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這段時間的籌備,各個電競俱樂部的戰隊都組建得差不多了,職業選手們基本都已經就位,接下來就是演練各種戰術套路還有磨合了。

各個賽區春季賽的門票各不相同,神鼎國內的門票一般在一百塊錢到三百塊錢之間,畢竟還不是全球總決賽,場館的投入沒有太高。

別的不說,春季賽各個賽場裏面就沒有全息投影裝置,去到現場的玩家、觀眾等都是透過大屏幕看職業選手們的操作。

順帶一提,春季賽的賽場分佈在好幾個城市,基本每一支戰隊都會有他們的主場比賽,至於能不能把優勢轉化成為勝利,就要看選手們的發揮了。

而賽場也不是隨便找個地方裝修一下就拿出來用的,有一家國外知名的汽車品牌贊助了春季賽,並且十分有誠意地拿出好幾個展館給春季賽當賽場。

不得不說,這家知名的汽車品牌還是挺有遠見的,到時候不管是選手還是觀眾,在進入賽場后都會看到他們品牌的各種元素。

在賽場最為醒目的地方,還會擺放上一台他們的概念車,並且這台概念車還是《英雄聯盟》的痛車,在比賽開始之前,足以一下子就抓住所有人的眼球。

雖說這家汽車品牌賣的車子並不便宜,甚至還有豪車,不是什麼觀眾都消費得起的,但肯定有人有這個閑錢買車。

不要小瞧玩家的積蓄,有的玩家僅憑一己之力,都能夠養活一款網絡遊戲,更不要說買一輛幾十上百萬的車了。

遠的不說就說旭寶,他《地下城與勇士》裏面砸的錢不下數百萬,買一輛跑車都足夠了。

還有沉迷《遊戲王》的賴海馬,聽說他甚至開始研究怎麼製作能夠配合全息投影使用的實體卡牌,砸進去的錢也是數以百萬計。

而且就算玩家買不起,還有職業選手呢!他們也是一群有錢的主。

之前為了挖到厲害的選手,很多電競俱樂部開出的年薪都是千萬級別的。

只要選手們能夠打出風采,並帶領戰隊從一個勝利,走向下一個勝利,那麼不僅僅是年薪,再加上賽事獎金、商業代言、直播簽約等,一年收入上千萬不是問題。

從這些錢中拿出幾十上百萬買一輛車,對於成功的職業選手來說並不肉痛。

當然,前提是成功。

荀澤可是聽到消息,現在各戰隊的職業選手每天醒來就是坐在電腦前打《英雄聯盟》,一天至少要打十幾個小時。

並且還不是那種隨便打打,打發打發時間的玩,而是要全身心投入,既要挖掘英雄的潛力,還要配合隊友的行動。

每當有新戰術還有套路的理論被提出來,他們都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去測試,如果成功了還好,就怕忙了一整天,最後證明這個戰術跟套路是行不通的。

這對於這些選手們來說,無疑是較為沉重的打擊,而且即便這樣,他們也沒有時間消沉,要迅速調整好狀態,進入到接下來的訓練中。

為此荀澤還向各個電競俱樂部提議,讓他們招點心裏輔導的專業人才,時不時給選手們做做心理診療。

畢竟很多選手都是十幾歲的年輕人,根本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只是憑藉對《英雄聯盟》的熱愛,還有心中的一腔熱血就成為一名職業選手。

現在只是內部訓練,還有打打訓練賽還好,如果正式開始比賽,他們所要面對的可不僅僅是勝負,還有觀眾以及粉絲們的指指點點。

電子競技,菜就是原罪。

大家可不會說你年輕,就對你稍微寬容一點,如果你在比賽上表現得不好,甚至連累戰隊輸了比賽,那麼對不起,老子一定要噴你。

一些暴躁老哥一噴起來,恨不得把某職業選手的戶口簿都給揚了,而且他們也不會道歉,只會覺得他們這樣做是對的。

而面對洶湧而至的指責甚至是謾罵,有些小年輕僅憑自己是無法調整好心態的,心態一旦崩了,技術再好都發揮不出來,然後繼續被噴,最終陷入惡性循環。

也不知道多少本來有潛力,哪怕不能「成神」,也能名列前茅的職業選手,因為頂不住壓力而選擇退役。

如果可以的話,荀澤還是想讓這些逐夢的孩子,能夠抵達他們想要到達的高度。

好在以荀澤現在的身份地位,加上還是《英雄聯盟》的主辦方,他的話還是很有分量,每一個電競俱樂部都願意給他面子。

加上縹緲仙宮也表示這個提議很好,會提供相應的幫助,更是讓國內的電競俱樂部給旗下的《英雄聯盟》戰隊都配備了專業的心理輔導員。

至於國外的電競俱樂部,荀澤雖然也有提議,不過效果就沒有國內的好了。

因為環境、文化,還有腦迴路等都不同,國外的那些電競俱樂部都覺得自家的選手內心很強大,每個人都表現得很開朗,不用特意雇傭心理輔導員。

加上國外從事心理輔導這方面的人價格都比較貴,讓他們常駐戰隊中,無疑會給戰隊帶來額外的支出。

雖然每個電競俱樂部都表現得信心滿滿,但是他們也知道,電子競技跟體育競技一樣,不可能百戰百勝。

要是贏了比賽,有粉絲擁護,有錢賺那麼還好,多請一名心理輔導員無傷大雅,但如果輸了比賽,又賺不到錢,不是給自己增加負擔嘛!

這也體現出國內外對人的態度是截然不同,在資本的國度,一切都是以金錢為首要衡量標準,哪怕是人命也只是一串數字。

死得再多也只是敲個鐘,點個蠟燭,然後該聚會還是聚會。

而國內的資本雖然也是逐利的,但是在荀澤還有縹緲仙宮出面的情況下,他們也知道應該「以人為本」,照顧好選手的身心健康,免得被動體面。

說到春季賽的門票,採取的是電子票還有實體票雙管齊下,但不管買的是哪一種票,一張身份證都只能對應一張票。

當觀眾進入場館之前,檢票員通過電子票的信息,就能知道持票者是不是買票人。

而實體票上也是一樣,一張身份證對應一張票上的條形碼,檢票員只需要用機器掃一下,是不是本人一目了然。

如此一來,可以避免黃牛一下子把票給買光,然後再高價出售,坑那些真正熱愛遊戲,想到現場看比賽的人。

總而言之,荀澤哪怕少賺點門票錢,也不會給黃牛可乘之機。抽劍甩去,染著血的劍刃再指向聶仲時,聶仲已然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這一劍卻遲遲沒有落下。

聶仲只覺得劍刃在距離自己咽喉一個極近的距離劃過,劍上的銳意已然將他的皮膚劃開,卻只是皮外傷而已。

緊接著,秦獻的聲音傳來。

「好了,現在在他眼裡,你們已經死了。」

《綻靈記》第268章.他 自從敲定進化艙以及營養液之後,蘇寒的訓練並沒有中止。

相反,變得更加嚴格起來。

五公斤負重越野跑、一百個單體向上……

一系列的訓練,讓蘇寒的體質越來越強。

當然,蘇寒這樣的舉動也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奇怪,只要進化方案一旦成功,國人的身體素質將會得到極大的提升,蘇組長完全不用每天這麼的辛苦。」

「我也覺得蘇組長最近有些反常,以往讓蘇組長參加鍛煉,比殺了他還要難受,可是有好幾次蘇組長都拉着新兵指導員對他進行專門的指導。」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蘇組長一下子對自己的身體素質如此關心了?」

「進化艙和營養液都在調配當中,可是直到現在,依然沒有找到志願者,該不會是……」

聽着最後一句話,眾人心中皆是一驚。

他們終於搞明白,蘇寒最近的工作重心為何要放在增強自己的身體素質上面。

感情他打算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進入那進化艙內,充當龍國的第一位『志願者』。

不行!

絕對不行!

蘇寒對於龍國的重要性,就算是三歲小孩都明白。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絕對不能讓蘇寒去冒這個險。

一時間,龍國內務府的官員時時刻刻盯着生物研究所,防止蘇寒背着他們偷偷進行試驗。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訓練,蘇寒的身體素質明顯有了提升。

現在,他完全可以負重十公斤,將十公里給跑外。

但是,蘇寒還是不滿足!

他必須將身體素質再次強化,才能應對接下來的『挑戰』。

在這裏值得一提的是,因為蘇寒的『加入』。

導致這批新兵訓練時異常的刻苦。

這也為龍國日後登上太空,打下了基礎。

如往常一樣,蘇寒完成了今天的訓練。

可是他沒有回到自己的宿舍,而是朝着生物研究院的方向走去。

路上,偶爾遇到一兩個熟人,蘇寒也盡量避開。

因為蘇寒知道,龍國這邊已經開始在密切注意着他的動態。

只是因為蘇寒身份特殊,龍國的某些官員才沒有直接下達那樣的命令而已。

原本訓練操場距離生物研究院不過十分鐘的路程,可是蘇寒為了躲避熟人,而是走了半個小時。

在確定自己並沒有被熟人發現之後,蘇寒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此時,生物研究院的專家們正在商討着什麼,見到蘇寒進來,他們立馬停止了討論聲,開始向蘇寒問好。

蘇寒一一跟這些人笑着打了招呼之後,走到一個類似網游小說裏面的遊戲艙面前,眯着眼睛問道:「陳博士,這就是新研發出來的營養艙,現在可以投入使用了嗎?」

陳博士聞言,正準備點頭,可是忽然想到上面的『交代』,連忙搖著頭道:「蘇組長,營養艙的構造實在是太過於複雜,以至於我們現在都還沒有弄懂,而這營養艙也只是初具模型而已,想要投入使用,還需要一段時間。」

陳博士話剛一說完,旁邊一位不知情的工作人員一臉驚訝的說道:「陳博士,你剛才還在跟我們說,營養艙和營養液都已經準備妥當,現在只差志願者,就可以進行……」

「你給我閉嘴!」還沒等那位不知情的工作人員把話說完,陳博士便瞪了過去,沒好氣的打斷道:「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恐怕是你聽錯了。」

「不對啊!我剛才明明聽陳博士你親口說的,怎麼可能會聽錯呢。」

顯然,那位工作人員還有些不服氣,小聲的嘀咕起來。

可是換來的卻是數位專家的怒目而視。

見到這一幕,蘇寒哪還不知道『生物進化』工程所有的準備已經就緒。

自己之所以沒有收到這方面的消息,多半是龍國的高層害怕自己以身犯險,所以跟生物研究所這邊打了招呼。

當然,蘇寒也沒有拆穿陳博士的『謊言』,而是在生物研究院當中轉了一圈,忽然開口說道:「陳博士,其他組的專家在提取的海水當中又有了重大發現,希望能跟你們生物組的專家對接一下,我碰巧路過這裏,所以特意過來通知你們一下。」

陳博士一聽,根本沒有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立馬叫齊生物組的專家,開始朝着科研室的方向趕去。

等到生物組的專家一走,蘇寒立馬對着剛才那個說話的工作人員說道:「立即進行人體進化試驗。」

那個工作人員聞言,臉上露出了一個苦笑:「蘇組長,雖然營養艙和營養液都已經調試完畢,可是現在我們手裏面並沒有志願者,根本沒有辦法開展人體進化的實驗。」

蘇寒脫掉外套,一邊朝着營養艙的方向走去,一邊說道:「我蘇寒願意充當人體進化的第一個志願者。」

見到蘇寒這個動作,生物研究院剩下的工作人員都被嚇了一跳!

他們雖然沒有接到上頭的命令,可是卻也不敢拿蘇寒的生命開玩笑。

沒錯!

雖然龍國已經研製出營養艙和營養液,可是對於這次人體進化的實驗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如果蘇寒在這個實驗當中出現了什麼意外,恐怕他們會被龍國國民的口水給淹死。

一位女性工作者衝到蘇寒的面前,一把將其拉住,苦笑道:「蘇組長,你跟別跟我們開玩笑了,這種事怎麼能讓你親自實驗,就算是要上,也是我們先上。」

蘇寒轉過身,看着那位女性工作者,一臉嚴肅的說道:「人體進化項目是我提出來的,營養艙和營養液也是我命人研究的,自然由我來當第一個實驗體。」

「不行!絕對不行!」

那位女性工作者一邊搖頭,一邊拒絕道:「今天無論你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做這個實驗。」

蘇寒見狀,臉色漸漸變得嚴肅起來:「現在,我以龍國特別行動小組的身份命令你們,立即開始實驗。」

「如果誰不服從命令,我將立即解除他(她)的職務。」

此話一出,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員臉上除了苦笑還是苦笑。

都說官大一級壓死人。

可是蘇寒的『官』不知道比他們大多少級。

完全有辦法讓他們服從命令。

無奈之下,生物研究院的工作人員也只能開始為蘇寒拿來了早就準備好的營養液以及躺進營養艙以後的各種注意事項。

此刻,蘇寒也終於成為了人體進化項目的第一個志願者。

雖然過程有些曲折,但是最終還是如蘇寒所願。「再忙也得抽時間聯絡感情啊?不然你得忘記我了。」阮瑾天熟悉的話,透過手機傳來,甜蜜的感覺傳遍全身。

怪不得談戀愛的人都沒什麼頭腦,在甜言蜜語的攻勢下,早就已經棄械投降了。

「我才過來兩天。」言外之意並不久,他也無需念叨。

「詩詩,突然有點羨慕佑安了,閑來無事能夠跟着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66章跌落谷底(求首訂)一道凄厲而憤怒的叫聲響徹了整個老樓,只不過這聲音除了陳凡之外其他人並沒有聽見。

樂媛媛憤怒的將所有照片都撕裂成了碎片。

紙屑灑滿了整間卧室。

樂媛媛無力的癱坐在地,看著地上的那些破碎的照片碎屑。

「誰幹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