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周末了,希望我們的總票房能超越《文字頭D》!」

「眼下,能不能成功,就看明天這一哆嗦了!」

葉煒望著劉浩哲,劉浩哲卻直接打開了電視機,芒果衛視上,周傑正在像眾人展示著他的才藝,底下有無數的粉絲在叫好。

「……」

本來還激動的葉煒,看到電視上的這一幕,頓時垮下了臉。

鄭丹幾人也都對視一眼,有些無奈了,《殺破狼》都知道拿錢砸曝光率,《文字頭D》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因此,第二天,七月二號《文字頭D》的單日總票房,又一次超越了《殺破狼》!

這……就是被譽為亞洲小天王周傑的影響力。

《文字頭D》的單日總票房竟然也突破了一千萬的人民幣,高達一千三百多萬,反觀《殺破狼》,雖然依舊氣勢不減,但還是有了幾分頹勢,單日總票房為一千二百八十萬,還不如昨天的總票房呢。

《殺破狼》劇組內的眾人,頓時都有點蔫巴了……票房被反超,就代表看《殺破狼》電影的觀眾人數在減少,儘管劉浩哲依靠著迴旋踢和飛身踢以及魏和尚的影響力,成功的拉了一波觀眾。

可現在已經過了有一段時間了,他就算是再有熱度也會進入疲倦期,而眼下周傑的影響力完全可以秒殺他!

「真不甘心就這麼輸啊!」

葉煒有些失落,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他是真的很失落,明明都快要反超過對方了,卻愣是讓對方再一次爆發,反壓了自己一頭。

不過,葉煒也明白,劉浩哲已然儘力了。

如果沒有他的存在,《殺破狼》現在的票房可能連兩千萬都達不到,而眼下卻已經將近四千萬的票房了。

這已經比葉煒預想的高出不少。

最起碼《文字頭D》現在的總票房才是四千兩百萬,和《殺破狼》相比也就多了近三百萬的票房。

這樣一個對手,無疑是非常強勁的。

「難道……我們真的不可能超過他們了嗎?」

葉煒有些不甘心的喃喃低語道,恰在這時,劉浩哲的手機響起,是方榮發來的簡訊。

「快打開XX網站的娛樂八卦論壇,快點!快點!

……

「哈哈哈,最終還是我們贏了!」

今晚《文字頭D》舉辦了慶功宴,劉強和麥暉相視一眼,臉上都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意。

完勝!

從七月二號開始,《文字頭D》的票房就開啟了逆襲之路,徹底絕了《殺破狼》的反超之心。

截止到目前為止,《文字頭D》的總票房,穩穩地佔據著總票房第一的位置,依靠著周傑強大的粉絲團隊,每天都會比《殺破狼》高出那麼幾百萬的票房。

。 捐款一事並不是心血來潮,沈昆考慮了很久。

他這個人,不喜奢華,幾十萬的手錶戴得,幾十塊的T桖也穿得。

山珍海味可以,粗茶淡飯咽下。

五千萬差不多是他從公司分得的全部身家。

別看現在公司營收幾個億,月流水屢創新高,光渠道費就佔了一小半。

再加上公司的運營成本,幾百號的人的工資,真正落到他手裏的沒有想像那麼多。

向母校捐款五千萬,也是了了一個心愿。

大學雖然沒有給他留下太美好的回憶,但終究待他不薄。

像他這樣的貧困戶,如果不是國家政策,想靠自己讀完大學,無異痴人說夢。

既然有能力,回報一二也是應該的。

另一方面,這也是他的一個試探,看看這種花出去的錢,系統是否認賬。

不然的話,抽獎價格越來越高,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負擔不起了。

雖然,他猜測系統是一個高級人工智能,所有的商城、抽獎都是偽裝,但目前對方沒有提供任何交流的渠道。

只能按照它定下的規則走下去。

……

沈昆笑了一下,「做生意掙了點錢。」

輔導員有點無語:「掙了點?你這不是一點,五千萬……做什麼能掙這麼多錢?」

沈昆簡單說了下來龍去脈,對方聽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這種事聽都聽過,竟然讓他遇到了。

腦海里有千言萬語,最終只說了一句話,「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有眼不識泰山。」

沈昆認真道,「老師你太客氣了。」

四年來,輔導員雖然沒對他另眼相看,但也沒有冷落他。

就是把他當做普通的窮學生,做什麼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雖然看似不近人情,對於一個敏感自卑的學生,這可能是最好的答案。

輔導員感慨完,連忙問道,「你對捐贈有什麼要求,比如用途、監管什麼的。」

沈昆:「希望能設立一個助學金,針對父母無業或者出身農村的,如果以後公司發展的順利,會在這方面持續投入。」

輔導員聞言,立馬起身,「走,我們給高書記彙報一下。」

高書記四十多歲的年紀,正是年富力強,想做出一番事業的時候,聽完下屬回報,一把握住沈昆的手,帶着一絲激動,

「沈同學,這是我工作沒做好,還要勞煩你親自過來,實在慚愧。」

沈昆:「應該的,在母校面前,我永遠都是學生。」

捐款這種事,手續還是比較複雜的。

沈昆叫來自己的理財顧問,處理後續事宜。

既然是為了試探系統,那就不玩虛的,以個人名義捐款(公司捐款可以抵扣稅金)。

免得被系統認定為鑽空子,來一次謝謝惠顧。

高書記把沏好的茶遞給他,「小沈,我剛才了解到你的成績還不錯,有沒有打算讀個研究生?」

沈昆笑了下:「我就不用了,高書記,公司事情太多,沒有多少時間,我冒昧給你推薦兩個同學,都很優秀,也有在繼續母校深造的意向。」

高書記聞言,笑了下,「行啊,小楚,你把名字記下來,不能讓優秀人才流失。」

不怕你提條件,就怕你不開口。

突然收到這麼大筆捐款,不做點什麼,心裏過意不去。

尤其沈昆承諾不是一次性捐款,那就更值得費心思了。

輔導員連忙過來,他今天好不容易在高書記面前掛號,忙前忙后的,

沈昆道:「顏宜安和何飛兩個都是我的同班同學。」

輔導員聽到第一個名字的時候,眉頭舒展了一下,聽到何飛的名字,就無奈了,嘴裏乾巴巴介紹:

「顏宜安這個同學我很了解,之前免試本校的研究生,學習成績非常好,何飛……這個同學優點很多,樂於助人。」

高書記:「小楚,既然是你們班,這件事你來負責。」

輔導員:「好的。」

沈昆見事情辦的差不多了,寒暄幾句就告辭離開。

高書記送完人,扭頭說道,「小楚,你的工作是怎麼開展的,班裏出了這麼大事情,從來沒聽你彙報過。」

輔導員連忙認錯,「是我疏忽了。」

高書記:「剛才兩名同學是怎麼回事?」

輔導員:「那個顏宜安,成績確實不錯,當初被刷,純粹競爭太激烈,何飛是沈昆的室友,父親是區里政法系統的副職。」

高書記聽完沒什麼反應,一個副職,離他有點遠,「顏宜安,聽這名字是個女同學。」

輔導員心領神會,「嗯,是的,長的和明星差不多。」

高書記:「這樣吧,你先拿一個方案出來,今天就交給我。」

輔導員連忙點頭,「好的。」

等到高書記背影消失,輔導員才鬆了口氣,連忙回到辦公室,開始瘋狂找資料。

研究生招錄工作早已經完成,現在只能特事特辦,走補錄的程序。

其中的工作量想想都讓人頭痛。

更重要的是,要保證公平公正公開,讓人挑不出毛病,同時又必須保證顏宜安兩人能入圍。

這就很考驗辦事人的能力。

輔導員找出學生檔案,仔細查看,唯恐露掉任何細節,

突然眼前一亮,顏宜安曾經得過奧運形象展示大賽舞蹈組金獎。

是不是可以考慮「獲得藝術類比賽冠軍的加分?」

先拿筆記下,繼續往下翻,

學校就業輔導中心勤工儉學一年,嗯,這也是個加分項,

學生會生活部副部長,記下,

……

翻完顏宜安的資料,輔導員鬆了一口氣,確實很優秀的一個女孩,這麼多加分項,想要操作一下難度不大,

又打開何飛的資料,頓時傻眼了。

一張紙就概括了所有,學習成績一般,每年都有掛科,沒參加過任何社團活動,別說優點,連一絲閃光點都沒有。

普普通通大學生。

輔導員頭髮都要拽掉幾根,這種人怎麼能推薦免試呢。

然而,想想五千萬的捐款,只能重振精神,沙裏淘金。

……

沈昆自然想不到給輔導員留了一個難題,處理完捐款事宜后,他把個人所有的資金歸攏一下,十八萬八。

然後換成黃金,等待着新一輪的抽獎。

。 人工降雪停了,崔越趕緊睜開眼睛,站直了身體。

初秋夜晚只是微微有些涼意,可她卻是拍深冬的戲份,身上穿著厚實的冬裝,衣領處還帶鹿絨毛的。

從北苑跑了一路,沒有八百米也有五百米,並且還得跑出逃命的速度,鏡頭裡她流的冷汗,實際上都是熱出來的。

這會兒出了鏡頭,崔越就忍不住了,直接把冬裝外衫脫了,拿著小風扇就對著臉吹。

江朔這兩天不在劇組,陳景峰就抓緊把崔越的戲份都提了上來,可把她累得不行。

「越哥,擦擦汗,」何鬆鬆把濕紙巾遞過來,順便把崔越的手機也拿了過來,「朔哥的新劇宣傳節目開始了。」

「嗯,」崔越把濕紙巾跟手機一併接了過來,一邊擦汗一邊看節目。

化妝老師過來給他補妝,也順便往手機屏幕里瞅了兩眼。

節目開始有一會兒了,現在正好是做遊戲的環節。

由江朔來回答問題,如果答錯的話,就由詩晴接受懲罰。

兩人在這部警匪劇中飾演情侶,又是為了宣傳新劇而上的節目,自然會有些小互動,鏡頭也頻繁在兩人之間切換,營造出對視一眼都會冒出粉紅泡泡的感覺。

「這什麼破節目組?」崔越不禁捏著手機咬牙吐槽,「都什麼年代了,還搞這麼老土的愛心特效?」

少年這副咬牙切齒的表情,就跟當初在跨年夜綵排現場的江朔如出一轍。

為了能讓她越哥消氣,何鬆鬆非常狗腿地附和道:「就是,真老土。朔哥明明都沒看她,節目組鏡頭還故意這麼剪,太假了。」

化妝老師看到崔越那臉色,都不敢吭聲。

別說順便看節目了,補完妝就趕緊溜了,以免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