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娜小爪子一劃,陰影觸手像是從地面上生長出的陰影巨樹般,拔地而起,直接躍過人群,將牙牙送到了露西身邊。

儘管那觸手在達成目的以後,就迅速地化為能量光點,消散在了眾人眼前,但是半空中,那道紫黑色光芒經過時所留下的能量軌跡,卻霸道地在空中彰顯著自己的存在感。

一看就不是普通魔寵能夠做到的。

連裁判老師都恍惚了一下,隨後才像是反應過來了什麼一般,清了清嗓子。

「3370號考生,警告一次。」

他轉頭看向露西,眼角的餘光,卻控制不住地朝迪恩瞥去。

「各位家長請注意,擂台挑戰賽的過程中,是不允許除考生以外的無關人員擅自插手的,這是第一次,我們只作警告處理,如果還有第二次,就是直接取消考試資格了。」

說到後面,裁判的語氣也變得嚴肅起來,他收回看向露西的視線,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繼續主持著場上的挑戰。

然而台下的眾人,表情卻是紛紛變化起來。

包括家長們在內,不少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了迪恩所處的方向,在那個陰影觸手的起點,詭影娃娃正坐在特殊礦石製作的檯子上,閑適地晃著腿。

事實上,因為詭影娃娃的稀少和昂貴,卡娜從一出現開始,就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

只不過是迪恩位置選得比較巧妙,又隱隱在避開人群行動,所以才沒人去搭話而已。

再加上後來學生們陸續登場,家長心繫自家孩子,逐漸轉移了注意力,就更沒有功夫去關注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了。

迪恩和卡娜,也因此逐漸淡出了人們的關注。

直到剛剛這一幕的出現。

誰能想到,那樣看似平平無奇的主寵組合,竟然有如此實力呢?

諸多探究的視線投向迪恩,興許是心理因素作祟,那剛剛看上去,還是一副主寵和諧的美好場面,現在卻莫名讓人有些忌憚起來。

迪恩也注意到了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打量眼神,有一部分人,是純粹好奇他的身份,順便對魔寵展現出來的力量,表示讚歎。

但另外的一些人,心情就沒有那麼單純了。

特別是身邊跟著魔寵的幾個,一個個目光閃爍的,顯然是認出了他的身份。

迪恩一臉淡定地朝那些看向自己的學生和家長們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卡娜,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剛一坐下,一直跟在身後的蒙莎就伸手,環住了他的肩膀。

迪恩沒有任何動作,他像是什麼都沒感覺到一樣,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然而在其他人肉眼看不到的隱秘之所,他的耳邊,卻傳來了一陣囈語聲。

女妖通過自己的語言向迪恩傳遞著信息,他一邊忍受著耳邊不斷冒出的冷風,一邊根據精神力的波動,來解析蒙莎的意思。

這種方法雖然不能讓他完全聽懂針發女妖的語言,但大致意思,卻能理解個八九不離十。

就包括台上那位格蕾對於露西的敵意,都是蒙莎通過這種方式告訴他的。

而在迪恩獲取情報的同時,台上那一對學姐學妹的戰鬥,也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迪恩的存在,並沒有影響到格蕾幫戀人出氣的打算,她聽著哨聲響起,果斷地開始布置防禦魔法。

而已經放棄了隱藏牙牙的露西,則是毫不客氣地選擇了先攻。

黑色的絲線從詭影娃娃的爪尖探出,像是一朵盛開的絲線食人花一般,張開大嘴,朝著鷹嘴翼貓裹去。

與此同時,露西也凝聚魔力,抬手朝對面丟了一片閃光術,來阻撓他們的視線,給牙牙創造機會。

在那一片擁有短暫致盲效果的法術隱藏下,黑色絲線迅速地向鷹嘴翼貓飛去。

眼看著攻擊越來越近,緩過閃光術的鷹嘴翼貓下意識地瞪圓了鷹眼,白色光芒凝聚,它眼中射出兩道淡白色的光柱,技能【僵直射線】命中牙牙的攻擊,瞬間發威,將它們全部靜止在了半空中。

然而看到這一幕,露西卻是鬆了一口氣。

她的目光緩緩下移,落在了鷹嘴翼貓那個圓潤的屁股后,一團黑色的影子上。

這些表面上的攻擊,不起效也無所謂,只要影線能夠連到上面……

可惜格蕾的敏銳程度,比她想的還要高上許多。

儘管沒有發現什麼端倪,但她還是在第一時間,向鷹嘴翼貓下達了躲避的命令。

「德芙,飄起來!」

鷹嘴翼貓果斷使用念力漂浮,將自己懸停在了半空中。

幾乎是在它動作的同一時間,格蕾抬手釋放出凈化術,將鷹嘴翼貓籠罩了起來。

那道微弱的光芒,在鷹嘴翼貓身邊化為白色的保護罩,將即將連接上它影子的影線,給彈到了一旁。

嘖。

眼見快速結束戰鬥的打算落空,露西扭了扭眉毛,跟牙牙對視一眼,分別落在了擂台的兩個角落。

可還沒等她繼續動作,就聽那彷彿是自己腹中蛔蟲的格蕾繼續向鷹嘴翼貓下令道:「拉開距離,以消耗為主。」

聽到這個指令,被預判了下一步行動的露西先是一愣,隨後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般,立刻收斂了自己的表情。

對面的格雷見此也不失望,直接後退一步,將自己藏在了鷹嘴翼貓身後,那一臉謹慎的模樣,顯然是做好了要打持久戰的準備。 羅四夕語錄:我多想穿越回二十年前,不是我想變年輕,也不是我想賺大錢,而是我想我那得了老年痴呆症的母親,年輕二十歲,健健康康的再陪我度過二十年。

搞精鹽?

不行。鹽,明面上雖歸朝廷所掌控,但私下裏,有許多大家族和黑暗勢力摻雜其中。我現在插入進去,豈不是給那些大鯊魚們送菜上門?

要是現在做皇帝的,是李世民,趙匡胤,朱元璋,劉徹,嬴政等明君,我進獻「製造細鹽之法」,可能還會有點搞頭。

另外,若哥因獻『製造細鹽之法』,而得罪了那些暗中搞私鹽的大家族和暗黑勢力,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時,那些明君們,估計不會忘恩負義,過河拆橋,應該會把哥當寶貝保護起來。

可楊廣這種二貨,只知道花錢,才不會管哥給他賺了多少錢,更不會為了哥的性命,而選擇與那些他都忌憚,搞不定的大家族和大勢力硬剛。

楊廣不是傻子,而是很聰明的人。正是因為他聰明,所以懂得利益取捨,再配上他自私自利,心狠手辣,無情無義的性格。所以,我估計,只要敵人給他的利益,足夠打動他的心,或給他施加的壓力太大,讓他難以承受,他可以出賣任何人。

他連自己的老爸,親兄弟,子侄都殺了,我這個外甥,又算得了什麼?

所以,我推測,我只要弄出製作細鹽的辦法,絕對要不了多久,就會成為那些弄私鹽的大家族,大勢力的專利。哪怕我把專利權,獻給楊廣,也無濟於事。因為楊廣的身邊,肯定有各大家族,各大勢力派去的卧底。到時候,那些卧底們,千方百計的盜出了秘法,獻給了他們的主子。那些人,再隱藏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私下秘制,大量出售,楊廣管得了嗎?他願意去管嗎?

哥到時候,狗肉吃不着,還惹得一身騷,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製造玻璃?

一時半會兒,搞不出來啊!而且,製造玻璃,得高溫爐,還得找礦。哥現在沒錢,哪裏有錢投資買材料,製作工具?

現下,能最快賺到錢的東西是什麼?

吃喝玩樂!

吃!

對了!開酒樓啊!投資小,見效快。雖然賺錢的速度,有點慢,但勝在穩定,而且源源不斷!

古代人的娛樂非常的少,所以吃,是有錢人最大的享受之一。

我的炒菜系列,已經搞出來了,手下許多的廚子,都會做,可以大批量生產。

哥的酒樓,一旦開張,那獨一無二的菜肴加蒸餾美酒,絕對能吸引無數的人,前來品嘗。到時候,眼紅的人,自然不會少。那麼,哥就可以接着搞副產品銷售!

什麼意思?

炒菜這秘密,憑我的身份,地位,還有勢力,是絕對保不住的。所以,我沒有打算吃獨食,我會把炒菜的方法,免費公佈天下。

人人都學會了炒菜,那麼我的酒樓,如何賺錢呢?

哈哈!後世的中國菜,名滿全世界,東西南北中,光菜系就有八大菜系,還有各種地方的家鄉菜和風味小食,還有滿漢全席。

所以,就算哥的酒樓,每天推出一種新菜肴,十年八年的,也用不完。

所以,其他的酒樓,雖然學會了普通的炒菜方法,但只能永遠的跟在哥的屁股後面,模仿哥的菜肴,吃哥的屁,永遠也超越不了哥的。

另外,我的酒樓,可還有一樣特殊的招客法寶:蒸餾酒。當然,以後有空了,我還會弄出紅酒,高粱酒,白蘭地,啤酒,伏特加等等玩意。

另外,我開酒樓,可不僅僅只是為了賺點酒菜錢。酒樓只是用來打廣告用的,大頭在副產品上。

大家都學會了炒菜,是不是需要買炒鍋,配料等玩意兒?起始,誰會做?只有哥的手下會做。這是壟斷行業啊!

雖然壟斷的時間,不會很長。但足夠我瞬間賺個盆滿缽滿,暴發一筆。我沒有時間細水長流,所以只能選擇掙暴利了。

買了炒鍋,要不要植物油?大豆油秘方,可是能保密很久的喲!榨油機,還是很複雜的,不懂原理,不是三五天就能研究出來的。

在酒樓喝慣了蒸餾酒的酒鬼們,再喝淡米酒,就不夠味了。所以,蒸餾酒又是一個大賺頭。這個秘密,也是可以保守一陣的。當然,如果有大勢力,願意出大價錢買秘方或入股,我也是樂於接受的。

哥很有自知之明,在沒有絕對強大的實力和勢力,支撐我獨霸市場的情況下,賣大價錢或尋找強硬的合作夥伴,是我的發明,能多撈到一點錢的唯一選擇。

哎!說來說去,都是哥太弱了。

狗日的楊廣,要是他給力,有他在哥後面撐腰,我絕對會讓自己和他,都成為天下最有錢的人!

可惜,哎!不說了,說多了,都是眼淚啊!

哎!哥開局就是一把屠龍刀(皇帝最寵愛的外甥),可是卻他娘的是任務物品(無權無勢),不能使用,只能幹看着過癮。賊老天,這不是在玩哥嗎!日他仙人板板的!

另外,救回來的一些老弱病殘中,有些太差,太老的,體質太弱的,受了重傷,殘廢了的,干體力活不行的,放到酒樓里打打雜,招呼客人,搞搞衛生,還是不錯的。

另外,外賣這個超前的行業,也是可以搞出來用的。

其實,外賣這個行業,並不是二十一世紀才創造出來的,在中國的宋朝時期,就有了。

所以,不得不為古人的智慧,點個大大的贊。

嗯,這樣安排,豈不是又賺錢,又能廢物利用,不對,應該是,物盡其用!

我雖然心善,但不是慈善家,也不是冤大頭,沒有義務,去大公無私的供養天下所有的窮苦老百姓。那樣,就算哥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茨,也做不到。因為,天下的窮人,實在是太多了,不是私人能供養的起的。

而且,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對我,對他們,都好。

另外,我還想到了一連串相關的賺錢方法。

比如,酒店有名氣了,這就是一個盛大的金字招牌啊!

如果只拿來做自己的廣告,有些浪費了。所以我可以把酒店,做成一個廣告牌啊!然後和那些富商大賈們,談一下替他們的產品,打廣告的事宜。這樣,哥豈不是又有了一大筆廣告費的收入了。

另外,我已經想好了,最先找的廣告商,不是賣東西的,而是賣人的。不是賣奴隸,是賣肉的,也就是青樓。

青樓的妹子們,也是需要包裝和打廣告,才能賣的起大價錢。後世的明星效應,不就說明了這個道理么! 一時間,那空間寶珠內本就顯得極為精彩的對決,在一瞬間便是開始顯得恐怖了起來。五秘魔宗的修士在收到那百轉天輪印的反哺之後,自身的氣息便開始以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暴漲。而換體魔宗的修士激發了自己的恐怖神體,同樣是渾身氣息大變,威壓比之法相境的修士甚至還要更強一些。

「玄天聖體!」其兩人在打到這一步之後,幾乎是絕大多數的魔宗高層,都將目光投到了那面轉錄他們比試的水鏡之上。而其中有些學識豐富的人,則是認出了那換體魔宗修士的體質。

「了不得的體質啊,堪稱仙體之下的頂尖體質了。」渺清的眼神深邃,對於玄天聖體自然也是有所了解。只是沒想到,這換體魔宗之內居然會有如此逆天的傳人。

一點血光閃爍,那五秘魔宗的修士將手中的血劍遙遙一指,身形便是如同一道流星一樣朝著換體魔宗的玄天聖體衝殺而去。而後者則是運用起了自身的先天異術,自這神器寶珠內發出了足可駭人聽聞的一擊。

「玄天暗日!」隨著這換體魔宗修士的一聲大吼,自這神器寶珠內便是出現了一輪帶著朦朧橙紅光圈的奇特黑日,這黑日一出,神器寶珠內的靈氣便開始沸騰了起來。黑色大日將這些靈氣轉變成一道道帶著些許橙紅色的無形黑光,在這個黑光的所及之處,一切都變的寂靜了下來。

五秘魔宗的修士穿梭在黑光之中,只感覺著自己一身的修為都想要凝固,其手中的神劍也是威能被損,整個人不復一開始那一往無前的無敵姿態。神劍刺向那立在原地的玄天聖體,卻是被後者顯化出的天狗虛影給擊退了回去。

一枚拳頭大的寶珠被換體魔宗的玄天聖體祭起,而隨著那寶珠一同出現的則是一隻渾身烏黑,且生有龍爪龍尾兵背負雙翼的天狗。其雖說是生得龍爪龍尾,但其上並只是生著細小的硬鱗,埋在其上遮擋著的黑色毛髮之下。

一道血色的紅光襲來,這天狗虛影便是撲身而起,自口中蘊含著日月之光,一口朝著那直刺來的神劍劍尖咬了過去。『咯嘣』一口,血色的神劍劍尖便是刺入了這天狗的口中,後者也是當即用滿口的尖牙自神劍的劍身上咬下了一大截兒的神劍劍尖兒。

「沒(mo)光拳!」神劍再次受創,令五秘魔宗的修士不得已想要無功而返。只可惜玄天聖體此時已然出手,定不會給他全身而退的機會。其人掄起拳頭,自身周泛起朦朧的微弱光華,整個人籠罩在黑暗之中一拳向著那滿身血色神光的六臂人影打去。

與此同時,兩人一開始的對決也是在另一旁分出了勝負。那符文巨手畢竟是符文所化,在將自己的靈力消耗完全之後,便是後繼無力,再也無法與『生死門』里的古祖虛影對抗。

符文大手在古祖手掌的威能之下,漸漸的被紅色血光圍攏、蠶食,直到其支離破碎,這才當場炸裂開來,化作一片狂暴的靈氣亂流四散而開。那古祖虛影一擊得勢,當即便是自生死門內將整個身體支撐了出來,化作頂天徹地的威嚴身影,讓五秘魔宗修士的血脈為之沸騰。

得了古祖虛影的加持,這五秘魔宗修士的氣息不由是再次暴漲了一截兒,其乾脆是散去了自己手上的血色神劍,也是掄起拳頭來,對著那玄天聖體的沒光拳迎去。

兩拳相對,兩個人皆是口鼻一震,整個身體向後倒飛,自口鼻中流出血來。只不過一人的血液乃是鮮紅之色,而另一人自口鼻中漫出的血液則是黑色。

「吼—!」那蠻鬼一族的古祖虛影自生死門**來,而後便是一聲怒吼。隨即,其比磨盤還要大上許多的眼睛,便朝著與自己後輩相對的玄天聖體看去。古祖虛影的表情冷漠,只是徑自的舉起一隻如同天柱一般的手臂來,自其上瀰漫著數不可數的血色符文,朝那撲將而來的天狗虛影砸去。

在古祖虛影之下,天狗便是和蒼蠅沒有什麼兩樣。雖然說兩人的境界相同,但古祖虛影並非是完完全全的出自於術法,其還暗藏著自己一些生前的境界,故而只是一掌落下,那咆哮著的烏黑天狗便是當即的被打碎成了一大片的符文,湮滅於虛無。

「這也太無賴了….」古祖虛影的身影出現在那一幕水鏡之中,其散發的氣勢與威能,讓一眾觀戰的大魔修都是有些沉默。甚至於就算是藍羽,對那道身影也是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

「阿彌陀佛!」孽海自參悟中被強制的打斷,好似是心有靈犀一般,轉頭看向了那吸引了絕大部分注意力的水鏡。而後,孽海便是如同看到了凡人看到了妖怪一般,神色驚恐、怪異。

在將天狗打碎之後,古祖虛影便是自額頭正中睜開了一隻血色的天目。這天目只是遙遙的看了一眼,就令著換體魔宗的玄天聖體感覺到不寒而慄,好似感受到了生死之危。

隨後,玄天聖體便覺著自己的腦袋好似要炸裂開來,其心念被那隻天目攪動,於頭顱之中如同怒濤一樣暴動。一滴滴的黑血自其眼眶和耳中滴落,到了後來,其人的額頭之上也是顯現出道道裂紋,同樣是有黑血自其中流出。這劇烈的疼痛使玄天聖體跪在地上,雙手沾滿黑血的捂著自己的腦袋,看著好像隨時都會死去。

「還不出手救人!」換體魔宗的宗主見此情況,當即便是要起身去到那神器寶珠之中將玄天聖體救下。只是其行為卻是被渺清攔下,示意他不要過去送死。

「那道虛影的能耐,遠在融脈境之上,你過去也只是送死而已。」渺清一把按在換體魔宗宗主的肩膀之上,將他又硬生生的按回座位之上,語氣平淡的說到。

「我的弟子!」換體魔宗的宗主雙目崩裂,拳頭攥的咯吱作響,自眼眶中瞪出了一絲絲帶著金色絲線的血液。。 林音音想了想,點頭。

黎璟之道:「也不知道師叔是如何給師弟化解的。」

二人相視一眼,朝宮玉那邊看去,倒是有一些猜測,卻是都未說出來。

但容不得二人多想,南宮睿惶然擔憂的聲音便傳了過來,「玉兒……」

林音音的心一沉,生怕宮玉發生意外,忙不迭地起身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