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掘兵團使者感覺大殿中好像少了一人,他這才意識到楚炎龍消失不見,可眼下已經無濟於事,怕是他早已離開了大殿。

「去搬救兵嗎?」

「看來要讓本使親自出手料理楚國皇帝了,真是讓人興奮啊!」

「唰!」

發掘兵團使者身影一閃,只見飛掠而過的殘影中一道如毒蛇般的軟劍從空氣中飛去,向楚非梵的脖頸上撕咬了過去。

劍光閃,殺意濃。

這一劍勢如雷霆,疾如閃電,要是稍有不慎就要徹底隕落在劍光之下。

「好快的劍!」

楚非梵只覺得眼前一道銀白之光閃過,鋒利無比的軟劍已經和他的脖頸近在咫尺間,湛盧縱橫而起擋在面門之前,身影快速向後暴退而去撞擊在一旁的木柱上。

「轟!」

「轟!」

巨大的撞擊之力下,空氣中塵埃瀰漫,楚非梵後背上傳來一陣撕裂的劇痛,但發掘使者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古怪刁鑽的劍光密不透風而來,一股讓人無法呼吸的壓迫之力迎面向楚非梵鎮壓下去。

「武靈境下品修為?」

楚非梵腦海中出現了小賤幫他分析的數據,原來眼前的發掘兵團使者是武靈境下品的修為,難怪可以釋放出如此強悍的攻擊之力。

眼下楚非梵的修為只有武師上品,要向和武靈境武者抗衡還是有些困難,上次地獄門主他已經見識過武靈境武者的手段,今日怕又一次要以命相搏了。

「殺!」

「殺!」

金殿中再一次陷入混戰之中,羅世信以一敵五絲毫不懼,身影上早已是鮮血淋漓,劍痕刀疤布滿,可他沒有絲毫的退縮手中大刀大開大合,一次砍殺之下他都將體內所有的力量全部貫穿在手臂上。

刀刃反卷,血濺當空。

羅世信此時完全就是一隻發狂的凶獸,他已經殺紅了眼,在他心中沒有別的,只有不停止的殺戮。

「轟!」

「轟!」

發掘使者手中的軟劍和湛盧針鋒相對,兩人所過之處不斷傳來爆炸之聲,空氣中兩團磅礴浩瀚的真氣之力縈繞在兩人的周身上。

漫天飄飛的木屑,迷人眼某的塵埃,毛骨悚然的血腥之氣,整個大殿徹底變得滿目瘡痍,凌亂不堪。

「楚帝,放棄吧!」

「你已經窮途末路,何必苦苦掙扎?」

森寒陰狠的聲音回蕩在大殿中,楚非梵低頭看了眼身影上鮮血汩汩而出的劍痕,龍顏大怒:「放棄?別痴心妄想了!」

「朕之天下,豈容爾等放肆,今日不死,朕定要將發掘兵團徹底瓦解,讓你們永遠消失在戰爭大陸上。」

「狂妄之言,天大的笑話!」

「我發掘兵團自戰王時期就已經出現,時隔千年,螻蟻撼象,楚帝的想法簡直是可笑至極。發掘兵團千年聲名遠揚,何人不懼之,你都是要死之人還想瓦解發掘兵團,你還是下地獄做夢去吧!」

面對發掘兵團的自吹自擂,楚非梵神情雲淡風輕,面帶冷笑之色:「就算世人都懼怕爾等又如何,朕有何懼之!」

話音剛落。

「轟!」

「常山趙子龍來也,螻蟻們,受死吧!」

趙雲霸道凌天的聲音響起,只見其破門而入,龍膽亮銀槍負於後背之上,眸子中殺伐之火燃燒,目光停留在發掘兵團使者的身影上。

發掘兵團領頭的使者聞聲,回身陰狠的視線側目注視著趙雲,但很快他的目光就是轉移到其身後持劍的鐵鷹銳士身上。看著他們如幽靈般可怕的眼神,他心中騰起一絲惶恐之意。

「這些士兵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士兵,他們怎麼會釋放出如此恐怖如斯的殺氣?」 鶴青狐疑地看着項北飛,把項北飛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這個傢伙,總感覺怪怪的。

「不用擔心,我是個很安分的人。」項北飛認真地說道。

「那倒也是。」

鶴青認識項北飛的第二天,就帶着他去神羽城,本來礙於他人族的身份,鶴青一直擔心項北飛做出什麼事情暴露自己,一路上都各種警惕,提心弔膽。

但這年輕娃子沒有在神羽城鬧出亂子,安分地跟在她身邊,除了拍賣會的時候,偷跑出去逛小吃街解饞外,好像也沒有惹是生非。

小孩子嘛,喜歡吃東西也可以理解不是?

唯一出手的時候,也是因為采鯤和湯應辛咄咄逼人,不給活路,然後項北飛看不過去了,就出手將其給擊殺了,把他們父女倆嚇了一大跳。

這兩個月回來后,也乖乖地在這裏修鍊,不吵不鬧。

現在想想,項北飛好像確實——

是一個非常極其特別安分的人!

嗯,應該是不會主動去惹事的!

年紀輕輕,實力高,還如此安分,真是罕見啊。

鶴青忍不住感嘆,心裏對項北飛已經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自己肯定是顧慮過多了。

「對了,剛才我爹說涯角空域都轟動了,他看你在修鍊沒敢打擾你,托我來看看,正好你出關了,你怎麼搞出破道族來了?你什麼時候去道宮分部登記了?」

鶴青想起了自己這次來的目的,那榜單上可是出現了兩個非常詭異的名字,破道族的「破爛」和「破帽」,而這兩個名字在榜單上的排名,就是原先的湯應辛和采鯤的。

可是她也想不通,本來第九十八名屬於項北飛,按理說第一百九十九名應該屬於其他人才是,但不知道為何變成了陌生的兩個人。

「我沒去登記,這陣子我都很安分地在這裏修鍊。」

項北飛愜意地坐在山崖上,正在端詳鶴青塞過來的最新地榜名單。

「沒去?這地榜第九十八名的破帽和第一百九十九名的破爛難道不是你?」鶴青問道。

「可能道宮的印記出問題了吧,一個人怎麼可能霸佔兩個排名,你說是吧?」

「道宮印記還能出問題?」

「出問題不是很正常?你看,這道宮印記不都能被我撕下來貼上去嗎?」

項北飛又擺弄著那個九十八名的道宮印記給鶴青看。

吧唧一聲,印記被撕下來,咻地一下,印記又貼了上去。

吧唧!咻!

吧唧!咻!

原先象著着天才榮譽和地位的道宮印記就像是貼貼紙一樣,被隨意地蹂躪著。

鶴青:「……」

她揉了揉了額頭,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怎麼會呢?破爛和破帽不是你,但他們又恰好出現了,這是怎麼回事?」

鶴青看着那沒有任何尊嚴可談的道宮印記,越發懷疑。

項北飛十分正經地摸著下巴,認真思考了片刻,才說道:「我感覺有可能是因為我們人族不能上天地榜的緣故。」

「人族不能上天地榜?」

這點鶴青還真不確定,因為她確實沒有在天地榜上見到人族的人。

「是的,你看,道宮說了對我們人族殺無赦,那他們肯定要排斥我們人族不是?我們人族應該是上不了榜的,這就是解釋了為什麼道宮印記無法標記我——」

他又「吧唧」一下把道宮印記撕下來。

「我猜應該是這樣,道宮的印記無法標記我,那邊的地榜排名又出現了空缺,所以道宮確定了情況之後就自己確定了新的天才來代替,於是就出現了兩個破道族的天才!」項北飛十分肯定地猜測道。

他的猜測有理有據,表情又認真嚴肅,說服力極強。

「是這樣么?」鶴青疑惑起來。

「肯定是!不是你自己說的嗎?地榜上是永遠不缺天才的,從來都不會存在空缺,如果天才被榜單外的人殺了,道宮會找一個人來代替,來給大家挑戰。」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破道族。」

「很多種族不都隱世了么?最近說不定出世,就開始嶄露鋒芒了。你想想,如果他們覺得破爛和破道是一個人,怎麼可能放任不管?」項北飛說道。

鶴青將信將疑。

說得好像也有道理。

道宮在涯角空域象著着威嚴,他們辦事從不含糊,天地榜這種事如果突然出現不合常理的事情,應該會想辦法糾正才對。

但不知道為何,她就是覺得哪裏怪怪的,可偏偏好像又解釋不來。

「話說回來,你對道石的感悟怎麼樣了?」

項北飛把話題轉移開。

一提到道石,鶴青的目光當即一亮,感嘆道:「真的是要多虧了那位升道境的前輩,我細細地揣摩了『不』字中所蘊含的而不羈道意,就像是給我所修鍊的鶴道提供了一條新思路,我才明白,自己以前彷彿都在帶着枷鎖修鍊,現在徹底將枷鎖放下了!那位前輩,真的太偉大了。」

項北飛啞然失笑。

「對了,這兩塊道石我暫時不需要了,我爹讓我把這兩塊道石先給你,你需要這兩塊道石自己感悟,還是我把自己的感悟給你講講?」鶴青拿出這塊道石問道。

如果不是項北飛,恐怕她這塊道石都保不住,也因此她今天也是準備把這塊道石「借」給項北飛。

「我也不需要,道石的道意和我不太搭,不過我建議你們最好把兩塊道石給賣掉。」項北飛道。

「那怎麼行?道石如此珍貴,可不能隨便賣!我們族裏長老商量過了,要把道石當做鶴族鎮族之寶傳承下去,幫助最優秀的鶴族後輩來感悟鶴道。」鶴青說道。

項北飛無奈地搖了搖頭:「沒實力是保不住的,你們要明白這個道理。」

「我明白,我們會小心保護這道石,不過你的建議也是對的,或許等將來涯角空域再次出現其他道石的時候,我會考慮把這道石拿去交換。畢竟那位前輩的感悟,是一句話,而不是兩個字!」

鶴青現在就等著剩下的道石現世了。

項北飛揉了揉額頭。

剩下的道石,什麼時候現世,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鶴青又問道:「對了,虛掘守榜,我準備去看看,確定自己與他的差距在哪裏,你要去嗎?」

「不了,我最近深有感悟,準備在這裏好好修鍊。」

項北飛站在懸崖邊,愜意地展開雙臂,像是在擁抱大自然。

「那好,我不打擾你了,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提,我需要去幫助其他長老一起感悟道石。」

鶴青沒有強求,便起身告辭了。

「慢走。」

項北飛看着鶴青離去的背影,隨即陷入了沉思。

妖須族,就是遺貌鬼須,項北飛早就知道他們在涯角空域也是有勢力的。

不僅是妖須族,正常來說,肉翅怪應該也有。

雖然大荒境那邊的永夜妖王被項北飛給解決掉了,可是項北飛也記得很清楚,肉翅怪把自己獻祭出去的黃泉,並非是荒境的力量,而是來自涯角空域!

在月神宮下面的黃泉里,永夜妖王就鎮守在了黃泉入口,當時項北飛就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將那個黃泉給堵上了,但源頭必然也在這邊。

現在既然已經到了涯角空域,那麼事情就要慢慢弄清楚。

——

——

今日的赤木城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因為今天是妖須族天才虛掘的守榜日!

虛掘,當年兩百二十七歲踏入到永生初期,三百六十歲成為永生中期並打上地榜第一百九十七名,後面排名不斷上升,幾乎是每十年上升一個名次。

如今僅僅六百三十一歲,已經上升到了地榜第一百零三名。

地榜一百零三名的天才守榜日,可比兩個月前鶴青守榜的時候更加引人注目!

因為地榜也是有分水嶺的,前一百和兩百名相差極大!

前一百基本上都是永生後期,而第一百零三名,就意味着和前一百相差無幾,實力幾乎不弱於永生後期的天才多少。

無論是名聲,還是實力,虛掘都比鶴青要強大太多了,這次來赤木城的人,地榜上排在他後面的天才幾乎都來了,至少來了有八十多個地榜天才!

當初鶴青守榜的時候,也就來十二個左右的地榜天才而已。

今日這個規模,可比鶴青的守榜更讓人重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