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孫堅的屍體是在巳時發現的,發現他的乃是值夜的朱治,他當時還有半個時辰換崗,只是心中沒來由地一陣不安。這時候,他忽聞原野上一陣熟悉的馬鳴,遠顧過去,原是夜毛駒的身影,但它卻是匹馬回來,背上空無一人。

夜毛駒見到朱治,當即奔到他面前,用馬首輕拱他胸腹,隨後竟似通曉人性一般,眼中流出葡萄

《季漢彰武》第四十七章撤軍 荒野空曠,寒風凜冽。

岡本靈武,小泉松覺得蹊蹺,楚軍護送百姓離開,定然倉促而退,他們即便是清掃戰場,也不可能將所有屍體全部掩埋。

「岡本,此事古怪詭異,本將堅信楚軍並未離開,應該還在這座村寨中。」

「小泉,大軍圍村,開始搜索金田恆,川島劍的屍體,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一切都在掌控中,耐心等候便是。」

鬼影兵團早已分散開來,正全村搜索屍體的下落,此時,鐵鷹銳士開始行動,在昏暗夜色的籠罩下,他們悄無聲息的將村莊中扶桑士兵斬殺。

鬼影兵團?

笑話!

此時的鐵鷹銳士才是真正的鬼影,他們身影如幽靈一樣,一閃即逝,快速閃掠在村莊中。

楚非梵完全是按照游擊戰術,率先熟悉村莊環境,然後接住降臨的夜色在敵兵毫不知情下,收割他們的性命。

半個時辰過去,村寨中尋找屍體的士兵返回,數十個小隊的卻蹤跡全無。

「小泉,楚軍果真隱藏在存在中,短短時間內他們竟然斬殺我軍精兵千餘人。」

「這股楚軍戰力強悍,顯然人數不是很多,否則楚軍將領不會選擇游擊戰術,和我軍再次周旋。」

「傳令下去,火燒村莊,本將要讓他們無處藏身!」

岡本靈武緊握戰刀,眸光直視前方,冷冽的聲音響起。

夜幕悄悄降臨,只有火燒村莊才可讓楚軍原形畢露,不然他們一直藏匿暗處,他們絲毫占不到任何便宜。

小泉松輕輕頷首,贊同岡本靈武的計策,抽出戰刀,示意背後大軍才是放火。

良久。

火把裊裊升煙,村寨在火光的照耀下赤紅一片,鬼影兵團剛剛準備開始放火,一陣地面震動的聲音傳來。

乍然抬首,直視前方,馬背上岡本靈武,小泉松二人,瞳眸中騰起錯愕之色。

煙霧籠罩下,大軍對面楚軍千餘人勒馬而立,手握巨弓,拈弦搭箭,鋒芒四射的箭矢直指前方扶桑大軍。

「殺!」

「殺!」

「鐵鷹銳士,每戰必克,無懼無畏,殺!」

鐵鷹銳士全副甲胄、一口闊身短劍、一把精鐵匕首與一面牛皮盾牌,總負重約在八十餘斤。

可經過歐冶子,幹將莫邪的裝備改造,他們現在身披玄鐵甲胄,腰懸長劍,手執戰盾,總負重約六十斤。

但戰力卻遠遠提升數倍,這些裝備都是歐冶子大師得意之作,放眼東海以南絕無如此精湛的裝備。

楚非梵一馬當先,神龍戰天戟直衝蒼穹,胯下烏騅嘶風狂奔,趙雲,楚崖縱馬與兩側,一千鐵鷹銳士雙腿夾著馬背,長劍出鞘,手執戰盾。

雷鳴般殺喊聲傳來,浩瀚磅礴的殺氣席捲而來,楚軍雖然只有千餘之眾,可他們釋放的殺伐之氣驚天動地,讓人望而生畏,心驚膽寒。

「千餘兵甲想和萬人大軍抗衡,笑話!」

「藏頭露尾偷襲殺人的宵小之輩,何以言勇!」

「鬼影兵團眾將士聽令,抽出你們手中戰刀,斬殺楚國敵兵。」

「殺!」

小泉松戰刀出鞘,纏繞手中韁繩,目光停留在金甲楚帝身上,一抹輕蔑的眸光掠過。

他縱聲咆哮,催馬向楚非梵沖了過去。

「唰!」

「唰!」

隆隆馬蹄聲傳來,楚非梵手中長戟穿透虛空,當小泉松逼近,他一擊龍戟戟法釋放而出,戰戟沒入小泉松胸口。

「不堪一擊!」

收回長戟,小泉松應聲倒地,汩汩而流的鮮血染紅地面,他旋轉戰戟,調轉馬頭,向一旁岡本靈武衝殺過去。

「此人修為恐怖如斯,小泉松非一合之敵?」

看著地面上瞳眸大睜,氣息全無的小泉松,回首再看提戟縱馬而來的楚帝,岡本靈武心下惶恐不已,緊攥手中戰刀,回馬望風而逃。

岡本靈武深知自己和小泉松修為不相伯仲,面對楚帝的強悍攻擊,他選擇保全性命,趁機而逃。

「想逃?」

冷冽的聲音響起,嘴角掛著狡黠的笑意,手中韁繩此起彼伏,一人一騎很快便和岡本靈武並駕齊驅。

「敢在亂吾楚,殺!」

「敢傷朕百姓,斬!」

「你們扶桑帝國兵將,凡是和朕相遇者,盡數殺之,絕不留情。」

兩匹戰馬並駕齊驅,馬鳴嘶吼聲不絕於耳,岡本靈武注視楚帝,臉上騰起惶恐之色,他已經猜出楚非梵的身份。

「楚帝?」

「有氣魄,千餘兵甲吞沒我軍萬人,如此強敵將成為扶桑最大的勁敵。」

岡本靈武喃喃自語,勒馬轉換方向,手中戰刀拍打在馬背上,瘋狂向前狂奔而去。

夜幕降臨,星斗璀璨,月光皎潔,荒蕪的古道上烏騅馬踏空而起,長戟脫手而出,猶如一道重炮炸彈般插於岡本靈武胯下戰馬前方。

「砰!」

巨大的震蕩的聲響傳開,岡本靈武胯下戰馬雙蹄騰起,仰天長嘶一聲,他身影傾斜,一個趔趄差點從馬背上栽倒。

「唰!」

湛盧出鞘,身影凌空,幾縱之下,楚非梵出現在岡本靈武身後,凌空一劍斬落,銀白劍光掠動,一道血柱狂飆飛出。

小泉松,岡本靈武一身修為皆是武皇境上品,面對他武皇境巔峰都修為,兩人完全不是敵手。

斬殺扶桑兩名統軍將領,楚非梵回馬向兩軍交戰的沙場狂奔過去,夜幕下戰火蔓延,鬼影兵團在鐵鷹銳士的肆無忌憚的來回衝擊下徹底陣腳大亂,加上統軍將領被斬,士氣一落千丈。

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

岡本靈武,小泉松二人隕落,鬼影兵團銳氣受挫,成為一盤散沙,趙雲,楚崖二將帶領兩隊銳士,勢如破竹,一路狂戰而去。

狼煙四起,百將狂戰,熱血殺戮,勇往無前。

夜幕下。

楚軍瘋狂嘶吼狂笑,手中長劍在夜風中旋轉舞動,四周地面上斷臂殘劍遍野,遠處夜幕下七零八落的鬼影士兵,毫無目的逃竄而去。

勝利的喜悅讓楚軍興奮不已,村寨中百姓從地窖中走出,快速擁簇在鐵鷹銳士身旁,臉上陰霾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興奮的喜悅。

楚非梵拍馬上前,百姓紛紛跪地施禮,高昂的聲音回蕩在夜色下,閃動的眼眸中儘是虔誠的目光。 「信爺,這就是譚宇的全部信息。」

安生的手中拿着一堆資料,坐在沙發上的趙信抬手翻看了兩眼。

「倒是個狠人。」

這份資料中詳細的寫出了譚晶的哥哥,譚濤的履歷。

初中肄業。

父母早年下海經商,家庭富足。

家道中落。

譚宇放棄學業,在外打零工養活唯一的妹妹譚晶。

后結識溫豹,在其手下做事。

「這個譚宇還是個反骨仔。」

資料的前期看的出來譚宇是個挺悲情的人,小小年紀為了妹妹放棄學業,肩負起做哥哥的重任。

就是溫豹算的上是他的恩人吧。

這上面到最後他竟然給溫豹設計殺了,奪了他的位置,這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我們這個圈子,成王敗寇。」安生笑着回答道,「譚宇在江南地下確實算的上是個人物,心夠狠,手也黑。」

「跟我那位老哥比呢?」趙信挑眉。

「那肯定是沒有可比性的。」安生的眉宇中噙著自信的笑。

江南地下暗潮洶湧。

殷九卻是當之無愧的龍頭老大。

其實想想也就清楚,世俗中的力量再怎樣,也不能跟殷九這種半江湖性質的勢力相提並論。

「敲打敲打。」

趙信將資料合上,扔到茶几上。

真就納悶了。

都什麼年代了,這樣的人還敢這麼膨脹,沒看殷九現在都開始修身養性,一點點朝着轉白去發展。

看來還是上面給的壓力不夠徹底啊。

也有可能,是上面要顧及的太多,沒有注意到譚宇這裏。

沒關係,趙信幫忙管。

「信爺,這個譚宇他背後的牽扯比較複雜。」

「能管么?」趙信詢問。

「能!」

「那就去吧。」話音落下,趙信又在桌上取了一個保溫杯,「這個帶回去給九爺。」

「是。」

安生緩步從客廳中退出。

坐在沙發上的趙信打着哈氣,瞥了一眼桌上的那些資料。

「真是……」

「怪不得能在學校中給其他學生嚇成那樣,最好能老實點,要不然就這些資料,夠你哥吃槍子了吧。」

隨手將資料扔到垃圾桶,趙信就取來宣紙攤開平放在茶几。

「唯手熟爾!」

顧愷之讓畫變活。

這個本事,趙信可是眼饞的很。

他已經決定了,這幾天什麼都不幹,先把這一千宣紙給畫了看看效果。

他也不想貿然向顧愷之請教。

實踐出真知。

理論學的再好,也不如親手去做。

等他畫出點門路來,再去向顧愷之請教,效果會更好一些,也能明白的更深刻。

一棟破舊的民宅。

烏煙瘴氣的房間中,坐着幾十桌打牌的人,謾罵聲、激動聲不絕於耳。

「出老千?!」

「手給他砍了。」

幾個眼神凌厲的傢伙,正抓着位蓬頭垢面的男人拳打腳踢。

在這期間,戴着口罩的譚晶從中間走過。

對這些她早就已經見怪不怪。

徑直從人堆中走向裏面的一個小房間,這個小房間中放着兩個沙發,幾台電腦,還有就是一箱一箱的籌碼。

「七萬!」

坐在電腦前的男人抽著煙,看了一眼手中的車鑰匙報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