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確實是服用了浮神丹。」 沈建在以前可以說是身經百戰,不僅僅和那些很多實力強大的武者戰鬥過,而且戰鬥能力非常強悍,遠遠超過很多相同等階武者的想象,每次沈建都是越階戰鬥直接將對方殺死,同時沈建還和萬妖山脈上面的很多妖獸廝殺搏鬥,殺死很多強大妖獸。

不過在今天,可以說沈建*遇到靈魂攻擊如此強大的武者,所以說這隻貓頭鷹武魂徹底的侵入到沈建腦域的時候,沈建自己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隨時都會受到威脅,如今這隻貓頭鷹矗立在他的腦海之內,彷彿就像他的腦域當中的帝王一般直接控制他的靈魂。

要知道如今這隻貓頭鷹武魂可畢竟是吸收了洛安體內很多的氣血能量,以至於這隻貓頭鷹體內的氣血能量非常的精純和旺盛,而作為一名武者來講,只有他的氣血強大了,他的靈魂力量它會相應的強大一些,所以這隻貓頭鷹吸收了洛氣血之後,靈魂力也變得無比強大,如果單單從這隻貓頭鷹武魂的身上來看,這隻貓頭鷹武魂在這時候顯然已經達到了全盛時期的戰鬥力,如果這時候的沈建不採取一定的措施,直接將這隻貓頭鷹武魂從自己的腦域當中直接驅除的話,那今天的沈建必然會非常的危險,這隻貓頭鷹此刻張開了大嘴,顯然想要將沈建的靈魂存入自己的肚子裡面。

不過讓沈建這時候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當這隻貓頭鷹武魂真正進入到他的腦域當中的時候,沈建甚至能夠感覺到,自己如今丹田氣海當中的武魂九陽鵬王,遭受了一定的觸動,不僅如此,他的眉心妖穴裡面的天妖帝骨在此時此刻竟然忽然的動彈了一下。

沈建完全沒有想到今天的沈建體內的天妖帝骨竟然發生了動彈,要知道他在天妖帝骨從沈建出生之日起便在沈建的丹田氣海之內,當時的沈建正是由於自己的丹田之內擁有了這隻天妖帝骨,以至於他的元力能量根本就無法得到正常的發揮,從而自己的修為境界無法提升,因為他當時根本就沒法修鍊,一直到他覺醒了妖族血脈之後,他體內的天妖帝骨才真正得到了觸動,而在這隻天妖帝骨被觸動之後,他才真的從自己血脈當中的記憶碎片裡面知道這隻天妖帝骨是當年天妖帝留下的一塊妖骨,天妖帝的實力可以說十分的強大。

不過這是天妖帝骨竟然在沈建的眉心妖穴當中發生了動彈,讓沈建心中其實是非常的驚奇的,同時內心充滿了驚喜,甚至有一種期待的感覺,因為每次她的天妖帝在他的眉心妖穴之內發生互動的時候,他的作戰實力都會得到非常大的提高,要知道時至今日這個天妖帝我在沈建的體內已經得到了三次觸動,*觸動當然就是沈建在幾個月之前。妖族血脈真正的得到了覺醒,以至於他的天妖帝骨在他的丹田之內湧入了他的眉心妖穴之內,可以說極大提升沈建戰鬥力。第二次他的天妖帝骨的觸動那就是洛建山派人將沈建直接擊殺的時候,當時沈建非常狼狽的躺在萬妖山脈當中,那時候的沈建可以說危在旦夕,就是在這種瀕臨死亡的情況之下,他在天妖帝骨得到了第二次觸動。

然而在此時此刻沈建體內的,天妖帝骨竟然得到了第三次觸動,這第三次觸動顯然比前兩次觸動要大得多,尤其是沈建在如今的生命遭受到威脅的時候,這是天妖帝骨彷彿是要保護這個時候的沈建一般。

因此當他的天妖帝骨這一次真正得到觸動的時候,沈建甚至對於戰勝眼前的這個洛安有了一絲信心,儘管洛安的貓頭鷹武魂如今已經進入到了他的腦域之內,沈建完全可以藉助他的妖族血脈力量,直接將這隻貓頭鷹武魂直接驅除掉。

這時候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本來在他的丹田氣海之內很少動彈,他的武魂九陽鵬王此刻竟然在他的眉心妖穴的妖骨的控制之下,不再受他的控制,反而直接從他的丹田氣海之內轉移到了他的眉心學裡面,然後正好站在這隻天妖帝骨上面,彷彿吸收著這隻天妖帝骨裡面源源不斷的妖力能量。

其實在天妖帝骨裡面妖力能量是非常的濃郁的,因為這時候的沈建,每次吞服一些妖獸的皮肉和妖核的時候,這些妖力能量都會儲存到他的眉心妖穴裡面,而每當那時候,當這些妖力能量在眉心妖穴無法裝得下的時候便被他的眉心妖穴之內的天妖帝骨不直接吸收到裡面,然而沈建此刻覺得天妖帝骨裡面的胃口顯然非常的巨大,這些妖氣根本就無法滿足得了這隻天妖帝骨的吞服。妖力能量無論有多少,妖力能量根本就無法真正的將天妖帝古直接餵飽。

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天妖帝骨的不凡之處,天妖帝可以說非常的不一般,雖然他此時此刻並不能感受到天妖帝當年的威名,不過既然是上古時代的妖族的真正霸主,想必非常的不一般,實力方面遠遠不是如今的妖族可以相比德。

這時候他的九陽鵬王武魂頭頂上面再次燃燒起九團烈日,然後九陽鵬王這四隻爪子死死抓住天妖帝骨之上,然後天妖帝骨裡面的妖氣能量彷彿沿著之九陽鵬王的爪子迅速的深入到九陽鵬王的體內。

「這是怎麼回事兒啊?莫非天妖帝骨無法控制,因為它有自己的意識?正是因為天妖帝骨有著自己的意識從而能夠控制住他的武魂金翅鵬王嗎?」

沈建在以前經歷過那麼多次的戰鬥,自己體內的各種變化也是越來越多,不過像今天如此大幅度的變化,人家還是*遇到,因為沈建在以前作戰的時候,妖族血脈進行覺醒的時候都會相應的覺醒一定的記憶碎片和妖族血脈技能,然而此時此刻這一次妖骨的這一次戰鬥竟然源源不斷的向這隻九陽鵬王武魂體內注入源源不斷的妖力能量。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加讓沈建覺得無法自抑,此時此刻能夠感受到隨著九陽鵬王體內的妖力能量吸收的越來越多,全身的威勢也越來越強大,以至於這隻九陽鵬王武魂竟然和洛安的貓頭鷹武魂在沈建自己的腦域之內形成了對峙的狀態。

最開始這隻貓頭鷹武魂還有著一定的威勢,彷彿對眼前的九陽鵬王並不服氣,要將九陽鵬王直接吞吃掉,然而後來隨著九陽鵬王體內的能量一點點的提升,這隻貓頭鷹武魂彷彿開始害怕膽怯,顯然如今的九陽鵬王在他的腦域之內已經將這隻貓頭鷹武魂進行了壓制,這樣一來即便洛安的貓頭鷹武魂真正的侵入到了沈建的腦域之中的時候,也對沈建不會造成絲毫的影響。

不過在此時此刻,儘管沈建並不用擔心和害怕設置貓頭鷹武魂對他腦域的入侵,不過畢竟是外來的靈魂力量進入了他的腦域之內,所以說如今的沈建竟然感覺到一股頭痛欲裂的感覺,如今沈建非常急迫想要這隻貓頭鷹武魂從他的腦域當中直接驅逐出去,否則的話他頭腦的疼痛程度將會越來越高,甚至達到無法忍受的地步。

自從他的金翅鵬王出現的一剎那,這隻貓頭鷹武魂就沒有剛開始的威勢,竟然開始變得一點兒一點兒的哆嗦。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眼前所發生的一幕幕,沈建根本就無法控制,如今的武魂並不是被他自己所控制,而是被他的天妖帝骨所控制,如今在天妖帝骨控制下的金翅鵬王武魂,此時此刻身體竟然越來越大,以至於比這隻貓頭鷹武魂要大上2二十倍以上,這隻貓頭鷹武魂在金翅鵬王面前就如同一隻*和一個人類之間的差距。

然後這隻貓頭鷹武魂顯然已經開始膽怯了,開始在他的腦子當中動彈了起來,隨後拍動的翅膀想要從他的腦域當中逃出去。

要知道這隻貓頭鷹武魂僅僅是洛安的武魂而已,並沒有自己的意識,因為這隻貓頭鷹武魂即便是侵入到了沈建的腦域之內,同樣也是被洛安所控制的,而現如今洛安控制他的貓頭鷹武魂進入沈建的腦域當中之後,當然感受到了九陽鵬王武魂的強大威勢,洛安彷彿在面對這支九陽鵬王的時候有一種無法戰勝的感覺,以說這時候的洛安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跑,跑得越快越好,盡量的讓這隻貓頭鷹從沈建的腦域當中離開。

所以接下來沈建就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腦域裡面的貓頭鷹武魂,用力的拍打著翅膀想要逃走。

這時候,他的九陽鵬王武魂在他的腦域當中發生了一片振聾發聵的嘶鳴,這一聲嘶鳴,彷彿真正的震懾了這隻貓頭鷹武魂的靈魂,這隻貓頭鷹武魂想要飛走,速度也減慢了不少,顯然他的九陽鵬王武魂這隻貓頭鷹武魂具有非常厲害的剋制作用,貓頭鷹王武魂在九陽鵬王武魂還手之力都沒有。

儘管這時候這隻貓頭鷹武魂在沈建的腦域之內非常的想要逃,九陽鵬王顯然不給他這個機會,竟然向著這隻貓頭鷹武魂越來越接近了,而且飛行的速度比這隻貓頭鷹武魂要快的很多。

這時候這隻貓頭鷹武魂已經真正能夠感到害怕了。武魂和武者,心靈是相通的,所以說這隻貓頭鷹武魂此時的狀態已經代表了洛安此時候的狀態,如今洛安已經感受到這支九陽鵬王武魂的厲害,因此他想要讓他的貓頭鷹武魂直接從沈建的腦域當中撤出,然而此時此刻,這隻九陽鵬王根本就不給他逃跑的機會。隨後竟然一飛衝天,直接張開了大嘴向這隻貓頭鷹呼了過去,如今的這隻貓頭鷹武魂由於攻擊速度上根本就比不上這隻九陽鵬王,因此這個時候遭受到九陽鵬王接下來的攻擊的時候,很快便被這隻九陽鵬王追到了面前。隨後,這隻九陽鵬王和九團烈火,竟然迅速的向這隻貓頭鷹過去,直接將這隻貓頭鷹武魂擋在了前面。

這九團烈日迅速這隻貓頭鷹武魂團團的圍住,以至於如今這隻貓頭鷹武魂如今已經能夠感受到這九團烈日上面的熊熊燒的具有巨大的威力的九陽焚天火,對它產生了非常大的威脅,所以說如今的這隻貓頭鷹武魂在九團烈日直接圍在中間的時候,無論是往任何一個方向都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所以說這時候的這隻貓頭鷹武魂幾乎是想戰鬥又不敢戰鬥,想逃避又無法逃避,只能被這九團烈火困在了裡面,在外面一直操控著這隻貓頭鷹武魂的洛安此刻深深的能夠感受到,一旦這個組的烈火,哪怕是一團烈日,攻擊到了他的貓頭鷹武魂的身上的時候,他的貓頭鷹武魂都會焚燒成一縷煙霧,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抵抗的能力。

這時候這個六安終於後悔了,然而後悔也晚了,九陽鵬王根本就不給他逃生和活命的機會。

隨後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迅速的來到了這隻貓頭鷹武魂的旁邊,這隻貓頭鷹武魂在極度的害怕之下,竟然忽然全身哆嗦,然後九陽鵬王武魂跪倒在了地上。

這一切並不是沈建的意識操控,而是天妖帝操控。這時候的沈建完全沒有想到在剛才還氣勢洶洶不可一世的這隻貓頭鷹,此時此刻竟然跪倒在了他的九陽鵬王的面前。

「這是血脈壓制!」沈建此時此刻感受到非常的驚奇。

以前的沈建對於武者修鍊所知道的知識其實並不多,然而如今的這段沈建在前一段時間在他的薊州學院裡面,藏書閣里閱讀了很多,修鍊相關的書籍,因而他掌握了很多的武者修鍊的知識,所以這時候的沈建武魂的很多特性都是非常了解的。

比如說血脈壓制這種情況,就是他以前的藏書閣當中進行學習的時候,從一本古籍當中知道的。

血脈壓制,就是指的同類武魂之間,如果其中一種武魂的血脈等階高於另外一種武魂,那另外一種武魂就會遭受到血脈壓制,那個被壓制的武魂往往會失去戰鬥力。不過這種血脈壓制也同樣具有非常多的要求的,比如說,只有兩種同類的情況下,才能真正的施展血脈壓制。

比如說兩種武魂如果都是獅子來武魂,都是狼類武魂,或者都是家禽類武魂,這樣才可以。

而如今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屬於飛禽類的武魂,而如今這個洛安的武魂貓頭鷹也屬於飛禽類武魂,兩個武魂都處於同類,在這種情況之下,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在相比於洛安的貓頭鷹武魂的時候,血脈等級要高一些,所以說就可以通過自己的血脈力量,對洛安的貓頭鷹武魂進行血脈壓制,以至於讓貓頭鷹武魂的攻擊瞬間的降低,甚至直接的喪失掉以前的戰鬥力,根本就沒法正常的作戰,目前沈建腦域當中的這隻貓頭鷹武魂就要面臨這樣的情況。

本來洛安是想要藉助他的貓頭鷹武魂靈魂攻擊方面的優勢,從而攻擊沈建的靈魂,讓沈建的靈魂被他干擾和控制,然而這時候他完全沒有想到沈建的武魂同樣是飛禽類,而且沈建如今的,九陽鵬王武魂的血脈等級遠遠的超過他的貓頭鷹武魂,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的貓頭鷹武魂遭到九陽鵬王武魂的血脈壓制,也就不足為奇了。

此時此刻在沈建的腦域之內,他的貓頭鷹武魂的身體不斷的哆嗦,甚至沈建能夠感受到,這隻貓頭鷹武魂的兩隻雙眼中帶著非常深深的恐懼,就如同一為瀕臨死亡的罪犯在面對劊子手一般,這是一種面對死亡的懼怕,而這種感覺如今的洛安感覺到非常的深。

洛安畢竟也是一名武魂境六段的武者,他當然明白,做一名武者而言,他的武魂和武魂是息息相關的,一旦武者的武魂被損壞的話,那就為武者很快就會失去戰鬥力,根本就無法繼續作戰,更有甚者,當一個武者的武魂遭受到損害之後,甚至一輩子也無法修復,直接會成為一名廢人,如今他的貓頭鷹武魂,一旦被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直接殺死的話,或許洛安暫時不會有生命上的危險,然而這時候的洛安也會相應的持續戰鬥能力,根本就無法持續進行作戰。

所以說如今的這個洛安,心情非常的悔恨,他深深的知道剛才不應該如此的衝動,當初在在面對沈建的攻擊的時候,應該放下臉面進行逃跑才是正道,不應該用他的貓頭鷹武魂直接侵入到沈建的體內,而現如今他後悔也沒有用了,因為如今他的貓頭鷹武魂在沈建的腦域之內已經被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直接壓制,以至於她如今根本就沒法進行繼續作戰,甚至他的武魂在沈建的腦域之內,連一絲一毫逃跑和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就在雙方距離不到百米的時候,林衛的身影,瞬間止步,而後在他的身前,一片黑色的光芒閃過,一支由白骨組成的大軍,出現在他的身前,數量剛好六十隻,除了那隻三階九星的炎蜥外,剩下的五十九隻,全部都是四階級別,而且等級最低都是四階七星,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十多隻,更是四階九星的存在。

「吼吼吼!」

前沖的赤尾猴,被突然出現的骷髏大軍,嚇了一跳,腳步下意識的慢了下來,有幾隻赤尾猴,甚至還停下了腳步,如此一來,本就混亂不堪的陣型,瞬間崩塌,前面的赤尾猴被後面干翻在地,自身也跟著在地上打滾,整個赤尾猴群,就這樣全部在地上吃土,場面十分滑稽。

看著眼前這一幕,別說是赤尾猴王了,就連林衛本人,都是目瞪口呆,一臉懵逼的樣子。

「吼……!」

赤尾猴王很惱火,它被壓在十多隻赤尾猴組成的肉山下面,或許是因為身體太虛了,一時之間,動都動不了,只來得及吼了一嗓子,便被一隻從天而降的大腳丫子,給踩進了土裡。

看著前方亂作一團的赤尾猴群,林衛心神一動,對前方的骷髏大軍,下達的了進攻的指令。

五十多隻骷髏獸,隨著林衛指令下達的瞬間,身上便亮起了各色光暈,一個個遠程攻擊技能,快速凝聚成型,為了不浪費,對方給他創造的好機會,以最短的時間,造成最大的殺傷,林衛讓骷髏獸們凝聚的,全部都是中級天賦技能。

中級天賦技能,威力比起初級天賦技能,大了十倍都不止,尤其是有那麼幾隻骷髏獸,使用還是群體技能,雖然單次傷害,比起初級單體技能,強不了多少,但數量夠多,不到十隻擁有群攻技能的骷髏獸,它們所發出來的技能加起來,則是相當於數百隻低級魔獸,同時發動攻擊的樣子。

凡事自然有利也有弊,第一個,那就是凝聚速度,中級天賦技能,因為所需要的能量,太過龐大,所消耗的時間,自然會增加不少。

第二個便是能量的消耗,技能威力增加了,所需要的能量,自然也跟著增加,跟低級魔獸使用初級技能一樣,四階的骷髏獸,骨骼中蘊含的能量,只能釋放十次中級天賦技能,初級的技能,則是提升了不少,連續施展一百多次,也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對比同等級的魔獸,骷髏獸身上的能量,足足相差了一半,並且它們無法想魔獸那樣,自主吸收能量,所以恢復能量的速度,十分緩慢,全部消耗完畢,要等上一天一夜,才能全部恢復。

如果像之前那樣,抽空全身能量,爆發全力一擊,那更是需要三天才能恢復,所以一直以來,林衛很少會那樣做。

如果只是這樣,單獨一隻骷髏獸,對上相同的存在,戰至最後,率先能量耗盡的骷髏獸,肯定是戰敗的一方,事實卻並非如此,比起魔獸每施展一次中級技能不同,骷髏獸施展技能沒有間隔,不需要停頓,只要還有能量,便能連續施展。

當然,這些都是對於同階位的技能,中級魔獸,如果施展初級技能,間隔的時間,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林衛手下的骷髏獸,因為是東拼西湊出來的,種類很雜,各種常見的屬性都有,所以它們的天賦技能,也就顯得五花八門的。

十數顆火球,旁邊還有幾道水柱,上面還有著幾根青銅長矛,這些都是速度稍慢的,快一點的,則是沖在最前面的,那幾顆淡紫色的雷球,以及那數量最多的風刃。

數十個攻擊技能,一股腦的砸進猴群之中,這些還都是單體技能,最後出現的,則是那幾道群體技能,數百顆火球組成的火雲,大片的藤蔓,從地面長出,把一些赤尾猴,困得結結實實,緊接著便是大片的地刺,從地面浮現,成人手臂粗細的突刺,刺入赤尾猴的體內。

被這麼多,威力強大的技能,劈頭蓋臉的招呼,大量反應不及的赤尾猴,紛紛被擊中,死狀十分凄慘。

一擊之後,林衛並沒有停下,骷髏獸的周圍,再次浮現濃郁的能量波動,同樣的技能,同樣的數量,再次飛向赤尾猴群,目標則是那些還活著的赤尾猴。

剩下的赤尾猴,雖然撐過了第一波的攻擊,但它們或多或少被波及,在原有的傷勢上,再次加重了不少,它們當然不會傻乎乎的挨打,在骷髏獸發出第二波攻擊的時候,便有幾隻赤尾猴,展開了反擊。

雖然只是幾隻赤尾猴的反擊,但因為其中夾雜著幾道,五階赤尾猴施展的攻擊,所以當雙方攻擊發生碰撞的時候,赤尾猴的攻擊直接被抵消,而骷髏獸的攻擊,則直接被消減了大半,最後只剩下三成的威力,而後落入赤尾猴群之中。

攻擊被削弱,卻沒有消失,雖然沒有對赤尾猴群造成什麼傷害,但也讓它們手忙腳亂了一下,就這一下,便給林衛,贏得了一些時間。

只見剩下還站著的赤尾猴,剛剛應付完第二波攻擊,不等它們喘口氣,骷髏獸的第三波攻擊,便已經接踵而來。

三波攻擊過去,林衛身前,已經沒有站立的赤尾猴了,地上躺了一地的猴屍,還有一些傷勢太重,無法動彈的赤尾猴。

戰鬥實在太順利了,完全超出了林衛的估算,原本他以為,這場戰鬥最好的結果,便是經過一番苦鬥,只損失一些骷髏獸,哪裡想到,他只是派出大部分的骷髏獸,發動了三次攻擊,便結束了戰鬥。

「完了?」小白看著前方,躺了一地的屍體,片刻之後,從緩緩轉頭看向林衛,不敢置信的問道。

「廢話,你沒看到那些屍體嗎?」林衛頭也沒回,回了對方一句之後,便搓著手,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在骷髏獸的護衛下,大步走向那些赤尾猴的屍體。。 0450撿漏

金麻雀一臉複雜的看著歐陽慧倫,心裡有點發毛。

不敢招惹了,這貨太狠了,照這般下去,自己一個不小心真要成烤鳥了。

而後,看到歐陽慧倫滿不在乎的將一大把帶著丹紋的極品丹藥像吃糖豆一般胡亂的塞到口中。

甚至,都有咬破的一兩個半粒丹藥掉在地上。

頓時,金麻雀張著雙翅就是一頓捶胸頓足。

敗家啊!

真是敗家仔啊!

知不知道這帶丹紋的極品丹藥都是一丹難求,有價無市的啊。

想當初,就算它是武聖,也是到處求爺爺告奶奶般的,甚至是掠奪,最後也不過只有區區數十枚而已。

平時根本就捨不得動用,不到重傷萬不得已根本捨不得吃。

可這貨呢,胡吃之下,漏都漏了不少。

你吃就吃吧,還踏馬的這麼浪費,真的好么?

真當你家是制帶丹紋極品丹藥的么?

金麻雀打死也沒想到,自己胡言亂語之下,竟然真是說對了。

歐陽慧倫家,父子倆就是制丹藥的,還非丹紋的極品丹藥不練。

以前,想哪些在外面能爭得頭破血流的八、九品丹藥,這父子兩人一個德性,全喂靈池裡面的魚了。

歐陽慧倫瞅了一眼發瘋一般又叫又跳的金麻雀,懶得理會。

一心盤算著。

這次,不要說那個老葯園子,就是這些大家族武修身上的東西,特別是領頭的那兩個。

所帶東西及資源就是價值連城,尤其是那個大圓盤,攻防一體,偽仙器卻能爆發出下品仙器的威能出來。

歐陽慧倫一人斬殺了兩個擁有強大秘法及偽仙器的半步生死境,外帶十數個三化境九重巔峰的武修,將金麻雀驚得語無倫次,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這絕對是個爆炸性的消息,歐陽慧倫已經超越妖孽範疇了。

他本身的境界,嚴格說起來,比蘇晨和王莽這兩個半步生死境頂峰的強者來說,還要低不少。

畢竟一個才剛剛初入,而另兩個是在此境界多年,早已擎至巔峰。

可當他手握如意神針時,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棍子砸落,直接秒殺同階。

雖說,歐陽慧倫將棍子收起來很快,可金麻雀還是瞄到了。

它沒想到這貨竟然還藏有這麼強悍的底牌,看來跟它打的時候,還並未盡全力。

起碼,棍子沒有拿出來,那恐怖巨力的魔拳沒用,甚至就連精神力,也遠遠沒有用出全力。

可見,這貨藏的有多深。

完全就是在這扮豬吃虎!

「變態!」

金麻雀直接啐了一口,將歐陽慧倫列入了凶獸的範疇,不可招惹。

可不是嘛,這完全就是一個人形凶獸,連它這個聖獸都不想去招惹他。

金麻雀想定,迅速動手,沖向了王莽的屍體。

他看起來,雖不是第一領頭人物,但身份貌似不低,好東西有不少。

那個大鐵鎚、大圓盤、丹藥……等等,包括蘇晨的巨斧,都是它看中了的。

「嗡!」

歐陽慧倫一直注意著金麻雀的動靜,它剛一啟動,數十柄金紅色火焰的三寸小刃便在金麻雀面前,將它團團的圍住。

這次,歐陽慧倫直接讓小刃現行;金麻雀這才知道,歐陽慧倫是用和手段進行精神攻擊的了。

三寸小刃上金紅色的焱心炎火,散發著恐怖的力量,讓金麻雀感到心悸,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這些小刃,能夠對它造成傷害,甚至可以取走它的性命。

王莽的大鐵鎚、儲物戒指等,歐陽慧倫可以不要。

但是,對於這個攻防一天的偽仙器,歐陽慧倫勢在必得。

這玩意完全可以當暫時一個底牌。

這也是煉體武修者的強大之處。

「臭小子,要不是本座的話,你早就死翹翹了。」

金麻雀煽動翅膀,勉強的躲過了金紅小刃,歪著鳥嘴在哪齜牙咧嘴!

他真的不甘心將這麼,將那個大圓盤給歐陽慧倫。

否則,以後第一個遭殃的,恐怕就是它金麻雀了。

「死麻雀,你以為你跑得掉?」

這一戰讓歐陽慧倫有些膨脹,不屑的看了金麻雀一眼,說道:「如果不是我斬殺了那兩半步生死境,你現在恐怕已經是圓盤上的一道菜了。」

「我呸,就憑他們?也配收了本大爺。」

金麻雀一聽不樂意了,直接炸毛的回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