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先,你小兒子不是我殺的,他只是帶我去你們的制毒窩點,你大兒子說他背叛了你,就一槍把他解決了,這真的不是我動的手。」陳宇無奈地說。

「你大兒子為什麼會這麼做,你心裡應該有數吧?呵呵,不就是怕他的弟弟將來搶太多的家產?」

「你……」裴元悲憤不已,但他相信陳宇說的是實話。

「其次,這些年你做天策劍府的狗,沒少幫他們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吧,現在上面的人要動天策劍府,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你嗎?」陳宇盯著一邊的吳姓老者:「我說得對嗎?」

裴元猛然醒悟過來,陳宇說的沒錯,這些年他雖然壞事做絕,但一切都是有天策劍府支持。

就算是劍府的人在壞,但他們終究是要維持一下名門正派的形像的,如果上面要動劍府,劍府勢必會第一個殺自己滅口的。

「裴元,不要聽這小子胡說八道,我們天策劍府是什麼地位,有誰敢動我們劍府?」吳姓老者冷哼一聲。

「那段子奇被人殺死,腦袋懸於宗門之上的事情,你們為什麼捂得嚴嚴的?段子奇的腦袋還未下葬吧,這已經好幾天了,你們找到兇手了嗎?」陳宇冷笑道。

「這是真的?」裴元和李建不自由主地吃了一驚,他們聽說這件事情了,但是他們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匪夷所思,所以不太確定是真的。

但現在這話從陳宇的嘴裡說出來,就又是另外一番味道了,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

上面的人,是真的要動天策劍府了。

「這件事情,是你做的?」吳姓老者的兩眼流露出一絲異色,他憤怒地盯著陳宇,已經動了殺意。

「正是在下。」陳宇淡淡地說:「段子奇死不足惜,我拘了他的魂,讓他灰飛煙滅。」

「家師待我恩重如山,蒼天有眼,讓我在看到殺死仇人。」吳姓老者兩眼赤紅,他嘶聲喝道:「今天我就要殺了你,為我師父報仇。」

「想報仇,儘管來吧,不過你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看是不是真的能打得過我,畢竟,你師父在我跟前都走不過一合之力。」陳宇冷笑道。

「卑鄙小人,暗算我恩師,今天我就要為我恩師報仇。」吳姓老者暴喝道:「殺了他。」

他名下的七名弟子都是武真境的高手,吳姓老者一聲令下,七名弟子手中長劍一擺,一個劍陣已經被他們結成,七人齊聲喝道:「為師公報仇。」

天策劍府以劍入道,所以劍陣也十分厲害,這七人所組成的劍陣為斗轉星移,七人齊射,在由吳姓老者坐鎮陣基,就算是三四名武宗高手齊至,恐怕也會深陷陣中。

七人齊至,將陳宇圍在其中,一時間劍氣紛飛,吳姓老者吼道:「天機、璇樞」

劍勢一變,七人步伐交錯,一瞬間,七道劍氣齊聚在一起,凝成一道白氣,向陳宇襲來。

只是他們的殺招雖現,但是眼前的陳宇,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沒錯,被他們劍陣鎖定的陳宇,就這麼突然消失在了當場。

吳姓老者吃了一驚,他神念發出,尋找著陳宇的氣息,但是他卻無論如何也感應不到陳宇的身形到底在何處。

一眾弟子面面相覷,他們的大陣從來沒有失手過,可是眼前的陳宇,確確實實的消失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笑聲回蕩在周邊:「你們就這點水平嗎?天策劍府名聲在外,我看也不過如此。」

隨著陳宇的話音落下,周邊的氣場在這瞬間陡然變了,一道極強的氣機鋪天蓋地的而來,把所有人都給鎖定在當場。

緊接八道殺意憑空出現,襲向現場中的諸人,伴隨著一陣陣的慘叫之聲,場中的七名弟子盡數倒地,一時間室內鮮血四濺,殺意縱橫。

吳姓老者畢竟是武宗巔峰的存在,他躲過了陳宇的這一記殺招,不過雖然他逃過了一劫,但是他的一條手臂被劍氣掃中,現在他的一條手臂徹底的消失,只留一截斷臂還在身上。

吳姓老者嘶聲慘叫著,他踉蹌倒退了幾步,死死地盯著陳宇:「陳宇,你殺我恩師,又殺我弟子,還斷我一臂,這個仇,天策劍府一定會為我報的。」

「也許吧,但你已經等不到那一天了。」陳宇冷笑一聲,他上前一步,一道白氣襲過老者的脖子,老者身體一僵,倒在了地上。

「陳先生,裴元跑了。」張旭這才急忙上前:「他的房間裡面有密道,剛才趁著大戰的時候他跑了。」

「放心吧,他跑不了。」陳宇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候,李大為跑了過來,他對著陳宇敬了一個禮:「陳先生,這處別墅已經被我們清楚,很多亡命之徒已經被我們制服。」

「另外別墅里私藏很多軍火,還有很多毒品,現在我們的人正在清點,應該很快就會有數目的。」

「好,給我一輛車,我現在去找裴元。」陳宇道。

「是。」李大為點點頭,片刻以後,一輛軍車便開了過來,陳宇招呼著周雨晴和張旭上車,向機場開去。

裴元確實是跑了,這傢伙結下的仇家多,所以他自己也小心翼翼地。

在他的房間里有很多密道,剛才趁陳宇和天策劍府的人大打出手的時候,這傢伙直接從這裡溜走了。

「還有多久到?」一輛性能十分強悍的跑車在急速地向機場的方向跑,裴元這一次是真的丟盔棄甲,他身邊只有李建。

他的老巢被軍方一鍋端了,所以這一次倉促出逃,先逃得了命再說。

「瘋了,瘋了,他們敢動我,他們難道不知道我在金陵的地位嗎?」裴元憤怒地吼道:「我一定會回來的,等我回來,我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敢趁火打劫的人。」

「裴總,機場就要到了,我們的私人飛機已經待命,隨時都能起飛。」李建道。

「飛機上的東西,都在吧?」裴元突然冷靜了下來。

「都在,裴總英明,平時私人飛機就停在停機場,上面準備了黃金,只要有事情,開了飛機就跑,黃金到哪都是硬通貨。」李建說。

。「喏,給你。」

凌葉身形微動,隨後將手中的黑色魂靈輪環遞給了郝靈。

郝靈見狀,也是喜笑顏開,大大的眼睛彎成了月牙一般,與之前緊繃着的小臉完全不一樣,現在的她顯得異常的可愛。

凌葉對於郝靈這樣的小妹妹也是喜歡的很,後者就像自己的小妹妹一樣,畢竟其餘人對她來說要麼是姐姐輩,要麼是同年紀的,就郝靈是個小妹妹。

「待會吸收了就走吧,不過這個魂靈輪環內有些古怪,你最好吸收的時候小心點。」凌葉有些寵溺的對着郝靈說道。

《靈世之末》第兩百四十九章黑霧再現 真和這群狠角色,玩肢體分離?

何凡做不到啊!

這一刀下去,號稱削頭無痕,手臂肯定真沒了。

「我覺得,你的肢體渴望自由。」

虞夕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冷色,眼中也多了幾分寒光:「還是說,你覺得,我的課,真的好糊弄?」

第一次,可以推脫到她沒說清楚,外加何凡還新鮮,也就隨他鬧騰了。

寬容一次,沒什麼。

但第二堂課,還想這麼糊弄過去,不可能!

「我哪敢糊弄老師。」何凡苦着一張臉,道:「只是我的肢體,真的不渴望自由。」

「是么?」

虞夕雙眼微眯,伸手從何凡手中接過刀:「既然你的肢體不渴望自由,那麼……」

「謝謝老師。」何凡鬆了口氣。

只是,下一刻,虞夕面色一寒:「我幫它自由!」

說完,漆黑的刀,如同閃電般斬下,一隻冰冷毫無溫度的手,已經按住何凡的左臂。

何凡面色一變,想要抽回左臂,卻發現,根本抽不回來。

虞夕的手,如同山嶽一般壓着,哪怕他用盡全身力氣,也無法撼動分毫。

倉促之間,只能將鬼氣充盈手臂,這一刀下來,嚇的他雙眼緊閉。

嗤嗤

漆黑的刀落下,空氣傳來嗤嗤聲,何凡卻是一愣,他沒感覺到任何疼痛。

難道,自己真的死了?

小心地睜開雙眼,一條手臂壓在自己手臂上,漆黑的刀,正斬在那條手臂上。

虞夕蒼白的臉色越發白了,病態一般的白。

一雙眸子,寒光迸射,死死地盯着老爺子:「黃富貴!」

這是黃富貴的手臂!

老爺子身子一抖,硬著頭皮道:「虞夕老師,這是我肢體的自由。」

何凡心中鬆了口氣,暗中感激老爺子夠義氣,託夢令的時間沒白給。

「自由?」虞夕冷冷地看着他,差點氣笑了。

狗屁的自由,黃富貴這種新鬼,對於鬼氣運用還不熟練,這手臂是他遞過來的!

她心頭疑惑,何凡昨晚才將他開了瓢,今天怎麼就向著何凡了?

難道,因為託夢令?

一瞬間,虞夕便想明白了,也只有託夢令,才會讓黃富貴這老鬼,向著何凡。

「虞夕老師,我已經完成左臂自由離體了,它自由了。」

黃富貴老爺子,一本正經地道:「它都自由了,我也不能控制它去哪?」

「你說的很有道理。」虞夕微微一笑,右手緩緩抬起,不知何時,她右手也多了一把刀:「那就看看,有多自由。」

「虞夕老師,別這樣,別這樣。」何凡面色唰地一下就白了。

咱們上課,能不能不要這麼硬核?

講道理行嗎?

「這次我看你怎麼擋?讓你不學好!」

虞夕冷哼一聲,兩柄刀同時落下。

嗤嗤

空氣再次傳來聲音,何凡瞪大眼睛,想要躲避,可有一股無形力量壓制,讓他動彈不得。

兩道黑影卻是突然出現,擋在何凡兩條胳膊前。

黑刀落下,虞夕沉默了,目光看向何凡背後。

小童和長發遮臉女鬼李小文。

「你們兩個?」虞夕臉色冷到極點,黃富貴也就算了,這兩個跟着湊什麼熱鬧?

「老師,我的腿,學會了自由的奔跑。」小童整個身子趴在桌子上:「媽媽說,我要學會自由地奔跑,我學會了。」

你媽教的真好!

何凡心中感動,待會託夢令,至少給你三分鐘,我說的!

「你呢?」虞夕冷冷地看着李小文。

李小文身子抖了抖,她把左臂扔出去了:「我,我在練射擊,活着的時候,我喜歡射箭。」

她胡亂編的,黃富貴和小童都自由了,她再跟着喊自由,虞夕怕是要殺了她。

「好,很好!」虞夕氣極而笑:「你們一個個不學好,才上課幾天,就反了天了!」

虞夕很憤怒,提着兩把刀,回到講台上。

她重重地在講桌上拍了一下,怒聲道:「你們四個,全部給我到後面罰站去!」

「多謝老師。」老爺子嘿嘿一笑,抱起左臂按上,向後面走去。

何凡三人連忙跟上。

教室內,其餘學生全都幸災樂禍地看着他們,真是不知死活,敢惹老師生氣。

沒吃了他們,都算仁慈了。

「老師別生氣,這四個就是混蛋。」眾多學生們連忙出聲道。

虞夕大發雷霆,他們也害怕。

「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虞夕冷冷地看着教室內的學生,最後目光落在何凡四人身上:「你們站好了,全都給我站直了,別想偷偷坐下!」

教室後面,何凡四個站着,陰冷氣流再次入體,被刺青轉化。

何凡沒事,到時黃富貴三個,卻是渾身哆嗦,嘴巴都在打顫。

「好冷。」小童想要縮著脖子,但又畏懼虞夕,只能強行站直,但很快又哆嗦起來。

「你們……」何凡一怔,這陰冷氣流,對他們有傷害?

黃富貴詫異地看着他:「你沒事?」

他想到了,昨晚何凡發展,也沒什麼事,一點也不痛苦。

「你不是比我們還新鮮嗎?」李小文詫異,哆嗦著道:「新鬼…太弱,承受不了大量陰氣沖刷,你怎麼沒,沒事?」

「可能是因為他年輕,比我們壯?」黃富貴猜測道。

「因為,何凡的天賦,比你們都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