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對著那些人一壓,眾人只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沉重感降臨在身上,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心悸感油然而生。

這時候,他們哪裡還不明白自己等人遇到了強者?

這年輕人,甚至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對著虛空按壓就能有這等威勢,如果想要殺死他們,也只是片刻功夫罷了。

「不用擔心,我並不會對你們怎麼樣,只是想讓各位冷靜一下。」

「各位請看,我們現在已經不在高空中了,不信的話可以過來一看。」

說話間,眾人感覺身體一輕,那股恐懼感也消失不見。

如果不是剛剛切身體會,根本不認為這也就二十左右的年輕人會是強者。

7017k隨即,蘇禹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了吳翔的背後。

吃過一次虧的吳翔顯然對此也有準備,手中的刀刃變化了一個角度,居然又趁勢朝着身後劈砍而去!

一些女生已經尖叫了起來,生怕看到蘇禹血濺當場的情景。

蘇禹面對着這一次的刀鋒,竟然不閃不避,而是一招手,身……

《丹道至聖》第三百二十二章丹尊 玄冥海,龐大的聖海龍宮,建在一個方形海龍台上。

在海龍台下,鎮壓著許多強大的凶獸。

這些凶獸中,大部分都曾與海龍族為敵。

「這個味道怎麼樣?」

如黃鸝出谷般的聲音在幽暗的海龍台響起。

「嗯,味道真的不錯,你這東西是從哪裡弄來的!」粗獷的聲音附和道。

「這可是我羽族從不外傳的秘技!」一個身穿黃衣,長相清秀的女子,神秘地說道。

「怎麼做的?能告訴我么?」

一隻五六層樓高的海獸,搖晃著腦袋問道。

「我也是將死之人,告訴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女子笑眯眯地說道。

「答應你一個要求?不行,不行!老祖說了,你這個丫頭聰明得很,千萬不能聽你的話!」

那海獸看起來不大聰明的樣子,但任由那女子如何巧舌如蓮,就是不上當!

那女子便是重明鳥所幻化的辛月,她被困在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她的實力提升得很快,但提升得越快,距離死亡也就越近了!

她想通過眼前這個海獸,傳出去哪怕是自己身上的一絲氣息,只要如此,那羽族就會尋跡而來,自己有很大概率被海族釋放。

「巴寅,族長讓你去山眠島搜查下!」

「山眠島?」

「嗯,前不久在那裡發現了戎穆的氣息!」

「不是說戎穆大人是被神獸族所殺害的么?」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海龍族正在召集大軍,準備去神獸族的領地,討要說法,其統轄範圍,三十六洞的各部首領,紛紛率部,抵達聖海龍宮。

這聖海龍宮已經有數十年未曾如此熱鬧過,而為了防止神獸族安插姦細,聖海龍宮的巡邏也變得更加頻繁,原本的守衛也都被抽調。

否則,去山眠島調查的事情,也落不到看守海龍台的巴寅身上。

「好,我這就帶手下去山眠島搜索一下!」

「帶什麼手下,最近連巡邏的都不夠,你獨自前去就行,反正那個方向也沒有什麼比較強大的凶獸!」

「這……好,我快去快回!」巴寅點了點頭。

而關在海龍台地牢中的女子,聞言巴寅要去山眠島,頓時心中一緊。

「陳平安不會有事吧……」

「巴寅是六品高階的實力,就算阿朱和小綠現在升到了五品,那也不是它的對手,何況要從三品升到四品,至少要兩三年的時間!」

「山眠島上還有三眼狗,可它也不太可能打得過巴寅。」

「這可怎麼辦!」

辛月秀眉緊皺,她可能忘了,自己還在囹圄之中!

……

山眠島上,陳長安正躺在他剛做好的木製躺椅上,敲著二郎腿,哼著不知名的小曲,等著玄天魔蛛打魚回來!

其實,陳長安還比較喜歡釣魚,雖然他還遠沒有到喜歡釣魚的年紀。

但現在情況特殊,陳長安已經很少外出,更別說去海岸釣魚。

當初,在玄冥海上,陳長安碰到了黑霧,黑霧在得知陳長安繼承了三目紫雷犬的魔尉后,經過一番試探,才確認陳長安的身份,並且在第一時間,封鎖住了陳長安以及龍魂破海弓的氣息。

不過,還是有很少的一絲氣息外泄,被聖海龍宮發現。

對此,黑霧做了一個大局,還用了許多合理的理由,替陳長安遮掩了過去。

但生性多疑的海龍族老祖,並未完全信任黑霧,在不久過後,依舊打算派人前去探明具體情況。

黑霧也知海龍族老祖必然派人前去探查,所以提前通知了陳長安小心海龍族,盡量減少外出。

事關性命安危,陳長安自然不敢馬虎,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宅在安全屋內,如果需要食物,則直接讓玄天魔蛛去捕獲,或者去交易所進行收購。

在交易所中,陳長安隨便拿出一顆綠色品質以上的晶石,都能引起強烈的關注。

即便過去了這麼長時間,能夠擊殺三品以上凶獸的人類,還是絕對的少數,而黃晶石和綠晶石的用途也越來越廣泛,基本都是有價無市!

所以,陳長安想要換點食物,還是不成問題的。

只是,換取自己的食物富富有餘,但要想要讓玄天魔蛛和玄蛇龜也飽腹,那可是個天價,就算是陳長安也無法支撐太長時間。

玄天魔蛛想要吃飽,還是要靠自己去打魚。

「又是一個安靜的晚上,一個人窩在搖椅里乘涼,我承認這樣真的很安詳,和樓下老爺爺一樣……」

哼唱的聲音戛然而止,陳長安的臉色有些微微發白。

「阿朱,快回來!」

相隔雖遠,但陳長安與自己的戰獸玄天魔蛛卻一直保持著心神相同。

「吱吱!」

玄天魔蛛丟下了所有的黑鱵魚,拚命地想著海岸奔去。

在它的身後,一隻巨型海獸正在快速地追擊。

「嘩啦啦!」

那海獸猛地躍出水面,灰黑色的巨大身軀,宛如鯊魚一般,但與鯊魚不同的是,在它的鰭部長出了巨大的前肢,尾部也有一雙後肢。

玄天魔蛛以為自己逃到了岸上,就能緩一口氣。

但沒想到,上了岸的海獸,速度不減,而氣勢則更勝一籌。

「這是什麼怪物!」陳長安眉頭微皺,連忙走到獸圈,帶上了玄蛇龜,走出了安全屋。

他知道,安全屋是現在最安全的地方,但去救援玄天魔蛛是更重要的事情!

在陳長安離開安全屋的同時,玄天魔蛛為了加快奔跑的速度,施展了「玄魔變」。

由此,玄天魔蛛與那隻海獸拉開了些許的距離。

現在的玄天魔蛛的玄魔變狀態,可持續一分鐘以上。

以它眼下的速度,一分鐘的時間,足可以跑回陳長安的安全屋中。

然而,它身後的那隻巨大的海獸,並不打算給玄天魔蛛逃走的機會。

「嗖嗖嗖!」

八道水箭射出,其中三道封住了玄天魔蛛的去路,另外五道水箭,則分別射向了玄天魔蛛身體的要開。

這起手就是致命的攻擊,那凶獸絲毫沒打算留任何活口。

即便玄天魔蛛進行了一次變身,它也絕對不可能躲過這個攻擊!

「吱吱!」

玄天魔蛛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絕望的神色…… —————————–

很多的話,說的時候很是容易,做出來卻很難。

美女盧醫生接下來的話很是讓人唏噓:「她是我二伯家的。我的二伯母三年前,就是她出走之後的第三個月就過世了。我的二伯,現在精神病院裏。」

「啊!」許林不敢再向下問了。

美女盧醫生卻是順着向下說了:「我還有一個大伯,一個小叔。目前看來,最有可能去找她的,就是我那個小叔了!」

「怎麼這麼說?」許林也是有疑問了。

「我的小叔叔,為了最為耿直。堂姐紅艷離開后。他也經歷了天翻地覆的事情。他惟一的兒子,我的小堂弟,也因為救人溺水了。」美女盧醫生道。「他的現在,需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散散心!」

「唔,這個倒是真的呢!」許林趕緊接着向下說。他的心裏,可以說是打翻了五味瓶。什麼滋味都有。

看來,真是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呀。

外面,突然傳來了叫人的聲音。美女盧醫生這才意識到,他倆單獨待的時間太長了。

就推門而出,急急地走開了。當天晚上的光景,他倆又在她的辦公室里會面,商討了一些個新的問題。

她告訴許林,她的小叔叔,已經跟她的父親商量好,近期就將前去夷疆:探望堂姐盧紅艷。

「對,他們這一對兄弟,用的是探望,不是解救。」美女盧醫生也是嘆息不已,「堂姐已經在當地落地生根了,再貿然地去說解救,怕是也不太現實。」

「不過,她的母親過世,父親出事。她還是要回去探親的呢!」這是許林的看法。

「這個,那也要看她有沒有時間呢。」美女盧醫生道。

許林也是贊同她的這個看法的。當天晚上,蘇雲曦有了新的要求:不要再住在病房裏,要搬出去,到賓館裏面去住。

「那也是可以的。」美女盧醫生道,「附近有家醫療賓館,裏面有些個簡單的醫療設施,條件也比較的好,能符合這種要求。」

三個人立即就搬過去了。

所謂的醫療賓館。其實就是醫院的最後那一排房子。裏面其實就是當地老年人的療養院,條件極其上乘。

搬過去的當天晚上,三個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間。大廳裏面,也還有衛星電視可以收看。

房間裏面,也破天荒的擁有了內地現在到處都有的Wifi。三個人都高興極了,尤其是蘇雲曦。

這個來自上流社會的女生,用她的話說,前段時間幾乎是「沒陷於夷」了!現在,她才感覺到自己回歸了文明社會。

「也沒有那麼恐怖吧。」蓋麥爾也在擺弄著電視。她想要收看大西北風的電視節目。

節目中的那些剽悍的男生。才是她的最愛。突然間,她看到了一大片的沙漠風光,沙漠中的綠洲,她就大聲地叫喊了出來。

「啊,布哈拉,美麗的布哈拉!」她的聲音。驚醒了旁邊的許林和蘇雲曦。

蘇雲曦將耳塞拔下,仔細地聽着她的話。許林想要去安慰一下:「那裏,只是華夏的內地,不是布哈拉吧?」

「就是,就是!」蓋麥爾美麗深邃的大眼睛裏,已經溢滿了淚水,「那裏不是布哈拉,哪裏才是!」

許林不得已,只得跟她向下看了幾分鐘。後來。許林得出結論:那裏是卡什,是華夏最西北的城市。

蓋麥爾也沉默了。良久,她才幽幽地吐出一句話來:「原來。華夏跟布哈拉,有那麼多類似的地方!」

「中古時代,有很多的游牧民族。」許林道。「佔據了布哈拉那一片的地方,都認為那是華夏的地方。於是,他們都自號為『桃花石汗』,意思就是華夏土地上的大汗。」

「唔,我們那裏的人,現在也還是這麼認為的。」蓋麥爾道,「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千山萬水追隨你的原因呀!」

許林也感動了。他不再糾結,當着蘇雲曦的面,就抱住了蓋麥爾:「唔,蓋麥爾,讓你受苦。讓你受苦了!」

她這麼年輕,就離鄉背井,跟隨着他許林。許林的心裏,已經是心潮澎湃了。這麼久以來,他不僅沒有讓她幸福過一天,還帶着她走遍千山萬水!

他的內心裏。實在是不能自已,不能自已的!

三室一廳的房子,蘇雲曦住了個大房間。這沒有異議,她還是病號,需要最好的醫療設施的輔助。

最大的那間房子裏,還有氧氣瓶,還有緊急呼叫器。第二個房間,就給了許林了。

蓋麥爾的那個房間,僅僅能放下床鋪和床頭櫃。乍一看,就知道是個小倉庫改建的。

這沒有關係,蘇雲曦剛躺下時,蓋麥爾是需要在旁邊照看的。蓋麥爾想要睡覺時,最早也要等到夜晚十一點以後。

讓蓋麥爾沉迷的那個節目,是個類似「遠方的家」的節目。節目結束后,許林為了安慰她,又搜索了西北風的歌曲來聽。

蓋麥爾聽了個稀里嘩啦。她臉上的眼淚,也再沒有斷絕過。正在這時,蘇雲曦已經從刷視頻中清醒過來了:「我說兩位,你們餓了沒有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