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站在甲板上的子楚不由眼前一亮,而後高聲道:

「快,快將他請上來!」

……

虎國,亦或者說是虎方,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國家部落聯盟。

這個聯盟第一次出現在中國歷史典籍之上是在商朝的時候,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有商王伐虎方的記載。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虎方就此消失在了商朝的記載之中,再也不曾被商朝提及過。

商朝是一個極其好戰的朝代,但凡是自己打得過的國家,他們都是可了勁地去欺負,以求能夠獲得更多的利益。

唯獨這個虎方,商朝甲骨文中只有一次征伐他的的記錄,並且這個記錄還不是記錄的直接征伐虎方,而是征伐的虎方的附庸國。

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虎方太弱了,被商朝打了一次之後就直接滅國了嗎?答案顯然不是這樣的。

因為在西周周昭王時期,這個虎方再一次地出現在了中國的歷史記載之中。而這一次,他扮演的是一個「荊楚地區秩序破壞者」的角色。周昭王時荊楚不穩,銅錫礦供應斷絕,就是這個虎方搞的鬼。

再加上後來出土的文物,也進一步證明了虎方當初並沒有被商朝擊敗,而是戰勝了商朝的。商朝擊敗的只是幾個虎方的幾個小附庸,正面硬鋼虎方的時候商朝也是有些發憷的。

正是因為虎方過於強大,因此在一次征伐不利之後,商朝便徹底熄滅了征伐虎方的心,此後再也不曾征伐過虎方。

商朝不征,自然也就沒有了記載的必要,因此才會出現虎方在商朝之後歷史中不再出現的現象。

那麼虎方是一個純粹的勇武蠻夷之國,沒有任何的文化發展嗎?答案也並非如此。根據後世的考古發現,虎方是一個盤踞在鄱陽湖以西,洞庭湖以東,且築起了土牆,創造了文字,依託長江為天然屏障,與中原王朝分庭抗禮的強大政治集團。

對,你沒看錯,虎方不僅有城牆,而其還有文字!相較於同時期的商朝,他們幾乎不存在短板。商朝有的,比如文字,青銅器文化,他們基本都有。商朝沒有的,比如城牆什麼的,他們也有。

若非後來虎方出了變故,且被中原的姬周給幹掉了的話,那麼後續的中華文明會如何發展還未可知呢,搞不好中國也會如同歐洲那般出現幾種文字並立的局面,以至於中國無法在文化上實現統一。

那麼如此強盛的虎方後來又是如何衰弱下去的呢?很遺憾,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根據考古發現,商朝時期的虎方是一個盤踞在鄱陽湖和洞庭湖之間,北抵長江,且定都在江西樟樹市的強大文明。雖然沒人知道虎方的南部邊界在哪裏,但是就目前掌握的情報來看,虎方的領土面積不小於半個江西省,在這個時代是絕對的龐然大物。

可是到了周昭王時期,虎方的首都就從江西省樟樹市遷徙到了湖北省的安陸市附近,國力也變得弱小了許多。有人推斷是因為南邊三苗部落的擠壓,以至於虎方不得不撤出江西盆地,逃到湖北去避難。也有人推斷是因為在擊敗了商朝大軍且將商朝的勢力趕出江漢平原之後,虎方主動從江西搬遷出來,佔據了江漢平原。總之不管是什麼原因,商周之際虎方從江西逐漸撤出,搬往江漢平原是肯定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商離才會派子楚他們逆江而上,前往荊楚地區尋找虎方的蹤跡。因為商離清楚,這個時代的雲夢澤附近就是虎方的勢力範圍,只要自己的人去了那裏,就必然能夠找到他們。

事實也確實如此,子楚他們才剛剛將船開到雲夢澤附近,就遇到了虎方派出來在雲夢澤上巡邏的船隻。雖然虎方那邊的巡邏隊長不知道子楚他們是什麼人,但是出於「國際慣例」,他們還是使用了中原霸主商朝人的語言喊話。

也正是因為這樣,子楚才能第一時間聽懂對方的話,並且明白對方就是虎方的人。

紫筆文學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維度之門,區別於太陽系那邊,這個維度之門由數量極為龐大的祭祀品種邪魔操控,一種莫名的力量穩定着這道門戶!

哈尼磊看着這一幕,頓時暗道,這些維持門戶的邪魔,應該是關閉維度之門的關鍵之一!

同時。

直播間的觀眾也是紛紛吹捧起了哈尼磊,從絕境到翻身再到如今成了魔皇心腹,這是所有人萬萬沒想到的。

一個敢舔,一個敢聽!

關鍵是特么這魔皇還享受了起來!

整個過程下來,操作簡直離譜!

「磊神牛逼!這至高舔法簡直秀到爆!我願稱磊神為改變劇情走向第一大佬!」

「是啊是啊,磊哥在歷代活動中都特么用騷操作改變了劇情走向,都是澤哥給他擦屁股!難怪澤哥經常揍他!」

「怕不是策劃被他整吐血了!『策劃:勞資設計的劇情踏馬怎麼這個樣子了?』哈哈哈…換我我也揍他!」

「邪魔中出了一個哈士奇狗頭,哈哈哈…」

彈幕轟炸一直沒停過,人氣直接已經來到了7E大關,畢竟如此關鍵的戰役,獨哈尼磊用騷操作驚艷了世人!

所有人也想知道,哈尼磊改了劇情走向,這波活動劇情的最終結果到底會怎樣!

除去興奮吃瓜的網民水友,更為吃驚的是玩家們。

「艹!磊哥踏馬是在維度之門對面?」

「這尼瑪剛卡完bug就跑對面浪去了,牛逼了我的磊哥!」

「吐了!勞資還跟着大部隊混吃等死,磊哥都跑最終boss面前秀操作去了,這逼遊戲策劃腦子被驢踢了?設計這麼不合理!」

玩家們頓時炸了,紛紛開始了羨慕嫉妒恨!

十萬玩家橫推團頓時軍心不穩。

因為很多人覺得,一路橫推而來,全都是集結力量,秒秒秒,邪魔一隻,秒!邪魔一群,秒!

完全沒有吃雞那種緊張刺激感,全踏馬是索然無味甚至有點膩的割草,毫無體驗感!

「艹!磊神那麼秀,勞資不服啊,誰都別攔我,勞資要出去浪」一個玩家頓時忍不住了,第一個衝出團隊,直接朝着遠方奔去!

「就是,我也要去…」

「還有我!」

……

有了一個個玩家帶頭,頓時玩家群開始騷亂起來,不少玩家頭腦一熱,沖了出去,打算去浪一波!

「浪個吱兒!你們這是出去白給!給邪魔送餐點!」繁華捂住額頭,不忍直視!

好不容易集結起來,組成無敵橫推軍團,清掃所有落單邪魔不爽嗎?

非要出去白給?

非要去爭一爭封神榜?

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

繁華示意部隊停下,他自己盯着幾個玩家抬着的臨時復生碑。

果然,不一會兒,原先出去的玩家們,紛紛化作光芒復活從復生碑前回歸!

全都死了回來,各個丟垂頭喪氣。

這一幕,彷彿述說着自己悲慘的遭遇!

繁華搖了搖頭,再度揮手前行。

而此時,距離維度之門降臨已經過去六個小時!

亞空間維度之門處。

嗡嗡..

空間漣漪波動,哈尼磊的身影忽然顯現,後面跟着四位執行官與幾十道邪魔近侍!

「!」四位執行官與幾十位邪魔剛跨出維度之門,就看到了一地的邪魔殘軀屍體!

場面太過血腥殘忍,讓所有邪魔感到不適。

「這麼多邪魔屍體!斯拉格帶着原始恆星系的土著就這麼強大嗎?」眾邪魔看着一地的屍體,全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絞殺的,毫無反抗痕迹!

卧槽!這麼多邪魔屍體,這自己要是收起來,那得直接就是玩家首富了啊!

哈尼磊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一堆邪魔屍體垂延欲滴!

正當眾邪魔想要知道這些邪魔是被什麼方式擊殺的時候,遠處斬來璀璨奪目的一矛!

威壓讓所有邪魔臉的一變,好恐怖的招式,就在他們準備迎敵時。

居然是澤哥的絕招,來的太及時了!哈尼磊狂喜。

「不好!有強者埋伏!快走!」哈尼磊忽然大喝,頓時拿出威斯塔給他的圓缽,罩住所有人,頓時隱去身型,消失不見!

轟!

強大的一矛斬了個寂寞!

姜澤與飛珂還有胡璐芝的身影顯現。

「剛才還有邪魔的氣息,怎麼突然不見了?」姜澤皺眉!

「讓他們消失的是流光缽,強大的隱匿奇物!現在情況不容樂觀,這是五大執行官與魔皇近侍的氣息!魔皇想要徹底賭一把,派這麼強大的陣勢前來探查與開道!」飛珂盯着哈尼磊等邪魔消失不見的位置凝重道。

「剛殺完魔王,又來一批,如今還不知道他們的去向,這下可糟糕了!」胡璐芝臉色難看!

正在姜澤思考對策時!

天啟的消息傳來了。

【姜澤,或許你該看看哈尼磊的直播間!】

嗯?哈尼磊?那個賤崽崽又幹了什麼?

姜澤順勢看了過去,不看還好,一看下巴都快驚掉了!

在天啟回放了哈尼磊的畫面后。

姜澤整個人不淡定了!

太浮誇了吧?

這賤崽崽尼瑪居然整出了這檔子騷操作!!

「呼….好險,差一點點我們就被強行震殺了!」哈尼磊一臉慶幸神情開口道。

眾邪魔:???

強行震殺?

那一招確實恐怖,單獨面對確實無法抵擋,但所有邪魔聯手還是能擋住的。

可這哪來的強行擊殺他們所有邪魔?

「怎麼可能?」邪魔們震驚道。

看着所有邪魔一臉懵逼切不相信的神情,哈尼磊直搖頭,嘆息道:「你們還是太過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實力了!」

「?」邪魔們不明所以!

「那一招叫做九星連珠之瞎吱兒亂射矛!乃是恆星大陣的最強大招式之一,看似能抵擋,但實際上連魔皇大人都不可能抵擋這一招,觸之必死!」哈尼磊凝重道。

艹!看直播的姜澤臉色一黑,這尼瑪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名字,龜崽崽又欠打了是吧?

「這麼恐怖?」邪魔們臉色一變。

「不錯,各位,我維士忌說句實話,這裏處於大陣內的亞空間,極度危險,到處都是敵人的埋伏,與大陣的攻擊,全是生死危險,我們在這裏舉步艱難,一定要苟的不能再苟才有機會活下去!」

哈尼磊一本正經的說道,本意是打算讓這群邪魔老實點,不要瞎跑,跟着自己隨便逛逛就可以了!

暗中監督哈尼磊的的邪魔,根本不信他的話,於是開始試探,暗中命令一位邪魔升空查看周圍真實的情況!

而那隻邪魔頓時原地起跳,一飛衝天!

「哎哎哎,你特么聽指揮啊!」哈尼磊一看,頓時傻眼了,這貨特么有多想不開?居然還敢飛?沒看有虛空風暴么?

頓時,在所有人邪魔眾目睽睽下,那個原地起跳的邪魔,瞬間被帶動的虛空風暴泯滅,屍體都沒留下,只有死前一聲「啊」的慘叫!

光速暴斃!

卧槽!

所有邪魔震驚了!

而哈尼磊還在心痛邪魔屍體,這可是boss級別的屍體啊,就這麼無了!

於是一臉悲傷且沙啞的開口道:「這就是九星連珠大陣的力量!」

PS:月票,推薦票快捷通道,看完不忘小手點一點哦!

偷香 對我不客氣?

許林聽到這話,心底就更加暴怒起來了。

他從來都不是那種被人隨便佔便宜的人,更何況是現在這個情況?

當下,許林就冷冷一笑,看着吳應雄,寒聲說道:「是嗎?那你真的是很棒棒噠喔,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是要怎麼樣一個法子對我不客氣的!」

吳應雄聽到許林這麼陰陽怪氣的說話,讓他的拳頭握得跟緊。目光死死的盯着許林,並沒有說話,但是此時此刻吳應雄就真的像是一頭要暴走的野熊一樣。隨時都可能要暴起殺人一樣。

見到吳應雄一副像是要把自己都撕裂成無數碎片的樣子,許林的心裏有着極大的火氣,本來楊曉鈺被抓走他的心情就已經是非常的煩躁了,現在來南區分局找馬可幫忙結果不但沒有得到幫忙反而還被告知自己已經被革職了?

這無疑是從天堂瞬間墜入到地獄的情況。

這些就不說了,偏偏吳應雄,自己的這位好友居然還對自己如此的不客氣。說話簡直就像是陌生人一樣,而且冷冰冰的,簡直就像是在見到自己的仇敵一樣,這無疑是讓許林的情緒更加暴躁起來。

所以見吳應雄居然還在忍讓著,不願意動手,這讓許林更加的囂張起來,怒聲說道:「怎麼?不是說要對我不客氣嗎?你怎麼還不動手呢?慫了嗎你?」

吳應雄聽到這些話,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衝上去就是對着許林一拳打過去。

許林完全沒有想到吳應雄居然會動手,讓許林完全猝不及防,直接左臉頰挨中了這一拳,身體都是向後蹌踉得倒退了兩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