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鳶捂著胸口,穩了穩心神,繼而向大家作揖道:「好了,接下來我就把場子交給小北和小江,他們會向大家展示現代元素摯唯系列的產品。」

說着,時鳶向粉絲們揮手告別,輕鬆地離開了直播區域,繼而坐到了江越剛剛所在的位置,取代了他的工作,實時檢測數據。

顧小北來到鏡頭前,明顯有些緊張。

「Hi,大家好,我是小北,大家想我了沒有?」

「我是小江。」

兩人默契地配合著開場,彈幕隨着他們的入場快速地滾動了起來。

時鳶仔細地盯着彈幕,看到很多粉絲都在詢問顧小北和江越今天穿的衣服,唇邊揚起笑意。

看來,顧小北懸著的一顆心,也可以放下了。

直播進行的非常順利,與時鳶的單口相聲似的直播不同,顧小北和江越兩人加入了許多互動,偶爾還會介紹一下自己身上衣服的品牌,只透露了一點,給粉絲留下一些懸念。

至於摯唯系列的妝品,也是十分穩定地被搶購一空。

到最後,套裝被售罄的那一刻,時鳶的人才徹底放鬆了下來。

他們三個這將近半年的努力沒有白費,帶領粉絲們一步步見證著「肆」這個新興的葯妝品牌從無到有,直到今天首次上線,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乾杯——」

下播后,三人開了一個小型的慶功會,開了一瓶紅酒慶祝。

「祝我們的葯妝越來越好,一起發財!」顧小北開心地道。

時鳶被顧小北的話逗得哈哈大笑,「沒錯,就是一起發大財!」

「一起發大財!」江越笑得像個傻小子。

。 第3章再叨叨我還打你

「大胖,妮妮,你們娘親今天肯定又沒給你們做飯吧?是不是餓壞了?來,桃姨這裏有紅薯,你們一人一個。」

蕭大胖跟蕭大妮相互對視了一眼后默默向後退了一步,誰也沒有伸出手去接。

「怎麼啦?是不是害怕你娘看到后又打你們?」

「我聽說你們的娘跟別人跑了,不要你們了,所以你們不用害怕,而且以後再也沒人欺負你們了。」

「當然,你們也不用太難過,以後就讓桃姨照顧你們,好不好?」

白桃蹲在地上看着兩個孩子,露出一個溫柔親切的笑容,還偷偷的朝着床上蕭傅郁的方向瞥了眼。

她蹲的地方很奇妙,若是從蕭傅郁那個位置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她衣服下面的若隱若現。

只可惜此刻的蕭傅郁眼神冰冷如刀,冷冷的盯着她的眼睛,壓根沒往其他地方看。

不是所有人都擁有白喬薇那般強大的心臟。

被死神般的冰冷視線盯上的白桃忍不住心中狠狠一顫,一股寒意瞬間襲遍全身。

她蹲在地上的腿腳開始發軟,然後身子不受控制的癱倒在了地上。

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蕭傅郁明明什麼都還沒有說,只是一個眼神就將她嚇得控制不住的癱倒在地。

「姐……姐夫,我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白桃換上了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

蕭傅郁還來不及開口,外面便傳來了白喬薇帶着絲戲謔的聲音。

「白桃妹妹到了我家怎麼不知會我這個堂姐就直奔着我相公來了?」

「你……你怎麼在家裏?」癱坐在地上的白桃聲音中帶着明顯的不敢置信。

「白桃妹妹怕不是傻?這裏是我家,我不在誰在?」

「哦,對了。方才聽白桃妹妹跟我的兩個孩子說,我跟人跑了?怎麼我自己不知道啊?」

「大胖跟妮妮可是我辛苦十月生下來的寶貝,我怎麼可能不要他們?」

「蓮花姐姐,我明明聽人說,你喜歡上了嚴方文,將姐夫在外辛苦每個月寄回給你的銀子都給了他不說,還要跟他私奔……」

「啊,蓮花姐姐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毀你名聲的,我只是……」白桃壓下眼底的震驚,一臉的歉意。

「所以你是專門的?」白喬薇眼睛一眯,裏面的寒意瞬間釋放。

「我不是,我沒有,蓮花姐姐,我也只是擔心你被人騙了而已。」

白桃連忙搖頭否認,還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白喬薇打量,裏面一片真誠。

下一刻,她就看到白喬薇對着她伸出了手,她心底不由一喜,連忙將自己的手遞了過去。

只可惜,白喬薇並沒有按照她想的那樣將她拉起來。

而是一把將她伸出的手打到一邊,隨後用手捏着她的胳膊跟衣領將她舉起遠離地面后往外走。

「啊,蓮花姐姐你這是做什麼?」

「姐夫,姐夫救命啊!」

白桃努力的掙扎著,然而捏着她的白喬薇力氣似乎十分的大,她完全掙脫不開。

而躺在那邊的蕭傅郁也只是冷眼看着這一畫面,沒有一丁點的表示。

「姐夫,蓮花姐姐她壓根不喜歡你跟孩子,她……」

她正說着話就感覺躺在那裏的蕭傅郁似乎動了一下手,隨後她口中似乎突然多了個什麼東西,讓她瞬間無法發聲了。

「爹爹好厲害!」

「嗯嗯,是好厲害哇!」

兩個孩子看着他爹隨意抓起床邊一團團成的破布丟過去正好就砸進了壞女人的嘴裏讓她無法繼續說話,頓時滿臉的崇拜。

白喬薇直接提着白桃出了門,對着她的臉啪啪就是兩巴掌,隨後又是使勁一甩,將她丟了出去。

「白桃,這兩巴掌是替我家孩子打的。」

「日後你若是再敢隨意在她們面前亂嚼舌根,還勾引你姐夫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嗚嗚,蓮花姐姐,我沒有,你真的冤枉我了!」被打的眼冒金星,雙頰又痛又腫的白桃哭唧唧的說着。

「滾!再逼逼,我還打你!」

這話一出,被扔在地上哭的慘兮兮的白桃忙不迭的爬起來撿起她的小食盒就跑。

白喬薇盯着白桃逃跑般的背影看了幾秒,忍不住吐槽了幾句。

「為什麼我的名字叫白蓮花而不是她叫這個名兒?不科學啊!」

「等等,她怎麼來的這麼快,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喵了個咪的,罷了罷了,先去弄點兒吃的,餓死了。」

白喬薇去了廚房后才發現廚房裏簡直什麼都沒有。

米缸已經見底了,她費勁巴拉的將裏面清掃了個乾淨,才勉強倒出來一碗底的米。

案板下倒是有個竹筐,只可惜裏面放的野菜早就蔫兒吧唧了。

除此之外,她還真是沒找到一丁點的吃的。

也難怪兩個孩子餓的直接去啃生紅薯了。

辣雞,她忍不住又是唾棄了原主十八遍,隨後去後院找了個大背簍跟鐮刀。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想弄一頓飯也得先去找點兒食材才行。

長河村依山靠水,她去山裏走一遭的話,應該能找到些吃的東西吧。

順便,去河裏將她的包袱撈上來。

說干就干,白喬薇利索的出了門按照記憶往山裏的方向走。

要去山裏的話,必然要經過她落水的那條河。

等到了河邊時,白喬薇果不其然的在一旁看到了一截長長的竹竿。

這是之前她落水時,一個好心人特意拿來想要去打撈她的。

只不過後來她自己爬上來了,還順便將岸邊的人都嚇跑了,連這竹竿都忘記帶走了。

白喬薇撿起那截長長的竹竿開始在河裏打撈,瞬間開口念叨了一句。

「希望我的包袱趕緊出現~」

原本還以為跟着她一起沉在河裏的包袱肯定很難找,亦或者已經被人撈走了。

然而,她的竹竿才伸進去撥弄了幾下,那沉底的包袱就被她挑上來了。

打開包袱后,裏面除了幾件衣服外,剩下的便是銀錢了。

看起來差不多有三十兩左右,還有好幾串銅錢。

好傢夥,這白蓮花可真夠狠的!

竟是將家裏的錢全部都捲走了,是個狼人!

白喬薇嘀咕的同時將小包袱重新綁好丟進了背後的背簍,然後抬腳朝着山上走去。

站在依山而建,周圍繞河的長河村半山腰時,白喬薇打眼望去便看到了一片嫩綠。

綠的樹,綠的草,綠的禾苗,看得人心曠神怡。

這山裏可真好,不僅景色美,還有很多中藥。

車前草,蒲公英,地黃,龍葵,鬼針草,紫花地丁等等……

但凡被白喬薇看到的草藥盡數被她收進了背簍。

一個不經意間,白喬薇略帶驚喜的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那一堆重樓上。

走過去正準備伸手采它,耳旁突然傳來了一個哎呦噫兮的呼救聲。

。 「也許是因為近一年來,我們的戰績不菲,武魂殿也有些慌了,故而調集一萬大軍進行反撲,想要消耗我們的力量,他們現在是到了冉山地界,等他們過了冉山,就是我們的防禦範圍了,到時候,我們就很被動。」

蕭寒對唐元解釋了一番,關於目前的戰場情勢,唐元這才明白,原來武魂殿一萬人來襲,並不是突然而為,相反,對戰雙方都心照不宣,你化整為零,分批襲擾我們,那我們就集中力量,消耗你們的有生力量。

這才有了如今武魂帝國聯軍突襲冉山的事情發生。

「不知道這一萬人的隊伍內,魂師幾何?士兵幾何?」唐元突然問道。

蕭寒搖頭:「具體的人數尚不明了,但是從武魂帝國之前的軍力部署來看,一萬人的軍隊內,應該有近兩千名魂師,還有八千左右的士兵。」

唐元點了點頭,武魂殿的優勢就在於他們的魂師數量,十分龐大,幾乎佔據了整個斗羅大陸的半數還多,但是他們的軍隊就少了許多,大部分都是投降他們的兩大帝國的原附屬公國、王國的士兵。

就如同哈根達斯公國那樣。

如果是滅魂聯盟,出動一萬人的話,估計就只能夠有五百名魂師,和九千多名士兵這樣的配比了,畢竟天斗帝國和星羅帝國,就是兵多,誰也比不了。

「小七,你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蕭寒突然問道。

唐元沉思片刻,既然他們的魂師的數量是近兩千名的話……

想到這裏,唐元的把握更大了,不是敵人太弱,主要是他的掛多啊,他的第八魂技「閻羅追命」,正好能夠控制兩千名魂師。

當然,如果這兩千名魂師中,沒有封號斗羅的話,否則他就會很吃力了,說不定還會被敵人反噬,造成靈魂損傷。

「蕭伯伯,我請求前往冉山,進行埋伏。」唐元答道。

此話一出,一些人的心中開始有些不屑了,紛紛暗自想道,還以為是什麼好辦法,原來就是一個下下策啊,冉山地界,叢林眾多,的確是埋伏的好地方。

但是你可以埋伏,敵人也可以埋伏啊,說不定你去到那之後,敵人的伏兵就會把你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蕭寒停了唐元此話,也沒說什麼,他也覺得,埋伏這個策略,的確差了很多,但眼前除了正面對抗和埋伏之外,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於是他道:「這樣吧,先到冉山附近潛伏,探聽敵人情報再做打算,小七,你速度快,正好可以勝任這個任務,就你去吧,你計劃帶多少人?兩百名魂師,外加一千名士兵,夠不夠?」

唐元搖了搖頭。

蕭寒還以為是太少,的確也是,敵人情況不明,還是帶多些人比較好,於是開口道:「那就再加一百名魂師,怎麼樣?」

唐元又搖了搖頭。

其中有個人看不過去了,站出來,道:「少盟主,如今我們的人手有限,實在不能再多抽調人手了……」

他的意思,就是說,你去埋伏,帶那麼多人,也無濟於事,再說了,沒人願意用寶貴的生命陪你這個二世祖賺戰功。

此話一出,許多人都暗自點頭,的確如此,一來埋伏的人數太多,容易暴露,因為是打探情報,主要任務不是戰鬥。

二來呢,人手雖說沒有那麼緊缺,但是派再多的人去,也只是做無用功而已,除非唐元帶上一萬人,去正面抵擋那一萬名武魂帝國聯軍的魂師加士兵,否則的話,帶再多人又有什麼用?

卻見唐元再次搖了搖頭,道:「我不是嫌人少,我的意思是,我和雪兒兩個人去,就足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