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煙霧大做,塵土飛揚,等煙霧散去,有煙無傷定律發動,全場唯一受傷的只有大地媽媽。

此時鹿丸雙手插兜站在手鞠面前:「其實當不當中忍都無所謂。」

手鞠把扇子打開,一扇扇出,瞬間狂風大作,吹得場地塵土飛揚。

鳴人看了看旁邊的卡卡西,翻了個白眼,看看人家的風遁,你就只會糊弄我,等著下去被玖辛奈捶吧,到時候金剛封鎖一開,誰也救不了你這條鹹魚。

場上煙霧散盡時,鹿丸已不在原地。

躲在樹后的鹿丸透過樹的縫隙看着面前的手鞠「話說我一點戰鬥欲都沒有,當上忍者也是」。

「這傢伙會操縱影子,想把我引到影子更多的樹林么。」手鞠展開扇子「忍法鐮鼬」磅礴而來的風被手鞠扇出,風壓使鹿丸被強制控制在了場地,動彈不得,鋒利的風在途徑的樹木上留下一道道鋒利的裂口。

鳴人看向卡卡西的眼光更加幽怨:「看看人家的風遁,你交的都是個什麼玩意?」

白毛鹹魚被盯的受不了了,自己不擅長風遁,螺旋丸這種有特殊意義的忍術自己不能交,還是趕緊去給鳴人找個老師吧,聽說自來也大人回木葉了。

年輕的白毛看着手中的小黃書想到了它的作者——另一個年老的白毛。

一道影子在手鞠面前出現,因為剛剛風遁形成的煙霧,所以離手鞠非常近,速度非常快,迅速后跳,「糟了」手鞠停了下來,看着眼前飛速襲來的細長影子。

突然影子像是到了一個極值,開始觸底反彈,手鞠拿起扇子在腳下劃出一道直線,「看來不管再怎麼自由伸縮變幻影子,也是有範圍的。」

鹿丸雙手靠攏,形成出一個圓形。

台上的御姐紅很驚訝:「那是什麼印?」阿斯瑪叼著煙:「那是鹿丸開始思考時的動作,這孩子的能力。」

場上的鹿丸扔出三把品字形的苦無,被手鞠側身輕鬆躲開,黑色的影子不斷試探,缺都被一一躲過。

「就這點能力可沒辦法擊敗我。」翻騰輾轉間,手鞠還不忘出言嘲諷一下。

「那可說不定。」

一個上衣做的降落傘綁着一把手裏劍從空中落下。

「利用不斷下降的手裏劍擴大影子的範圍,還不停的干擾我么。」手鞠迅速躲避鹿丸控制的影子,一邊還要注意頭上的手裏劍。

「什麼?」手鞠突然被影子控制住,不能移動。

「不應該,就算是太陽不斷西落,牆壁的影子延長,也不可能抓到我。」

「看看你的後背。」

手鞠掙扎著扭過頭,那是一把刻着特殊飛雷神術士的三叉苦無。此時手鞠已經被鹿丸逼到了牆邊。

「這是?」

「利用鳴人之前留在場上的苦無,還有之前扔出的苦無的落地是一條直線,他們的影子不斷疊加,還有你移動的距離,我都計算好了。」

「還不認輸么?」鹿丸控制着手鞠。

「你也只能控制我坐出和你一樣的動作吧,那麼,你要怎麼贏呢?」手鞠輕鬆的看着鹿丸,這個鳳梨頭好討厭。

鹿丸此時不急不躁,控制着手鞠和自己一起從忍具包里拿出手機劍,「那就試試看誰先倒下了。」

兩個人扔出的手裏劍從空中相交,快要碰到鹿丸卻被鹿丸后翻躲過。

「切,終究只是虛張聲勢么?」手鞠被影子控制着跟着后翻。「嘭。」腦袋砸到牆上,不省人事的躺在了地上。

本場比賽,「勝者是奈良鹿丸。」 顧傑放輕自己的動作,脫下江小小腳上的布鞋。

江小小扶著顧傑的肩膀,表情痛苦。

「你……還是扶我回去,回去再看。」

光天化日之下,顧傑這樣很容易引起誤會。

顧傑心想也是,放下她的腳。

「那你能走嗎?」

扶著江小小,江小小腳一沾地,立刻疼得眉頭都皺起來,咬著后槽牙道。

「我行!」

顧傑看著慘白的小臉,眉目間的倔強,他很不情願地彎腰放下她站好。

「你站好!」

江小小疼的鑽心,一臉不解的望著顧傑,然後她立即離開他站立。

「你……牛!」

她找了一個什麼鐵石心腸的合作夥伴?

顧傑厲聲道,「站好!」

江小小一橫眉,「不用你扶,我自己走。」

還真的推開顧傑,站好了。

可惜表情出賣了她。

一臉的幽怨,真的想捶死顧傑怎麼辦。

這個狗男人!

她可是個弱女子。

還是為了他受傷的弱女子。

顧傑走到江小小身前。

蹲下!

江小小愣神!

「上來!背你回去!」

顧傑回頭,江小小紋絲未動。

「上來啊!」

江小小看看顧傑寬厚的後背,「不用了!」

「上來,你的腳受傷了。」

顧傑倒是想讓江小小進空間喝點靈泉。

現在不允許,沒看到知青點的幾個人都走下來,站在坡上看著這裡。

「上來吧!」

江小小終於趴上去。

不過小心翼翼得保持距離。

顧傑站起身,他覺察到她的動作,側身用左右手抓住她,一語不發的將她拉近貼在自己的背上。

「你們怎麼了?」

遠遠的有聲音在喊叫。

刺耳的讓人認不出來是誰。

她忍不住地將臉貼在顧傑的後背上,一會兒就好,她告訴自己。

顧傑的體溫穿透棉衣粗糙的布料溫暖她滿是倦容的臉龐。

他聞起來都是熱熱的,她暈陶陶地想著,他的氣息乾淨,清爽而美好,混合著男性的麝香味,在緊張和壓力的作用下散發出類似上好的酒漿般醉人的氣息。

他是如此溫暖,而她還是感到冷。

蕭瑟的寒風陡然變得強烈起來。

她身體顯得愈發嬌小,輕巧的掛在他身上,他的手臂勾著她的膝蓋上方,堅定的往前走。

這段路感覺很短!又很漫長。

他以超乎她想像的耐性像岩石般一直保持著那種姿勢,沒有緊張和扭動,調整姿勢,沒有任何疲倦或厭煩的跡象,讓她穩定的靠在他背上的。

她所能感覺到的唯一動靜就是他的呼吸,緩慢而有節奏,江小小感覺自己好像躺在水面上,隨著蕩漾的池水一起一伏,一起一伏。

「怎麼了?」

「她的腳被胡朝陽撞倒崴了!好像腫了!」

張秀梅焦急的聲音終於讓江小小回神。

臉色緋紅的她看起來光彩照人。

「崴腳了?快,先進窯洞。」

張秀梅急忙掀開門帘。

趙敏陰陽怪氣的說道。

「胡朝陽撞到?不會是裝的吧!」

還真讓趙敏說到了。

可惜在這之前大概江小小還沒底氣回擊,現在可不一樣。

「你裝一個試一試!」

顧傑把江小小放在炕沿上,屋子裡擠滿了人。

男知青女知青都在看這這一幕。

男知青心疼,女知青嫉妒。

小心翼翼把江小小的腳放到炕上。

江小小疼的眼淚一下就下來。

這可裝不了。

張秀梅急忙脫下鞋襪,看到江小小的腳踝的那一瞬間,倒抽一口冷氣。

「你裝一個看看!」

一嗓子吼得趙敏無話可說。

屋子裡半明半暗的光線里,當顧傑看向她時,江小小正好可以看到他臉,一半隱在黑暗之中,微光映亮的另一半是高高的,輪廓清晰的顴骨,方正剛毅的下巴,以及像希臘雕像一般輪廓分明的唇部線條。

顧傑的目光嚴肅的落在那雙潔白嬌小的腳上。

腳踝細白的不可思議,這個時候卻已經紅腫起來,肉眼能看到的腫成了饅頭。

趙敏撇撇嘴,「我也沒想到!好了,那我回去了。」

本來以為江小小不過是裝模作樣,想要博取顧傑的同情,卻沒成想是真的。

一群人散開了,這種情況他們聚在這裡,一點兒幫助都沒有。

他們又不是衛生隊的大夫。

張秀梅看著腳踝的情況,「不行,這怎麼辦?這樣下去,明天你這個腳恐怕腫的,連下地都下不了。」

衛生隊的大夫別想了,他們這裡衛生隊的大夫基本上沒什麼用。

往縣城裡送?

江小小可剛從縣城回來。

顧傑低頭思索了一下,「等著。」

轉身就往外走。

顧傑快速的來到外面,從冰凍的水缸里鑿取出一塊兒冰。

因為太過用力手指蒼白的讓人看不到血色,攥著那一塊兒冰塊兒。

解下來自己脖子上的那條圍巾,直接把冰塊放了進去。

裹好轉身走進窯洞里。

把冰塊敷的江小小的腳上。

「別亂動,冰敷一會兒。」

江小小單手按著圍巾,冰塊兒冰涼的溫度很快從圍巾里透露出來。

剛才還覺得酸疼的腫脹處忽然感受到了涼意,隱隱的緩解了那些痛處。

「謝謝!」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吳大奎的洪亮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