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胡彪的催促之下,竹葉連頭也沒有抬起,就在嘴裡這麼懟了回去。

主要是發報這玩意,他倒是在每一個任務的間隙之中,躲在家裡好好的練習了一番,不至於像以前那麼菜鳥了。

但是電文的破譯方面,這種每一個字都要拿著密碼本翻上好一陣的方式,真心讓人有點無語的厲害。

這麼折騰了好一陣之後,終於一份簡短的電文被他翻譯了出來。

只是在順便的讀了這麼一份電文之後,竹葉有了一種強烈想要罵娘的衝動。

但是他也知道,罵娘這種事情不解決任何的實際問題,為此他對著胡彪將這麼一會個壞消息給報告了出去:

「老胡,軍部的電訊處說了,第62軍的先頭部隊說鬼子的封鎖太嚴密,他們估計真沖不進來之後,現在已經是撤帶回去了。」

瞬間之中,聽到了這麼一個壞消息之下,一句『特么~』不知道補充團從多少人的嘴裡罵出了聲來。

尤其以胡彪這個團座大人,顯得尤為的突出。

但是身為指揮官的責任,還是讓他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老楊、旭風、AT,你們帶著人從6點鐘方向殺出去,殺出一條返回衡陽城的血路來。

老J,你帶人跟我頂在後面,給他們爭取一點時間。」

聞言之後,楊東籬等人在扔出了串手榴彈后,就在手榴彈爆炸而激蕩起來的煙塵之中,就此的殺了出去。

密集的火力在極短的時間裡,就將一個鬼子包抄過來的小隊,直接打的人仰馬翻。

而胡彪等人,則是一邊交叉掩護著邊打邊退,讓試圖衝上來的鬼子,一一放到在了身前百米之內的範圍中。

讓鬼子打算追上來的打算,直接的徹底破滅。

最關鍵的在於,面對著一輛已經衝到了100來米之外的鬼子八九式坦克。

白象操作著手裡的M2,這麼一梭子子彈招呼了過去之後,結果12.7毫米口徑的子彈,居然無法打穿這玩意的正面裝甲。

頓時這娘們怒了,張口就是一句:「石破虜,上無後坐力炮。」

在這一句之下,石破虜扛著M18的炮管子上來了。

隨後的時間裡,白象用輕飄飄的動作一把接過了20多公斤重的炮管,都不打算架上一個架子,而是直接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當石破虜配合著裝上一發57毫米的穿甲彈后,瞄準了目標的白象開火了。

而在這麼一個過程中,白象的副射手罪者接過了M2的操作,將跟追著八九式坦克的鬼子步兵,死死的壓制住了。

然後,等到那一輛鬼子的坦克被一炮打穿,然後發生了巨大殉爆的時候。

它身後跟隨的鬼子步兵們,立刻就是紛紛被掀飛在地。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白象扛著無後坐力炮轉身就跑;罪者和石破虜兩人,則是抬起了地上的那一挺M2連忙跟上……

******

下午的4點27分,補充團上下在時隔了3個小時之後,又返回了那一處離著黃紫嶺距離最近的陣地。

不同的是,在這麼3個小時的陸續戰鬥之下。

補充團戰死了3人,重傷了5個,讓戰鬥人員一下子就減少到了82人。

唯一可以慶幸的是,在這些戰死和重傷的人員中,只有飛隼被一發擲彈筒發射的榴彈破片擊傷了腦殼。

根據安屠生的說法,休息了一個禮拜就能恢復一定的戰鬥力,還能趕上第二階段任務,最艱難的那一段時期。

問題是就算這樣,本次沒有將第62軍先頭部隊接應進來的這麼一點,

依然是讓胡彪等中州戰隊的成員,感到了異常的無語。

一時間,情緒多少有點低落了起來。

只是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有關於補充團戰績和戰鬥力的報告送上去之後,立刻就是讓方將軍等人的眼前一亮。

好傢夥!這麼在戰場上來回突擊了6公里的距離,還有傷亡了300多號鬼子的戰績,不知道亮瞎了多少人的眼。

然後,補充團直接被劃歸到了軍部的直轄,只有方將軍他有權利調動。

這樣一來,僅僅是一戰之下胡彪他們就在衡陽城成為了一個傳說。

只是他們也沒有什麼好嘚瑟的,因為從這一天開始,補充團就成為了衡陽城一個救火隊的存在。

哪裡的情況最危機,就需要他們填上去。

。 海生魂想要阻攔,但現在卻根本就無能為力。

葉天傾和海峰都已經是鐵了心要進行比拼,而且賭注一次比一次刺激。

這讓海生魂的心裡無比惶恐。

他擔心海峰輸掉后,成為葉天傾的奴才,以後過不好。

同時也擔心。

如果是葉天傾輸了,使得葉天傾淪為奴才后,他的哪位恐怖戰力的朋友,會將整個城主府屠殺。

就在他擔心無比,冷汗直流的時候。

「葉小子……你們在這裡幹啥那。」

「外面沒啥意思,我就回來了!」

「聽說這裡有幾家滿是姑娘的那種地方……嘿嘿,你想不想小爺帶你去爽一爽啊。」

「我都去看過了,哪裡的姑娘可都很漂亮,很是多才多藝!」

深海魔鯨王忽然出現,哈哈大笑著說道。

他哪裡是覺得外面沒意思回來的啊,分明是打算帶著葉天傾去尋花問柳。

看到深海魔鯨王的出現。

海生魂登時更恐懼了。

因為恐懼,他的身體變得僵硬起來緊接著就開始顫抖,額頭上的汗珠比黃豆都要打上幾分。

「嗯,你在這裡哆嗦幹什麼啊?」

深海魔鯨王眉頭一皺,不解的看著海生魂。

但他也沒有多問。

而是拉著葉天傾就要離開:「葉小子,我還是帶著你去尋花問柳吧,這裡沒意思……難道你真要給這老頭治療啊。」

葉天傾無語。

「這不都是你嗎,我原本就沒打算過來,結果是你讓我來的……結果來到這裡后你跑了,搞得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葉天傾鬱悶的說著,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如果沒來的話還則罷了,可既然都已經來了,還不救人的話葉天傾的良心上是過不去的。

他淡淡的說道。

「我和這位海峰醫師打賭那,我們比拼醫術,輸的人要給對方為奴為仆。」

「啊,真的假的,玩的這麼刺激?」

「為奴十年罷了。」

「哦,好吧,那就沒意思了,應該玩一百年才對。」

深海魔鯨王和葉天傾交談著。

說完!

他忽然看著海峰:「你們為奴十年多沒意思啊,要不……你們將時間定到一百年吧,或者是一千年……你們都是修行者,境界都不低,壽命都很漫長的,就區區十年那多沒意思啊,你說我說的對嗎?」

一千年?

聽到這話,海生魂死的心都有了。

十年他都承受不了,擔心出事。

結果這位小祖宗過來后,直接就表示要讓他們玩一千年的,這讓海生魂的心裡五味雜陳,複雜無比。

「你別搗亂了好嗎!」

葉天傾將他推開。

他知道深海魔鯨王沒有壞心思,但也知道這傢伙就是一個沒張大的孩子,乃是一個不成熟的孩子。

完全就是按照自己的心情行駛。

現在也肯定是在按照自己的心情,在這裡胡說八道。

葉天傾讓他推到一邊,直接表明態度道。

「我就玩十年!」

他表達的很清楚。

「好,那就十年……我的意思也是十年,這樣不多不少剛剛好。」

海峰淡淡的說道。

說完伸手指著海如夢:「現在輪到你表演了,開始治療吧,我倒是想看看你要如何將他的經脈修復好!」

「你坐下吧!」

葉天傾沒有廢話,他看著海如夢滿臉自信的說道。

區區修復經脈罷了。

葉天傾都已經給好幾個人修復過了。

他信心十足!

海如夢的內心則是七上八下,他忐忑不安的坐在哪裡。

葉天傾則是對他開始治療。

很快!

海如夢就感覺到,有一股精純的能力,輸入到她的體內。

這股能量來到他受損經脈的地方,竟是在緩慢的進行著修復。

也就是葉天傾不想太驚世駭俗。,

要不然的話,幾個呼吸就能將其治好,何必在這裡假裝緩慢修復那。

「哼,就只是通過真氣灌輸就想要修復經脈,你以為這是皮肉傷那?」

「真的是太可笑了,可笑至極!」

海峰不屑的說道。

葉天傾卻是不搭理他。

他繼續按照自己的方法治療。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就在半柱香的時間,只剩下最後三分之一的時候。

葉天傾站直身子,淡淡的說道:「好了,治療結束。」

嗯?

海峰皺眉。

但不等他說話。

海如夢的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很強橫的氣息。

突破了。

海如夢突破了。

他的境界直接就從主宰三品,達到主宰四品。

「啊,這,這……」

海峰大驚失色。

他知道海如夢的突破代表什麼。

海如夢這些年都沒有突破,便是因為經脈受損的問題,可現在海如夢突破了……這不就是宣告著海如夢的經脈已經被修復了嗎。

。 「過來過來坐!」姬經理拍了拍三人沙發,然後自己一扭臀坐在中間,伸手招呼張凡坐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