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前一天。

蔣一南,找上門去。

要讓葉龍,將這一片的事情,給壓一壓。

念到兩人親戚關係。

葉龍,自然答應了下來。

今天,無數的報警電話,如雪花般而來…

但,他始終壓着,都沒放出來! 墨雨私下裡成立了不少的小幫派,藉助組織的勢力與自身的狠辣的手段,吞併了不少沒有背景的小幫派,發展的還不錯。

那個乞丐模樣的年青女人,名為小六,正是她眾多幫派中的一隻鷹犬,

小六的修為不高,眼力勁卻是最好的,為人也機靈。

「試試這小子的眼力吧,白綾,你會栽我手裡嗎…」

白綾不知道,逃跑時墨雨就在後面,她早就注意到白綾被那隻大蟲子的觸手擦傷了,只是不知道傷的嚴重不嚴重,便偷偷派眾多眼線盯著。

至於那隻大蟲子,她根本不在乎,也不關注,

天塌了個子高的頂著,這天下真有什麼災難發生,那也是大人物們考慮的事情,她對自己的地位有清醒的認識。

人生在世,逍遙一天是一天,她墨雨爛命一條,這輩子,只愛美色與權勢。

……

「咚咚。」

就在白綾剛整理好行裝,剛喘口氣的時候,木門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誰?是誰在外面。」

白綾目露警惕之色,現在狀態不好,萬事皆要小心,她示意趙無憂將殘留物收起來,

「開門,白綾妹子,我知道是你在裡面,不能一個人吃獨食哦……」

「神經病!」白綾在猜測墨雨的來意,對方的語氣十分的平靜,卻有一種不容拒絕的問道。

難不成她發現自己受傷了。

白綾簡單的思量下,將木門打開,不能示敵以弱。

果然是墨雨,對方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踏入房間,直接透過白綾看著白皙的趙無憂,哪怕經過兩日的勞苦奔波,依然有種令人驚艷的美感。

「有什麼事情?」白綾皺著眉頭問道。

「別裝了,看你的狀態我就知道你受傷了,白綾妹子,我平常也待你不薄吧……」墨雨走到白綾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有事直說,沒事滾出去……」

「別這麼凶嘛,明人不說暗話,我就直說了,我想要睡了這個男人!」墨雨指了指趙無憂,掩蓋不住邪惡的笑容。

「小美人,這裡環境太差,我帶你去洗洗澡,吃香的喝辣的,怎麼樣!」

那邪惡的笑容配上她那臉上的傷疤,別提多噁心,直接嚇得趙無憂花容失色,癱坐在床上。

「墨雨!」

一把匕首橫在墨雨的脖子上,「你敢動他!是誰給你的膽子,你難道不知趙無憂是上頭要的人!」

「知道,他不就是有靈體嗎?」墨雨裝作隨意的說道,看到白綾吃驚的表情,難不成真讓她猜到了。

每次行動,黑風舵主都是秉持著速戰速決,雷厲風行的做事態度,連僱主都殺了,偏偏留下個嬌嫩的美男子,任誰都感到奇怪。

如果趙無憂只是簡單的美貌,那她還不會多說什麼,關鍵是趙無憂的氣質,似謫仙下凡,

她從未見過像他那樣鍾靈毓秀的男子,那一顰一笑都能吸引女人的注意,將她墨雨把握的死死的。

墨雨也猜測了很久,黑風說趙無憂是上頭的人,可他明明是楚家未過門的女婿,

上頭要的人,肯定是看中趙無憂身上的某種特質,她心中便有了猜測,

看白綾的反應,她猜對了。

護送趙無憂回到夜暮的基地,的確能得到一大筆獎勵,金銀或是丹藥。

但這些,她通通不在乎了。

作為一名貪花好色的女人,她現在只想要,永遠的,得到這個絕世無雙的男人!

「嘖嘖嘖,別動手嘛,你受傷了,該好好保重身體,照顧趙公子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吧……」

墨雨輕輕推開脖子上的匕首,一臉無所謂的賴皮相。

白綾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偏偏又拿墨雨沒有辦法,厲聲道,「違犯組織的規定,你會死的很慘的!你就不怕黑風舵主的報復。」

「這……」白綾的話說到墨雨的心堪處了,眼前她在大梁,她是真的不怕組織的報復,大不了隱姓埋名。

但是黑風這人,不得不防,她在黑風手下做事有四五年了,同行里沒有人比她更了解黑風的手段,她可不相信黑風會死在那大蟲子手上。

「嘿嘿,黑風與死囚說不定早就死在那怪蟲的手上了,我可不怕你的威脅。」墨雨忽然無所謂的笑了起來,「我覺得你先應該擔心一下你自己………好妹妹。」

「你想要殺人滅口嗎,墨雨,你大可試試!」白綾冷笑一聲,兩人虛與委蛇,針鋒相對,誰都不肯讓步。

但是白綾只是強撐著而已,趙無憂明白,墨雨是沒看透白綾的虛實,不然她絕對會對白綾下手。

「不然這樣,我退一步,你讓他陪我一晚上,就一晚上,完事我再把人給你送回來。」

墨雨讓出一步,她想先穩住白綾。

「做夢吧你!都什麼時候你還想著男人,你腦子中裝的都是屎嗎!」 王羲之的《喪亂帖》,價值估計過億!

十件國寶,件件過億,也不過十來億。

但是寧大集團51的股份,可是價值五千多億!

並且,如果東瀛皇室佔據了寧大集團51的股份,那麼寧大集團就要易主,肝癌疫苗跟肝癌葯等產品的決策都由東瀛皇室說了算。

這些巨大的醫學成就,還有經濟果實,都變相成為東瀛人的了。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10億換5000億,你們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呀!」

「如果我不答應呢?」

崇明天皇聞言,冷笑不語。

現場的渡邊劍聖,卻冷漠的開口了:「如果閣下不願意跟天皇大人達成和解協議,那麼我就不用給你面子,要對你發出挑戰,給我徒弟報仇了。」

此話出口,現場所有的東瀛人都激動起來。

他們都幸災樂禍的望著陳寧,渡邊劍聖出手,這個膽敢欺辱東瀛的狂徒,肯定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呀!

甚至有不少人,都起鬨起來。

典褚跟秦鳳凰微微皺眉,宋娉婷更是俏臉蒼白,她知道東瀛武士注重實戰,能夠被尊為劍聖,實力肯定非常恐怖,她生怕陳寧有什麼閃失。

陳寧卻依舊滿臉平靜,甚至星眸深處,還帶著一抹若有似乎的冷笑。

眼前這些傢伙大概不知道,東瀛上一任劍聖,就是折在他手裡的,現在新任劍聖,還敢在他面前耀武。

崇明天皇見渡邊劍聖對陳寧發難,他就故意站出來唱白臉。

他攔住渡邊劍聖:「渡邊大師您先不要生氣,讓我跟他再談談。」

崇明天皇說完,轉頭望向陳寧,暗含威脅的說道:「陳寧,如果你不肯答應我的條件,恐怕你今晚過不了我們東瀛皇室這一關,就連渡邊大師這一關你都過不了。」

「你們華夏有句古話叫識時務為俊傑。」

「我勸你乖乖收下你們華夏的十件國寶,然後拿出你們寧大集團的51股份獻給我們,免得因為你的固執而付出慘重代價」

陳寧看了看不遠處陳列著的十件華夏國寶,微笑道:「這十件國寶我想要帶走,但我不願意妥協,更不願意把寧大集團的股份給你,你說這怎麼辦?」

崇明天皇聞言,似乎耐心被陳寧消耗光了。

他沉下來,冷冷的道:「那我只能讓渡邊劍聖先殺了你!」

陳寧看看不遠處,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凌厲殺氣的渡邊。

然後忽然笑了:「我有個主意!」

崇明天皇還以為陳寧慫了,冷笑道:「什麼主意?」

陳寧道:「你想要我公司股份,我想要拿回我們華夏的十件國寶,而你們的渡邊劍聖則想殺我報仇。」

「既然大家都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乾脆這樣吧。」

「我就跟你們的劍聖比劃比劃,如果我贏了,我帶走原先屬於我們華夏的十件國寶。」

「如果我輸了,死在你們劍聖刀下也罷,你們要求股份也行,何如?」

崇明天皇跟現場的皇族成員,還有上流士紳,以及渡邊劍聖聞言都驚呆了。

很快,渡邊劍聖就冷笑起來。

他高聲道:「天皇大人,我覺得這小子的建議很好,我來跟他決鬥。」

「他如果輸了,他的命跟寧大集團的股份都是我們的!」

崇明天皇此時也回過神來了。

他沒想到陳寧竟然提出這種要求,這簡直是不知死活。

他笑眯眯的望著陳寧:「好,就按照你說的,你跟渡邊劍聖決鬥,用最原始的方式,解決我們的問題。」 憐后、金衣男子、常風許,皆是露出詫異的神色,目光齊刷刷的向張若塵望過去。

六千萬枚聖石,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拿得出來。

張若塵自然是沒有六千萬枚聖石,不過,這不是他該考慮的問題。

他的雙目,向紀梵心盯了過去,道:「心兒,拿出來吧!」?

這一次,紀梵心倒是沒有意見,手指在空間手鐲上面一摸,隨着光芒閃爍,一個精緻的盒子,出現在她的手中,向張若塵抵了過去。

張若塵自然是不會認為,那隻盒子裏面裝得下六千萬枚聖石,更加不會認為紀梵心隨時都攜帶有六千萬枚聖石在身上。

應該是一件價值不菲的珍寶。

「六耀萬紋聖器,水月聖杯。」

紀梵心輕柔的聲音,傳入張若塵的耳中。

張若塵略微心驚,為了救她的師姐,紀梵心竟然將六耀萬紋聖器級別的寶物都拿出來,還真是大手筆。

若不是紀梵心救人心切,又豈會將水月聖杯這等寶物,拱手送給陰陽殿?

接過盒子,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在盒子表面一按,頓時一層光幕禁紋被擊碎。打開盒子后,立即就有刺目的聖芒散發出來,映照得整個極樂地宮都如同白晝一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