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沒有異常,又如何應對?」扶蘇面色陰沉的道。

「若沒有異常…..」

蒙虎沉默了片刻,堅定的道:「若沒有異常,蒙氏一門,甘願受死!」

「荒唐!簡直豈有此理!!」

扶蘇拍案大怒:「為了我的皇位,蒙氏甘願滅門嗎?」

「長公子,凡事都要權衡,我蒙氏與長公子同氣連枝,朝野盡知,若長公子不登位,我蒙氏的下場,也未必好過…..」

蒙恬皺眉說了一句,然後若有所思的道:「更何況,朝局亂象已出,此時不作為,更待何時?

「滅門之說,只是最壞的結果…..」蒙虎小心翼翼的補充道。

「我管你們最壞還是最好,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扶蘇罕見的發怒道。

「長公子——」

蒙恬老淚縱橫道:「若詔書有異常,莫非您要坐以待斃?」

「蒙將軍,我…..」

扶蘇見狀,也哽咽了。

他知道蒙氏一門忠於他,也知道趙昆的密信,但有些事情,他始終沒想清楚。

畢竟這個天下剛剛平息不久,若按蒙恬和趙昆的做法,天下又將大亂,他實在不忍心看到百姓再遭戰火磨難。

眼見扶蘇流淚不語,蒙恬悲嘆一聲,佝僂離開了監軍行轅。

次日清晨,扶蘇穿戴整齊,走進將軍幕府,鬱悶了一晚上的蒙恬,依舊在呼呼大睡。

「蒙將軍這是怎麼了?」扶蘇詫異的詢問軍務司馬。

軍務司馬小聲答道:「回長公子,蒙將軍昨日歸來,飲了一夜的酒,直至天明,才入榻酣睡。」

「這….」

扶蘇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片刻,長嘆一聲,然後朝軍務司馬道:「去喚軍醫過來,給蒙將軍診治一二,切勿出了狀況!」

「諾。」

軍務司馬應諾一聲,扶蘇隨意找了個位置,靜靜坐下。

沒過多久,軍醫便走進了廳堂。

然而,正當軍醫為蒙恬診治的時候,蒙恬卻醒了過來。

「水,給老夫拿水來!」

蒙恬恍恍惚惚的喊了一句,侍從還沒反應過來,扶蘇便將水遞了過去。

「嗯?」

蒙恬見到水杯,愣了愣,扭頭看去,發現是扶蘇,不由眉鋒微蹙。

他本想開口詢問扶蘇的來意,但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轉而點頭示意,然後拿起馬鞭,徑直出了幕府大廳。

扶蘇有些難堪,但又無話可說,只將水杯放到嘴邊,獨自喝了一口,對軍醫和侍從擺了擺手。

可當軍醫和侍從出了大廳,蒙恬當即爆喝一聲;「老夫連死都不怕,還怕喝一晚上酒?!」

扶蘇:「…….」

扶蘇嘆息,無聲自語:「老將軍,您這又是何苦呢?扶蘇真不是當皇帝的料啊!」

…….

蒙恬雖然有推搪皇帝特使的權力,但沒有阻止皇帝特使宣詔的權力。

大概過了三天,吳庸便以皇帝特使的身份,通知了所有九原將領,說是當眾宣詔。

如此一來,蒙恬不想扶蘇應詔,也必須應詔。

第四天清晨,蒙恬派人將吳庸迎進了將軍幕府,看到滿屋子的虎狼將領,吳庸愣了一陣。

幾天的冷落,吳庸已經感覺不妙,如此多將領,就算一人一拳,也能將他打成肉泥。

吳庸既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敢密報甘泉宮,畢竟北疆並無造反的跡象,而且詔書還沒宣讀,就算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依照對皇子與大臣的宣詔禮儀,吳庸恭敬的捧著銅匣,走到正廳前方,掃視眾將,朝扶蘇躬身行禮:「公車司馬吳庸,見過長公子。」

「不必多禮,直接宣詔便是。」扶蘇淡淡擺手。

吳庸點頭應諾,然後將銅匣放在桌案上,輕輕取出詔書,捧在頭頂,緩緩拿下,展開念道:「朕東巡六國故土,本打算震懾天下,然,屢遭六國餘孽行刺,實乃大謬也!

長子扶蘇,上將軍蒙恬,坐擁數十萬將士,不思南下勤王,扶蘇以得不到太子之位,日夜怨恨君父,是為不孝之子,特賜其拔劍自裁。

上將軍蒙恬與扶蘇共同管理九原軍事,坐視其不忠不孝,亦有不忠之嫌,特賜其死罪!

另,九原兵事,暫交由隴西侯李信代管,始皇三十七年,八月。」

念到此處,吳庸始終沒抬頭,聲音猶如秋風中的落葉,顫顫巍巍。

而廳堂內的氣氛,說不出的詭異。

幾名軍中將領,雖然無聲無息,但臉上的表情驚愕無比。

扶蘇的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的,雖然他知道這不是嬴政旨意,但還是悲愴不已,失聲痛哭。

而一旁的蒙恬,則始終驚訝的思索著。

半響,目光冷冽的望向吳庸:「汝確定這是皇帝的旨意?」

吳庸心中惶恐,嘴上卻堅定的道:「蒙將軍,此乃陛下親筆書寫的詔書!」

「既然是陛下親筆書寫的詔書,那老夫看看總可以吧?」蒙恬冷冷問道。

「蒙將軍想看,下臣豈敢不應允。」吳庸說着,恭敬遞上詔書。

蒙恬接過詔書,粗略一掃,立刻斷定,此詔書不會有假。

畢竟始皇帝嬴政的筆記,蒙恬非常熟悉。

可即使判斷詔書不會有假,也無法相信詔書的內容。

「除非陛下瘋了,否則絕不可能處死自己的長子,以及戍邊的重臣!」

蒙恬心中思忖道:「陛下不會這樣做,那這詔書就不能受命,一定要南下見陛下…..」

眼見蒙恬默不作聲,吳庸不卑不亢道:「敢問蒙將軍,詔書的內容,可有異議?」

「詔書的內容雖無異議,但老夫要與特使面見陛下!」

蒙恬橫眉冷對道。

「依照法度,蒙將軍的請求,在下恕難從命!」

「吳庸,你別忘了,這是在九原,不是在咸陽!」

蒙恬冷笑一聲,問道:「你覺得由得了你?」

「雖然身不由己,但在下奉命宣詔,一切當以法度辦事!」吳庸面色肅然的道。

「好個奉命宣詔!」

蒙恬冷哼道:「如果你沒有心虛,又何必以奉命為托?」

「蒙將軍此言何其可笑,您既然親自驗明詔書,如此說法,豈不是自取其辱?」

吳庸見扶蘇哭得悲愴欲絕,心裏也有了底氣。

如果扶蘇像蒙恬一樣強硬,那他宣詔之旅,怕是到了盡頭。『

可扶蘇始終軟弱,唯蒙恬一人強硬,他倒不那麼懼怕了。

正當蒙恬準備開口呵斥吳庸的時候,扶蘇抹着眼淚,站起來擺手道:「蒙將軍,無需再爭了,扶蘇應詔!」

「長公子不可!」蒙恬大喝一聲,直接攔在扶蘇身前。

扶蘇一聲哽咽:「若扶蘇一死,能換大秦太平,扶蘇甘願也!」

「長公子糊塗!」

蒙恬拉住扶蘇,正色道:「長公子莫非忘了,陛下乃古今雄主,豈會不明是非,詔書說吾等沒南下勤王,可是,吾等曾托隴西侯面呈陛下,陛下那時並未責怪吾等,可如今為何出爾反爾?!」

「非也!非也!」

扶蘇哽咽搖頭:「此非父皇之過也!」

「若非陛下之過,那就是有奸人挑唆,等吾等南下面見陛下,必要清除奸佞,還大秦安定!」

蒙恬義正嚴辭道。

「蒙恬,你敢違抗皇帝旨意!」

聽到蒙恬要扶蘇南下面見始皇帝,吳庸當即暴喝。

「哈哈哈!」

蒙恬大笑一聲,環顧眾將,霸氣凌然的道:「以我蒙恬的功勞,就算違抗皇命又如何?別說一次皇命,就算四五次皇命,我蒙恬違抗了,請叫陛下來阻我!」霍格沃茨城堡位於山崖之上,城堡連地下室共有九層,另有五座塔樓。

在吃完午飯後,弗立維帶著高明參觀著,不過也只是解釋一些一直流傳在外的東西,像是有求必應屋,禁區什麼的就沒有和高明講述。

參觀完之後,高明在弗立維的辦公室里一直閑聊著,不過大都是弗立維在講,而高明在聽著,講到也是

《諸天的收藏家》第一百二十章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無悔。」春明雪與玥狐仙子則是來到了木棺旁,一臉關切地望著剛剛蘇醒的春無悔。

春無悔坐起身子,望向身旁二人,不由一怔,旋即便是露出一絲喜色,喚道:「明雪爺爺、玥姑姑。」

「哈哈,好啊,無悔你終於醒了。」春明雪開心大笑,總算是又見到了一位遠古時期的族人,令其高興不已。

玥狐仙子也是如此,臉上滿是笑意。

待得春無悔從木棺中走出,春明雪為其介紹了下情況,並為其介紹了周圍幾人,眾人紛紛相見。

夏天侖說道:「春前輩,求求你們,快點讓一鳴也蘇醒吧。」

眾人望向另一個木棺,紛紛頷首,喚醒了春無悔,有了一定的信心。

待得秦楓與春無悔歇息片刻,二人來到夏一鳴所在的木棺旁,一同催發春之力,相互融合,落在夏一鳴身上,恢復著他的生命力。

許久之後,夏一鳴也在眾人的期盼之中蘇醒過來,令得夏天侖興奮不已。

夏一鳴走出木棺,聽夏天侖將事情說了一遍后,他向著秦楓微微躬身道:「多謝春楓小友。」

他來自遠古,雖然目前真實年齡不比秦楓大多少,但那輩分在,叫秦楓一聲小友倒也沒什麼,若是華少君來了,見到他可要喚一聲老祖。

此時,秦楓才看清春無悔與夏一鳴。

前者不僅有著絕美的容顏,身材也頗為修長,凹凸有致,綠裙之下露出雪白的肌膚,充滿青春魅力。

後者同樣身子修長,沒有特別誇張的肌肉,但也看得出非常健壯,看去頗為英武,雙眸之中宛如有著雷電遊動,看去頗為攝人。

喚醒了春無悔二人,眾人都頗為高興,離開了那裡,返回遠古堂。

待得再次來到春明雪的住處,一行人已是有說有笑,相互之間也都熟悉了些。

春無悔在被封印之際為56歲,乃七重天靈尊,而夏一鳴則是58歲,乃七重天巔峰靈尊。

他二人一個春靈體,一個夏靈體,這天賦頗為驚人,不論是在遠古,還是在現今,都是最頂尖的。

不過聽春明雪介紹,在這遠古堂除了春族、夏族,秋族與冬族也有人在,而且據說有名冬族的天驕也在近幾年蘇醒,秋族倒是沒有出現年輕天驕,老輩強者則有著兩個。

春夏秋冬在遠古時期乃是極為強大的家族,最先都在聖靈大陸,后被魔族挑撥,分別佔據天靈與仙靈,展開了數十萬年的激戰。

在遠古末期,與魔族大戰之後,四大家族都明白了這其中的陰謀,故而在遠古堂的四大家族之人關係已經緩和不少。

但畢竟經歷過數十萬年的大戰,雙方都有著不少族人被對方斬殺,這血仇埋在心中,想要化解也非易事。

所以,現在在遠古堂,春族只與夏族親近,秋族只與冬族親近,四大家族之間的聯繫則相對較少,但也相互制約,不會再去參與天靈和仙靈的事。

不久之後,春無悔與夏一鳴獲得了遠古堂高層的認可,正式成為其中一員。 楊東山只負責他們幾個人的飯菜,今天受小田寨主的命令,給幾位大佬都把飯做上,而田妞指揮一幫子人殺豬宰羊,慶祝此戰大捷。

一行人在露天的大院子裏圍着一張破破爛爛的桌子喝慶功酒,而對於歐陽蕭弛來說,他喝的是認親酒。

他們可不會跟某些人一樣用精緻的酒杯喝酒,而是黑色大瓷碗,好些碗的邊沿都磕壞了,還在用。

大壇糧食釀的酒,一掀開蓋子酒香四溢,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氣!

楊東山倒酒,倒到趙南貞面前的時候看向了葉卿楊,「葉醫生,少帥能喝嗎?」

葉卿楊看了眼趙南貞,再看看他身邊的田妞,「現在還不能喝。」

田妞趕緊把趙南貞的碗拿開,吩咐手下給趙南貞倒了一碗白水。

糧食釀的酒實在太香了,趙南貞幽怨的看着他的一碗白水,再看看田妞碗裏的白水,看向對面的葉卿楊,「喝一口可以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