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如果沒事的話,我還需要看書呢。」

藍天頭也不抬,緩緩說道。

在他的記憶深處,會穿這類衣服和用克萊夫基斯汀這類香水的女人,只有唐瑤。

他雖然不研究這些香水之類的。

但並不代表他是個無知的人。

「哎呀,藍天哥哥,人家好不容易飛奔萬里來找你,你居然這麼拒絕人家,人家生氣氣啦。」

唐瑤在一邊晃動了他的胳膊,委屈著說道。

「一秒鐘恢復的你的原樣,不然我走。」

藍天翻了翻白眼。

內心一陣難受。

來了來了,她帶着不懷好意走來了。

現在他只想逃,但好像有點逃不掉的意思。

唐瑤不愧是在商場之中打磨的人,一下子風格瞬間出現了變化。

猶如一朵身處冰雪高原上的一朵雪蓮。

認識她的人都以為她是一朵紅塵里的帶刺玫瑰。

但沒有人想到,她的本性,冷的讓人難以接觸。

「這才對。」

藍天微微一笑,這才放下了手中的書。

看着這一抹微笑。

唐瑤忽然覺得,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貴族的男人,都比不上他。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

藍天很懂得這丫頭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語氣。

簡單。

哥哥長,哥哥短,哥哥有事她不管,哥哥沒事她落井下石。

唯獨不會出現以上情況的,那就只有一件事,求他幫忙。

他可是不會忘記,這丫頭當初把她親哥害的被唐父唐母關在房間十天,不得觸碰任何電子設備。

從而才建造了一個強健的體魄,然後被唐父拿着鞭子趕去了部隊。

最後唐父和唐母還誇她懂事。

「嘻嘻,藍天哥哥,你看看這個。」

說着,唐瑤拿出了一個策劃案出來,擺在了藍天的面前。

藍天眉毛一挑,只是初略的掃了一眼,就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想要做什麼?」

他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而是用細長的手指,在桌子上點着。

一副妥妥的霸道總裁。

唐瑤看着他,眼中冒出了一絲金光。

真帥啊,不愧是她男人,雖然還沒有和他睡在一起。

「幫我找BUG。」

唐瑤認真的說道。

「M國金融圈女王,一年時間狂卷七家股市金額高達二十億,埋下一場長達三年的M國金融破壞計劃,年僅,十八歲,居然來找我問這些問題?」

藍天笑眯眯的看着唐瑤。

說實在的,他得到這些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傻眼了。

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攪動了M國七大集團的金融風暴,可見她有多厲害?

前身的厲害,妥妥的把他整個人給震懵了。

如果說他穿越過來有系統這個金手指的話,那麼,前身的商業知識,能夠讓他在一年的時間內,成為一個金融巨頭。

不過,那埋在深處記憶的厭惡感,他就不想涉及這些。

「哎呀,人家再厲害,也沒有你厲害了嘛,幫幫我嘛,藍天哥哥。」

說着,那朵高傲的雪蓮突然變成了一個小家碧玉的撒嬌丫頭。

「百分之三十個點,百分之十二個點,你這是在給他們送錢?」

藍天眼中閃過了一絲無奈。

卻不說他們的關係,單單是這丫頭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這份情誼,他知道得之不易。

前世的他,可沒有半個朋友,除了每天對着電腦和編輯聊天之外。

他很少和人聊天。

這也造就了他時而逗比,時而高傲的心態。

「嗯?為什麼?」

唐瑤眉頭一皺。

她是M國的金融圈女帝不假,但是比策劃,別說華夏了。

全世界,估計都找不出第二個藍天。

她這次來,一個是為了看她藍天哥哥的比賽,另一個,就是這份策劃。

「很簡單,對方明顯就是要把你往裏面套而已,就和你當初捲走M國七大集團的錢一樣的套路,難道你不覺得熟悉嗎?」

藍天看着她,淡淡地說道。

有些東西,點到為止就好了,沒有必要再繼續披露下去。

這就是成人之間的生存之道。

果不其然,唐瑤聞言之後,整個人的氣勢就起來了。

藍天笑了笑,知道這姑娘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也就沒有再理會了,而是繼續看起了書。

這一次,他看的,是手術剪的使用方式。 此時!

大家一起吃晚飯,正坐在客廳談話。

陳寧笑着對宋青松道:「老爺子,你就把心放回肚子裏去吧,如果葉逍遙還來找茬,我一定處理好,不會牽連你們。」

宋青松很想問問陳寧信心從何而來?

不過,這話最終沒敢問出口,畢竟外面都在傳陳寧得罪了項老,被撤職了。

現在問陳寧哪來的信心,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宋青松心中還是擔憂,嘴上只得道:「既然賢孫女婿你有辦法應對逍遙王,那我就放心了。」

話音剛落!

典褚就從外面進來,快步的走到陳寧耳邊,小聲的道:「少帥,不好了,葉逍遙派遣高手獨孤行來到中海,打傷了負責看守葉琛的人,帶走了葉琛,還放話讓你買好棺材等死。」

「本來,獨孤行還打算找宋家的霉氣。」

「幸好宋老爺子等人,今天來這裏做客,不在宋家,逃過一劫。」

坐在陳寧身邊的宋青松等人,聽到了典褚的話,一個個都是臉色劇變。

陳寧微微皺眉:「獨孤行,什麼來頭,很厲害嗎?」

典褚道:「我查了下,獨孤行是逍遙王的知己好友,還是逍遙王麾下的第一謀士。」

「據說不但智慧過人,而且實力很恐怖。」

「是個殺人不算的超級強者。」

陳寧淡淡的道:「葉逍遙不親自來跟我了結恩怨,派個手下來算什麼?」

「罷了,那孤獨行現在在哪裏?」

典褚道:「獨孤行一行,行蹤很隱秘,他們救走了葉琛,我們一時半會,竟然沒有能夠查到他的落腳之處,他們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陳寧道:「看來是個防跟蹤追查的高手。」

典褚道:「不過,獨孤行說了,他明天日落時分,會親臨宋家,跟少帥你還有宋家,算一算賬。」

「屬下覺得,獨孤行明天一定會來宋家。」

宋青松等人聽得頭皮發麻,都望着陳寧,叫苦不迭的道:「陳寧啊,你看,這禍事可不就來了嗎,這如何是好呀?」

陳寧淡淡的道:「老爺子你放心,我安排人手,暗中保護你們家,絕對不會讓你們家有任何閃失。」

宋青松一家,還是不太放心。

陳寧見狀,笑笑,索性對宋娉婷說:「既然老爺子忐忑不安,那麼我們乾脆就回宋家祖宅住兩天吧。」

葉家,京城頂級豪門。

葉逍遙,當年名動全國,連國主都忌憚三分的存在。

宋青松一家得罪葉家,得罪逍遙王,真沒有任何抵抗的實力。

他們現在唯一指望的就陳寧跟宋娉婷了。

大家聽到陳寧說回宋家祖宅,陪大家住兩日,立即一個個都紛紛開口說好。

宋娉婷道:「那好吧,我們都是親人,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面對一起承擔。」

「爸媽,童珂,收拾幾套衣服,我們回祖宅住幾天。」

一家私人醫院中!

做完手術的葉琛,慢慢蘇醒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