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裏清楚的知道,從這一刻起,他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

他懊惱,他不該聽凌卿語的話,打着什麼雪薇集團的旗號去坑蒙拐騙,他應該見好就收的!

是他的貪婪,讓他失去了所有的榮華富貴!

「爸,我們…我們真的什麼都沒了!」

凌卿語跑了過來,蹲下身來抱着凌文廣就開始嚎啕大哭。

她所有的一切都沒了,她的名牌首飾,名牌包包,她的公主夢,都沒了!

「沒了…都沒了…一切都沒了…」凌文廣眼神渙散,嘴裏絕望的哭嚎著。

葉臨天前腳離開審訊室,便掏出手機撥打了蘇杭駐軍總部的電話:「馬上派人接管凌家公司,同時,通知情報部門去搜集凌文廣一家人的全部罪證。如果他們還想玩心機的話,直接拿下,秉公處理!」

葉臨天說完,便掛斷了電話,隨後便回到了雪薇集團。

他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所有經過全部告訴了。凌雪薇。

這本就是凌雪薇的家事,她有權利知道。

凌雪薇聽葉臨天說完之後,坐在老闆椅上沉默了很久,才長長的嘆了口氣:「老公,謝謝你。」

葉臨天聞言,輕輕的笑了笑:「和老公說什麼謝謝,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從現在開始,凌家公司就是你的,凌文廣他們一家子,也不會再出現在蘇杭和江中了。」

凌雪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笑着點了點頭。

雖然葉臨天的做法很是霸道,但是對付凌文廣這種無賴,可能這樣才是最好的辦法吧。

凌雪薇將手中的文件處理完后,抬起頭便看見坐在沙發上的葉臨天。

一雙大長腿交疊起來,慵懶地靠在沙發背上,手中拿着雜誌,完美無缺的側顏,讓凌雪薇雙臉通紅。

凌雪薇看着葉臨天好一會兒,直到葉臨天輕輕的咳嗽了兩聲,凌雪薇才回過神來。

她特別不好意思的低着頭,站起身來,緩緩走上前去,輕輕的挽著葉臨天的胳膊。

「老公,你不是答應了我要陪我去玩嗎?」凌雪薇小聲的問道。

「手上的事情處理完了?」葉臨天笑了笑。

「嗯呢!我們今天下午就去遊樂園吧,我想去坐那個最高的摩天輪,他們說在上面許願很靈的!」凌雪薇滿臉興奮地說道。

葉臨天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好啊,一會兒就帶你去。」

「那我先去換衣服咯!」凌雪薇一邊說着一邊站起身,小跑着進到辦公室的換衣間。

葉臨天滿臉寵溺地看着凌雪薇的背影。

他的這副表情,要是被他的手下看見,可能又要驚訝的張開嘴巴說不出話了。

過了十幾分鐘,凌雪薇打開換衣間的門走了出來。

她化了一個很淡的妝容,身上穿着是外出遊玩的休閑裝,身上挎著一個很可愛的小包包。

葉臨天看見,起身走了過去,寵溺的揉了揉凌雪薇的腦袋:「老婆大人怎麼都好看!」

「油嘴滑舌,討厭死了!」凌雪薇撅著嘴,用小粉拳捶了一下葉臨天的胸膛,臉上爬滿了紅暈。

「本來就是嘛,我又沒撒謊!」葉臨天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

夫妻二人小打小鬧的來到了遊樂場門口。

因為是周天下午,來這裏玩耍的人特別多。

遊樂場售票口,排起了特別長的隊伍。

凌雪薇和葉臨天排在隊伍當中,凌雪薇踮起腳尖看了看前面的人,嘟著嘴抱怨道:「我都忘了今天是周末了,這麼長的隊伍得排多久啊!」

葉臨天聞言,低頭看了看身前的凌雪薇:「老婆,是不是累了?」

凌雪薇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我本來說坐了摩天輪,咱們再去玩一玩那個超級大的旋轉木馬,結果現在排隊都要排好久,一會兒肯定就只能坐坐摩天輪了。」

凌雪薇的臉上滿是失落的神色。

葉臨天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

過了一兩分鐘,葉臨天借口上廁所走出了隊伍,讓凌雪薇在這裏好好等着他。

凌雪薇也特別聽話的點了點頭,跟着隊伍一點一點的向前挪去。

過了一會兒,葉臨天手中拿着兩張遊樂園的門票,特別帥氣的走到凌雪薇的身前,將手中的兩張票放進凌雪薇的手裏。

凌雪薇滿臉驚訝,她笑着看着葉臨天:「這,這是怎麼回事?」

「前面有個美女看上了我帥氣的容顏,和我拍了張照,就幫我多買了兩張門票。」葉臨天笑着道。

「美女?」凌雪薇的重點有點新奇。

但好像,作為老婆,重點抓的也挺對的。

「呃…肯定沒有我老婆美啦!我老婆是宇宙無敵第一大美女!」

男人這該死的求生欲啊!

。 那個時候他的精神和意識本來就不能用正常來形容。

但是他不能否認,那一夜兩人雖然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係,可在實質性關係前的那些該做的都差不多做了。就算聞卿是妖,她也是個女孩子。

不過一想到這隻活了多少年的老妖精還不知道看過很多男人,他心裏就十分不爽。總感覺自己很吃虧。

對,一開始是她說要對自己負責來着。還說什麼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妖精的嘴,騙人的鬼。

幾千年的賬,誰有那個本事去翻出來對峙。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什麼道理。

不僅女孩在外面要保護好自己,男孩子也要保護好自己呢。

「怎麼不繼續咬下去?心疼了?」這話說出口連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剛才那點痛也算不得什麼。如果這樣能夠讓她覺得心裏舒服些,也不是不可以。

等等,他為什麼要想這麼多有的沒的,他在這兒酸溜溜的做什麼。

「算了,你不用回答,我也不是很想聽。」

聞卿:???

要是沒記錯的話,這貌似還是聞卿第一次面對這個男人啞口無言的時候。

不讓她說是不可能的事情。「萬一我沒收的住力氣一口咬穿了你的骨頭怎麼辦,還不是我得救回來,除非是我是吃飽了撐的。」主要是她想的是,萬一一口下去傷到他體內的靈泉怎麼辦,那她豈不是沒有補給來源了。

當然不行。

眼前這個香餑餑,不僅別人碰不得,她也碰不得。

本來郁時盛還覺得沒什麼,現在被她說的感覺肩膀有點痛,該不會被她留下印子了吧!

可他現在也看不到。

郁時盛抱着人形掛件,剛走兩步就停下來。

聞卿小臉趴在他的肩膀,拍拍他的另一側肩膀。「怎麼突然停下來了。」

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郁時盛的臉已經染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他每走一步,因為貼的太緊。那份感受過於清晰,渾圓從自己身上摩擦而過的觸覺簡直不要太明顯。

郁時盛極力的控制自己。

「我不看你,你能不能也不要勒這麼緊,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噢!好的。」

聞卿稍稍鬆了些力氣,郁時盛頓時鬆了口氣。只是這口氣還沒勻的過來。轉了身的那一瞬間,誰知道正對面就是一面巨大的落地鏡子。

突如其來的色彩畫面巨大的衝擊直達郁時盛的腦門。

刺激到令他下意識的閉上眼,哪曾想雙眼一閉上腦海中出現的畫面卻越來越清晰,清晰到可怕。

真是要瘋了!

瓷白的肌膚,他掌心之下的觸摸,一點點都被無限的放大,蠶食掉他原本清醒的意識。

怎麼好好的進來換一件衣服就變成現在這樣。

「你還沒有好嘛郁時盛。」

懷中的人都已經開始催促,郁時盛卻感覺自己的額頭都在瘋狂的冒冷汗。

「馬上。」

「你很熱?你都冒汗了。」聞卿的手已經探到他的眉間。

「別動。」男人小聲的警告。「你要不想出事就別動,乖乖趴着。」

哦!

好的呢。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c慕雪陪慕慕在花園裏玩耍,這期間,黃藍已經看着她欲言又止了三次,慕雪看到了也裝作沒看到,她倒是想看看,這丫頭要憋到什麼時候。

黃藍想到自己答應過辛哲的事情,內心很是糾結,就在那天晚上,辛哲把她吃干抹凈后,第二天,她一時腦熱,就答應了辛哲,說會來跟慕總辭職。

可是,當她看到慕雪的時候,她又開不了口了,她覺得自己好忘恩負義啊,慕總對她這麼好,她怎麼能為了男朋友,就跟慕總辭職呢?

她覺得,慕總其實是很需要她的,要不然,也不會帶着慕慕在花園裏玩耍,都要叫上她一起。

嗚嗚……慕總這麼需要她,她怎麼好意思開口?

黃藍在心裏把辛哲狠狠地罵了一遍后,她覺得她還是繼續給慕總當保鏢好了,畢竟,若是整天陪着辛哲的話,她覺得自己能被他累死。

經過了那天晚上,她總算是知道了,原來,她就算是體力再好,在那種事情上,也是有劣勢的,因為,她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散架了,這比她跟別人大戰三百個回合還累人,簡直了。

想到這裏,黃藍的臉,紅得幾乎能滴出血來,她下意識伸手捂住臉,手心傳來的溫度,格外滾燙。

慕雪陪慕慕玩的時候,眼角的餘光,時不時偷看黃藍,她看到小丫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臉上很是糾結,糾結過後,就是臉紅,那臉部表情,格外豐富,慕雪覺得好玩極了。

黃藍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臉上的溫度降下去,她一抬頭,正好發現慕雪在看她,於是,她的臉,更加紅得能滴出血來。

「慕總……」

慕雪忍不住笑了:「小藍,你在想什麼?怎麼臉紅成這樣?」

「沒……沒想什麼……就是,我……我……」不善於撒謊的黃藍,半晌都找不到一個理由來搪塞。

慕雪撐著下巴,笑眯眯地等待她的下文。

黃藍對上慕雪那含笑的臉,她連撒謊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她立刻低下頭,不敢與慕雪對視,而後小聲道:「我……我想到一些比較羞澀的事情。」

「哦?有多羞澀?」慕雪看到她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了,還是忍不住逗她。

「慕總……你別問了,我……」

「好,我不問你這羞澀的問題,那你總該告訴我,你今天到底想跟我說什麼了吧?」慕雪真擔心,她再不問的話,這小丫頭要把自己給憋壞了。

黃藍瞪大眼睛:「慕總,我知道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你的心事都寫在臉上,我怎麼不知道?」

黃藍的臉更紅了,嗯,她感覺,慕總在變相說她傻,不知道她理解的對不對?

「慕總,就是那個……那個討厭的辛哲啦。」黃藍深吸一口氣,憤恨道,「他讓我跟你辭職。」

「嗯,確實討厭。」慕雪深以為然地點頭。

黃藍瞪大眼睛看着慕雪:「慕總,你也覺得他很討厭對嗎?嗚嗚,你不愧是我慕總,跟我想到一塊去了。」

慕雪差點沒笑死:「啊?什麼跟你想到一塊去了?別告訴我,你真的覺得他討厭,他於你而言,難道不是討人喜歡,百看不厭?」

「慕總,你……你怎麼取笑我了?」黃藍臉上剛剛退下去的溫度,又蹭蹭蹭地升上來。 「怎麼家裏面這麼安靜?」葉雯疑惑道,沒聽到她媽的聲音,她要是和她媽待在一起,她媽時不時就會來看看她,葉雯突然感覺自己媽媽沒來打擾她工作,她還有點不習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