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現在這樣的場合,他一定要了寧子墨的命。

楚塵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四周圍,這時,不由得輕語了一下,「還真的沉得住氣。」

「你懷疑他們的人還在碼頭?」江映桃低聲問。

「如果是一兩個人,避開了突擊組的封鎖線,逃離千業碼頭,那不足為奇。但是,今晚出現在千業碼頭的『黑鐮』雇傭兵,起碼有二三十人,這麼多人,想要一下子離開千業碼頭,根本不可能。」楚塵說道,「他們肯定躲起來了。」

「可是,突擊組已經搜遍了整個碼頭。」江映桃道。

「別忘了,他們身邊還有一位奇門高手,來自巫神門的門主,寧君河。」楚塵說道,「只要寧君河提前布置一個奇門陣法,要避過正常人的搜索,易如反掌。」

如果是平時的話,江映桃一定會反駁楚塵。

可此刻江映桃一下子又想到了楚塵給她的護身符,確實有神奇之處。

「那……你能找到嗎?」江映桃問。

楚塵抬頭一掃,「你看千業碼頭有多大,各種大大小小的倉庫,還堆滿了貨物,還有各種搭建起來的集裝箱房子,等等,我一個人的力量,要搜完的話,難度可不小,當然,如果我運氣好的話,或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找到他們。」

「那你能去找嗎?」江映桃的眼睛一亮,「儘管這些雇傭兵對案件沒有什麼幫助,但是,如果找到了他們出現在千業碼頭的證據,即便沒法證明跟張誠有關,可張誠也沒法堂而皇之地逃脫責任,我們突擊組今晚的行動,也能出師有名。」

從破走私案到對付境外雇傭兵。

今晚的行動已經失敗了,江映桃在盡量為特戰局挽回顏面。

「我盡量試試吧。」楚塵朝著一側走了過去。

張誠和楊謙的眼神交流了一眼,兩人的神色都坦然淡定。

他們都知道楚塵的身份。

來自禪城宋家的上門女婿。

也正是楚塵出現的第一時間,令巫神門主寧君河打消了要將寧子墨等人趕盡殺絕的念頭。

寧君河想到的是曾經出現在星羅小店的那一位神秘強者,他擔心今晚也會跟著楚塵一起過來。

寧君河果斷改變了策略。

今晚的首要任務,是天鵬碼頭的那一批貨。

他果斷放棄了繼續控制黎學民,在突擊組包圍千業碼頭的時候,他早已經悄然無息地離開。

這種封鎖線,對於寧君河這種級別的強者而言,形同虛設。

張誠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時間,嘴角輕輕一揚。

還有最後半個小時,那一批貨,就要靠岸了。

楊謙強忍著受傷傳來的劇痛感覺,一切以大局為重。

楚塵來到了一處倉庫前,推開了倉庫的大門走了進去。

倉庫裡面堆滿了貨物。

楚塵抬頭掃了一眼,轉身走出去。

「不用……搜一下?」江映桃問道。

「如果裡面有陣法的話,我進去就能感覺到。」楚塵一邊走,一邊說道,「桃姐,今晚的行動,你怎麼看?」

江映桃無奈地一攤手。

意思很顯然。

還能怎麼辦?

找出黑鐮雇傭兵,給特戰局找回一點顏面,不至於完全失敗。

「我有預感,今晚對方鬧出了那麼大的動靜,恰好證明了,他們的交易,就在今晚。」楚塵又推開了一處倉庫的大門,進去溜達了一圈后,走了出來。

江映桃一怔,「你的意思是……他們真正的貨,還沒有到?」

「或許吧。」楚塵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從突擊組開始行動之後,千業碼頭被屏蔽的訊號也破解,重新恢復了訊號。

楚塵還在等。

他手中最大的底牌,是羅雲道尊。

「可是,這片海域被突擊組封鎖,今晚這個情況,他們即便是有交易,也不可能那麼大膽,冒著巨大的風險進行交易吧。」江映桃蹙眉。

「那幾頭老狐狸詭計多端,煙霧彈一個接著一個,可最終的真相也只有一個。」楚塵開口說道。

江映桃疑惑地看著楚塵。

「姐夫,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宋秋按捺不住好奇心,問了一聲。

楚塵剛要回答,手機就已經震動了起來。

楚塵看了一眼。

羅雲道尊發來的消息,上面只有四個字……

天鵬碼頭。

楚塵笑了。

「真相,已經揭曉。」 ,

第380章

林大河拒絕了握手。

身子一側,指著門口,「既然是林洛嬌的朋友,那麻煩帶上你的東西,走吧!不送!」

臉,黑的跟鍋底似的。

對於妹妹,他早已經死心了。

甚至,當沒有這個妹妹了。

心頭,還以為,這是什麼朋友?

恐怕是男朋友吧?

宋三喜,稍有點尷尬。

但,明明和虹虹委屈起來。

虹虹第一個叫道:「舅舅,不要趕三喜叔叔走。三喜叔叔是個大好人……」

明明不說話,隻眼巴巴的看著舅舅,乞憐的小模樣,特招人憐。

林瓏在床上,抓住了遙控器,想說什麼,但沒說,也沒機會了。

因為,林大河沉道:「虹虹,你什麼都不要說了。」

話音落,奔過去,把姐妹倆的洋娃娃奪下來,塞到宋三喜懷裡。

地上的變形金剛,也拿起來,塞過去。

兒子手裡的遙控器,也奪下來,塞給宋三喜。

「走吧,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林大河,沒有這個妹妹!」

旁邊,明明和虹虹,已經哇哇大哭起來。

「舅舅!不要趕三喜叔叔走!」

「舅舅,你是壞人,你是壞人……」

林瓏,委屈的淚水在流著,只是不說話。

他,咬著牙,有些憤怒的看著父親。

宋三喜,看著三個委屈的孩子,心頭有些疼。

心裡也有點小火苗,騰了騰。

但他,深吸一口氣,還是很溫和道:「林鄉總,這些都是給孩子的,何苦跟孩子們的童年過不去呢?我宋三喜……」

林大河一揚手,「用不著你來教訓我!你是她的男朋友吧?想追她,追去,別到孩子們身上來用伎倆。我,林大河,最看不慣這一套!」

「三喜叔叔不是媽媽的男朋友,不是……」明明小臉都怒紅了,尖叫起來。

宋三喜趕緊道:「孩子們,什麼都不要說了。今天,這裡,是大人之間的談話,你們不用參與,就呆在房間里。這些東西,先留在這裡。」

說完,他放下東西,直接對林大河道:「林鄉總,你要是個男人,跟我到外面講。」

說完,他徑自出去了。

林大河咬了咬牙,指著三個孩子,沉道:「我回來之前,你們,誰也不許碰這些東西!」

三個孩子啊,嚇著了,委屈了,只有流淚。

林瓏,最清楚。

以前,愛笑的爸爸,疼他的爸爸,已經變了。

抽煙,喝酒,脾氣暴躁。

這變化,好幾年了。

這個天生偏癱的可憐男娃,心裡凄涼。

兩個小表妹,看著這樣的哥哥,也是觸景流淚,更哭的個稀里嘩啦。

這邊,林大河來到外面。

宋三喜自來熟一樣,已在小沙發上坐下來,而且掏煙了。

林大河冷道:「對不起,我不抽煙。」

這煙,哪怕是中華,他也不想接。

宋三喜便把煙收了起來,「也好。孩子們都在家,抽煙不好。」

林大河冷笑,「你想說什麼,趕緊說完走人!還有,帶著你的東西!」

說完,他指了指毛台,還有化妝品。

但那時,一個俏麗的身影,走進門內來了。

宋三喜定睛一看,確定這是謝青荷。

三十左右,淡妝。

生得端莊,秀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