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

哲也感覺兩人說的話不在一個頻道上。

「哦!你放心,雖然等級不大高,但是這個配方的質量我還是能保證的。」

哲也好像突然間想明白了什麼,拍著胸脯保證道。

希羅娜略帶頭疼的扶了扶自己的額頭,她感覺對面這個培育家好像有點不職業。

「我的意思是你根據我的精靈數據來幫我製作,我又沒製作能量方塊的資格和能力。」

希羅娜換了一種說法。

「那。。。噢,當我沒說。」

哲也下意識的想要提問,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

他剛剛下意識覺得希羅娜可以找別的培育家來幫忙製作,但是好像確實不大行,也沒那個必要。

他才是最熟悉這個配方的人,沒必要捨近求遠。

「你等會啊,我問問。」

哲也略顯窘迫的打開了精靈腕錶向認識的培育家詢問了起來,他還真沒做過這方面的交易。

之前和小剛談的培育方案和這個區別有點大。

半晌,他才抬起了頭。

「咳咳。」迎著希羅娜似笑非笑的目光,哲也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

他剛剛問了問,關於能量方塊的交易,按對象身份大致可以分為三類,對訓練家,對同行即培育家,還有對大公司。

相同方塊成品和配方對於三種對象來說購買價值和價格是有很大區別的。

當然,成品效果、配方的珍惜與否等也和最終的成交價格有關。

希羅娜自然是以訓練家的身份來購買的,不過和一般的訓練家的方式有所不同,所以她才說自己是買配方。

簡單點來說,她買的是最貴的那一款。

「波克比階段的方塊配方主要以洛玫果為重點,輔以一部分的福祿果,無青果和棱瓜果這兩個的話分別在波克基古和波克基斯階段添加,具體的比例等波克比出生做一個完整的檢查到時候再發給你。」

哲也很快以正規培育家的身份進入了狀態,對著希羅娜說道。

希羅娜點了點頭表示了解:「我會讓人提前準備好的。」

這是她和其他購買能量方塊的訓練家不同的地方之一,她出材料,故在此之前要知道大概的配方。

主要原因在於,以她的身份和能力,能搞到市面上不常見的高品質樹果作為能量方塊的原材料。

一般的訓練家可沒這個能力,即便要求根據精靈數據具體定做高品質能量方塊,材料這一方面依舊是交給培育家採購的,他只負責付錢收貨,也就跳過了需要知道大概配方這一要求。

這簡簡單單的區別之間,價格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暫且不提買高品質樹果需要額外付出多少,主要是一旦牽扯到配方的購買的話,價格將會有很大的上漲。

畢竟大致配方的透露就代表著自己的配方有可能會被破解,這可是關係到培育家的根本之一,自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在培育家群體里,對於成品和配方的交易是有一套專門的規則的,希羅娜所說的買配方正是基於這個規則來的。

哪想到哲也這個半路出家的六級培育家對這些東西幾乎是一無所知。

誰讓哲也考六級培育家主要就是為了省點錢自己做能量方塊,順帶著提高自己的個人價值,壓根沒想過要靠賣方塊來牟利。

專精培育家的人可能以此為業,但哲也可是想成為神奇寶貝大師的人。

根據一隻精靈的具體數據進行分析然後製作特製的能量方塊可是件很複雜的事情,哲也自己的精靈就足夠他費心了,沒那麼有空。

至於說希羅娜,朋友之間的幫忙哪有什麼忙不忙的,主要是為了友誼。

「報酬的話我先打一部分給你,之後會定期給的。」希羅娜小飲一口茶水,簡單的操作了一下,對著哲也說道。

哲也不動聲色的把八位數的入賬信息划走,看了看時間,說:「晚上你有什麼安排嗎,我帶著你在附近逛逛?」

「我晚上約了科拿,下次有機會再說。」希羅娜婉拒了哲也的邀請,當然,主要原因也確實是她早就和科拿約好了。

「行,那玩的愉快。」

對於希羅娜和科拿認識,哲也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實力強大的女訓練家那麼少,不認識才是奇怪的事情。

兩人又聊了會兒天,隨後便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了。

定期打錢,怎麼感覺像是和被包養了一下。

哲也晃了晃頭,把這離譜的想法從自己的腦海中甩去,這可是付出了勞動的。

他心情頗為不錯的回到了房間,資金的壓力又大大緩解了很多啊。

果然,無論在什麼世界,知識都是最值錢的東西,再不濟你也能靠它掙錢。

抬頭看了一眼時間。

「還有兩天就結束了嗎。」哲也喃喃自語道。

按照預定的安排,4月2號淘汰賽將會結束,從各小組中奮力廝殺而出的六十四位訓練家將會進入主競技場,拉開石英大會正賽的帷幕。

當然,只是安排,萬一出點事就可能稍微延後一點,但是大差不離。

就好比這次淘汰賽一開始預計結束的時間在3月最後一天,也就是今天,但實際上各種因素導致比預計晚了兩天。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是板垣定久,賽前實力排名77,推測出場的第一隻精靈應該是勇士雄鷹,水之場地最好還是讓同為飛行系的比雕來進行針對。

如果數據沒錯的話,勇士雄鷹的特性是銳利目光而非強行,這也就意味著儘管對方的招式不會觸發追加效果,但是造成的威力更高,對於比雕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勇士雄鷹本身物理攻擊能力就無比出色,結合其特性還有技能,以比雕的體力和防禦可能最多只能正面接下三次攻擊。

而且勇士雄鷹還具有隱藏特性不服輸,相當於封印了比雕能給它加上削弱狀態的技能,否則它的攻擊能力會在不服輸特性的作用下得到大幅提高,這就更加麻煩了。

但是比雕也不是沒有優勢。

相較於一般飛行系精靈的靈活以及高速飛行姿態,勇士雄鷹在這方面略顯吃虧,比雕的速度優勢是很明顯的,也就是說,最好的辦法是拉開距離不要進行近身戰鬥。

『天空的勇士』勇士雄鷹即便受傷也絕不逃跑,是以此為傲的勇猛的寶可夢,針對這一個個性,完全可以採用類似於『放風箏』的戰鬥方式。

預防點主要在於其利用技能瞬間拉近距離,順風、勇鳥、神鳥的分別應對方式應該是這樣的……」

哲也打開了筆記本,嘴裡碎碎念,一邊記錄著有關下一場水之場地的戰鬥的思考。

越到後面,他遇到的對手的實力就越強,運氣是有限的,而且在普遍都實力強大的情況下,即便弱也弱不到哪去。

板垣定久這個賽前實力排名77的對手是目前為止他遇到過的實力最強的對手,儘管只有一隻准天王級別的精靈,不過由於勇士雄鷹這類精靈本身的強度,加上其餘精靈的搭配,哲也覺得他還是很難對付的。

「還有一天多的準備時間,要努力啊。」

漆黑的夜空下,選手村裡星星點點散落著光芒。

剩餘的128位訓練家都在為自己這個階段的最後一場戰鬥拼盡全力作準備。

只要戰勝了最後一個對手,正賽的主競技場就在和他們招手。

…….

4月2日。

水之場地淘汰賽倒數第六場比賽。

哲也vs板垣定久。

「比雕,高速移動拉開。」

面對對面勇士雄鷹的順風技能,哲也從容不迫的按照之前的計劃躲避著。

相較於高速移動,順風對於精靈的體力能量消耗更大。

當然,提速效果也更好。

但是誰讓勇士雄鷹本身速度相比較於比雕慢上很多呢。

即便是在提速效果異常出色的順風技能的幫助下,勇士雄鷹也漸漸被后使用高速移動的比雕再次拉開了距離。

板垣定久的面色很差。

這個場面在五分鐘里已經上演過很多次了。

儘管他對此不是沒有預料,但是很明顯,對面更有針對性的考慮過戰術。

他皺起了眉頭。

勇士雄鷹是一種大型鳥類寶可夢,頭部有由三枚羽毛構成的白色冠羽,根部為紅褐色。

其臉頰兩側各有三枚白色羽毛,後頸有一簇白色絨毛,上體和雙翅的覆羽呈紅褐色,胸、腹、腿部及翅膀內側為藏青色,紅褐色的尾羽末端有一道黃色帶和一道藍色帶。

它的樣子很像哲也前世部落的那種守護獸,性格也與之類似,是相當講究團結一致的精靈,為了保護夥伴留下的正面傷是它們的勳章。

但近身格鬥的出色能力掩蓋不了這種精靈在速度上的欠缺。

在天空為主場的戰鬥中,速度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

「勇士雄鷹,再來一次鬼面。」板垣定久發出了指令。

7017k 這幾天天氣逐漸涼了,原墨辭是個文弱書生,如今的他已經披上了薄薄的披風,同他一起來的幾位將軍這兩日是經常看見原墨辭發獃。

說實話,本來他們對原墨辭的期望就不高,如今見到他時常走神,這打心裡就越發瞧不上了。

一個有著串臉胡的將軍重重的一拍桌子。

這聲音讓原墨辭回神,他目光淡淡的掃向幾位將軍。

這幾位將軍雖然不說官位有多高,但是身上曾經都是有過功績的,由此可見陛下對原墨辭還是可以的。

畢竟原墨辭是一介白身,就算是想給他安排一個官職高一點的將軍也是不可能的。

原墨辭說道:「朱將軍是什麼意思?」

被喚作朱將軍的串臉胡男人說道:「本將軍是什麼意思?本將軍倒是想問問原大公子是什麼意思?」

「不就是沒了個女人嗎?原大公子莫要忘記自己是有皇命在身的人,你來耶都是有任務的,不是為了一個女人來的。」

另外一個白面將軍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輕咳一聲說道:「朱將軍,你這話實在是有些過了。」

「老朱我怎麼就說的過了?男兒志在四方,怎麼能被女人絆住腳?」朱將軍很不服氣的說。

白面將軍說道:「朱將軍這麼厲害,那為何京城中會有朱將軍懼內的傳言?」

朱將軍一聽這話,那臉上的表情就不太自然了,他踟躕的說道:「老朱我這是在說原大公子的事情,你扯到我老朱身上做什麼?」

白面將軍輕笑一聲,他說道:「朱將軍說得對,那麼想我們還是談一談這剿匪的事情吧。」

見此,朱將軍還敢說什麼?這白將軍和他們可不一樣,白將軍其實是出生書香門第,只是他個人比較喜歡軍事,所以才選擇了從軍,但是那張嘴巴可不比謀士弱。

和白將軍對上,那絕對不是個明智的決定。

他冷哼一聲,然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了。

白將近看向原墨辭,他問道:「原大公子對這次剿匪有何高見?」

原墨辭說道:「各位都是參與過剿匪的,那麼不管是不是失敗總會有些經驗,不如各位來告訴一下原某人。」

這些將軍都是值得信任的,所以他們對原墨辭的這個問題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們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給了原墨辭,原墨辭很認真地把事情記錄下來,然後仔細思索。

結合之前的事情,也就是說不管是去遊說還是去直接硬打都是試過的,但是每一次都是以失敗告終。

既然是來剿匪,那麼肯定有地形圖。

原墨辭把地形圖拿出來,然後很仔細的對照一下。

從耶都地形圖上來看,這裡多植物,多樹木,按照實際情況來說朝廷應該是擅長叢林作戰才是,怎麼會次次失敗?

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原大公子,你看了那麼久,到底有沒有收穫?」說話的人還是朱將軍,他似乎特別不喜歡原墨辭似的。

原墨辭抬眸看向他,然後搖頭。

朱將軍蹙眉,他不高興的說:「原大公子,這京城中都說你是第一才子,第一鬼才,怎麼你就這水平?」

白面將軍聞言,便笑了,他說道:「朱將軍這麼厲害怎麼自己不上?」

朱將軍:「……」

「老周,你怎麼就這麼看不慣我?」朱將軍憋不住了,他直接朝白面將軍開懟。

白面將軍輕笑,他說:「這不是我看不慣你老朱。是你老朱看不慣陛下親選之人。」

朱將軍一聽到「陛下」兩個字,他瞬間就慫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