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附近的話,那就當天往返,如果稍微遠一些呢,老師會跟你們的家長通電話,次日往返嗯!到時候會帶上睡衣,洗漱用具就可以了!」

這時,班裏的同學才開始徹底的活躍起來,大家商討著去冬遊的時間和地點。

到了真正出遊的這一天。

11月初還有綠色。

榕城的初冬並不寒冷。

大家在大巴車上唱了又唱。

然後進行了一輪的飛花令,玩得非常開心。

班主任牛老師雖然在班上特別嚴肅,但是在出遊的路上,卻是花樣百出,逗的同學們,哈哈大笑!

「好了,咱們現在馬上要到目的地了。嗯,那麼大家一會喝口水,下了車以後去一下洗手間,我們就要開始進行拍照打卡。

然後進行野外活動,如果有什麼需要,大家及時跟我說。活動範圍的話,一會兒去的地方,一公里之內,不能超出我的視線!聽到了嗎?」

「聽到啦!」

剛一下車,大家就四散開來,三三兩兩組成了小團隊。

女孩子就近直接鋪開了漂亮的野餐墊,分享各自帶來的零食。

大家穿着並不厚重的衣服,感受着很好的陽光,說說笑笑。還有的人在討論一些考試題,在露天的環境下,反而並沒有那麼壓抑,比教室里更有清醒的大腦。

就在這時,班主任老師對大家說:

「今天野外燒烤,一會兒呢,我們要進行自助燒烤。

男同學配合我一下,女孩子等我們做好了之後,請你們收拾一下衛生。

好了,現在你們自由活動一小時,一小時之後集合!」

怡寶直接拉着同桌飛飛跑到了小樹下面,開始進行各種pose的拍照。

菲菲是個好看的姑娘,她長的很白皙,但是有些柔弱。

怡寶端著相機把她漢服的樣子拍得古色古香。一個古典美女在照片中活靈活現。連菲菲自己看了都對怡寶的拍照技術讚不絕口。

一小時很快過去了。

班主任老師吹響了哨子,大家陸續的往集合地靠攏,開始分工燒烤。有的負責收禮簽字,有的負責穿串串,也有的負責打掃衛生。

然而這時有的同學卻說:

「一咱班的劉三呢,劉三在哪裏?」

「我記得劉三,他說去小樹林那邊,好像只有一個人走的,他還背着自己的結他。」

「沒有,我看見劉三是往南面走的,他沒有背結他,是從小樹林穿出來走向南邊的!」

班主任老師問道:

「還有哪些同學看到劉三了?」

這時班裏一個弱弱的女生,舉手道

「老師,我看見他了,他哭喪著臉罵罵咧咧的,又從南邊往北邊跑了,不知道去幹嘛了!」。 段佑霖突然覺得就算自己這次車子被沒收了,心裡都是舒暢的,因為他終於又離自己的姐姐又近了一步。

這一趟,值了。

「姐,這樣行不行,我過兩天,等你忙完,我來找你,你帶我去看看行不行。」

段佑霖問這話時,雖然表面上比較興奮,但是話語里還是透著小心翼翼,就怕程苒會拒絕。

畢竟好不容易才因為這次稍稍能過多接觸程苒,他要是不注意點,就怕自己真的把程苒給嚇跑了。

他這個姐姐可不好接近。

程苒能夠聽出段佑霖話語里的小心翼翼,也知道他真的是很喜歡車子,她也不是真的鐵石心腸,但是她對段家的人,的確是沒有什麼好感。

這一次,權當是還他的人情。

她還是思忖了片刻,才回道:「好吧,過兩天我有時間我給你打電話吧。」

「嗯,行,那姐我先掛了,這邊的事情你不用太擔心,我走保險。」

「有什麼損失跟我說,我轉賬給你。」

程苒一向都是如此,不太喜歡欠別人的人情,有什麼事,喜歡當面就了了。

掛斷電話,程苒對封墨燁說:「段佑霖把那邊的事情都解決的差不多了,我們現在先把梁一凡帶回去。」

阿成疑惑的問道:「苒姐,把他往哪裡帶呀,你們總不能要把他帶回封家吧,那可不行,萬一三爺的人找上門,會引來很多麻煩。」

經過阿成這麼一提醒,程苒也開始思考,是這樣沒錯,要把梁一凡往哪裡帶,如果把他帶到其他地方,肯定要派人守著,但梁一凡詭計多端,沒準到時候還會逃跑。

程苒又陷入了糾結,必須要找個地方把梁一凡給守著,還要人多點,一個人肯定是不夠的,就他這德行,不一定能夠很快把話給問出來。

封墨燁說:「我倒是有個好地方,可以讓他呆,而且絕對可以保證他出不去。」

阿成倒是有幾分好奇,問封墨燁:「封總,就算你的地方再好,三爺的為人你是清楚的,今天沒有找到梁一凡,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肯定還會繼續查,三爺手底下的人多,到時候帶上一撥人,強行把梁一凡帶走,就算我們得到通知,等趕過去,也晚了。」

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

封墨燁一臉的自信:「你放心吧,我這個地方就算是三爺,他也不敢輕易進,進的來,不一定出的去。」

程苒聽到這兒,唇角微勾:「你說的是蕭鯤那兒吧。」

封墨燁朝程苒投向讚許的目光:「還是老婆聰明,果然是跟我心有靈犀。」

一下就猜出來了,要不怎麼說他這輩子非老婆不可呢。

阿成聞言,頓時也跟著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我說怎麼還會有這麼好的地方,如果是聯華,那三爺肯定不敢輕易闖入,他自己估計也不會想到你們竟然會把梁一凡交到聯華那邊去。」

程苒覺得這是一個好辦法,畢竟蕭鯤跟三爺一直不合,兩邊恨不得老死不相往來,平時更沒有什麼走動,更別提還有什麼其他的。

她看時間也不早了,就爬三爺那邊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到時候找過來。

「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過去吧。」

「嗯,讓阿成開車,老婆你坐在副駕駛,我在後面盯著他。」

他可不想讓梁一凡跟自己老婆坐在一起,坐在一個車裡都已經讓他很不爽了。

阿成還真是沒有想到,平時在商業帝國叱吒風雲的封總,竟然吃醋是這個樣子的,雖然不明顯,但是就是很容易讓人看的出來。

就連阿成都看的出來,程苒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她自己也不想跟梁一凡坐在一起,便答應了下來。

「好。」

梁一凡看到他們兩個如此恩愛,如此心有靈犀,心裡更加不舒服,但他能有什麼辦法,程苒已經嫁給了封墨燁,原本當初想著能不能從封墨燁的手裡把她給搶回來,可後來才發現,自從跟他分手之後封閉內心的程苒,也會再度愛上一個人。

而且這才是原本真正的她,完完全全信任,依賴一個人,毫無條件的相信,這是連他都沒有感受過的。

要說他愛程苒,他其實可能也沒有多愛,又或許只是佔有慾罷了。

但是不管是佔有慾還是什麼,他只知道現在看到程苒跟別人在一起,他就很不爽,就跟心頭有一塊大石頭堵在了那裡一樣。

不過蕭鯤那裡,他要是進去了,可就真的逃不出去,要是把他關在其他地方,可能還會有機會。

也罷,暫時先看看情況,三爺只要找不到他,他就還有一線生機,也不會死的太快,給他留下足夠的時間,或許還能夠翻盤。

要是今天真被三爺給抓了去,可能他現在早就被打的皮開肉綻了。

回到聯華,阿成半開玩笑的對梁一凡說。

「看到沒有,前面就是三爺那兒,你要是不老實招了,就讓苒姐直接把你送過去,三爺的手段到底有多毒辣,我相信你自己也是體驗過的,應該也不想再體驗一次了吧。」

梁一凡很不屑,那態度,還真是讓人看不出來有半點要招的意思。

「這是我唯一能夠保命的,我如果告訴你們的話,就等著早死早超生吧。」

「你想想你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你以為你這個能夠帶到棺材里去嗎?遲早都是要說的,只不過去取決於你要告訴誰。」

阿成還是想要奉勸梁一凡看開一些,他們苒姐不比三爺好說話嗎?要是他現在落在三爺手裡,就只有一個死字。

梁一凡沒吭聲,一臉執拗,看的阿成來氣,真想揍他。

程苒看的出來阿成心裡積攢著怒火,最近兩次,梁一凡的確是給他們惹了不少禍事。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他張嘴的那一天,有仇的報仇,有冤的抱冤,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她上去拉住阿成,給他使了一個眼色:「先進去吧。」

阿成微微頷首:「好,苒姐。」

幾個人進去之後,蕭鯤提早得到封墨燁的消息,早就在大廳里坐著了,見他們幾個到了,立刻起身。

「看來你們是凱旋而歸,不過我這裡沒有接風宴。」

封墨燁徑直坐在椅子上:「不需要什麼接風宴,我們等會兒要走,給你留個人,你要把他看好,最好是看的死死的。」

蕭鯤視線定格在梁一凡身上:「這不是之前跟在三爺身邊的梁一凡嗎?想以前可是三爺的左膀右臂,怎麼會被你們帶過來了?」 魔音持續的響徹,弟子們心裡的魔障也逐漸凝實。

到了一個恐怖的境地。

滄月美眸掠過一絲擔憂之色。

她並不是擔憂弟子們,而是擔心陳寧。

演武場上的情勢已經很是危急,搞不好的話,還會釀成大禍。

在場的弟子,能活下來的都是少數。

心志不堅之人,此時已經有些壓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了。

這種時刻之下,隨時都有人可能會入魔。

面對這種險境,她十分擔心陳寧會受到波及。

不過好在,功德祥雲降下的光輝一直籠罩住陳寧的方位,魔音根本無法穿破那道光罩。

但儘管這樣,陳寧所處的位置也十分危險,弟子一旦入魔,到時候神志不清,青翠峰都會大亂起來。

如今之計,只能先施以屏障,隔絕住這片演武場,不能讓弟子們再持續地被魔音侵襲。

而後,再想其他辦法。

滄月正要出手之際,卻聽到陳寧的話音再次響起。

只見陳寧眸子里也有一些緊張之色,但這個時候退也來不及了。

氣氛烘到這兒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