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

「是個外國人——」

「外國人?」張凡一愣。

心中突然聯想起什麼來。

昨天晚上,活着的外國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仆西!

難道他來過?

「是不是這個人?」張凡抹開手機,現出仆西的護照照片。

這是仆西在出海關時的護照信息,王局長傳給了張凡。

「是他!」

「好,繼續說下去!」

「他給了她一把匕首,就是天棚上的那把,」她抬頭指著那把匕首,「他說,這是渨了劇毒的匕首,警告她別划傷了自己,若是弄破了皮,一秒就死。他說,張凡肯定會來找她的,要她伺機刺死張凡。」

「噢……」張凡苦笑一聲,「她呢?什麼態度?」

「她不幹,說不如他殺了她!他威脅說,他不會殺她的,如果她不殺死張凡,他會去她的家鄉殺掉他的父母和爺爺奶奶,他說,她的個人信息他全知道,她在哪個省哪個縣哪個村……她是被嚇壞了,不然的話話,她不會對你動手!你不要怪她!」

「明白了,不用往下說了。」

張凡不想再聽下去,心中洶湧的仇恨已經漫堤。

他站起來,慢慢走到門口,回頭道,「我馬上報警,警察來了之後,你就實話實說吧。」

帶上門,緩步走了出去。

走在窄窄的路上,腳下仍然是爛菜葉子和髒水,心裏也跟路面一樣潰爛不堪:

上當了!

昨天晚上,太小看仆西了。

輕信!

天真輕信的毛病又重犯,放過了仆西這個大毒手!

現在的問題是,此前發生的一切顯得邏輯相當清晰:昨天晚上,當仆西見到張凡時,猛然認出張凡就是米拉跟他說過的神醫聖手,米拉一定跟他講過張凡的神技神力,仆西當時害怕了,擔心無法對付張凡,便拿出米拉的照片,表示自己放棄與張凡為敵,同時,借張凡之手,殺死三十個同夥,然後,他再利用舞女,出奇不意地殺死張凡……

然後的然後……就是仆西可以獨吞整個刺殺戰隊的全部傭金!

不過,這其中有一個小小的疑點:仆西如果是從酒店老闆那裏拿傭金的話,為什麼在今天清晨殺死酒店老闆!

看來,酒店老闆不過是個小人物,一定是仆西另有背後的大僱主,酒店老闆只不過是一個前台的執行者而己。

在整個事件之中,仆西可以說是「長袖善舞」!

在微笑之中,完全玩弄張凡於股掌之中。

若不是張凡及時打開那把剪刀,仆西就成功了。

被人愚弄的滋味很不好受,仆西在張凡心裏,化成了一隻待死的鬼。

張凡一路開車去見王局長,路上拍了無數次腦袋:張凡,你有點笨哪!

不是笨,是嫩吧!

嫩,很容易成為獵物被射殺。

是不是童話看多了?昨天夜裏,公園路上,那生死攸關之際,殺氣升騰之時,你竟然相信溫情?

你竟然相信一個世界聞名的冷血殺手因為他是他表妹的救命恩人而放棄了任務?

放棄了那筆巨大的傭金?

怎麼可能!

張凡哪張凡,就憑你這警惕性,在江湖上行走,你不被人搞死都對不起你的智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深夜,寒月當空。

陰森的黑旗洞外,一片空曠的遼闊場地,數十隻亡靈拖曳著零碎的身體,在月光下散漫遊盪著,一片歲月靜好的樣子。

「小明?」姑娘們緊張地看向花錦明。

花錦明擺正頭盔,嚼了嚼嘴,扛着一把長劍就走了上去。

「獃子?」雲容容看不懂他的操作,着急到:「你就這麼走上去啊?不從地道走嘛?」

「不用了。正好找找手感。」花錦明掏出公牛尾汁,一口豪飲,不禁有幾分感慨,「可惜沒有酒。」

【系統】:您使用了守護藥劑,公牛尾汁,力量+5,持續1小時。該效果不可疊加。

力量瞬間一躍,來到了56。

此時的隊伍一共五人。除了他,還有10級的劍士雲想衣裳,10級的遊俠雪城余霜,8級的法師茶韻清香,8級的祭司芒果布丁。

陣營非常合理。

花錦明笑着交代了句,「小布丁,加好我的血,下回帶你一起打BOSS。」

小布丁原地蹦跳着,「好啊,好啊。」

緊接着,花錦明便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頭也不回的走向了黑旗洞。

此時,守在洞外的那四十餘只亡靈,正四處尋覓著鮮血。抬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

覓而不得,嗜血難耐,不禁嚎叫不已……就在那百般痛苦之時,又奇迹般望見一個活生生的人提着劍就走了上來。

頓時,所有的亡靈都彷彿活了過來,齊刷刷沖向花錦明,眼中放射出熾盛的藍光。

花錦明不慌不忙,嘴角上掛着一絲戲謔的醉意,一個衝鋒撲向了跑來迎接他的東道主們。

唰——

唰!唰!唰!

長劍一起一揚,一勾一劃,寫盡輕狂。

青鋒所過,劍血飛揚,無數殘肢斷臂紛紛濺落,若長帆破開江海,在寧靜中盪起洪波,魚兒躍起躍落。

密密麻麻的包圍圈中,花錦明舞著長劍,突然劍面一翻,劍身上便盪出了一層劍光。

【系統】:共鳴1階,近戰傷害提高25%,持續1分鐘。

有了這層劍光的加持后,花錦明的攻擊更顯霸道,一劍劍劈在亡靈的身上,傷害已然從80出頭來到了100出頭。

三位數的傷害一個接一個跳出來,叫後面遠程支持的姑娘們都瞪大了雙眼。

「這麼快?就打出了1階共鳴。」雲容容一張俏臉更是驚訝,正預備衝鋒的腳都不覺麻木了片刻。

而且共鳴越高,傷害越高,劍氣的收集也就越快。原本平砍一下才能獲得5點劍氣的花錦明,此刻已經能獲得6點甚至7點劍氣了。

雲容容耐不住了,也衝上去加入了混戰。

「你1階共鳴總共花了多少秒?」

「10秒不到吧。老了。」花錦明感慨到。

雲容容手微微一顫,但還是忍住說:「10秒鐘后告訴我。」

「喔?要跟我比比嗎?」

雲容容沒有回答,而是提劍殺向了亡靈,在衝鋒過後,直接一個疾風劍劈了出去。使用技能可以更快收集劍氣,所以通常起手交。

花錦明瞟了眼自己的疾風劍……

冷卻還剩14秒。

與此同時,距離2階共鳴只差38點劍氣。

可能雲容容並不知道這兩個數據意味着什麼,但光憑這點,花錦明就已經贏她太多了。

10秒鐘后。

花錦明一邊戲弄著亡靈,一邊喊到:「喂!美女,10秒鐘了,你共鳴好了沒有?12秒了,13秒了,14秒了。」

「好了!」雲容容猛地一震,於劍身上彈出一層劍光。

14秒不到……

額。妥妥的三流水平。

「你怎麼樣?」雲容容反身問他。

然而下一秒,他便看到花錦明提起一口氣,忽地將劍揚出去,掄了一大圈回來,激蕩出了三層劍光。

青鋒所及,黑暗盡滅。

【系統】:共鳴3階,近戰傷害提高75%,持續39秒。

共鳴的持續時間完全取決於玩家自身。花錦明的3階共鳴只持續39秒,也就說明,他將共鳴從1階升到3階,花了21秒鐘。

比以前慢了不是一點點呢……

劍士的衝鋒冷卻為15秒,疾風劍冷卻為30秒。而他必須非常快,非常非常快,才能在接下來的15秒內,掐准兩個技能的冷卻,打出3次大浪斬、1次衝鋒和1次疾風劍。

為什麼必須要在15秒內全部打出?因為混亂藥劑的持續時間是15秒,在這段時間裏打儘可能多的技能,如此方能將傷害最大化。

不過,這一次是打小怪,他暫時不喝。畢竟混亂藥劑這麼珍貴,得留給骷髏騎士呢。

然而即使不用藥水,他依然會苛刻要求自己。

花錦明抬手,直接大浪斬伺候。

暴擊!264!

長劍轟在地上,濺起一道宛若波浪的青色劍氣,一時間亂石撲飛,灰塵四溢。被波及到的亡靈頭上,紛紛跳出一個264的恐怖傷害。

而如果他喝混亂藥劑,那麼這一擊的傷害必然要在500以上。

絕大部分的玩家都很難接住的。

更何況,此刻的他手裏還壓着一個衝鋒和一個疾風劍。

只見他看準兩隻亡靈,便一個衝鋒上去撕碎了其中一隻,再一疾風劍送另一隻歸西。

斬殺!449!

斬殺!215!

再然後,等了幾秒鐘。大浪斬再次起飛。

暴擊!266!

每一擊都打出了巨量傷害,而那鮮紅的數字,每一次跳動,都在撥動着眾人的心弦。

尤其是雲容容,眼睛裏看見的是數字的跳動,身體上感受到的卻是自己心靈的跳動。撲通!撲通!撲通的……在給花錦明打節拍。

她被震撼到了。

同時,這也是與花錦明交往的這兩天以來,她第一次切身感受到——花錦明身為職業選手的實力。確實驚艷無比。

當雲容容堪堪來到2階共鳴時……

那一頭,花錦明便已經震出了4道劍光。

【系統】:共鳴4階,近戰傷害提高100%,持續27秒。

「唔?3階到4階花了12秒。」還是在有衝鋒和疾風劍的情況下,花錦明不禁為自己的墮怠搖頭,「唉~」

「大浪斬!」花錦明怒聲一喝,原地起飛。

暴擊!308!

這一擊下去,四周的亡靈紛紛暴斃,剩下幾隻也在接下來的功夫里,被花錦明隨手160的平砍帶走了。

4階共鳴下,花錦明所有的近戰攻擊都是兩倍傷害。其破壞性已經迎來質的飛躍,隨便一個技能都足以打出敵人的虛弱。

而此時的雲容容,還在2階共鳴停留。

兩人的實力差距可見一斑。

如果是在競技場里,那差距更加明顯。因為玩家比同戰力的野怪打擊感更強,弱點更明顯,更容易收集劍氣。

遇到花錦明這種頂級PVP玩家,起手30秒不到就打大浪斬的人。對方只要稍微懂點PVP,就必然知道,他們可以點投降或打職業了。

四周的亡靈盡皆倒下后,雲容容也一動不動的愣在原地,陷入了一種長久的靜默中。

「哇啊!贏了,贏了,小明哥好厲害。」小布丁開心地從後面蹦出來。

可隨即,她便愣道:「容容姐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