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依依,夢夢皆都搖了搖頭。齊琪琪說道。「我們很喜歡欣兒給我們用心準備的禮服,再說這都也是我們喜歡的款式。所以不用換的。況且,這件禮服很適合暖兒,我們相信。暖兒你穿上一定非常好看。到時,可不要忘了和我們一起合張影哦!」說完還調皮的朝謝暖兒眨了眨眼。

謝暖兒微微一笑「好啊!」。 趙青霆五官極為鋒利,尤其那眸子如同淬毒的刀,一看就不是善茬,頭上的傷鐵定是鬥毆造成的。

這年頭清理隊管的嚴格,地痞流氓都不敢輕易打架,而他卻能弄得頭破血流,嘖嘖嘖……可見其不是善茬。

眼前這柔弱的小妹妹敢跟他硬剛,醫生護士都為趙青葵捏一把冷汗。

誰知那冷冽的眸子對上趙青葵毫無波瀾的大眼睛時,不滿的情緒還沒爆發就一點點黯然,最終屈服了。

大家都沒想到,嬌嬌弱弱的小姑娘竟能把這小夥子治得服服帖帖。

醫生護士默默交換了個眼神,決定重新定義這個小姑娘。

「我哥哥只是長得凶,實際上他很好說話的,醫生您只管縫針我們全力配合。」

「……」趙青霆。

「……」醫生護士再次對視一眼,這小姑娘果然不是善茬!

大部分人聽要做清創縫合手術,都會如臨大敵,彷彿是要給他開膛破肚似的。

他們抄起包袱就走的還算好,有的人甚至會破口大罵庸醫亂診斷。

像趙青葵這般毫不猶豫,積極配合治療的,簡直鳳毛麟角。

事實上,也不能怪這個時代的人。

以前人們很少上醫院,並不知道外科手術有大有小,一說外科手術全是要命的大事,對他們而言,只是肉裂開了一道口子,熬一段時間就好了,上升到做手術實在接受不了。

趙青葵不同,她來自21世紀,縫針對於她的世界來說是稀鬆平常的小手術,配合醫生也是理所應當的。

但醫生們不知道啊,對他們來說,這小姑娘簡直是他們從業生涯以來遇到的最明理的病人家屬。

於是順帶的,醫生護士看趙青霆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

趙青霆縫針時,趙青葵獨自在走廊等候,望著這破舊的醫院,老式電燈和老式座椅,趙青葵不由得一陣唏噓。

想她21世紀白晝第一白富美,含著金湯匙出生,在家人呵護中成長,27年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五穀不分六畜不識,出門橫著走驕傲沒朋友,江湖人稱白晝第一小葵花。

也不知是天妒紅顏還是什麼,一夕夢醒就到了這座白晝城,成為家徒四壁父母雙亡僅有一個未成年哥哥相依為命的小可憐。

一開始,她以為回到的是她所在的那個八十年代,搞半天才發現這裡不是她認識的1980年,而是什麼3880年。

她對1980年尚且一知半解,更何況平行時空的3880年?

更值得吐槽的是,她所在的世界2021年他們都在外太空擁有自己的空間站了,這裡倒好3880年了還處於做生意是投機倒把的階段。

想到今天下班遇城管,回家有趙紅梅刁難,這個點還餓著肚子等哥哥做手術……腦子裡回放這跌宕起伏的幾小時,她就好想哀嚎,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到頭!

正打算繼續為命運多舛的自己點蠟,外科手術室的門開了。

一個小光頭,啊不,一個被剃了光頭又被紗布纏繞的小燈泡出現在眼前。

最重要的是小燈泡的表情很冷,這衝突就有些強烈了。

趙青葵的哀傷被趙青霆喜感的造型衝散,忍不住笑了出來。

「噗嗤!」

。 第六十七章所謂家人

看著說話的老太太,張瑜斜睨了她一眼:「我可不管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敢在我的鋪子裡頭來鬧。」

「就得考慮清楚能不能付得起這個代價!你左手邊剛才差點碰到的東西,可是我特地讓人從江南帶過來的珍品,光是這一個擺件就上百兩黃金!」

如果不是因為當初按照劉氏的囑咐,跟在張瑜的身旁,全程幫忙監督了甜品店的裝修。

小六子差點就信了張瑜這隨口胡謅的話,當下便錯愕的瞪大了眼睛。

不過到底是個機靈的,小六子看著當場就被嚇得不敢亂動的楊老太太,微微的挑了挑眉。

這是瞧著一旁的楊老二,眼珠子一直都在轉,似乎是正在打量著這家鋪子裡頭的擺件。

只是在張瑜和小六子的注視下,也沒這個膽子,敢上前去拿了架子上的東西。

「我現在數三個數,要麼你們自己從這個地方給我滾出去!要麼我就讓官差把你們幾個人給請出去!」

楊老太太一輩子都在村子里,哪裡見過張瑜這樣的陣仗?

如果不是因為前兩日聽人說起,偶然間瞧見了楊大志在一間看起來不錯的鋪子裡頭工作。

只聽說這幾日在縣城裡頭上工,可賺了不少錢!連帶著身後這兩個小賤人也跟著吃好喝好,看著氣色也好了不少!

當初,狠心將自己的大兒子就這麼凈身出戶,可是引來了村子裡頭不少人的議論。

直到現在,楊家村許多人在談起了當老太太的時候,語氣裡頭都充斥著鄙夷,連帶著楊老二和楊老二的孩子,在村子裡頭都被不少村民給孤立。

雖然是把這個已經不能再做重活的蠢貨給分了出去,可是在楊老太太看來,就算是分了家,楊大志賺了錢也理所應當的,應該先孝敬了她這個做娘親的才對!

在聽到不少村民感慨著楊大志一家馬上就要迎來了好日子的時候,老太太當下心頭就積攢了一股怒火,在楊老二的慫恿下。

乾脆利落地找到了楊大志的身邊,企圖向他要錢。

「行,既然不願意走!那就給我好好的站在這裡!小六子,去把縣衙里的縣官和官差都請過來!」

小六子響亮的應了一聲。

眼看著這個機靈的小夥子馬上就要離開了,老太太心裡頭慌亂,趕緊一把拉過來還在眼饞的孫子。

「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老太太拉著孫子,只是這小孩一直都眼饞了楊大志手裡拎著的麵包,當然不可能就這樣輕易的離開。

一個擔心張瑜真的去報了官,一個不願意走,兩個人就這麼在甜品鋪子門口鬧了起來。

偏偏一旁的楊老二沒什麼見識,聽到張瑜之前嚇唬的話語,信以為真,還在垂涎了店鋪裡頭這些價值百兩黃金的擺件。

眼看著這個地方的鬧劇,引來了不少過往的路人。

楊老二到底是好面子一些,忍不住皺了皺眉,神色間略帶不滿的拽了拽楊老太太的衣服。

「娘!別忘了我們今天到這裡來的正事!」

「咱們不進這家甜品店,在外頭跟大哥要錢不就行了嗎?難不成你還想真看著大哥一家吃香的喝辣?你自己一個人還窩在了村子裡頭吃苦嗎!」

「大哥分明就是故意的!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本事,在分家之前卻隻字不提,現在好了,背著咱們拿了這麼多好東西!」

「我和秀秀吃苦一點倒是沒什麼,關鍵是要孝敬了娘親你呀!還有咱們這兒子。這麼小的年紀,要是……」

雖然是壓低了聲音,可因為幾人都離得很近的緣故,因此張瑜倒是能聽見了楊老二和老太太說的這些話。

原本還在拽著孫子往外走的老太太這個時候也不動了,臉上的表情擺明了是把楊老二的話聽到了心裡去。

拉住孫子的手動做一頓,立刻就把目光重新落到了楊大志的身上。

張瑜見狀,微微皺了皺眉。

原本是想用官差先把這幫人給嚇回去,想到楊老二居然能在這個節骨眼上開口。

「你這個不孝子!你倒是帶著你媳婦在外頭吃香的喝辣的!有沒有管過你老娘在村子裡頭,馬上就要餓死了!」

張瑜不清楚,可楊大志卻很清楚,這是老太太慣常用來威脅他的動作。

以前自己不清醒的時候,總會被老太太這些話給糊弄過去。

認為自己就是應該孝敬了家裡頭的人,一日一日的王老太太身邊補貼。

眼看著自己的一雙妻女漸漸的消瘦,直到最後差點死在了這老太太的手裡。

若不是那天親眼看到老太太把自己的女兒扔到了河裡,用一根長長的竹竿,差點就把人給打了進去。

只怕他自己現在都還是願意相信了家裡人的蠢貨吧?

楊大志冷笑了一聲,眼睛通紅,卻堅定不移地擋在了妻女的身旁。

只可惜孝字當頭。

就算張瑜再怎麼同情了楊大志一家,只要有孝道壓在了身上,楊老太太真要到縣衙裡頭去狀告了楊大志不孝,還是行得通的。

眼看著不少人被老太太的哭訴吸引了過來,越來越多的人用譴責的目光看向了楊大志一家。

張瑜心頭憋著一股火氣,正在琢磨辦法。

突然就看著劉氏帶著幾個跑堂走了過來。

甜品店和酒樓隔得本來就不算遠,大約是圍觀的人太多,把消息傳了過去。

張瑜還在皺眉的時候,就看著已經走到附近的劉氏,忽然沖她微微一笑。

還沒等人反應過來,就瞧著劉氏帶著幾個跑堂,氣勢洶洶的衝到了正中央。

張瑜先是一愣,隨即在對上了劉氏擠眉弄眼的神色時,便微微的往後退了一步。

劉氏皺著眉,幾個跑堂的挽起了自己的袖子,看上去氣勢洶洶的。

楊老太太被突然衝出來的人嚇了一跳,正在哭訴的話語幾乎都被咽了回去,只是憋紅了一張臉。

「你們是誰?」

劉氏冷笑了一聲,回頭看了看楊大志:「剛才聽你這老太婆說的話,這是你兒子?」

楊老太太沒敢吭聲,蠕動了一下嘴唇,卻不敢正面應答。

。 大家尷尬的在地下室見面寒暄,有了大壯的前車之鑒,現在張令他們看見自己人都不敢太熱情了。明明都是從海島一起逃出來的生死之交,現在都變成了需要警惕的敵人。

「我們看到W神父被大壯他們追,就順手帶了回來。」

「他們躲進了研究大樓,沒有辦法,總不能見死不救。」

賽娜的描述差點讓大家以為,她又開始多管閑事了。要不是李易補充了一句,這個傻傻的姑娘還沒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不管這個了,我們先離開這裏。」

志願者感覺自己快被尷尬的氣氛淹沒了,連忙帶着大家開始轉移。這個地下室當初就是為了以防萬一建立的,出口在十幾條街區外的小學。

用來固守和逃生都是極佳的選擇,即使真的被掩埋在底下,也能靠物資撐過一個月。

「W神父,大壯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們?你們打架了,還是發生了什麼?」

根據神父所說,他們的游輪平安的到達了港口,只不過剛剛下船就被人打暈了。等到醒來的時候發現他們都在一個教堂內,有人正在抽取他們的血液做研究。

W神父憑藉身份獲得了信任,也加入了他們的研究之中。很快第一系列藥劑面試的消息傳來,大家才得以鬆一口氣休息一下。也就在這個時候,神父遇到了失蹤已久的大壯他們。

神父熱情的把大壯他們帶回了教堂,沒想到帶回來的卻是災難。很快神父發現孢子開始有了變異的跡象,他馬上着手建立第二系列孢子的模型。就在模型成功的當天晚上,大壯他們發起了偷襲。

為了逼迫神父交出模型,大壯在他的眼前槍殺了一個又一個的人質。無奈神父打算和他們血拚到底,才有了剛才賽娜他們看到的被追殺的局面。

神父的故事和大壯說的相差萬里,一時之間大家都不知道應該相信誰。即使神父表現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也難以讓人百分之百相信他的話。

「我明白你們的顧慮,最開始的時候大壯也是這樣哄騙我的。沒關係。」

W神父一下子就看穿了他們的顧慮,這也不怪他們,畢竟之前自己也是這樣被大壯欺騙的。

「如果神父手裏的模型是真的,那麼可以和我們合作,一起研究新藥劑。」

對於李易來說沒有永遠的敵人,研究藥劑就需要靈活變通。神父的故事不論真假他都不在意,唯一在意的就是他手中的模型。如果是真的,那麼加上他手裏的引子……

「第一藥劑是你發現的?!我早就應該想到的。」

W神父驚訝的看着李易,他突然意識到眼前這個男人居然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藥劑製作人。

「神父你可以考慮一下,這對於我們來說還是很有合作的必要。」

兩人的談話之間,大家也來到了出口處。志願者安排了接應的人員,給他們準備好了兩輛車,隨時都可以出發。

「老大,我就不跟着你們走了。」

猴子突然停下了腳步,拉着張令來到了角落裏。他早就想好了自己之後的出路,現在他只能依靠輪椅生活,已經幫助不了張令他們了。

「猴子,說什麼傻話呢!我怎麼會嫌棄你。」

「老大,你聽我說。你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因為我拖慢了腳步。而且我們又不是以後都不能見面了,等你們完成任務了再回來接我不就好了。到時候你可就要養我一輩子了。」

「你小子!」張令明白了猴子的好意,從現實出發他只能接受了他的提議。

「沒事,兔子願意加入你們,你可以去問問。」

兔子是志願者隊伍之中的一員,如果不是因為這場災難的爆發,他現在已經退役在家陪伴着父母了。

災難突然的爆發,他的職業責任感使他留了下來,一直到現在。現在糟糕的情況已經讓他不得不面對家裏人的情況,長時間的失聯讓他很難安心工作。

「兔子?我知道,兄弟保重!」張令不舍的抱了抱猴子。

「猴子因為身體原因不能和我們一起了,兔子回來幫忙的。」

張令公佈了猴子的決定,大家一一和猴子擁抱告別。現在他們周圍危機四伏,連自身都難保了,實在是護不住猴子了。

「我們走了,猴子,等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