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知道的話,還是有辦法套到話的。

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怖。

那個所謂的白狐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魔使?

現在在什麼地方?

這一路多出來的腳印到底是誰的?

在這山莊的某處,正觀察着他們的,到底是誰?

他們之中是藏着魔使,還是藏着操縱魔使的人?

種種疑問,都隨着安藤慧的回答而再次歸零。

不過也有好消息,那就是確實好感度的可視化,是在使用真理之鏈后出現的。

安藤慧的頭上浮着的是兩個綠色的數字,63。

異常的高。

這可不是像守門的上原玉川一樣剛開始見的50,要知道古美門之前被用了真理之鏈后,從73掉到68,最後掉到65去,這麼一看,安藤慧對他還是蠻有好感的。

這個女人除了行事的方式有些叫他不太適應外,作為新藤工業的社長,能力應該不會差,況且之前也做過上原真吾的助手,如果真的作為同盟,或許是能有所脾益。

63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有一絲可信度,對方應該就是在這的基礎上,才會將上原真吾的信拿出來的。

真理之鏈的副作用很快出現,安藤慧剛準備開口說話,頭上的63就開始跳動。

片刻,數字定格,61。

結果有些出乎高橋一輝的預料,竟然只掉了兩點,顯然對方和自己結盟的想法還是非常強烈的,要知道古美門第一次可是掉了5點。

安藤慧張開的嘴巴再合上之後,似乎又思索了一下,才又開口道:「高橋老弟,我和上原老師遇到過的魔使還是很多的,而且好像已經有快二十年了,記不清楚也正常,要知道,那時候你們還沒出生呢。」

「明白了。」

「而且我這人爽快,任何信息,我不會主動向你索取,你可以選擇不告訴我,就像上原老師為什麼給你獵人協會卡片你不說我也不會問你,更不會想着法子的去找真相,我需要的,是你找到殺害上原老師的兇手。」

安藤慧說這話的時候,神色嚴肅,不似在開玩笑。

「我的新藤工業現在運轉得不錯,這百億家產雖然可以買下幾個我的公司,但怎麼想,我都不可能放任上原老師的兇手在這裏胡鬧。」

「哦?也就是說,你不求回報,只是想幫助我找到殺害上原老師的兇手?」

說實話,高橋一輝不太信。

如果真的只為這個目的,那為什麼不幹脆退出競爭呢?那樣反而可能會更安全。

安藤慧抬腳走上一級較高的石梯,這裏才出了高橋一輝住的客間,是往山上的方向走的,但走了五級石梯后,又是平路。

她喘息著感嘆老了,才笑着對高橋一輝道:「也不是說不求回報,我希望你能成為上原家的新任家主。至於我想要的回報,對於那時的你來說,絕對不會拒絕。」

「你就這麼信任我?」

「不,實際上,我並不是很信任你,」安藤慧搖了搖頭,鄭重其事道,「只是因為沒有其他人可以信任而已。」

說完,安藤慧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古美美康平。

高橋一輝明白了對方的想法,顯然在對方的看來,他不是那麼一無是處,能被上原真吾安排古美門康平協助,還拿到了獵人協會的卡,至少是比其他人可信的。

所以與其說信任他,不如說是信任上原真吾的眼光。

「安藤,他們都說你老了,但我看眼光也不像傳說中的那麼差啊,」古美門拿着空盤子的手已經有些紫了,卻還是沒有丟掉,他前行的步伐仍舊矯健,「無論你們怎麼樣,只要高橋君做了家主,我的十億円傭金可不能少。」

「古美門君,你……行吧,安藤小姐,我同意合作,希望你在結束的時候,不要獅子大開口。」

「哎呀高橋老弟,這個你儘管放心就是。」

高橋一輝有些無奈,這老傢伙確實有過人之處,言語間已經是幫他答應下來了,雖然他也確實是這麼想的,但沒能自己說出來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不過看着古美門頭上從去主廳之前的65,變成了現在冒着紅光的78,高橋一輝也懶得再說廢話了。

而現在,因為合作的達成,安藤慧頭上綠色的61,也一下子跳動到了紅色的68。

「呵呵,高橋君,你可要當心了,獵人,往往是以獵物的方式出現,有時候,還會以同伴的方式出現。」

嘲笑的聲音。

來自於前方的久保田真子,她冷漠的臉上掛着一絲詭異的笑,讓高橋一輝頭皮發麻。

但更為怪異的是,她頭頂上的數字。

紅色,80。

高橋一輝有些懵了,真理之鏈應該不會出問題,那麼,久保田對他的好感度到底是為什麼?

這個好感度和她表現出來的態度可是兩回事。

他一路吃東西可沒少遭她的白眼和嫌棄,包括現在回頭來的厭惡表情,都不像是假的。

這個好感度甚至比古美門的還要高。

一定有哪裏不對!

「麻衣小姐說得夠清楚了,你整天地說着這些虛偽奇怪的話,真的很沒意思。說真的,我倒是很希望你在這次的競爭中能發揮你的特長呢~,久~保~田~醬~。」

「瘋子。」

久保田拋下這句話,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她越過了井山豪和若山未莉,跟上了走在前面上原麻衣和千島姬子,隔了十多米,高橋一輝就看不到他們五人的好感度了。

「高橋老弟,你要當心久保田,她可不像是外表看起來的那麼柔弱。」

高橋一輝點頭,他當然知道這裏沒有人是簡單的。

回過頭去,才發現格子西裝男人離他們越來越遠了,不知道是不是腿腳不好。

不過他頭上的數字倒是清清楚楚。

黑金色,-99。

。 王經理立刻上前查看了一下餐桌上殘餘的六個菜色,「這位女士,我剛剛檢查過了,我們這些食材都是今天一早新進的新鮮果疏和肉類,絕對不會有腐爛變質的,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所以我想你姐姐拉肚子是不是腸胃有問題?」

「你才腸胃有問題,我們三姐妹在來你們店裏之前,腸胃都好好的,都沒有不舒服,結果她一吃了你們的菜就不舒服了,這就是你們這些菜有問題。」

「這不可能,如果你不相信我們的食材質量,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二位去后廚里查看所有未加工的食材,我們的食材不止是新鮮的,果疏還全都是有機的綠色果疏,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呃,說什麼有機的綠色果疏,你騙誰呢,有機的綠色果疏那得多貴,就你們陳記這個價位捨得用那麼貴的果疏?騙鬼呢吧。」

聽到這裏,喻色放下了手裏的果汁,站了起來,「墨靖堯,你等我一下,我去湊個熱鬧。」

墨靖堯望着女孩清淺若花開般的笑容,根本不相信她只是要去湊個熱鬧,分明再回陳記,就是因為那三個女人,可他不拆穿她,「去吧,我等你。」

門外的陸江已經等的快要瘋了。

此時的他正在接電話,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公司的,還有客戶的,全都是找墨靖堯的。

從中午到現在,墨靖堯放下了手裏所有的工作,就只陪喻色一個人。

這是以前在墨靖堯身上從來都不會發生的事情。

從前的墨靖堯就是一個工作狂,一台筆電從來不離手。

辦公桌上,車上,只要是有時間,就全都在處理集團公司的事務。

但是現在,他一個下午沒有處理工作了。

不但是不處理,公司的電話和訊息一概不接不理會。

是的,就因為喻色一句還想喝果汁,他就放下一切的陪着喻色又進去了陳記。

墨靖堯這就是典型的『昏君』呀,頗有一種有了喻色后,從此君王不早朝不理正事的風範。

「好的,我這就去詢問一下墨總的意思,一會回你電話。」陸江掛斷了一個高管的電話,舉步走進陳記。

正想要把高管的話帶給墨靖堯,猛然發現陳記裏面出事了。

還挺熱鬧的樣子。

而喻色居然是衝到了鬧事的最前沿,這一刻正與餐廳經理與鬧事的顧客在交涉什麼。

而此時,他家墨少正一臉高冷的坐在餐桌前慢慢徐徐的品着他的咖啡,彷彿事不關已的樣子。

陸江揉了揉眉心,差點以為自己的記性錯了,以為這家店是喻色的而不是墨靖堯的。

可是,這家店明明就是墨靖堯當初為了改善喻色的伙食不惜重金買下來的餐廳,而且,餐廳里所有的食材從買下來的那天開始,以前的進貨渠道就全都切斷了,轉而換成了清一色的有機果疏。

但是,菜色的價格不但沒漲反而還降了些微。

這完全是一個虧損的飯店。

可現在被顧客吵鬧起來,正經老闆居然是不聲不響的彷彿這是別人的飯店,反倒是喻色衝上前去與人理論。

這畫風,陸江都要醉了。

「墨少,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不必,小色處理就好。」小女人想玩,就由着她玩,反正,最後不管怎麼樣他都會為她兜底,她只會嬴不會輸。

這飯店裏沒有任何人可以欺負得了喻色,他不允許。

「好吧。」陸江只得坐下來,然後把剛接的電話內容向墨靖堯陳述了一遍,實在是事情有些大,所以,他才冒着要當通亮無比的電燈泡的風險進來找墨靖堯,好在墨靖堯現在落單了,讓他得以及時彙報。

結果,他剛說完,就聽墨靖堯道:「陳經理自己處理就好,否則,他的薪水直接拿來補貼我,他不必領了。」他墨靖堯從來不養吃閑飯的,處理不了事情就離職走人。

「好……好的。」陸江抬手擦一下額頭的冷汗,然後,撒腿就走,「我……我出去回他電話。」墨靖堯這明著象是在訓斥陳經理,實則是在暗示他打擾到他和喻色了。

陸江慌的一匹的衝出去,他現是算是徹底的發現了,只要一遇到喻色的事情,墨靖堯的世界裏,便再也容不下其它。

全然不去理會。

與從前那個兢兢業業時時刻刻撲在事業上的墨靖堯宛然是兩個人。

那邊,喻色早就到了吵鬧不止的那一桌客人面前。

不等王經理開口,她低笑着說道:「這些菜是你們三個人一起吃的吧?」

「你算哪根蔥?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憑我是這裏的顧客,我就要知道這些菜是不是有問題,要是有問題,那我剛剛吃的也有問題,我也想要賠償。」喻色笑眯眯的。

一聽喻色如此說,那女人嗓門更大了,「嗯,我們三個都吃過了,真不怎麼樣,難吃死了,可還不止難吃,還吃壞了我姐姐的肚子。」

「咦,你們三個都吃了,那為什麼你們兩個沒事,只有你姐姐一個人拉肚子?這有點不對勁吧,要是菜真有問題,也是三個人一起拉肚子,只一個人肚子不對勁,這事有些古怪。」喻色低頭貌似很認真的掃視了一遍所有的菜色,然後認認真真的問到。

喻色這一句說完,原本一直只是在看熱鬧的人中,有人也質疑了過來,「對喲,三個人一起吃的,為什麼只有一個拉肚子,你們兩個倒是什麼事都沒有呢?」

「這……這是因為我們兩個體質好,抗病毒能力強。」

「你確定你們兩個的體質和抗病毒的能力比拉肚子的那位女士強?」喻色笑着繼續追問。

不過這一刻,原本還以為她是來幫忙挑陳記刺的女人已經不敢輕視喻色了,喻色不過隨口一句話,現在的場面好象就要被扭轉到有利於陳記了,瞪了一眼喻色,「我們兩個的體質當然好了,我們自己難道還不知道?」

「哎呀,疼死了,這什麼飯店,煮的什麼菜?是不是放毒了?疼死我了。」這個時候,去衛生間的女子回來了,臉色蒼白的一邊走路一邊喊到,絕對一付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不怕事大,就怕事小。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若是廣仁曦知道少年心中所想,只怕會無語到眼抽。

他又不是她的什麼人,怎麼就是她丟他。

合該她就有照顧他的義務是吧?

……可惜廣仁曦沒有竊讀人心的能力。

尤其是對方還是個腦子不正常的人,她連從他的神態情緒推測他的心理都不好推測。

「老實聽話一點。」

「我興許不會丟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