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時間轉頭看看睡在一邊的夜司爵。他還沒有醒來,現在的時間本就還很早。夜司爵在床上似乎睡得還比較沉。

慕夏覺得夜司爵最近真是辛苦了。

跟着自己奔前跑后,做了所有他之前從來沒有嘗試過的事情。

甚至是說只要是為了慕夏,當個保鏢,夜司爵什麼也願意做。

「辛苦你了。」

慕夏悄悄下床,看着還在熟睡的夜司爵,按了按他臉頰,輕輕道。

她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能夠給夜司爵一個大大的驚喜。

於是慕夏悄悄開了門,進了廚房。

由於還沒到早餐時間,家裏的傭人還沒開始準備,廚房裏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但好在,食材齊全,應有盡有。

慕夏當即就決定要給夜司爵準備一頓早餐。

這也算是慕夏現在能夠為夜司爵做的為數不多的事情了。

慕夏看了看那些食材,有雞蛋,牛奶,還有麵包和蔬菜。她決定親手做一份雞蛋三明治搭配牛奶一起給夜司爵準備好。

畢竟夜司爵已經好幾天沒吃過慕夏做的飯了。

很快,慕夏就已經準備好了食材,並且開火準備做飯。食物的香味已經從廚房溢了出來,不一會兒整個病房都是噴香的食物的味道。

夜司爵的鼻子很靈光,他在一陣香味中睜開眼睛。

還是和之前一樣,他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旁邊的慕夏在幹什麼。

但是這次夜司爵一轉頭,竟然沒有看到熟悉的慕夏的身影。

夜司爵一下子就慌亂了。他不知道在這一大早上,慕夏會去哪裏,也不知道現在慕夏在哪。

他剛才還有的一點兒瞌睡現在全部清醒了,他現在馬上起身穿衣服,然後出門去找慕夏。

但是屋裏的那股從廚房傳出來的飯菜香氣實在有些奇怪。他走進去一看,果然是慕夏!

「杉杉,你受傷了!」

夜司爵聲音里充滿了懊惱。

她受傷了,竟然還要給自己做飯。 第三百章哥哥會救你出去!

平常的時候,只要有哥哥或者媽咪在身邊,顧小諾都是非常非常勇敢的。

可是,今天情況不一樣。

今天下午他們在保安室等媽咪來接他們的時候,突然闖進來的那幾個黑衣人實在是太凶了。

不但強行抱走了他們兩個,還打傷了保安室的爺爺。

看到保安爺爺滿頭是血的樣子,顧小諾怎麼可能沒有陰影?

一想到那個場面,她就忍不住害怕,想哭。

「誰告訴你,我們要等人來救了?我說了會把你帶出去,就一定會。你現在乖乖睡覺,聽到了沒有?」

顧小熙平時雖然兇巴巴的,對妹妹十分的嫌棄。

可,每次在這種重要的時刻,總是十分靠譜的。

被陳阿進綁架的那一次是這樣的。

被顧可伊威脅的那一次是這樣的。

這一次,肯定也是一樣的。

不知道為什麼,有哥哥在身邊,顧小諾莫名的就覺得很心安。

她點點頭,四處張望了一番。

這個房子很簡陋,什麼也沒有,更別提休息的地方了。

看到顧小諾那手足無措的樣子,顧小熙嘆了一口氣,攤平了自己的腿,拍了拍:

「你可真是個麻煩精,我們可是被人綁架了哎!難不成你還以為在住賓館酒店嗎?我的腿勉為其難借你用一下吧。」

顧小諾這才笑眯眯的點點頭:

「謝謝葛葛!」

說完,她就安心的趴了下去。

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顧小熙本來打算等顧小諾睡著了之後,偷偷摸摸起來去打探了一下房子的結構的。

可他才剛剛準備爬起來,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連忙閉上眼睛,假裝睡覺。

門外,對話傳進來。

「就這樣開門嗎?你就不怕那兩個小鬼頭突然衝出來?」

「你在開什麼玩笑?那兩個小孩子才五歲不到?難不成你還怕打不過他們?」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兩個身份特殊,小心為妙。」

「切,我看你是最近精神緊張過度了。不信的話,你過來看看,這裏有個門洞,能看到裏面。看看兩個小傢伙在幹嘛?」

「……睡著了?」

「可不是嘛?」

「這兩個小傢伙還真是心大,這樣都能夠睡着?」

「就是小孩子而已。我們今晚牢牢的把人看好,明天一早把人送過去,就算交完差了。」

「也是,開門吧,把這些吃的還有水送進去。」

「……」

對話結束之後,門鎖咯噠一響。

緊接着,大門就吱呀一聲被打開了。

兩個保鏢模樣的高大男人走了進來,將手裏拎着的食物扔到了一邊。

看到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傢伙擠在一起睡著了,其中一個無奈的說道:

「我們辦了這麼久的事,綁架這麼小的小孩子還真是頭一遭。真是的……也不知道會不會折壽!」

「行了,東西放下趕緊走。熬完今晚就可以交差了!」

「嗯。」

腳步聲逐漸遠去。

當房間裏面的燈光徹底暗去之後,顧小熙的眸光一閃,突然睜開了眼睛。

那雙眼睛裏面,閃爍著狡黠機敏的光芒。

從剛才這兩個人的對話就可以聽出來,明天一大早,這兩個綁匪就要把他們兄妹兩個轉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販子。

如果真的把他們賣了,以後豈不是再也見不到顧兮兮那個笨女人了?

一想到這一點,顧小熙就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可惡!

要不是他的通訊設備全部都被收走了,他一定要想辦法把兇手揪出來。

不過,當務之急,他必須要先帶顧小諾逃出這個地方才行。

他左右張望了一番。

發現那兩個綁匪還算是有點良心的。

離開之前,在椅子上面留着一床厚實的棉被。

估計是怕他們兩個躺在地上着涼,回頭賣不出一個好價錢。

顧小熙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一個計策瞬間湧上心頭……

一夜無話。

第二天,墨錦城依舊沒有得到顧兮兮的回應。

他再次給顧兮兮打電話。

這一次,顯示的是關機。

「……」

看着逐漸黑下去的屏幕,墨錦城那張俊臉頓時黑成了鍋貼。

不就是爽約了一次嗎?

事先也打過電話,還發過短訊通知了,就這樣不依不饒?

墨錦城有些惱火的將電話扔在手邊。

臉色陰沉的很不好看。

「怎麼了臭小子?讓你們兩兄弟陪我吃個早飯,一個現在還沒有起來,一個就在這裏摔手機,有這麼不樂意嗎?看來我這個老婆子年紀大了,就是討人嫌啊!」

墨老太太這個時候拄著拐杖從外面走了進來。

墨錦城聽到聲音之後,扭頭看了過去。

安如初這會兒正跟在墨老太太的身邊,一起走進來。

比起昨天,今天她的狀態看上去好了很多,心情似乎也不錯的樣子。

安如初乖巧的解圍:「老太太,瞧您說的。要是二少跟錦城哥哥真的不願意陪您吃飯,早就走了,一定是工作上的事情。」

墨老太太冷哼了一聲,卻沒有再多說什麼。

而是落座了。

安如初還沒進門的時候,就看到墨錦城在打電話。

那樣子好像是沒有打通。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在給誰打電話了。

安如初在心裡冷冷的笑了一聲:

幸虧她機智。

讓那些綁匪將顧兮兮的手機繳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那個綁匪說墨錦城給顧兮兮發了信息,她就嫉妒的眼紅。

不過就是失約而已,從昨天晚上開始,又是電話又是短訊的。

今天一早還在打電話。

就這麼在意那個賤女人嗎?

錦城哥哥,你還看不清楚嗎?

你越是在乎那個女人,那個賤女人的下場就會越慘。

別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把我的真心這樣扔在地上踐踏。

「錦安呢?平時他不是最準時的嗎?難道還沒起來?」

墨老太太坐下之後,就伸長了脖子,朝着外面張望。

權叔連忙走了過來回應:「二少一早就起來了,要不然我派人去請一下?」

墨老太太正要點頭。

這個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眾人紛紛抬頭,循着聲音看了過去。

赫然看到,進來的不是比人,正是滿臉焦灼的墨錦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陛下已經不是第一次刷新范興康和老趙對於計謀的認知了。

可這一次不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