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

斯賓塞夫人感到難以置信:「你叫微微老師?」

「是的夫人,薇薇安是我的老師。您不是一直好奇為什麼我會用V做名字嗎,因為V一開始這就是薇薇安的代號,後來她不要了,就送給了我。」

瑪格麗特:「!!!!」展廳里最漂亮的那件婚紗就是V設計的,這是她做夢也想穿在身上的一件裙子,沒想到這竟然是出自薇薇安之手。

就連V都叫她老師了,看來她說她是這裏的半個老闆也不會有假了。所以她今天才真的是自取其辱!!丟臉丟大了!!

而較於場內其他人的驚詫,海倫則是滿臉的驚喜。

她的眼中帶着狂熱:「薇薇安小姐,請問我可以採訪你嗎??」

「不可以!」威廉.斯賓塞這個時候趕了過來,直接拒絕了海倫的請求。一番商量下來,石部落也沒有形成什麼比較統一的意見,宋宸這一伙人的忽悠也是有一定的成效的,不少人在聽到只要加入騰蛇就能過上騰蛇一樣的生活,還是非常心動的。

所以在商量的時候,相當一部分人都比較傾向於加入騰蛇,不過反對的也有,雙方之間的關係雖然不差,但是雙方的交流也沒有太頻繁,最後還是決定後面到騰蛇觀察觀察。

莽雖然有些不甘心,但現在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了,騰蛇將之前欠的債都拉走之後,石部落的糧食已經滿足……

《我在原始社會的日子》第四百六十五章牛馬俱歸今晚到家十一點多,寫到現在有點困,明天白天寫。

《從木葉開始造副本》請個假 「對了,青嬪的院子就在蘅蕪苑隔壁的上林苑,娘娘和青嬪這樣來往能方便許多,其他的就沒什麼事情了。」張總管只管說自己的,完全不在乎已經快要壓不住火氣的葉如媚。

「其他沒什麼的話咱家就先去忙了。」說完,張總管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蘅蕪苑。

等人走了,葉如媚冷著臉站起身走到巧青的面前,猝不及防的抬手給了巧青一個耳光,「賤人!」

「果然什麼樣主子就能養出什麼樣的奴才!」一巴掌沒有讓葉如媚解氣,「你主子是賤人,你也是個賤人!」

巧青捂著臉一言不發。

「怎麼?不是平時能說會道嗎?不是很會給本庶妃傳遞消息嗎?眼下怎麼不說話了?啞巴了不成?」巧青的沉默讓葉如媚更加惱火。

「回庶妃娘娘的話,青嬪的確不會說話。」巧青身邊一個宮女裝扮的丫鬟福了福身說道,「奴婢是青嬪身邊伺候的丫鬟,賤名阿華,是今早太子殿下特意指派奴婢伺候在青嬪身邊的。」

一句話讓葉如媚收了怒氣。

太子親自點派的人不是她能隨意給臉色的。

「哦……是阿華姑娘啊。」葉如媚不自然的摸了摸髮髻,轉身坐到主位上,笑著問道,「太子殿下昨夜……可是在上林苑歇息的?」

倚音聽出了這話中的惱怒,安靜地低著頭站在她的一側。

「太子殿下昨夜卻是確實宿在上林苑。」阿華代替巧青回答,「不過……容奴婢提醒庶妃娘娘一句,殿下做任何事都不需要向後院妃嬪稟報,而妃嬪也沒有權利去窺探殿下的行蹤,娘娘可明白了?」

葉如媚不可思議地看向一臉淡然的阿華。

她怎麼敢這樣警告她?!

如今她是這東宮的主子,這些個宮人竟全然不顧她的身份,在眾目癸癸之下如此警告自己,一點恭敬之意都沒有。

可她卻無可奈何,剛到東宮……根基不穩,她還不能輕舉妄動,更不能對這些原本就在東宮當差的宮人下手。

「本妃明白了,若是沒什麼事,你們就回去吧,本妃累了。」葉如媚調節好自己的情緒。

「娘娘應該自稱本庶妃!」

「什麼?」

「娘娘的位份不足以自稱本妃,而是應該自稱本庶妃。」阿華一板一眼的告誡。

葉如媚,「……」

許久,等葉如媚反應過來的時候,阿華已經帶著巧青離開了,本能的抬起手想要將面前的茶杯摔碎,可硬生生地停住了。

原本要進行勸阻的倚音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

早朝時分。

「皇弟?你覺得如何?」皇上雙手放在膝蓋,臉色凝重。

「……」

沒有應答。

「皇弟?」皇上提高嗓音。

「皇上說什麼?」宋司卓回神,淡定地問道。

眾人,「……」

也就聖暿王有這個膽子了,換了其他人早就被皇帝給治了一個不敬之罪,皇上直了直身子輕咳兩聲,「朕說殿試的事情迫在眉睫,皇弟可有什麼想法?」

「殿試一事同往年一般就好,無須變化。」

皇帝聽完后沉默片刻,宋司卓一片坦然,並不覺得方才的話有什麼不對。

「皇弟可是有什麼心事?」

「倒是有一件。」宋司卓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在眾人怔楞之際,鄭重地朝皇帝拱手一禮,「臣弟想成家了。」

全朝嘩然。

他們是不是聽錯了?還是耳朵出現了問題?聖暿王……竟然要成家?!這比說皇帝立即讓位給太子還來的猝不及防。

皇帝挑了挑眉,「哦?是什麼人這麼大的魅力,竟然讓這麼多年都不近女色的聖暿王想要成家了?說來聽聽,朕倒是好奇得緊。」

豈止是皇帝好奇,眾大臣都好奇。

除了……葉府的人,特別是曲周侯和葉二爺,他們心中同時咯噔了一下,聖暿王想要成家想娶之人該不會是葉嬉吧?

「也不是什麼特別優秀的人,只是皇兄也誇讚過。」

皇帝,「……」

還有這麼說話的?

謙虛中的驕傲實在是讓人恨得牙痒痒。

「皇兄?」宋司卓見皇帝愣神遂喊道,皇帝回過神來,將方才臉上的不自然收起來,「既然皇弟有這樣的想法了,朕自然會滿足你,只是兒女私情總不好在朝堂上來說,下朝之後你到御書房,朕替你賜婚。」

「聖暿王妃一位至關重要,兒女私情這話不妥。」宋司卓冷靜的反駁。

「你……」

「皇兄,臣弟看上的便是曲周侯府的葉二小姐,還請皇兄替臣弟賜婚。」宋司卓突然單膝跪地懇求,「臣弟自小沒有求過皇兄什麼,如今臣弟能否娶到王妃,就靠皇兄了。」

皇帝,「……」

他信宋司卓的話……才怪!

「曲周侯,你怎麼看?」皇帝沒有直接答應,而是將曲周侯推出來做擋箭牌,本就愁眉苦臉的曲周侯無奈的站出來,「回皇上,雖然聖暿王想求娶之人是微臣的孫女,可她一向是個有主意的,微臣等也從未要求過她們什麼……」

「行了行了,說了一堆就沒一個字是管用的。」皇帝不耐煩地打斷他。

曲周侯,「……」

「那此事應該問一問葉參軍,畢竟是他的女兒。」皇帝似乎是自顧自地說話,可眼神卻盯著宋司卓,眼底閃過不明情緒。

宋司卓卻狀似聽不懂,「皇上是九五之尊,若是以賜婚的形式,自然不需要過問葉參軍的意思,只看……皇兄是否願意了?」

皇帝,「……」

被反將了一軍。

「但也不能強人所難,皇弟覺得呢?」皇帝一再阻攔,宋司卓眼底一暗,他沒有想過事情竟然會在皇帝這裡出現難處。

「不知皇上覺得強了誰的難?」宋司卓冷眼看向皇帝,絲毫不懼,方才裝出來的恭敬全然不見,多了許多的強硬。

「是曲周侯?」宋司卓又看向曲周侯。

曲周侯低頭不語。

「還是葉參軍?」宋司卓又問了不在朝堂的葉二爺。

無人應答。

「還是皇上?」最後,宋司卓將目光定格在皇帝的身上。

四目相對,火光四濺,眾人看不到的暗鬥,最後皇帝笑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親愛的,我來了。」。

這個時候,一個男人走了進來,看著男人的衣著應該是一個公司的高管之類的,乾乾淨淨的,給人的感覺很舒服。

熙春聽到了男人的話,連忙向那個男人走了過去,挽著男人的手,很是大方的向維維介紹,「這是我的男朋友,劉毅。」。

「劉毅,這事我朋友,維維。」,熙春看著劉毅,滿眼的都是喜歡。

看著熙春和劉毅打發的站在自己面前,毫不避諱的把他介紹給自己,維維心裡滿是羨慕,因為她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這樣把王浩宇介紹給他們……。

「你好。」,維維看著劉毅很是熱情的笑了一下。

劉毅看著維維,一臉的難以置信,看著熙春,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熙,這個是那個,……。」劉毅看著熙春,有一些說不出話來。

「這歌不是那個大明星,維維嗎?」。

劉毅看著熙春很是激動的問道,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見到大明星。

維維看著六月很是禮貌的微笑了一下。

看著劉毅這個沒有出息的樣子,熙春很是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對呀,激動的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聽到了熙春的話,劉毅很是憨憨的看著熙春,不敢在看維維一眼,害怕熙春會因為這個樣子生氣。

維維看著劉毅和熙春兩人,看著他們對著對方笑,滿眼都是對方的樣子,這樣坦坦蕩蕩的愛情,她也好想要…………。

「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下班了?」,熙春看著劉毅很是幸福的問道,因為她知道劉毅一定是為了自己才下班這麼早的。

「公司沒有什麼事情,想接你去蹭飯,然後一起看電影,我已經買好票了。」。

劉毅看著熙春,他和熙春是一個月才認識的也就是熙春剛回來的時候,那一次,劉毅下班回來,路上突然就下雨了,看著路上抱著花的熙春,劉毅停下了車,問她要不要送她一下。

雨中的熙春,就像是一朵花兒一樣,讓人充滿了保護欲,那一次,劉毅知道了熙春是去給別人送花的,她自己有一家花店,從那以後,留意就經常會路過熙春的花店。

「對了,你們等一下有什麼安排嗎?」,劉毅看著熙春,沒有想到她還會認識娛樂圈的認為,因為在劉毅眼裡,熙春應該是和娛樂圈不會聯繫在一起的。

「沒有,我們就聊一下天。」,熙春說完,看著店裡有人來了,連忙把劉毅推出去,「店裡來客人了,快去。」。

聽了熙春的話,劉毅把自己的公文包遞給了熙春,讓她放好,自己就輕車熟路的去幫熙春賣花兒去了。

看著劉毅和熙春兩個人,維維心裡羨慕的已經無法形容了。

「他不知道我以前的事情。」,熙春看著維維,眼裡是對維維的懇求,她希望維維不要和劉毅說太多。

維維看著熙春,從她擔憂的眼神里課呀看出,她很喜歡劉毅,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