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樓的叛徒,還敢在本太子的眼皮子下晃悠,你是嫌自己的腦袋多了?」君無紀笑容陰森。

「白莊主聞名天下,誰人不想瞧瞧真面目,為了瞧上莊主一眼,錦娘是死也甘願了。」錦娘頓了頓,看向了火海,笑道,「不過眼下,莊主似乎是沒有時間來殺我了,蕭小姐怕是撐不了了。」

朝華宮內,紅牆朱瓦,雕欄玉砌,此時卻都被火舌吞盡。

面前的這個「劉凌」是假的,那麼真正的劉凌呢?君無紀望向裡面的火海,頓時心中大駭。

「阿昭!」

君無紀大呼一聲,然後飛身便撲進了火海之中。

臨走前一雙透露著風雪般的殺意的雙眸狠狠的瞪了一眼錦娘。

那一眼看得錦娘的心中不由得一動。

此時的何澤似乎也想到了什麼,剛想要隨著君無紀一起衝進火里,但是卻被錦娘一把拉住了。

「陛下,錦娘今晚的主要目的不是瞞天過海,而是看住陛下不要進去破壞皇後娘娘的計劃。」

「朕倒是不知,望月樓什麼時候成了走狗了!」何澤怒道。

「皇後娘娘是一早就算定了皇上不會放棄蕭小姐,這才想到了這招釜底抽薪。」錦娘雙目如炬,「陛下,北嶽豈能毀在你的手裡?」

「你以為,這樣做君無紀會放過北嶽?」何澤怒道。

「皇后秘密處置了蕭昭寧,是皇后得罪君無紀,而不是你!再說了,此時皇后恐怕是早就已經得手了。只要陛下在這個時候不添亂,那麼這件事情就不會和北嶽扯上關係。」錦娘漫不經心的道。

再說了,就算是沒得手,她也無所謂。北嶽也好,大齊也好,誰做這天下的王都是一樣。而她,只需要擇木而棲便罷了。

他們要的是廟堂,而她,只要江湖。今天幫劉陵一把一來不過是看在劉旭引那個死老頭的面子上,二來也是自己很好奇真正的白笙長什麼樣子?

今日一見,還真是沒有讓自己失望。

。 「景深,醒醒……」

陸景深猛地跳了起來,「爺爺醒了?」

喬音指着重症室內,「剛才爺爺好像睜開了眼睛。」

重症室內,醫生和護士正在給老爺子做檢查。

陸景深貼在透明玻璃牆上,滿眼期待。

喬音也看過去,在心裏祈禱這個老人能夠醒過來。

畢竟,在陸家,唯有這個老人對景深好。

不一會兒,醫生和護士陸續走了出來,陸景深忙問,「我爺爺怎麼樣?」

醫生道:「老人家的身體無恙,剛才已經醒了一次,相信到下午會徹底醒過來。」

「謝謝醫生。」陸景深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喬音忙道。

等醫生一行人走遠,陸景深猛地抱住喬音,「音音,我爺爺他沒事了!」

「嗯,醫生都說了,爺爺下午會徹底醒過來的,爺爺沒事了……」

喬音感覺自己的肩膀上濕了一塊。

「你才睡了半個小時,爺爺要下午才醒過來,你再睡會兒。」

喬音勸陸景深。

這次陸景深沒說什麼,就乖乖躺了下來。

他這次睡了兩個多小時,直到快十二點才醒過來。

一醒過來,就貼在玻璃窗上看着裏面病床上的老爺子。

一直到兩點左右,陸景深高興地大叫起來:「醫生!醫生!我爺爺醒了!」

這次的老爺子是徹底醒了過來,在被推去做了個全身檢查后,陸景深終於被允許進病房了。

「爺爺。」

陸景深緊緊握著老爺子的手。

老爺子看向一旁的喬音:「孫媳婦?」

喬音不待陸景深說話,就主動叫道:「爺爺,我是景深的媳婦!」

老爺子很高興,笑開來,「好,好好。」

沒說幾句話,護士就來趕人,「病人現在還需要休息,請你們出去吧。」

老爺子慈愛地看着陸景深和喬音離開。

老爺子這一醒來,原本委靡不振的陸景深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瞬間復活起來。

他攬著喬音的肩膀,「走,請你吃好吃的。」

兩人怕中午吃飯時老爺子醒來,所以都沒去吃中飯。

老爺子一醒過來,又用了醫院時最好的藥物及設備,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不過由於年齡較大,身體機能畢竟不比年輕人,到底是不如病前健康了。

老爺子出院那天,陸景深本來是打算親自送人回家的,可他才上車,就接到了秘書的一個電話。

「老闆,今天上午有個投標,必須您親自參加……」

老爺子笑着趕人,「去吧,去吧,別因為我耽誤工作。」

他也是陸家唯一知道陸景深在創業的人。

陸景深這個投標工作前期已經準備了半年,這幾天他泡在醫院,都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那好,爺爺,等我忙完,我回家看您!」

老爺子沖他擺擺手,十分欣慰地看着陸景深開車向另一個方向駛去。

經過一場激烈的角逐,陸景深終於在目標價內拿下了標。

他拿起電話打給老爺子,誰知電話才接通,就聽到對面傳來陸父的聲音。

「你爺爺暈倒了!」

這次陸老爺子的暈倒,在醫院裏做了各項檢查,卻並沒有檢查出病因。

喬音一回到家,就聞到屋裏一股濃郁的煙味。

一向不抽煙的陸景深,這幾天為了陸老爺子,學會了抽煙。

喬音打開門窗,把焦躁地陸景深推進浴室,「臭死了,去洗個澡!」

幾天沒睡好的陸景深紅着眼睛進了浴室,沒一會兒喬音聽到了水流聲,才悄悄嘆口氣。

等陸景深從浴室里出來,喬音抱了盆花給他,「你把這個拿回去,放在爺爺的房間,這種花是用藥草養大的,可以凝神聚氣,對爺爺有幫助的。」

陸景深一眼就認出,這盆花跟當初拍賣場上一號拍賣品一模一樣,當初那盆花可是以高價被買走的。

他深深看了眼喬音,並沒有揭穿這花是喬音種植的事實,抱了抱她:「謝謝!」

後來拍賣會後,他找人打聽過,這種具有藥用價值的花,是兩年前出現在市場上的。

對於目前醫學界許多還沒有醫治辦法的疑難雜症,有着非常好的抑制作用。

這世上錢能夠買到很多東西,可唯有生命,是錢也買不到的。

這盆花放在爺爺房間,至少能夠抑制爺爺病情的惡化,為救治爺爺爭取更多的時間。

喬音拍拍他,「我認識一個中醫,很厲害的,這兩天我聯繫一下他,讓他來給爺爺看看。」

陸景深覺得自己再說謝謝,好像不足以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他重重地抱了下喬音,「我先把這花給爺爺送去!」

「嗯,這盆花是新研製出來的,不僅能抑制病情,還有療效作用,我們先看看這花的作用怎麼樣。」

等陸景深離開,喬音打開手機,劃到通訊錄上。

「沈爺爺,你最近有時間嗎?我有位長輩生病了,想讓你看一看……這麼巧,那好,等你來了我們再聊……」

喬音想着三天後沈爺爺剛好要過來給一個朋友看病,只覺得很巧。

這位沈老爺子,是喬音在一次十分巧合的場合下認識的,當時只知道他是一個很厲害的老中醫。

後來又接觸了幾次,喬音才知道這位老爺子可是中醫中的國手級別。

喬音打這個電話,其實也是碰碰運氣,畢竟這位老爺子一年到頭,全世界到處跑。

可見陸老爺子的運氣很好,居然剛好碰到沈老爺子要來這裏的時候。

喬音鬆口氣。

她沒打電話告訴陸景深,想着等人到了再介紹給他。

而陸景深把花放進病房后,陸母看到撇撇嘴,「你爺爺都這樣了,你放盆花,他還能看得到嗎?」

虧得老爺子平時那麼疼愛他。

其他人過來,帶得都是些能給老爺子補身體的人蔘鹿茸什麼的貴重藥材,她這個二兒子居然抱了盆花進來!

陸景深沒說話,把花放在一個合適的位置,就輕輕走到床邊。

陸老爺子嘴角帶着笑,彷彿正在做着什麼好夢。

可床頭嘀嘀嘀響地監測器,卻無時不刻地提醒着他,老爺子不是在睡覺。

陸景深抿抿嘴,拿起床頭的盆子和毛巾去接水。

陸母看陸景深不理她,氣得要死,剛要再說話,就被陸父攔住:「夠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什麼時候!」

。 沒人注意到王玥是什麼時候搞出水繩纏上宗瀅的,就連智代都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等到她發現時已經遲了。

宗瀅瞬間就被王玥拽了回來,只要被王玥抓住,那宗瀅可以算是半廢了。

沒說全廢了還是因為在王玥被限制的情況下,她的烏龜殼可以抗一會,但多半也是沒有什麼可以迴旋的空間了。

面對這種突髮狀況,雖然說兩個小傢伙多少有些慌忙,但似乎早就有這方面的準備。

宗瀅毫不猶豫的給自己疊上了厚厚的結界,並夾雜了空間封鎖結界防止王玥可以直接透過結界直接碰到自己。

而智代則再次八翼一展直直的向王玥衝來。

「喲?英雄救美這是?」

看着快速奔襲而來的智代,王玥搖搖頭多少有點無語,

「你就不怕美沒救到自己給搭上?」

雖然王玥非常欣賞智代這種為了救宗瀅毫不猶豫和自己正面硬鋼的行為,但是實在是太無謀了,看來這三年讓她們跟着幻想鄉這群鐵憨憨把她們教的有點腦子不靈光了,這可不行。

正想着回頭要多調教調教她們這方面的思考能力時,宗瀅也已經被拖入王玥的範圍圈,到時候宗瀅就完全被王玥控制住,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專門針對一下智代就可以了。

但是畢竟王玥也不是神,或者說神明也有被陰的時候何況王玥?

就在宗瀅被拖入王玥範圍的那一刻,王玥突然發現自己周圍被設立了一個巨大的防禦結界,把三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而智代更是一個加速出現在王玥面前不到兩米的位置,收攏了自己的翅膀成一個團狀,接着巨大的衝擊波帶着灼熱氣浪直接把王玥都吹飛出去。

「窩草!」

飛出去的王玥一臉懵逼的看着智代上方的一個小型蘑菇雲,滿臉只有窩草。

剛剛那玩意他太熟了,絕對是核裂變,雖然威力還沒有大到那麼誇張,但智代什麼時候學會這種謎之操作的?

趕忙止住身形想搞清楚什麼個情況,但下一秒一發妖魔炮外加一發不屬於妖魔炮的魔炮夾雜在衝擊波中毫不猶豫的射向王玥。

只不過這次王玥並沒有給擊中,剛剛的突髮狀況讓王玥習慣性的直接打開了時迅,雖然在宗瀅的結界內想設置坐標是暫時不行了,但是對時迅的遏制力就完全沒有。

王玥從被擊飛到回到戰鬥中心也就一秒,但短短的一秒時間宗瀅已經把有些脫力的智代也包裹進了結界中,似乎是為她提供喘息的時間。

這讓王玥多少有點胃痛,要突破宗瀅的結界,輕鬆,但那絕對不是普通大妖級別的力量可以輕易做到的,所謂輕鬆是指王玥正常發揮。

而現在的情況是,王玥還真就沒有什麼好方法直接突破宗瀅的烏龜殼。

但是直接突破不了不代錶王玥就沒有辦法,只見王玥把手放在結界上,就這麼開始快速的蠶食宗瀅的結界。

貪食之口絕對屬於妖王才能運用的能力,硬要說的話甚至可能是仙人才能運用的能力,這時候王玥是不能用的。

但貪食之口的簡化版「摸一把」可不只是只能摸人,對所有靈力構成的物質都有奇效。

稍微控制了一下吞噬的速度,王玥看着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宗瀅笑着問,

「不得不說你們的表現讓我很驚訝,還有什麼騷操作?再不用出來我就要進去了哦。」

宗瀅沒有說話,只見她深吸了一口氣,把妖魔炮丟在了地上,然後抱住海洋之心閉上了眼睛。

而王玥也隨即停了下來,不是王玥想停,是不得不停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