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戩一聽就有些著急,他覺得這次天帝陛下的誠意還是很足的,明明天庭已經讓步這麼多了,為什麼自家祖師還是不同意呢?

「祖師,天帝想要讓咱們闡教放了雲霄娘娘,以及交還雲霄娘娘的混元金斗。」楊戩自然不敢質問元始天尊,只能將馮燁的條件提出來。

雲霄,混元金斗,這兩個詞,頓時讓十二金仙集體變了臉色。

他們堂堂闡教十二金仙,全部慘死在三霄的九曲黃河陣之下,這件事情,每次想起來,都讓他們羞愧不已。

師兄弟十二個人,打人家三個女人,最後落的如此下場,簡直就沒臉見人啊!

在楊戩看來,就算祖師不答應讓十二金仙,明面上臣服天庭的事情,但是放人這件事情,還是應該辦到的吧?

這麼點事情也不同意,如此不給天帝的臉面,豈不是要站在天庭的對立面上?

這才是楊戩最不想看到的結果,自然要努力爭取一番。

元始天尊只是搖了搖頭,開玩笑,天庭現在的實力,已經能夠匹敵兩位聖人了,若是再將雲霄和混元金斗都放回去。

那豈不是再次增強了天庭的實力?

九曲黃河陣的威力如何,那可是自己十二個徒弟的性命試探出來的,現在瓊霄和碧霄兩個可都已經上了封神榜,算是天帝馮燁的手下。

若是現在就將雲霄和混元金斗放回去,天庭可就算是將九曲黃河陣聚集齊全了。

「此時無需再提,雲霄所犯之錯太過嚴重,必須要接受懲罰,至於混元金斗,那本就是我道門之物,自然不能交給天帝。」元始天尊冷著臉說道。

楊戩一聽元始天尊這麼一說,頓時知道此次溝通算是失敗了。天庭與闡教註定就不是一路人,哪怕做個陌生人都做不到,註定要敵對了。

楊戩心中雖然著急,但是卻也沒有任何辦法可想,只能滿臉苦澀的轉頭離開了昆崙山玉虛宮。

收到楊戩帶回來的消息,馮燁也想不明白,元始天尊不同意的理由。只能說在陰謀家的眼中,一切都是陰謀。

天庭的政權已經理順,人間的政權也已經理順,各路諸侯都已經進京,在天庭派人四處壓服妖族以後,無論是天庭,還是人間,都已經穩定了下來。

儘管很多大妖還沒有上天歸順,但是這些妖怪卻也不敢再在人間作威作福。都十分識趣的躲入深山老林當中。

不在人前顯現,就算有些嚮往人間的妖族,也都在大冀強大的狼騎兵面前,一個個變的遵紀守法。讓馮燁找不到動手的理由。

至於那些不喜歡遵守規矩的妖怪與練氣士,都已經被天庭剿滅的差不多了。

===

但是還沒找到妖獸,和正在與妖獸戰鬥,還是有些區別的。

不過馮燁也沒有太過在意,本來也不是什麼急事。

「免禮平身,這算什麼罪過?愛卿不要太過在意。」馮燁原本也不是那種將自己的面子看得比天大的人。

既然楊戩有正當理由,他自然也不會怪罪。

「楊戩這次朕找你來,是準備讓你去一趟昆崙山,去見原始天尊與闡教十二金仙,將朕的話傳遞過去。」馮燁和藹的說道。

聽到馮燁要讓他去昆崙山,他心中也是一突,要說現在天庭與那裡的關係最緊張,那無疑就是昆崙山玉虛宮了。

楊戩也是最不願意看到天庭與昆崙山玉虛宮闡教對立的人。

馮燁幫他救出了母親,他自然對馮燁這位天帝死心塌地,但是闡教那邊,也有他的老師,從小將他養大,傳授給他一身本領的玉鼎真人。

他自然是不願意讓雙方真的打起來,到時候他夾在中間,可就要難受了。

「陛下還請吩咐,楊戩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楊戩抱拳行禮說道。

馮燁也能夠看的出來楊戩的緊張,當即笑著開導說道:「放心,這次不是去宣戰的,是好事情,朕這次是準備和昆崙山玉虛宮那邊緩和一下關係。」

楊戩一聽馮燁這麼說,心中的緊張頓時放鬆了下來。只要不是鬧翻,那便什麼都好。

「朕想要與玉虛宮那邊溝通,一直也沒有什麼好的渠道,現在你們這些闡教三代在,倒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當初朕讓闡教十二金仙,去玉虛宮面見元始天尊,就是想要讓元始天尊放了鎮壓在麒麟崖下面的雲霄娘娘。

只是現在過了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沒有消息傳回來,我現在也不知道那邊是個什麼情況。

所以想要讓你過去給朕傳個話,告訴他們,朕願意給闡教十二金仙一份閑置,他們可以不為天庭效力,當然也就不拿天庭的俸祿。

不能掌控天庭的權利。

他們願意當他們逍遙天地之間的仙人,便讓他們去當,朕也絕對不會對他們行為,有任何的意見。只要他們不做違反天條的事情。

朕希望和能夠和闡教和平相處,他們願意傳授弟子,發展壯大道教,那都隨他們去。

但是朕希望元始天尊能夠將雲霄娘娘放回來,畢竟當初雲霄娘娘對朕的妹妹妲己有恩,此恩朕不能不報答。」馮燁認真的說道。

楊戩一聽馮燁這麼一說,頓時心中一喜,闡教想要追求的東西,可不就是馮燁所說的那些嗎? 不管四人的直播間有多炸鍋,RNG和LGD的其他隊員都回到了座位上,剛剛坐在椅子上的小明就迫不及待的帶上耳機,問道:「越哥,那個豹女真是你玩的?」

寧越對小明有這種表現絲毫不驚奇,「是!」

小明的身子逐漸傾斜,頭越探越遠,「那內個…….?」

寧越無奈的趕緊打斷道:「也是!」

還好BP馬上開始,Tabe教練直接打斷了小明,說道:「越哥,你這把想拿什麼?」

寧越沒有馬上回答教練的話,而是轉頭對著自己的中下路兄弟們說道:「那些話,今天的比賽之後再說,明,gala我相信你們的實力,所以放開打,指揮交給我,你安心對線!儘快從下路打出突破口!」

「好的,越哥!」ming的許久不見的笑容終於出現在臉上!如果之前退役的四位哥哥們的離開讓ming的內心充滿不安的話,寧越的登場毫無疑問是給他注了一劑強心針!

而話不多的GALA也選擇相信這個平常「伺候」的非常舒服的寧越。

看到二人的反應,寧越放下心來,雖然沒看TABE,但是語氣十分肯定:「你知道我們的打法,了解我們的英雄池,戰術打法也比我們要清晰,所以你不要問我們,按照你的想法來BP,我相信你的BP能力可以讓我們贏在起跑線上!」

今天的主人公小虎在這時候開了口,「我相信你…….教練!」

一個選手願意把自己的職業生涯託付給教練,TABE覺得這是對自己執教生涯的一次最好的肯定!

眼裡泛著淚花的TABE翻開了筆記本的最後一頁,上面密密麻麻的字都是應對LGD的而做的準備,如今終於派上用場了!

看著對面第一ban卡爾瑪,

Tabe低沉有力的聲音響起:「ban卡牌!」

LGD二ban寒冰,「厄斐琉斯!」

LGD教練猶豫了一下,由於不知道對面這個打野是什麼路數,決定三ban辛德拉,針對小虎!

「ban加里奧!」

雙方前三手的ban人落定,解說席的專業性此時就體現出來了。

米勒:「豹女,男槍都放出來了!這是要跟LGD打野核的節奏了啊!」

管大校:「是的!現在看來,RNG是十分信任這個新人打野,選擇跟LGD硬碰硬!」

娃娃:「但是我們要知道,LGD可是打了一個賽季的野核體系啊!RNG從根上哪打過野核啊!」

心繫RNG的娃娃的擔心不無道理,要知道LGD高薪從LCK帶回的小花生可是成名許久的野王啊!

RNG接下來的選人完全驗證了解說們的判斷,在LGD藍色方一選先搶下豹女的同時,RNG一樓秒選男槍!

至此兩支戰隊的基調就頂下了!

雙方BP結束紅藍雙方陣容分別為:

藍色方LGD:上單狗熊

打野豹女

中單塞拉斯

下路塞納+巴德

紅色方RNG:上單奧恩

打野男槍

中單鱷魚

下路維魯斯+璐璐

「我相信你們!new寶你穩住跟著越哥的節奏走,這把指揮權交給寧越,ming你就安心對線,把他們這下路打穿!」沒什麼要囑咐的Tabe正準備摘下耳機,就聽到rng眾人一起說了句「謝謝教練!」

Tabe倔強的仰起頭,強忍著即將湧出的淚水,走向舞台中央,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毫無保留的相信自己的隊員並且把這個舞台交還給他們!

就在雙方選完人,等待進入的時候,閉麥許久的四人同時打開了直播間的麥克風,為了安撫四個直播間的義憤填膺的觀眾們,最雞賊的姿態咳嗽了一聲搶先說道:「這個人我們確實認識!但是這個人最騷的是他誰都沒告訴,今天就偷偷溜上場了!我們只知道他一個身份就是他是我們LPL官方聘請的專業理療師!」

退役后一直跟姿態黏在一起的嚴君澤介面說道:「彈幕上質疑暗箱操作,沒有資格登場的,我解釋一下,人家打職業比小虎都早!他是跟廠長一個時代的LPL選手,當然不需要在LDL積累夠比賽時常!」

此時UZI補充道:「由他在,小虎不至於被全網逼退役了,至於他什麼時候成為RNG的隊員,那我們就不知道了!」

之後四人就再也不理彈幕,興緻勃勃的開始聊起了RNG這把的陣容……

看到這一幕的觀眾們,也漸漸的注意力從寧越的身份轉移到了他的實力,畢竟眾人都太好奇,這個被UZI肯定的打野到底是個什麼水平!

寧越邊操作男槍走向上河道邊說道:「一字站位就行了!對線下路就放心壓,沒事!」

就在寧越走到河道口的時候,突然從河道草叢中甩出一發標槍,但是由於距離實在太遠,寧越輕鬆的用走位扭掉了。

寧越看了一眼小地圖,瞅到就在豹女露頭的同時,中單塞拉斯也跟小虎的鱷魚在中路撞了個照面,他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ming,直接進紅幫我插個眼!」

插眼的目的自然是掌控對面打野的開野路徑,只要了解了豹女的開野路徑,那猜到他什麼時候大概在什麼位置對於現在A+級實力的寧越來說,自然是輕而一舉。

就在ming進野區的瞬間,LGD戰隊的輔助MARK由於看到中路碰面,就直接放棄了自己的站位朝著塞拉斯走去,當然這種行為在沒有上帝視角的選手們看起來是沒什麼問題,但是有著上帝視角的解說和觀眾看到璐璐插完眼的位置,就知道LGD這把下路前期對線會非常難受了!

米勒:「ming的璐璐插完眼並沒原路回去,而是選擇繞了一下,他的目標是蹲在草叢裡的塞納!」

管大校:「這波,Krammer可能要交技能了啊!」

寧越注意到ming和gala的位置,邊操作男槍往河道草叢走邊切到ming的視角,說道:「能打!豹女可能回家了但是最起碼要20秒!」

ming看著剛剛走出草叢往自己這邊來的塞納,毫不猶豫的走出草叢開始平a並給上q技能減速,gala也同一時間從視野盲區往ming這邊靠!

娃娃:「璐璐這減速!gala的e技能也隔牆給到!哇!ming好凶,直接掛點燃了!」

管澤元:「這傷害不夠吧?」

米勒:「夠的夠的!璐璐q技能cd很快就要好了,Krammer要交治療了啊!」

娃娃:「哎呀!可惜了啊!小ming的q技能空了!但是這波是對於RNG來說是賺的啊!」

管澤元:「這下路沒了啊!兵線已經出來了!Krammer回不去了!只能等下找個機會再回了!」

看著對面ad的狀態,RNG的隊內語音的狀態是這樣的,

ming:「哎呀能殺的!」

gala:「可以了!」

小虎:「牛批!牛批!」

寧越:「nice!等我越塔,越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