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以恆往下跑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蘇淺淺不在。

先前她跑的速度絕不會比他慢。

回頭一看,只見蘇小滿和蘇淺淺在離他後面有十幾步的地方,蘇淺淺特意放慢了速度照顧蘇小滿。

看了眼這對母子,他停了下來。

在路過他身邊的時候,蘇淺淺疑惑,「快走啊?」

蘇以恆:「我有我的任務。」

蘇淺淺沒說什麼,她帶着蘇小滿往下跑。

等走到一處密林,蘇淺淺道:「小滿,能藏好自己嗎?媽咪要回去幫那個叔叔。」

「小滿也去。」

「不行。」

蘇淺淺拒絕了蘇小滿道請求,那些人身上有槍,她不能讓蘇小滿去冒險。

看着蘇小滿有些失落的表情,她又勸道:「小滿,媽咪需要你幫別的忙,聯繫警察叔叔過來,並給他們指引方向。」

「嗯,好!」

蘇小滿點頭。

蘇淺淺走後,蘇小滿照做了,做完這些事情只花了五分鐘。

緊接着,他又想到,媽咪讓他找警察叔叔幫忙,那也可以說找叔叔幫忙,他為什麼不可以找燕叔叔呢?

蘇小滿又給燕綏打了個電話,「燕叔叔,我和媽咪被壞叔叔綁架了,你能來幫幫我們嗎?」

正常人聽到他這話,只會以為是小朋友在胡說。

可燕綏不會,他溫和的蘇小滿說:「好的,小滿,你們在哪裏,叔叔馬上過來。」

「叔叔,我給你發個位置吧,你跟着位置過來就好。」

「嗯。」

詳細的地圖很快就發到燕綏手機上,雅緻幽靜的宅子裏,泡茶的男人直接放下了茶具。

「收拾東西,去西郊。」

「三叔,開哪輛車?」燕誠問道。

燕綏:「金杯。」

燕綏說的這輛金杯和普通的金杯不一樣,它是有防彈防爆材料製成,裏面的座椅還換上了真皮沙發,所有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只有造型像是金杯。

從這句話,燕誠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他多問了一句,「三叔,帶傢伙不。」

燕綏掃了他一眼:「這是法制社會。」

燕誠:「……」

那你還開防彈防爆車出去。

蘇淺淺回來的時候,蘇以恆已經在和一個男人纏鬥,他最先下了男人的槍。

所以沒有槍聲傳來,怕槍聲會引來更多的人,蘇以恆也沒有開槍。

和他對打的那個男人不要命的一拳一拳往他身上錘,蘇以恆一一化解開,也攻勢凌厲的反擊。

不過一分鐘的時間,他就打趴了那男人。

手銬往那男人手上一拷,他的正義讓他無法輕易結束一個生命,哪怕那人是惡貫滿盈之徒。

男人邪性一笑,他的手還有活動空間,不知從哪裏抽出一把匕首,準備殺了蘇以恆。

蘇淺淺眼尖,一塊石頭踢過去打掉了匕首。

那男人死死盯住蘇淺淺,蘇淺淺直接一腳踢暈了他。

「快走!」蘇淺淺低聲道。

蘇以恆沒想到蘇淺淺會折回來。

他也沒廢話,知道現在時間寶貴,趕緊和蘇淺淺往下跑。

就在這時,一槍打在蘇以恆腳前的土地上。

有人在阻止他離去。

蘇以恆背後寒氣突生,他凌厲的回頭,只見身後不遠處,有一個很儒雅的男人,看年齡三十多歲,他淺笑着看蘇以恆和蘇淺淺。

「蘇警官好本事,從安歸市追我追到這裏。」

說完,他又看了看蘇淺淺,道:「蘇警官的手下現在也是越來越嫵媚動人了。」

不想牽連無辜的人,蘇以恆說:「她只是誤入山林的路人,放她離開,我留下。」

「呵呵!」白蕤生彷彿聽到了什麼好聽的笑話,他反問蘇以恆,「你們對於我們,是寧可錯殺不肯放過,那我們又為何不能效仿呢?」

不該沾染的東西絕不接觸,蘇淺淺這些年涉足的領域不少,可沒有一個和這個相關。

唯一相關性比較高的,是黑客『F』這個身份,可若是說出這個,只怕她今天就走不了了。

她眸色沉了沉。

蘇以恆氣的直咬牙,「白蕤生!」

一聽到這個名字,蘇淺淺瞬間想到,這個人的身份。

白蕤生,東南亞最大的毒梟之子,代號白龍,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人物,也是本書最大的反派,前期無敵壞,後期遇到了女主安媛可,心甘情願為安媛可赴死。

他現在出現的節點,正是他與安媛可相遇之前。

在原書的劇情中,白蕤生被蘇以恆打中一槍,他拼着重傷跳崖,剛好遇到了來江城市尋找厲雲深的安媛可。

安媛可見他重傷,心生不忍,便救了他,留他在別墅養了一個星期的傷,這段時間,安媛可一直盡心照顧,正是她這些行為,讓白蕤生動了心。 注視著手機屏幕上的私信,王大發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燃燒之翼……即將再臨?」

他喃喃自語,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幅宏大的畫面。

鮮血與火……

濃煙升騰……

燃燒之翼,那是復仇與涅槃的象徵。

「兄弟們,趕快停下手中的活計!」

戴著厚黑眼鏡的技術宅們陸續回頭,不明所以地望著自己的金主,不知道他又琢磨出了什麼新鮮點子。

只見王大發舔了舔嘴唇,一副壯志凌雲的樣子,五指攥緊,彷彿把整個世界都攥在了手中:

「我們該上路了……新的商機,正在等待我們!」

……

另一邊,趙子琦剛打開私信界面,正準備給王大發那小子發送消息,突然系統彈出了一則消息。

「燃燒之翼……這是什麼?」

趙子琦盯著消息內容,愣了一下。

旁邊李雪琪明顯也看到了這則消息,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燃燒之翼,確切來說,是紅薔薇調查兵團的軍徽。」

「紅薔薇調查兵團?」趙子琦納悶了,這哪跟哪啊?

李雪琪點了點頭,作為一個聰明逼,顯然對這種事情了解得不少:「紅薔薇調查兵團隸屬於軍部,是最早建成的兵團,早在數百年前便作為戰力投入到反抗怪物的戰鬥當中。輝煌紀元末期,人類抵禦怪誕種襲擊的『聖戰』中,紅薔薇兵團便是主力。那個時候的他們,精英無數,但都葬送在了那場戰爭當中。現在的紅薔薇兵團,勢力和影響力都遠不如曾經,甚至遠遠不如其他幾個新近崛起的兵團。但超凡領域若是提及人類的戰鬥史,絕對少不了『紅薔薇』三個大字。」

趙子琦撓撓頭:「好吧,倒是挺值得尊敬。不過,這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系統消息只有一張圖片和一行小字,沒有別的說明,讓他苦惱不已。

「從古至今,但凡紅薔薇調查兵團丟出『燃燒之翼』的軍徽,都代表著『復仇』或者『宣戰』。百年前起,紅薔薇調查兵團開始與帝國部分地區學院聯手,舉辦以『燃燒之翼』為名的死亡遊戲,一方面是為了引入新鮮血液、擴大自身影響力,另一方面是為了銘記恥辱、宣揚抗戰精神。」李雪琪說到後面,語氣漸漸鄭重起來。

趙子琦聞言,內心也愈發沉重。

幾千年前,怪誕種如機械降神般出現在奇迹大陸,時時對人類發動侵襲和騷擾,其中不乏大規模的世紀之戰。距今最近的一次,便是輝煌紀元末期的那場聖戰。

那次聖戰,人類損失慘重,幾個超級大國淪為燃燒的廢墟,斷壁殘垣,舉國之殤!

那次聖戰,無數平民百姓被坑殺,據天理中樞機關統計,被怪誕種襲擊而死的非戰鬥人員,至少有三百億!

那次聖戰,無數人流離失所,女人和孩子失去了依靠,即便十五歲的瘦弱少年,也不得不為了人類的復興踏上戰場,獻出心臟!

哪怕是隔著歷史教科書去閱讀那些老舊的照片、極力保持客觀的文字,趙子琦仍然能夠感覺到自己內心的不平靜!

此刻他強迫自己克制情緒,鎮定下來。

只聽李雪琪語氣頗有些憤慨地說道:「沒想到燃燒之翼竟然再度開啟了。呵,多麼寶貴的機會,哪怕父母極力反對,我也一定要參加!印象里最後一次燃燒之翼,還是二十年前,當時這場殘酷的死亡遊戲,導致了不少學生死去,引起社會各界的反對。但,死得其所!與其在溫室里成長為脆弱的花卉,不如上真正的沙場,在生死困境中把自己磨練得強大!」

趙子琦聽到這話頗有些意外。

他原本對李雪琪的印象不過是個頭腦聰明的女孩,這種女孩一般都比較適合留在後方,擔任一些智囊工作,往文職方面走可以做領導秘書,往科研方面走可以做高級研究員。只要她能充分發揮自身的優勢,未來一定也是個頗有能量的人物。

但沒想到……

這姑娘,倒是有些剛強,很有骨氣。

「看什麼!」李雪琪注意到趙子琦奇怪的目光,沒好氣道,「我太爺爺就是戰死沙場的。六十年前人族和狼族在北方發生了局部戰爭,我太爺爺作為科研人員前往前線進行調查研究,中途卻遭遇了一支狼族小隊突襲。他死前衣兜里還放著我太奶奶的相片,那時候我爺爺才剛出生……」

李雪琪說到這裡聲音有些哽咽,擦了擦濕潤的眼角,語氣顯得又敬重又自豪:「不過他可沒白死。我太爺爺死前手裡抓著把刀,周圍全是狼族的素材掉落。可見他一條命換了不少狼族的命。軍部把太爺爺葬在了烈士墓,還給他頒發了勳章,現在還在我家裡供奉著呢。」

趙子琦沉默了會,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向獨行的他,本就不善言辭。他想了一會,語氣溫和地說道:「你太爺爺黃泉下若有知,看到他曾孫女現在這麼聰明伶俐,一定會含笑九泉。」

「哼,你少來安慰我了。我在你手裡吃的癟,比一輩子加起來都多。」李雪琪嘟囔道,對身邊這個傢伙,她的感情著實有些複雜,既有著欽佩,又有著不甘心。

「話說起來,這場死亡遊戲你會不會參加?」李雪琪頓了一下,目光灼灼地問道,「既然占卜家社區發了私信,恐怕不久以後就會開始正式報名。所謂『燃燒之翼』,是將所有參與者投放到紅薔薇調查兵團所負責的調查區域。那裡,是怪誕種的大後方,距離最近的人類城市恐怕都在千里之外!不過放心,每個人都會發放一枚傳送符咒,如果遇到危險丟出符咒就可以傳送回來……二十年前死那麼多人,多半是因為太多人看不清局勢,沒有及時啟用符咒。」

趙子琦聽到說解一番,倒是來了興趣:「遊戲機制是怎樣的?」

「殺戮,掠奪。」李雪琪淡淡道,「所有參與者通過殺戮怪物獲取積分,除此之外還可以掠奪他人的積分。而前三甲會獲得紅薔薇調查兵團發放的相當豐厚的獎勵。位居前列者也能獲得一次進入古代遺迹的機會。」

「這古代遺迹又是……」趙子琦感覺自己快跟不上節奏了。

李雪琪解釋道:「在大陸歷史學上,咱們當代被稱為失落紀元,從后往前依次是輝煌紀元、萬國紀元、黑暗紀元、原初紀元。古代遺迹指的是失落紀元以前留下來的遺迹,裡面存在著機關和危險,但也保存著無數古代遺物,無論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相當豐厚的修鍊資源。」 「我在想,我們不一定有機會。」劉一守緩緩道。

「這話怎麼講?」

「一般來說,虎類一次進食之後三到五天之內不用再進食,看它的樣子應該剛捕完獵,怕是短時間內不會再出來……」

三天,正是比賽的時限。他們四人聯手確實能戰勝這頭黑背虎,不過,也不可能不出付一點代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