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雖然已為人妻,但佐藤亞璃紗依然像個少女一樣。

島國女子果然帶勁!

連「傳統又正經的好男人」楊大炮都忍不住想去撩一波。

當然了,島國女人嘛,不撩白不撩。

萬一成功了呢。

佐藤亞璃紗卻不會給楊白起好臉色。

他並不是那種大而無腦的女人。

他知道,老公之所以受傷,和這個支那男人息息相關。

今天他又來到病房裏惺惺作態,還把老公氣暈。

他的嘴臉真是讓人噁心!

見佐藤亞璃紗根本不搭理自己,楊白起自討沒趣。

喲!還挺傲嬌!

也罷!

比起咱家依依,你可是差遠了!

楊白起先是一陣驚訝,然後又是一陣不屑。

既然不給咱老楊面子,那說明你老公和我緣分未盡啊!

本想拍屁股走人的楊白起又決定留下來觀察觀察。

醫生很快就出來了,眾人焦急地圍上去詢問病情。

真正關心長谷部誠的沒有幾個,大多數都是記者們在尋找素材。

按照醫生的說法,長谷部誠並無大礙,但需要靜養,不能再受刺激!

靜養好啊!

不能再受刺激更好!

楊白起又想到一條毒計。

唉!

咱老楊是不是太壞了?

畢竟咱跟這長谷部誠往日無冤近日無讎。

就因為他媳婦不搭理我,就要往死里整他,會不會顯得咱老楊小心眼?

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楊白起有點猶豫。

畢竟是長在紅旗下的好少年,楊白起良心未泯。

罷了!

誰讓你是日本人呢!

就是看你不爽!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都把人家腿斷了,那就「好事」做到底吧!

楊白起立刻變得精神抖擻起來。

「八嘎!死啦死啦滴!」

「楊白起良心大大的壞!」

長谷部誠躺在病床上大聲咒罵着。

佐藤亞璃紗在旁邊低聲安慰。

她並不想提及楊白起主動跟她搭訕這件事。

畢竟不能讓老公再受刺激了。

「長谷君!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叫傷筋動骨一百天,你一定要好好養病,我會再次來看你的!」

楊白起就像沒聽到長谷部誠對他的咒罵一樣,來到病房裏向長谷部誠告辭。

長谷部誠還想辱罵楊白起,楊白起卻突然道:「剛才跟亞璃紗相談甚歡,長谷君請放心,萬一發生了不好的事,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

楊白起鞠躬退出病房。

病房外面的記者對楊白起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什麼叫好朋友?

這就是了!

禮數周全,感情真摯!

真羨慕長谷部誠啊!

有這樣的想法,主要是因為他們沒有聽到楊白起剛才那一番惡毒言語。

當然,就憑這些記者,即使聽到了也不會明白。

一個原因是楊白起是用日語說的。

另外的原因則是他們沒有理解這些話的文化底蘊。

而長谷部誠和佐藤亞璃紗則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楊白起的意思他們都能理解到位。

病房內,長谷部誠臉色再次變得慘白,佐藤亞璃紗也張口欲言,顯然是想解釋什麼。

長谷部誠示意佐藤亞璃紗不需解釋。

他當然知道楊白起是有意為之,他也相信楊白起和佐藤亞璃紗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不可能發生什麼!

那麼短的時間?

話說自己剛才昏迷了多長時間?

長谷部誠突然臉色大變!

難道他們真的「相談甚歡」?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以前自己經常看的醫院系列電影,想到楊白起那猥瑣的笑容,再看看身旁妻子的盛世美顏,長谷部誠兩眼一閉,再次暈了過去!

他竟然沒有勇氣問清楚心中疑問。

其實,他剛才也就昏迷了五分鐘而已!

要是讓楊白起知道長谷部誠在他走後再次昏迷,不知道作何感想。

會不會再次折返,多跟長谷部誠交流一下感情。

以長谷部誠這樣的心胸,再這麼來上幾次,恐怕會被氣死也說不一定。

楊白起和長谷部誠的故事算是告一段落。

反正第二天,德國各大體育媒體相繼報道了楊白起到醫院探望長谷部誠。

楊白起親手為長谷部誠送上花圈,不,是花籃。

場面很感人,楊白起因為長谷部誠的傷勢而落淚,長谷部誠則被感動到昏迷。

兩人最後依依惜別,上演了一出兄弟情深的戲碼。

有家花邊報紙更是爆料,因為楊白起和長谷部誠太過親密,長谷部誠的妻子,日本著名的模特兼演員佐藤亞璃紗甚至為此吃醋,從頭到尾都沒有給楊白起好臉色。

柳依依甚至拿着這份報紙不斷奚落嘲諷楊白起,質疑他倒底有沒有取向方面的問題。

這徹底激怒了楊白起,直接就要在柳依依住處辦了她。

關鍵時刻,突然有人敲門查水表。

兩人才避免了擦槍走火的可能。

之後柳依依時不時會開這樣的玩笑,很可惜楊白起竟然對此免疫,不再激動了。

真是塊木頭啊!

讓楊白起更不爽的是巴特爾斯竟然開始了復仇。

自己不就是在之前用取向方面的玩笑逗過他一段時間嘛!

至於一天天又是電話又是信息輪番轟炸,都是約楊白起一起玩的。

楊白起當然知道這是巴特爾斯在拿他開心。

正是應了那句話: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時間就在紛紛擾擾中向前走。

楊白起再次變成了宅男,除了跟柳依依在休息時間出去散散步,騎騎自行車之外,楊白起幾乎就沒去其他地方。

各路媒體對他的報道他更是從來不看。

這天,巴特爾斯發來了邀請。

正經的邀請。 姚窕進入鯊魚池之中,然後親眼看着船長閃進了大樹偽裝的電梯中。

姚窕左右環視,霓虹燈交錯的黑暗空間中,海軍根本就摸不到頭腦,就像是無頭蒼蠅,然而姚窕站定的雙眸看見海軍的手中除了空空如也,就剩下槍了。

整個狹小的空間中,都只剩下海軍們的腳掌踩在白骨上的聲音。

「剛才有個人跑進去了!」門外的海軍衝進來,頃刻間空間中一片寂靜。

「讓我們進去!快讓我們進去!」這時候遲野已經開始在門外大喊,但是得不到海軍的同意是進不來的。

而此時安靜的海軍們,比有聲音的時候還要讓人擔心,他們是有對講設備的,現在肯定已經準備將姚窕找出來。

姚窕趕緊躲在了石壁後面,要說這裏面,她貌似比他們還要熟悉一些,畢竟已經來了第三次了。

「剛才那個人搶走的是什麼?去哪裏了?」

「沒看見沒看見。好像是有什麼隱蔽門,再找找再找找。」

等等!

突然間,姚窕有什麼不好的預感,要知道那個筆記本上面出去一些必要的知識點,還有海盜船上面的一些機關,會不會是船長已經將筆記帶回了海盜船的底部?!

一時間她的腦海中出現了好多的想法。

一片閃爍移動的鐳射燈之下,映照出地面的堆堆白骨,姚窕彷彿是看見了那棵樹的樹冠已經從一道石壁之上微微晃動。

「這是什麼樹?海盜船上還能長出這麼粗的樹榦,根扎向哪裏?怎麼提供淡水?絕對是有問題。」

「你們看這是什麼。」

「開關。」

「是電梯,走進去。」

姚窕站在石壁後面,親耳聽見了海軍們的交談,看來他們已經找到了那個隱形的電梯,姚窕直接走上前去,跟了進去。

電梯門打開的一剎那。

像是噴泉和瀑布結合在了一起,全部都是海水,正在飛濺衝擊著電梯口的方向。

在最上面剛面的石洞上,姚窕看見了船長正在參照着那個筆記正在雙手操控着什麼東西,姚窕看着面前洶湧而至的海水,已經不敢向前一步。

海軍們此刻紛紛向後退,那海水正在咕嘟咕嘟冒泡,翻出了很多的海藻出來,並且腥臭氣濃重。

不多時,6元老那被蜘蛛啃噬的身體從高處翻然落下,像是從懸崖下摔下一般。

臉龐上面還趴着那隻臉盆大的黑蜘蛛。

現在連帶着蜘蛛,6元老掉進大海中然後裏面瞬間出現一個血紅大圈。如一朵妖異的玫瑰花。明顯是已經被海中的小鯊吞食了。

由此,姚窕推測,船長可能是去裏面把蜘蛛窩捅了,讓食人蜘蛛來對抗海軍。

姚窕向後退到電梯中:「大家快出來!」

姚窕皺緊眉頭並且全身開始不住地顫抖,要知道一個黑蜘蛛就能將一個人輕鬆的毒死,更何況是一洞口的蜘蛛?

「快出來!」姚窕站在電梯中徹底的凌亂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