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靈神解術,幾乎在確定兇吉的剎那,就施展而出。

一息,兩息,三息……

陳少君爲趕時間,精神力全力輸出。

短短十息之內,就將寶物鑑定完成。

然後,通靈寶鑑,追根尋源。

緊隨其後,判級定品。

靈級上品。

獎勵,撼天震地。

“又是一件法術。

而且是三十六天罡法術之一,撼天震地。”

陳少君低語,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喜色。

這一門法術,固然比不過法相天地。

但也絕對是一個門足可驚天動地的法術之一了。

威力十分驚人。

一旦使出,真正可以做到天崩地裂,亂石穿空…… 看完第一集的劇本后,楊逸忍不住連接上飛機上的無線,給顧浪發了條消息。

「劇本還不錯,這個劇組準備邀請我出演男一嗎?」

楊逸消息發出二三分鐘后,顧浪回復了,只是楊逸看到消息淡定如他也突然有種想打人的衝動。

「該劇組是有這個想法,但是目前投資暫無,演員未定,劇組也暫時還沒有成立。」

「……」

楊逸直接回復了點點點,表示很無語,但看前面一集這個劇本確實是個好本子,哪怕在他這個外行人眼中余途和喬晶晶的人設都非常鮮活飽滿討喜,而且從事的又是大眾眼中非常神秘和好奇的職業,這些元素加在一起只要演員不拉胯,導演不即興發揮,拍出來火的概率還是不小的,就是還是得專業的人來,不然你有錢也沒用。

楊逸無奈的放下手機,既然顧浪把劇本發過來了,就說明他現在正在著手辦這件事,而且已經有所眉目了,不然他不會把劇本發過來。

他也就不在這件事上多想,反正實在最後不成他自己投資請人來拍,於是他敲了敲前面小助理的座位,輕聲道:「把榮譽乒乓的劇本拿給我。」

「好,老闆你等一下。」

小助理立即坐起從一旁的隨身包里翻齣劇本,然後遞給楊逸道。

「老闆,你一天沒怎麼喝水,要不要叫杯水?」

「嗯,可以。」

楊逸點點頭,便用最放鬆的姿態靠著翻開劇本看了起來,因為沒幾天就要進組了,這個劇本他雖然早已經看完了,而且台詞也記得苦瓜爛熟,但他沒事的時候還是會翻翻,畢竟中國有句老話說得好,讀書百遍,其義自見。

晚上十二點,楊逸乘坐的飛機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落地,一下飛機便感受到上海溫暖的天氣。

兩人將身上厚實的外套脫掉,就穿著裡面的長袖毛衣,小助理涵燁手拉著行李,一隻手拿著手機道:「開哥說他已經在機場外邊等著了,咱們直接出去就能看見。」

「嗯,那直接出去吧,這箱子我來拿吧,你一個人拿兩個箱子還背個包也挺重的。」

兩人徑直出了候機大廳,只見路邊一輛熟悉的黑色的別克商務車,柳開站在車前面看到兩人過來趕緊跑了過來幫楊逸和涵燁手裡的箱子接了過去,然後打開車門讓兩人進去。

坐到車裡,他不好意思的看著副駕駛一個陌生的年輕女人對著楊逸道:「逸哥,不好意思了,來機場前我順道去接了我妹妹,因為也這麼晚了我不太放心她一個人打車回家,所以……」

楊逸望了眼副駕駛,正好奇的通過後視鏡偷看自己的女人,不在意的道:「沒事,她就是柳開哥你口中那個寶貝妹妹吧!」

「是的,逸哥。」

柳開笑著道,隨即對副駕駛的妹妹道:「柳若心趕緊叫逸哥,平時在家裡你不會總吵著要見逸哥嗎,今天總算見著了。」

柳若心有點不好意思的笑道:「逸哥,我叫柳若心,是您和楊烊哥的粉絲。」

「你是心若腐魂,柳若心大大!」

當柳若心剛出聲介紹完自己,坐著玩著手機的小助理突然驚訝的喊道。把楊逸嚇了一跳,副駕駛位柳若心也用驚訝的語氣道:「你怎麼認識我的?」

小助理激動的道:「我是涵涵燁燁啊!」

「涵涵燁燁?!沒想到能在現實中遇到你,原來你是女的啊,我一直以為你是男的呢。」

「哈哈,我偽裝是不是很成功,群里沒一個人認為我是女的。」

涵燁得意笑道,兩人的對話也讓楊逸好奇的問道:「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小助理笑道:「她在網上寫了本書,我是她的書迷,我們經常在評論圈裡聊天,沒想到有一天能在現實碰到。」

「書?網路小說嗎?叫什麼名啊?」

楊逸好奇的問道,他個人對看書非常喜歡,對網路小說也有所涉獵,像江南的龍族,辰東的遮天,他都看過,也覺得作者寫得很好,所以對這個小姑娘寫的書,並且巧合的是小助理還看過而且一直在追,於是就有了一絲興趣。

柳若心沒想到自己粉的偶像會問這個,所以心裡有點慌張道:「就沒事寫著玩的,逸哥你不用在意。」

「不用謙虛,大大,老闆我跟你說腐女大大她寫的這本書可好看了,名字叫雙生:天才兄弟,裡面主角也是一對雙胞胎,因為孤兒院一場火災失散,哥哥一直在尋找弟弟,在社會上摸爬滾打,現在寫到了哥哥打架鬥毆導致最信任的消防員叔叔死了,他被打傷的左眼換上了消防叔叔的眼睛,從而左眼能看到常人無法看到的東西,被許多隻東西糾纏,讓他幫忙完成遺願。」

小助理津津有味的說著,前面副駕駛的柳若心已經尷尬的想要把頭埋進車底下,楊逸倒覺得挺有趣的,便在手機上搜索了起來。

只見一下子就搜了出來,楊逸點進去一看被這數據嚇到了,竟然有十幾萬人收藏,而這本書的目前不到三十萬字,可以說只要劇情不崩,鐵定神作。這讓他刮目相看的道:「這本書成績很好啊,都有十幾萬人追讀了,柳開哥你家妹妹很有才華哦!」

「是嗎?!之前一直沒聽她提過,不過逸哥你都覺得厲害那肯定厲害。」

柳開咧嘴笑道,他沒什麼文化但知道楊逸眼光很高,能入逸哥法眼,說明自己妹子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楊逸笑了笑,就直接拿起手機看了起來,他是一個對於好書從不等待的人,而能得到靈感本人及偶像的認可,讓柳若心心裡高興極了,恨不得現在跑到電腦前再碼個一萬字出來。

這忙了一下午又坐了近三個小時的飛機,任誰此時都有點疲倦了,楊逸看了幾分鐘覺得文筆劇情都還行,就收藏了而且還充值打賞了一個盟主。

他揉了揉自己疲憊的眼睛道:「到地方了叫我,我眯一會。」

…… 何遠還小,沒太明白大師姐的意思。

不過他也不糾結這些,獻寶似的從箱子裏把毛台收藏酒拿出來。

「大師姐,嘗嘗這個,這是我好不容易才找來的。」

大師姐把腦子裏亂七八糟的心思壓下去,從何遠手裏接過毛台,擰開之後,一股濃郁的香味飄了出來,讓她頓時感覺精神一震。

這,才是真正的好酒!

趕緊喝一口,細細品味,大師姐露出陶醉的表情。

何遠很明智地站在旁邊,不去打擾大師姐。

片刻之後,大師姐問道:「小師弟,這些酒還有菜,都是給我的?沒有給老頭子準備?」

「額,沒有。」

大師姐搖頭,「這可不行,要是讓老頭子知道了,他會不高興的。這樣,交給我。」

只見大師姐右手一揮,烤鴨、水煮魚還有東坡肉消失不見,只剩下了醬牛肉。

一百瓶酒連同板車一起消失,只剩下了擰開口的老白乾。

「走!我帶你去找老頭子,非得讓他出點血,要不然都對不起你準備的好酒好菜。」

何遠:……

這個,大師姐好像產生了什麼誤會?

何遠摸了摸揣在懷裏的數獨,猶豫一下,還是沒有說話。

他現在還惦記着青陽老頭屋子裏那幾塊玉佩,要是都能搞過來的話,那就是五個億!

如果醬牛肉和老白乾不夠分量,他再把數獨拿出來也不遲。

於是,大師姐帶着何遠來到青陽老頭木屋門口,一腳把門踹開。

「老頭兒!小師弟回來了,還專門給你帶了醬牛肉和好酒,你還不趕緊出來!」

青陽真人看着搖搖欲墜的木門,再看看紫霜微紅的臉色,很明智地沒有說什麼,而是看向何遠。

「何遠啊,你昨天去哪了?為師可是很擔心啊。」

「行了,老頭,你就別廢話了!」

紫霜一臉不耐煩地打斷青陽真人的話,「小師弟昨天是給我,嗯,給你找好酒好菜去了,快嘗嘗,這是小師弟帶來的醬牛肉和老白乾,原本我是想留下來不給你的,要不是小師弟一直堅持要給你送過來,我才懶得過來呢!」

「是不是,小師弟?」

「額,其實大師姐也是很想讓師父您老人家嘗嘗的。」

何遠急忙說道。

青陽真人撫須微笑,自動忽略了老白乾的瓶口是打開的,似乎還少了一截。

「不錯,不錯!紫霜,我就知道你心裏還是惦記為師的。何遠,你也不錯,這份心意,為師記下了。」

紫霜咳嗽一聲,「光記下有什麼用?你不得有點表示?還有洗髓丹嗎?趕緊拿出來!小師弟資質不行,能不能修鍊,可就全看你能給小師弟準備多少洗髓丹了!」

「你不會連小師弟都不照顧吧?」

「這怎麼可能!」

青陽真人急忙抬起手,一顆潔白的丹藥出現在手心。

「來,何遠,這是為師專門為你煉製的洗髓丹,服用之後可以改善你的資質,對你的修鍊也是有好處的。」

「嘁!」

紫霜露出不屑的表情,「小師弟,別被老頭子騙了,這顆丹藥成色一般,光澤也不是很明顯,一看就知道是好幾年之前煉製的,一點誠意都沒有,下次有好東西不要給老頭子了。」

何遠看看青陽老頭,再看看大師姐,不敢說話。

你不把青陽老頭當回事,我可不敢啊!

青陽真人露出尷尬的神色,「那個,這顆洗髓丹呢,雖然是我幾年前煉製的,但是效果還是很好的。何遠啊,你趕緊服用,對你真的有很大的好處!下次有什麼好東西,可千萬別忘了師父,師父也會好好照顧你的。」

「是,弟子記住了!這次弟子過來,還帶了一樣東西要送給師父。」

何遠點頭,從懷裏把數獨書拿出來。

原本他還以為能把這個東西留到下次再用,沒想到青陽老頭拿出了一顆洗髓丹,他想要把玉佩拿走,就只能用數獨書來換了。

青陽真人看到何遠手裏那本精緻的數獨書,腦門上冒出幾個問號。

「何遠,這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沒從來沒見過?」

大師姐的目光也帶着好奇,想知道何遠這次拿出來的東西到底有什麼用。

表面上來看,就是一本書,不過就是精緻一點,但是卻沒有任何靈氣外露,說明只是一本普通的書而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