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大王的氣勢嗎?好嚇人!

:一米八的大漢都差點被嚇趴下。

:能站着就不錯了!

……

見到祝融的瞬間,所有網友便開始激烈地討論起來。

他們並沒有對祝融的身份表示懷疑。

畢竟體型這麼大老虎全世界也沒有幾隻。

而且祝融的花紋也特別好認。

所以粉絲們一下子就認出了祝融。 天天系好繃帶,非常得意地昂昂頭,將捲軸拿出來展開。

「那當然了,本小姐出馬還會有問題嗎?看好了!」

天天用手結了兩個印,雙手按在捲軸「封」字上面

「解!」

「嘭!」

隨著天天大喝一聲,捲軸上爆出一陣煙霧,定睛一看,出現的是一根一米來長的黑鐵棒,棒子一出現寧次就感覺到有明顯的查克拉從四周湧向這根棒子。

「白眼!」

寧次打開白眼,周圍的查克拉肉眼可見地湧向棒子,而這根棒子就像是無底洞一樣,不斷地在吸收查克拉。

「這是?」

寧次伸手去拿,可手一碰到棒子寧次就感覺自己體內的查克拉如同洪水決堤一般湧向棒子,轉眼之間就少了接近三分之一。

寧次臉色一變,立刻將手收回,天天立刻結印雙手重新拍到捲軸上。

「封!」

「嘭!」

棒子重新被封印進捲軸中,周圍流動的查克拉也終於得到平息。

「寧次,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寧次搖搖頭,甚至還有點心有餘悸。

「我不知道,這東西本來就是我偶然得到的,不過可以斷定的是,這東西一定是個好東西,天天,既然這是你解開的,那就送給你了。」

天天將捲軸捲起來,一臉嫌棄地丟到寧次身上。

「我才不要呢,這東西怎麼看都不厲害,你還是自己留著吧,解開的方法也很簡單,只要結寅,丑,亥,三個印,再大喊一聲解就可以解開了,重新封印的話就結戊申兩個印。」

「這……你真不要?」

「你好煩吶!我還有事,先走啦。」

天天站起身,離開屋子,寧次看著手裡的捲軸,搖搖頭,將其收起來。

一年後……

早上,寧次依舊躺在床上睡大覺,天天拿著一份便當推開屋門,將便當放在桌子上。

「寧次,起床之後記得吃東西啊,我把便當放在桌子上了。」

「噢~~知道了。」

寧次將頭捂在被子里,瓮聲瓮氣地回應著天天,天天搖搖頭,想用手去掀開寧次的被子,但是寧次卻早有準備,雙手死死地抓著被子。

「寧次,你真的不去上學嗎?現在去的話還不晚的,你這麼厲害,一定很容易就能跟上學校教的內容的。」

「哎呀,我都說了多少次了,我不想去上什麼破學校,天天,你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呀!我得走了!」

天天尖叫一聲,跑出門去,寧次掀開被子讓自己的頭冒出來,扭頭看看桌子上的便當,吧唧了一下嘴,打著哈切起身。

吃完便當,寧次出門,不過這次寧次並沒有去街上,而是轉頭走進一條小路,沿著小路來到一片森林,森林的路邊,鼬正斜靠在一棵樹旁,閉目養神。

寧次一來,鼬便睜開了雙眼。

「真慢,昨天不是說了早上來這裡嗎?」

寧次一點都不在意鼬的抱怨,甚至還故作驚訝地抬頭看了看天空。

「啊?難道現在已經是中午了嗎?」

「你這傢伙,聽說你無論如何都不想去忍者學校上學?」

寧次聳聳肩,在鼬身旁的石頭上坐下。

「你覺得那種地方能教我什麼嗎?有什麼好去的?到是你,你一個暗部的大忙人,今天約我出來,該不會是為了勸我去上學的吧?」

鼬搖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失落,在寧次身邊蹲下。

「我今天找你是有點問題想問你,你覺得家族和村子之間,哪個更重要?」

「哈?你這是什麼問題?我能兩個都不選嗎?不過既然你都這麼問了,那讓我猜猜發生了什麼事情吧,你現在已經成為暗部了,你們宇智波一族又那麼不安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宇智波一族應該在準備大事吧?」

鼬臉色微變,輕輕點點頭,沒有回答。

寧次將雙手交叉墊在腦後,靠在樹榦上,臉上露出一絲嘲諷。

「這個村子表面上看著是那麼美好,但是暗地裡卻隱藏著令人作嘔的黑暗,鼬,有些事情是你改變不了的。」

鼬閉上雙眼,陷入沉思,當在睜開雙眼時,已經變成了一雙寫輪眼。

「或許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寧次,以後我可能沒那麼多空餘時間來陪你切磋了。」

寧次站起身來,聳聳肩,轉身背對著鼬擺擺手。

「你又不是漂亮妹子,沒時間就沒時間唄,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回去睡回籠覺了,再見啦。」

自從寧次在第一次見到鼬,與鼬交手之後,寧次遇到鼬就會找鼬切磋,時間久了鼬也會主動來找寧次實驗新忍術,兩人的友誼便在一次次戰鬥中變得堅固。

寧次的實力也在與鼬的戰鬥中被村子察覺,以至於村子一直以來對寧次都比較放任,哪怕寧次已經到了上學的年齡也沒有人來讓寧次去上學。

寧次平時做的最多的就是提煉查克拉,偶爾也會出門去試試能不能弄到卡片。

「混蛋佐助!今天我一定要打贏你!」

「哼!就憑你?再努力一百年都不可能贏我的!」

就在寧次路過一片空地的時候,兩個爭吵的聲音傳入寧次的耳朵,扭頭一看,發現鳴人正在和佐助對峙,兩人箭拔弩張,好像下一刻就會扭打在一起一樣。

寧次慢慢走過去,鳴人和佐助一見到寧次,立刻都轉向寧次。

「寧次大哥,快幫我教訓教訓這個死魚臉!」

「你才是死魚臉呢!寧次哥哥,幫我教訓這個小黃毛!」

寧次有些頭疼地拍拍自己的腦門,搖搖頭,走到鳴人和佐助中間,雙手各按住鳴人和佐助的頭。

「你們兩個又在爭什麼啊?明年你們可都要上學了,說不定還會被分到同一個班,成為同學呢,這麼吵架可不好啊。」

鳴人率先炸毛,一把甩開寧次的手。

「哼!誰要和這個死魚臉成為同學啊?」

佐助同樣甩開寧次的手,雙眼怒視著鳴人。

「我可不想和這個小黃毛成為同學!」

寧次怎麼都想不到鳴人和佐助竟然這麼不對付,鳴人還好一些,佐助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完全不聽勸。。 第318章交涉成功

「李庶先生?」

基於李庶是「金蟬舒肺丸」的研發者。

此前,更是連續擊敗過來自米國的拳術、醫術高手。

所以,縱使李庶還是金門金傲雪的上門丈夫。

但是,鄭董事等一眾董事,還是對李庶非常的尊敬。

見李庶在此刻提出了一個交涉,鄭董事也不免嚴肅了起來。

「您的意思是?」

由李庶去追回那一億公款?

鄭董事鄭重的看去李庶,不解的問道。

這一刻,洪英與金傲雪幾乎同時瞪大了雙眼看去李庶。

尤其是金傲雪,每當李庶出手,就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

所以,此時的金傲雪顯得尤為激動。

「我的意思很簡單,那便是由我追回一億公款。」

「我只需要最多三天的時間,或者都要不到。」

「到時候,諸位董事就撤回對我媽洪英的指控,可以嗎?」

在場的董事們,之所以會如此震怒。

並非是因為那一億公款就這麼沒了。

而是因為,鄭董事等人必須趁此機會好好的教訓洪英一頓。

李庶當然很明白這一點。

但是,自己的丈母娘好不容易放下了對於自己的成見。

李庶當然想趁此機會,更進一步。

只要此次事件,自己幫洪英成功解圍。

這人心都是肉做的,丈母娘必定對自己刮目相看。

屆時,自己往後的生活,豈不是會少很多無端辱罵?

「李庶先生,你應該知道我們關注的重點,並非是那一億公款。」

鄭董事是個聰明人。

事情已經都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鄭董事也無須諱言。

他直接承認了,這一次行動就是針對洪英的報復。

「我知道!所以,我還有另外一個交涉。」

鄭董事等人,對於那一億公款到底能不能追回來。

其實從內心深處來說,能追回固然最好,不能追回也無妨。

最為主要的是,能趁此機會將洪英扭送進警局。

這才是他們最想要的結果。

所以,李庶必須還得同鄭董事等人做一個交涉。

「還有一個交涉?」鄭董事眉頭一皺,問道,「什麼交涉?」

「那就是,只要我限時三天追回公款。」

「我的丈母娘,也就是洪英正式退出金門集團。」

「到那個時候,還請鄭董事撤回指控。」

李庶開出了兩個條件,實話說並不豐厚。

因為,相比較將洪英送進警局的報復。

洪英退出金門集團,根本就是隔靴搔癢。

果不其然,當聽完了李庶的交涉之後,鄭董事等人紛紛皺起了眉頭。

很顯然,鄭董事等人不願意就這麼輕易放過洪英。

「李庶,你怎麼能……」

而此刻的洪英,聽到這裡后第一個跳了出來。

「媽媽,你不要說話!」

現在可是交涉的關鍵時刻,金傲雪一手將洪英的嘴捂住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