不是傻了?我以為他買宣文贏呢!」

「是啊,我也這麼認為,即便到時候輸了,還能有一百極品靈石,賺大了。」

「這王石雨真是好命,白撿了一百極品靈石!」

「不愧是林三公子,還是如此豪氣,只是腦子笨了一點。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賭注。那可是一百極品靈石啊!」

「我的天吶!我都遇到了什麼?」

……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王石雨將靈石收了起來,有呂疏君在,此番他倒是心中安定了不少,同時不忘暗罵林天霄:「媽的,差點被林天霄那小子給吼住了。在這麼多人面前,讓我出醜,不過看在你送我這麼多極品靈石的份上,暫時不與你計較了。」得意洋洋。

走了幾步的林天霄忽然想到了什麼,回頭看向了呂疏君:「我倒是有興趣和師兄賭一場,不知師兄意下如何?」

呂疏君沒想到林天霄會對自己說這個,顯然有些好奇,饒有興趣:「師弟不妨說說看。」

林天霄掏出玉瓶:「靈石我是沒有了,不過我倒是有些丹藥。回靈丹,兩紋回靈丹。」

呂疏君沒有絲毫猶豫:「可以!」

林天霄眼神微眯:「怎麼賭?」

呂疏君毫不在意地指了指桌上:「如此,如何?」

「師兄果然好爽。」

隨後林天霄將玉瓶扔給了呂疏君,呂疏君伸手接過,不過並未打開。

林天霄扭頭超前而去,隨後聲音傳來:「這裏面有八十粒兩紋回靈丹。」

下面頓時鴉雀無聲,寂靜的可怕。一雙雙眼睛翼木,直直地盯着呂疏君手上的玉瓶,能夠看到眼中的熾熱,渴望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隨後驚叫聲一波接一波。

「瘋子!」

「兩紋回靈丹!」

「八十粒兩紋回靈丹!」

「操他娘的,這林天霄就是個瘋子。我辛辛苦苦修鍊好幾年,都沒還沒混到一顆一紋回靈丹,他一出手就是八十顆兩紋回靈丹。」

「以現在的行情,一顆兩紋回靈丹最少五顆極品靈石,那八十顆的話,就是四百極品靈石。」

「我靠,豪賭。這絕對是一場豪賭。」

這是他們見過的最大一場賭注了。而且還從來沒有人用這麼多的回靈丹做賭注。這可是玄兵玄士最渴求的丹藥,可以幫助突破的丹藥,誰會願意拿來賭。

也只有林天霄這個瘋子有這樣的魄力了。

即便連上面的林雲洵也沒想到,林天霄竟然拿出八十兩紋回靈丹做賭注。這一瓶回靈丹不用說,肯定是林宗澤給林天霄的,這丹藥對林家培養弟子還是蠻重要的。他心中也是不免覺得林天霄有些胡鬧,臉色微冷。

呂疏君也沒想到,林天霄給自己的玉瓶里竟然有八十顆兩紋回靈丹,即便是他也是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抽。不過既然接了林天霄的玉瓶,現在不可能再退回去了,這裏這麼多雙眼睛看着。

如果真的退了回去,他這臉還真沒地方放。臉面這東西,有的時候就是打碎了牙,也要撐住!再說,他可不相信,短短十日,林天霄就能和宣文對抗。

林天霄身上原本一共剩下七顆極品靈石,九十顆兩紋回靈丹。現在身上只剩兩顆極品靈石,十顆兩紋回靈丹,還有瘦子的那兩顆白色丹藥。他算是將全部的身家壓上去了。加上借的極品靈石,足足壓了有五百的極品靈石,當真是一場豪賭。

要賭就來場大的。果然是要一賭傾家蕩產的節奏啊。

要是真的輸了,還債還要還一段時間了。

呂疏君看着走上去的林天霄,眼神閃爍著光芒:「既然師弟如此慷慨,那師兄我就笑納了。」

林天霄並沒有理會呂疏君的冷言熱諷:「師兄不要覺得燙手就好!」隨後沒有絲毫猶豫地回到了比武台邊上。

此時林雲洵微微起身:「既然你們雙方已久就緒,那麼比試開始吧。老規矩,武器你們隨便選一件,不得使用私藏的暗器。一方主動認輸以後,另一方不得再出手,否則必受重罰,你們兩人聽明白了嗎?」

「弟子明白」

「明白」

宣文和林天霄紛紛點頭。

林雲洵再次出聲:「好了,既然如此,你們先選武器吧。」

隨後兩個大大的武器架子被幾個壯漢抬了上來,武器一應俱全。這些武器都是林家為比試的弟子特意準備的,殺傷力不大,但也不可掉以輕心,還算是鋒利的。

隨後兩人開始上前選武器了。

宣文最終選了一把長劍,手指在劍身一彈,「噔」一聲脆響傳來,看其神色很是滿意。

林天霄看了半天,並沒有看見自己特別喜歡的武器。隨後一一拿起在手上掂了掂,最終在大家詫異的目光中,選擇了一把寬厚的黑色大刀,和唐刀有些像,但是卻是大上了好幾號。刀柄一尺,刀身長六尺,寬一尺,入手微沉,估計有三十來斤。

眾人見得林天霄選了一把厚重的大刀,哄堂大笑,議論紛紛。王石雨在下面更是大為開心:「這傻子,宣文選了長劍,不過四尺而已,他竟然選了這麼大一把大刀,這是比試,又不是比誰的武器大。」

呂疏君表情冷淡,不過也可以看出他眼角的嘲諷之意。而龔晨見得林天霄選了大刀,也是微微搖頭嘆息,有些掩面的衝動。

此時即便玉清也是微微擔心,不知林天霄是何意思。按照常理來說,林天霄應該也會選劍,畢竟林家主修的是劍法。而且劍比較輕巧靈活,林天霄本身實力就不如宣文,更應該選擅長的,輕便的,減輕自己的壓力。

而他選的這把大刀看起來就有些分量,十分笨重,肯定對身體有些拖累的。而且也沒聽說林家誰用刀的,更不要說是這麼大的刀了。

此時林雲洵看着林天霄選的武器,心中也是微微嘆息:「雲翔這兒子難不成真的傻了?看他修為已經到了三階玄士巔峰,以他之前驚人的戰力,選一把合適的武器,還能撐一會。如此選了這把玄鐵刀,還真是出人意料。」

而如果這裏還有一人支持林天霄的話,那就只有江天浩了。此時他站在玉清邊上,聽到周圍的嘲諷,他雙拳緊握,眼中自信滿滿。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也是只是見的世面太少,盲目的自信吧。

「確定了?」林雲洵看了看宣文,宣文默默點頭,隨後看向林天霄,此時他問這一番話就是想提醒一下林天霄。要不是林天霄是林家嫡系,怕到時候輸的太難看,他才懶得多問。要是換成其他人,早就喊上台開始了。

「嗯,確定了。」不過卻是得到了林天霄這樣的回答,關鍵林天霄看都沒看他,而是耍弄起大刀,感覺得到了寶貝一般。

他這耍弄,在別人看來似乎有些吃力,更是引來下面人群的嘲笑,不過他們嘲笑的同時,內心也是很開心的,因為他們幾乎一面倒的將賭注壓在了宣文身上,林天霄一敗,靈石就到手了。

林雲洵內心多少有些失望,不過卻是並未表現:「既然你們武器都選好了,那就上台吧。」

宣文一個華麗的翻身,穩穩地落在方圓五丈的比武台上,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下面的吃瓜群眾立刻拍手叫好。

而反觀林天霄,拖着大刀從樓梯一步一步走上去,似乎還有些費力,就像個耕田的老黃牛,吃力的很。又是惹得下面一陣笑聲。

這尼瑪怎麼看也不是一個級別的戰鬥啊。

。 梅魯與加梅內斯有很大的不同,誇張的身材以及對食物的渴望,都讓梅魯在三人之中顯得與眾不同。

「梅魯這樣的人是不會將秘密寫在臉上的。事實上,連我都不太清楚他為什麼會活這麼長的時間,正如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活這麼長時間一樣。」加梅內斯繼續說道,「生命的意義是我一直試圖挖掘的秘密,很多實驗都是在圍繞『延長壽命』這一課題展開,卻一直收效甚微。」

「下界的勞役者難道是……」韋恩突然想起了那些在下界失去思考、只知道埋頭挖礦的生物,長得稀奇古怪,但他們曾經都是人類。

「他們啊……你都見到了?」

韋恩點頭。

「沒錯,因為實驗,他們才變成了那個樣子,但是……唉。」加梅內斯欲言又止,隨即又擺手轉移了話題,「其實,延長壽命不止我一個人在做,可米德也在從另一個途徑研究這個客體。我們希望從肉體著手,延長人類的壽命,可米德則希望通過機器來做到這一點,他最成功的作品,應該就是里哈吧?」

「看來高貴者也不過是供人實驗的素材。」韋恩嘲笑道。

「錯了,他不成功從改造中挺過來,誰會放心將阿爾貝丹的權力交給他?」加梅內斯反問道。

韋恩看著加梅內斯,老者的雙眼明亮,哪有一絲大限將至的感覺?

還是說他真的在騙自己?

韋恩也拿不準,但加梅內斯的話中還有一些讓他感到疑惑的地方,免不了再仔細詢問一番。

「您剛才說,澤魯塔存在於大惡魔的培養罐中,那麼,他對大惡魔以及加羅斯特珈不了解嗎?」

加梅內斯呵呵一笑,「他如果知道就好了。很遺憾,他從培養器出來之前的記憶為零。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兩人對加羅斯特珈的了解是一致的。」

韋恩倍感頭痛,現在來推斷,似乎梅魯的經歷最為神秘。

不過,從目前來看,無論是澤魯塔,還是加梅內斯,他們的高壽命與大惡魔有極大的關係,而從這個方面考慮,或許梅魯也與大惡魔有某種不為人所知的聯繫。

只是除非梅魯樂意,否則,任何人都不可能從他的口中撬出他長命的緣由。

「抱歉,加梅內斯大人,還有一個問題。精靈為什麼會死亡?我聽別人提及過,魔法石的本質就是精靈的屍體,您在這方面有什麼研究嗎?」韋恩又問道。

精靈、魔法石、大惡魔,這三者之間很難說有什麼直接的關聯,但這些都是韋恩想要知道的事。

精靈,尋常人很難看到,它從某種程度上,維持著自然元素的秩序。

當精靈大量死亡時,說明世界的環境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它的影響同樣顯而易見——魔法師這一職業已經絕種了。

「你怎麼知道這些?」加梅內斯並不記得他向韋恩提及過兩者之間的關係,但或許是想到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隨即神色又釋然,「不重要了。加羅斯特珈幾乎沒有什麼資料,設備倒是擁有不少。我們花了數百年的時間,在沒有文字記錄的基礎上完成逆向工程,才掌握了加羅斯特珈的科技,從而解開了魔法石的秘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